就算我們終於確認了彼此的相愛,

那也只能是一種確認,除此之外什麼也不能改變。 

 

「為什麼心臟不是在正中間?」

「不知道。」

「因為啊,那是要讓我們知道一個人有多麼的不完整。」

……不完整。

「你知道嗎…在彼此擁抱的時候,

左邊和右邊同時感覺到心臟的跳動,

唯有那時,人才是平衡而完整的。」

只有你

能夠讓我感到完整。 

 

當記憶讓生命太過傾斜的時候,

我們就必須時時刻刻生活在倒塌的可能性之中。

荒涼與空寂建構的城市裡  第二次邂逅的靈魂  擦肩而過

擁抱時的溫度  坐在床邊的你的臉  是我們不變的曾經

 太近的愛情,太遙遠的你.jpg 

精彩內文 

我張開眼睛的時候就看見阿杰。他坐在床邊大概是照顧了我一晚,看樣子他並不是一整夜都抱著我的。我的頭好痛,眼睛也沒辦法睜的很開,說不定一照鏡子就會發現一隻凸眼金魚,我想今天大概要避開爸媽還有妹妹,我實在想不出有任何理由可以解釋我的眼睛,甚至我連昨天為什麼要哭我也不明白。

他扶我起來餵我喝了點水,我知道他很擔心但是他不會發問,我們之間的相處模式就是這樣,他會等我自己提起這個話題。有時候我都想告訴他其實我希望他開口問我一些問題,但終究是沒有,三年前沒有這麼做之後現在如果這麼告訴他大概會顯得很突兀吧。

「好一點了嗎?」

「嗯。」

我靠在他的身上,我想跟他說聲對不起但這麼樣都沒有辦法讓這三個字順利從我喉嚨滑出來,總覺得如果跟他說了這三個字之後他就會跟其他人變得一樣了。

「我有幫妳煮稀飯,要現在喝嗎?」

我搖了搖頭。「現在幾點了?」

「十點多了。」

「我又害你請假了對不對。」

 

大概是很少在阿杰面前用這種語氣說話,突然間沉默就這麼罩了下來,而且不是我們所習慣的那一種沉默。是像要把人定在原地無法動彈的厚重。

 阿杰的話很少,如果我沒有要他說話而我也不說話的時候我們之間就會很安靜,但是那種安靜是我們相處之中很簡單的一種模式,毫無壓迫感或是讓人不適應的感覺,我甚至很喜歡那樣的安靜,因為只要專心一點就可以聽見心跳聲和呼吸聲。

「我餓了。」其實我一點食慾也沒有,但是這樣的沉默讓人難受,或許在喝完粥之後一切就會回到原樣。

鬧鐘顯示十點五十一分,我發現我睡了那麼久,平時我七點都會準時起來吃早餐的,或許妹妹有到過我的房間,那她發現我不在房裡之後呢?但是看樣子似乎是沒有。

「不要關門。」

在阿杰走到一半的時候我這麼對他說,如果可以我甚至想要求他倒著走路,我總感覺望著一個人離去的背影是很悲哀的一件事。如果是兩個人背對背的走開那似乎公平一點,留在原地看著對方的離去實在太殘忍了,大概就是因為這樣的殘忍可以突顯另一個人的悲慘,所以幾乎每齣有分離場面的電視劇都用了相同手法,還硬要運鏡讓觀眾體會站在原地那個人看見的景象。

阿杰走出房間之後我看著那扇半掩的門,視線轉回房間裡。跟昨天晚上沒什麼不同,除了電腦已經關掉之外其他的都沒什麼兩樣,所以我想今天還是會像往常一樣吧。

 

很快的阿杰就端了一碗稀飯進來,本來是打算讓他餵我但後來想想我還是把碗給接過來。幾乎是清粥的樣子,我吹涼湯匙裡的粥慢慢喝進去,我想應該是阿杰自己煮的粥,從以前到現在他會煮的就是加鹽的稀飯。

「你煮的稀飯還是一模一樣。」但是我說到一模一樣的時候就有一股複雜的感覺,或許我的心情有一部分還殘留著昨天的失控吧。

我小口小口的喝著,因為真的沒有食慾所以我只能勉強的喝的半碗,然後我把碗遞給了他。

「再喝一半。」

我搖頭。「我真的吃不下了。」

「那妳再休息一下吧。」看阿杰的動作像是要把稀飯端出去之後人也不回來了,所以我用一種自己的覺得訝異的速度拉住他的衣擺,因為手不夠長所以只能勉強的用中指和食指拉住,要維持這個動作手臂超乎我想像的痠,但是我很努力的不放手。

「你會回來吧。」

「嗯。」然後他端著稀飯走出去。

在阿杰回答我之前我以為時間過了半小時那麼久,大概是因為手痠的關係,那種感覺會讓時間無限制的拉長,但是到阿杰走出房間這之間還花不到一分鐘,是我無意間看到鬧鐘發現的。跟阿杰在一起的時候我都不去注意時間,說不上刻意避開,只是自然的就會不去注意時間,反正時間到了阿杰就會提醒我。所以有一陣子到了某個特定的時間我都會覺得聽見阿杰的聲音。晚上八點半。大概是這個時間。

 

等阿杰回房間的空檔我就保持原來的姿勢不動,但是因為有點熱我把被子掀開,我想起來我身上還穿著睡衣,雖然說是睡衣其實也只是運動褲和普通的T恤,一點引人遐想的意味都沒有。我把褲子拉開,開始端倪那因為過分白皙而表覽無遺的大腿血管,青綠色一點都沒有血的跡象。

我聽見阿杰的腳步聲,但是我還是繼續看著血管:「血管被看得那麼清楚會不會很噁心啊?」

「不會。」他在書桌邊的椅子坐下來。

「坐這裡。」連抬頭都沒有,我拍了拍右手邊的床沿,繼續看著血管等著他走過來。

我的視線從大腿轉移到左手手腕,把手伸到阿杰面前:「你看,這樣要自殺多方便。」

「會很痛。」

他這樣說,然後我的手依舊在半空中。

我突然有點時空錯亂的感覺。過了一段時間我把手放下之後我才明白為什麼,以前這樣對著阿杰說的時候他會把我的手握住,所以我每隔一陣子都會這樣對他說,因為阿杰很少會主動做些什麼。

「已經不一樣了啊。對啊,都已經不一樣了。」我用食指戳了戳血管,「我們已經十九歲了對不對。」

「我每年生日都會想啊,會不會是今年呢,但是我還是活到十九歲了…其實我的身體不會讓我死掉的,雖然身體不好但是不會那麼容易就死掉,可是爸媽就是很擔心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也不是說不知道為什麼,大概爸媽就會一直擔心到我死掉那天吧,所以以前會想早點死掉說不定比較好…真的喔,到國中之前都還是這樣想的,但是後來就決定好好活下去了…決定好好活下去……」

「如果我死掉你會難過嗎?」頓了一下但是我沒有留時間給阿杰回答,「可是這樣就不會被忘記了吧,雖然不能說死掉的人就一定會被記得,但是因為我才十九歲啊,應該會是很多人遇見第一個死掉的人……『第一個』不管是什麼都會比較容易被記住吧……可是我也不需要很多人記住我,爸媽跟佳佳不管怎麼樣都不會忘記我的,亞美應該也不會,所以其實也不是很重要,我是說被其他人記住這件事情…可是阿杰你會記住我嗎?都不會忘掉可以很容易想起來那一種…因為我現在是你的姊姊了,所以你應該可以跟佳佳一樣的記住我吧,因為我是姊姊呢…可是如果只因為『姊姊』才不得已的記下來好像對你們很過分,佳佳就算了,如果是你的話,因為我是假設十九歲就死掉,所以要你記住一個幾個月不到的姊姊一輩子好像是很過分的一件事……但是因為我已經是你姊姊了啊,所以你已經不得不要這樣記住我了……」

「媽很不喜歡我說到死這個字,但是不說我還是會一直想啊,一直到國中之前都會這樣一直想…以前會想說活到十五歲,過了十五歲之後就會想活到二十歲,然後就變得越來越貪心…你知道嗎?國二那年我的生日願望是好好的活到五十歲呢,雖然我也沒有必要浪費一個願望,但是那時候就是覺得一定要許那個願望…不知道為什麼,那時候突然想活很久很久呢……」

「阿杰…最近我又開始想到死這件事情了呢。」

低頭的姿勢維持久了好像會有一點點頭暈,阿杰背對著我坐在床沿,我的右手並沒有碰到他連衣服也沒有,但是我可以感覺到那隱隱約約傳來的熱度,還有阿杰身上的沐浴乳香味。每次在洗澡的時候我都會有偷用阿杰的沐浴乳這樣的念頭,但是很容易就被發現了吧,而且那是男生專用的所以我就放棄了這個想法,但是有時候會拿來當洗手乳,這樣會讓我心情很好。

我們之間幾乎沒有空隙但就是一點接觸也沒有,不一定要看得見的距離才稱得上是距離,就算是靠在一起的人也會感覺很遠吧。前幾天電視劇演的,男主角抱著女主角但是心裡卻在考慮另一個女人的去留,要怎麼樣才可以不讓妻子發現呢,想著這樣的問題,可是後來想想心裡想著總比說出來好,習慣性隱藏些什麼是人的天性,更何況是說不出口的感情呢。

 

我轉頭看著阿杰的背,他很瘦但是背卻很寬廣,通常我都不加思索的靠上他的背,但是今天我卻興起了想仔細看看的念頭。可是這樣看除了看見T恤的背面其實也看不到什麼,如果只是這樣看著就算看了一百年也不會知道阿杰在想些什麼。

 

「你可以抱我嗎?在我死掉之前好好的抱抱我,不管是當我是姊姊還是什麼的……」

 

我不知道阿杰會不會真的轉過身來抱我,如果我耍賴要求他會這麼做的,但是這一次我不想任性逼迫他些什麼,如果他繼續維持同樣的姿勢我也不會怎麼樣,雖然現在我真的很想要有一個人來抱我,沒有任何原因只是在這個時間點特別需要被擁抱,跟肚子餓需要吃東西其實沒什麼兩樣,但是我一點也不想勉強他,沒有人抱我並不會像沒有食物一樣被餓死。

不知道過了多久,或許也沒有很久,阿杰慢慢轉身抱住我,很輕很輕的那一種,但他確實的抱住我了。我的手環住他的腰,他的味道很強烈的佔據我的嗅覺,昨天晚上那股流淚的衝動又浮現了,所以我又開始哭泣,這次我並不刻意壓低聲量,阿杰的手用力了一些,放任我恣意哭泣。

這場哭泣並沒有維持很久,大概一下子就結束了,但是我不想擦眼淚也不想鬆開手。

「我沒事,我已經沒事了……」很小聲但我想阿杰聽的見,「阿杰,我們去海邊好不好?上次你說風太大我們沒有去,可是我真的好想去海邊,不管是哪個海邊都好…帶我去海邊好不好?就這一次了,下次不會了…好不好……」

阿杰沒有說話,但是他的手緊緊抱住我。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andy Lai
  • 去買來看了好好看:)
    期待下一部作品
  • 羊﹑咩
  • 好看: )
  • 笨~
  • 好看好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