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充王(02)行刺我的美少女學妹刺客現身!
(原書名:リア王! 2)

內容試閱

作者:若櫻拓海/插畫:モノリノ

楚楚可憐的銀髮美少女也加入行列,現充王的偉業勢如破竹!
學園王道後宮 好評第二彈!

※首刷贈送限量PP珍藏卡

  

【內容簡介】

行刺我的美少女學妹刺客現身!
這是個領悟自己的命運就是成為超越現充之人=現充王的唯我獨尊,超級天賦異稟的高中生.御門帝人坐擁美少女(候補)臣子們,在學校掀起旁若無人風暴的超級「王道」學園愛情喜劇!

在上次的作戰中,御門帝人領悟到民眾比自己想像的還要愚昧。他以成為現充王為目標所訂立的計畫內容是「設立社團,服務學生」。雖然兩位美少女想著「嗚哇,他是不是撞壞腦袋了?」,替他擔心。但事情自然不是這樣。伴隨(候補)五虎將之一【風早理紗】的登場,帝人的失控愈演愈烈!

 

【作者簡介】若櫻拓海

榮獲第四次Novel Japan大賞.獎勵賞。
若櫻拓海 Wakasa Takumi 現居日本秋田縣。
縱使老愛發牢騷,但常使用的依舊是ATH-AD2000。
雖然對2000X有點在意,但真愛果然還是W5000,這就是我的近況。

若櫻拓海 推特 twitter.com/wakasatakumi

 

【插畫簡介】モノリノ

1988年11月2日出生於日本高知縣。
老是把以前常放在郵局的小冊跟出現於2001太空漫遊裡的那東西弄錯。

モノリノ 推特:twitter.com/monorino

 

【哪裡買】

bookskingstoneeslitetaaze
kinokuniyapchomesanminiread

 

【延伸閱讀】

 

 【內文試閱】

現充王的伏筆.其一

讓我問問。我再次詢問自己。

之前的現充王計畫.第一作戰真的失敗了嗎?

——不對,絕非如此。

的確,以單一作戰來說,那的確稱不上使人滿足的結果。但就是因為作戰能以那種形式結束,新的道路才會敞開於我的眼前。

也就是說,第一作戰打一開始便包含了作為誘因的角色!除此之外沒有其他解釋!

「哼,想不到連訂立作戰計畫的我也要花這麼多時間才能了解作戰真意!看來我的現充王計畫已經逐漸成為遠超乎自己想像的計畫!」

連自己都逐漸害怕起自己,指的就是這種狀況吧!

因為如此,隔天我才能以久違的愉快心情上學。

才踏入校舍,我便理所當然地走向西側樓梯。

如我所料,我想找的人物正在一樓跟二樓之間的樓梯平台上。

他一如往常地穿著彩色格紋褲跟帶有領帶的襯衫,戴著下半框眼鏡。據我推測,這打扮對他來說也是一種『制服』吧。

「呼哈哈哈!你儘管高興吧,江代堂,今早我御門帝人特地移足來找你了!」

「真是的……哪有人一早就用這種強賣他人人情的方式打招呼啊?」

情報販子江代堂拿下掛在耳朵上的耳機,大嘆了一口氣。

「話說回來,為什麼你會覺得有人打斷我早上的休息時間是件讓我高興的事?假如你講這話時是認真的,那還是立刻去醫院打開頭檢查一下腦袋比較好。」

「哼,的確,若能拿我的腦袋當研究樣本,闡明我腦袋的構造,那人類少說能進步個一百年吧。對我來說,雖然我不排斥對人類這種族有所貢獻……但現在我肩負現充王這空前絕後的大業。要研究我的腦袋,恐怕必須等我的肉體腐朽才行。」

「唉……今天該怎麼說呢,雖然都是用日語,但感覺比平時還要雞同鴨講呢。」

江代堂用手摀住眼睛搖搖頭。

「算了。我想你也不是為了說這些強賣我恩情的話才來的吧?麻煩你盡可能用最快速度說明來意吧。」

「嗯,時時對工作熱心,是你令人讚賞的美德,江代堂。」

江代堂迅速移開自己錯愕的視線:

「……那還真是謝謝喔。然後呢?」

「我想問你幾件事。首先嘛,說的也是——」

我把手放在自己胸前。

「相較於期中考之前,我御門帝人在學園中的知名度有何變化?」

「那當然是有如魚躍龍門一般。雖然這跟你的知名度原本低到幾近於零也有關係啦。」

「呼哈哈,我想也是!——可是江代堂,你竟然用魚這種下等生物來比喻我,真令人無法苟同。這種時候你至少要用『宛若金龍騰雲翔空,直衝天際』來形容才行啊。」

「囉唆,拜託你別挑些毫無意義的毛病,這會讓我懶得跟你說話。還有我要你跟魚道歉!」

「下一個問題。江代堂,據說這個學園存在著『給學生會的請願函』這種系統。」

江代堂眼中浮現一抹感興趣的色彩:

「喔,你竟然知道這個,真讓我意外。的確,翔葉學園的學生會中的確有條接受社團以及同好會要求的路徑。」

「實際的運用情形呢?」

「我想不用我說你也猜得到,這打一開始就是有名無實的系統。雖然大多數的請願都是明知不可能而提出的要求,但實際被受理的案例可說是少之又少。當然,畢竟學生會的資源有限,這系統的根基原本就不夠紮實。」

「嗯——那學生會本身的評價又如何?」

「不好不壞。沒有特別需要批評的地方,也沒有值得讚揚的表現。是個徹頭徹尾的中規中矩、平平凡凡的學生會。現任會長也是個成績、容貌跟家世都很普通的男學生。當然,他們既沒有不為人知的超能力,也沒有日夜跟異形敵人戰鬥。」

「異形敵人……?」

就只有最後的部分我聽得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不明白他的意思跟意圖,但我將之視為雜音,不予理會。

「算了。對了,江代堂。有關那請願函,你能弄到今年誰提出哪些內容的詳細名單嗎?」

「這小事一樁。我想只要給我半天就能替你準備好⋯⋯不過帝人,你想將這東西用在什麼地方?」

「哼,我要將它當作指針之一。我能告訴你的只有這個。」

「喔?算了,這種情報也沒什麼好拿來做壞事的。無論如何,你絕不能忘記事後要向我報告喔。」

「我知道。以情報作為情報的代價對吧?」

這就是情報販子.江代堂的作風,也是他的處世原則。

江代堂看了看智慧型手機的畫面,確認過時間後說:

「好啦。今早的話到此告一段落了吧?」

「你說什麼啊?接下來才要切入正題吶,還需要我說嗎?」

「啥?那你就快說吧。畢竟若是因為跟你在這邊多費唇舌害我被誤認為遲到,那會是世界上最不划算的事情。」

「別擔心,江代堂。我早在事前計算好時間,讓我們的對談能在上課的預備鈴聲響起之前結束。」

還有兩分三十六秒。就算不看時鐘,掌握這點程度的小事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真是的……那你所說的正題是什麼?」

「當然是有關我的候補親信,風早理紗的事。」

「……啊,若是有關她的事,我預計在今天午休前用電子郵件寄出詳細情報給你。這樣就好了吧?」

我搖頭否定。

「文章跟口述所能傳達的情報量不同。唯有這次我要直接聽你親口描述。」

「唉,真拿你沒辦法。」

即便滿腹牢騷,但江代堂還是口若懸河地說出情報。

他說話時絲毫不確認智慧型手機以及筆記本。也就是說他把得到的所有情報都放在腦中,而且整頓得條理分明。

「風早理紗,她是父親為日本人、母親為瑞典人的歸國子女,擁有與那纖細嬌小的身體不相稱的傑出運動神經,此外在武術上也有一定造詣。個性上正義感強烈,興趣是幫助別人。想當然耳,這使她受到男女雙方的莫大支持。她名副其實是一年級學生的偶像,也是最危險的人物。她是校內秩序的守護者,混混們的天敵—」

「原來如此。如我所料,看來她給人一種武人的印象。」

「與其說武人,不如說比較接近武俠吧?她是個獨行俠,似乎打心底討厭濫用權威以及權力的人。老實說,她應該跟自稱為王的你處不來才對。不對,我覺得應該說是天敵還比較妥當。」

江代堂看了我一眼,清了清嗓子:

「看在我們之間孽緣的份上,我給你一個忠告……為了自身安全,你還是別對她出手比較好。」

「我知道,她恐怕不是什麼好對付的對手。正因為如此,她才能在我下一個作戰中扮演重要角色。」

「那是什麼意思啊?」

「哼,我想說的是,沒有比敵意更容易控制的情感。」

我話說完的那一剎那,上課前的預備鈴聲響徹校內。

「今天早上的會面到此結束。如我所說,分秒不差對吧?」

「……哼。你怎麼不把這能力用在更有意義的地方?」

「沒辦法,就算擁有把握時間這種微不足道的能力,實行計畫時也幫不上任何忙。」

「我不是這個意思……算了,沒差。」

江代堂長嘆了一口氣。是因為面對像我這樣的存在,使他對什麼都沒有的自己感到自卑嗎?

「總之,請願函的事就拜託你了。」 

等得到那東西之後,我遠大的現充王計畫.第二作戰才會開始胎動。

很不幸的是雖然那些愚民恐怕沒有注意到——

但世界的變革早已近在眼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