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書名:神々の午睡)

作者:淺野敦子/插畫:CLAMP

→→→ 點擊看內容試閱 ←←←

神是否真的存在?
人氣作家 淺野敦子 ╳ 暢銷漫畫家 CLAMP 聯手推出
為您獻上一本以「神話」為主題的美麗奇幻故事~
看完將會深深愛上 隨性且溫柔的眾神們

※ 本書收錄六篇奇幻短篇 + 未發表故事
※ 本作DRAMA CD化,在日大受歡迎!!
※首刷隨書贈送限量「台灣限定款 迷你資料夾」 

眾神的午睡-首刷隨書贈品-迷你資料夾 500

 

【內容簡介】

二○XX年,散落於某國遼闊原野的某個石窟裡,發現了大量的羊皮紙。
發現者是聞名世界的女性考古學家早苗‧R‧上島博士。
根據她長年以來研究這片土地歷史的結果,她深信這一帶在史前時代就有發達的文明與人類生活的痕跡。
調查過挖掘出來的遺物後,得知這些遺留下來的文明,對人類來說是未知的領域。

神又是什麼樣的一種存在?

在遙遠的過去,這片土地上曾經有茂密的森林、湧泉、河川,還有人類居住的城市,處處都有神的影子。
神到底如何成為神?人與神如何共生?神又是什麼樣的一種存在?
上島博士看著從未見過的文字,小聲嘟嚷道。……
「留伊。」……

 

【作者簡介】淺野敦子


圖片轉載自網路

 

1954年出生於岡山縣。青山學院大學文學部畢業。
曾當過小學老師,1991年以《溫泉館物語》一作出道。
代表作《野球少年》獲得野間兒童文藝賞,《野球少年II》獲得日本兒童文學者協會賞,《野球少年》系列則獲得了小學館兒童出版文化賞。
作品橫跨兒童文學、青少年文學、一般小說、推理奇幻、SF、時代小說等領域。
尚著有《超能少女》系列、《未來都市NO.6》系列、《THE MANZAI》系列等多部作品。

 

【繪者簡介】CLAMP


圖片轉載自網路

由五十嵐寒月、大川七瀨、貓井樁、MOKONA四名女性所組成的創作團體。
1989年,以刊登於「サウス」(新書館)第3號上的《聖傳》一作出道。
之後陸續發表了《東京巴比倫》、《X》、《魔法騎士雷阿斯》、《庫洛魔法使》、《ANGELIC LAYER 天使領域》、《Chobits》、《TSUBASA翼》、《xxxHOLiC》等等知名作品。
除了漫畫創作,她們也擅長繪圖、插畫、書籍裝幀、腳本、短文創作等。

 

【哪裡買】

bookskingstoneeslitetaaze
pchomesanminireadwawabook

 

【內容試閱】

留伊與希穆恰卡的故事

那一天,從早上就不停地下雨。

是宛如絲線的細雨。

「為什麼要讓老天下雨啊?」

留伊輕輕地咂了嘴,瞪著姊姊希穆恰卡。

「我早就跟妳說過,今天我要去獵光狐。妳忘了嗎?」

希穆恰卡誇張地聳聳肩,把頭撇了過去。

「我是不得已的。現在正值發芽的季節,若是不讓老天下雨,就無法滋潤森林和田地。植物不發芽、花朵不開花、果實不結果⋯⋯大家會很困擾嘛。我是司雨之神,不能給大家添麻煩。」

希穆恰卡的鼻子動了一下。不知道她是刻意還是無心,眼神流露出得意的笑容。

她飼養的貓—烈茲捕到野老鼠時的眼神,似乎也和她一模一樣?

這個念頭閃過留伊的腦海,害他差點笑出來。如果他真的笑了,姊姊一定會非常生氣;他只好咬住嘴唇,強忍著湧上來的笑意。留伊一點也不在意姊姊的心情是好是壞,但若是她鬧起彆扭,說不定會讓明天也下一整天的雨,那就不妙了。

留伊壓低聲音說道。

「希穆對工作非常投入,這一點我很清楚。但是下雨可以昨天下,或者明天下,何必選我們要去獵光狐的日子下雨呢?妳這麼做,我只覺得妳是故意為難我,好討厭喔!」

「很抱歉,我沒有義務配合你們這群臭小鬼的玩樂行程。哼哼,我先聲明喔,留伊。」

「什麼?」

「今天會一直下雨,下到很晚很晚。碰到雨天,光狐都會躲在洞穴裡吧?」

留伊又瞪了姊姊一眼。

「妳是不是因為大神指派了要職給妳,就變得有點得意忘形啊?希穆恰卡女神。」

「請你換個說法好嗎?我只是執行我該做的任務。父親—我是說大神,祂吩咐我掌管雨和雲,我從祂那裡繼承了力量。換句話說—」

「妳被選中成為神祇,對吧。」

「是啊,你很了解嘛。」

希穆恰卡兩手扠腰,得意洋洋地回答。

用金色繩子綁起來的黑長髮,在她的腰間擺盪。她的秀髮非常迷人,令人聯想到漆黑的深夜。雖然留伊也是黑髮黑眼,光澤度卻不如姊姊。再說,他從來就不期盼擁有一頭又長又光亮的頭髮。姊姊每天早晚都用梳理獸毛的梳子勤勞地梳上一小時,還調配各種香油來抹頭髮,就算有人要求留伊像她那樣做,他也辦不到。留伊甚至覺得把頭髮留長到腰際簡直麻煩得不得了。

那頭引人注目的美麗黑髮,是姊姊努力的結晶。

老爸肯定是看上希穆的頭髮,才會把雨和雲賜給她吧?嗯,一定是這樣,錯不了。

留伊望著姊姊亮麗的秀髮,默默地點了點頭。

 

希穆恰卡和留伊的父親—大神葛利庫路米堤,擁有一百六十位妻子與三百八十四個孩子。

希穆恰卡是祂的第兩百七十五個孩子,留伊則是第三百零一個孩子。兩人是同父同母的姊弟,他們的母親—葉,也擁有一頭美麗的黑髮,但她並不是神。也就是說,她並沒有被賦予任務。這樣的人稱作「箜」—介於神與人類之間,留伊也屬於這一類;但希穆恰卡是神,她最近剛升格成神祇。今年春天,父親賜給希穆恰卡掌管雨和雲的能力,她本人不怎麼自滿,倒是葉變得趾高氣揚,興奮得像是幾乎要飛上天的小型塵捲風。

再過不久,人類就會舉辦雨雲之神希穆恰卡的慶典。雨和雲與人類的生活息息相關,這是一場表示人類衷心祝福並敬畏雨雲之神的祭典,同時也邀請了大地之神和月神。

希穆恰卡和葉兩個人,每天從早上醒來到夜晚上床睡覺為止,不間斷也不厭煩地討論要穿什麼服裝、梳什麼髮型去參加慶典。

「我聽說月之女神的嫉妒心很強。她是妳父親的第一位妻子,這件事讓她引以為傲而且非常蠻橫。假如妳打扮得太漂亮,讓她吃醋就糟了。」

「可是母親,慶典的主角是我呀!我不想穿得太普通。」

「話是沒錯,問題是⋯⋯

「放心吧!只要不穿太類似的服裝就不會有問題。對方也是神祇,不至於動不動就吃醋啦!」

「是這樣嗎⋯⋯妳說得也對,老是擔心也不會有任何進展。但是我難免會顧慮東顧慮西的。」

這時候,葉嘆了一大口氣。她並不是在感嘆顧慮這些事很辛苦,而是感到自豪的嘆息。

「啊!對了,人類在慶典之前,奉獻了金色髮飾給妳呢!妳看看,喜不喜歡?」

葉從漆成黑色的小盒子中掏出布包。希穆恰卡解開一看就知道是高級天鵝絨縫製成的布包,隨即叫了出來。

「哇啊!太美了!」

「據說是城裡最厲害的工匠做的。他說慶典當天還會送妳金手環和金耳環呢!」

「好漂亮!真的太美了!」

「人類真的很崇拜妳呢,呵呵呵。」

「留伊,你快看。怎麼樣?這髮飾漂不漂亮?」

希穆恰卡興奮地問道。

「什麼怎麼樣?」

「好看嗎?」

金頭冠用鏤空手法雕刻著結實纍纍的果實以及花朵,意味著祝賀雨的恩澤,和她亮麗的黑髮非常相襯。

「還不錯。」

「只有這樣嗎?」

「不然妳還希望我說什麼?」

「留伊真討厭。算了,我不問了!」

希穆恰卡生氣了。想必她是希望聽到更多讚美吧。

好單純啊。

留伊覺得有點好笑。他並不討厭姊姊坦率又單純的性格。雖然她有點自大又充滿自信的地方,偶爾會讓留伊感到為難,但他很清楚姊姊是一名本性善良又專情、情感相當細膩的女性,也是同一個母親所生的唯一手足。

對留伊來說,父親是既遙遠且空有虛名的存在,母親和姊姊才是無可替代的家人。

父親—大神葛利庫路米堤,是掌管世界一切的偉大神祇。祂創造、管理、主宰所有的事物,可以讓箜升格為神祇,也能讓神降格為人,或是把人變成昆蟲或山羊。

「說穿了就是一個色老頭!」

忘了是什麼時候⋯⋯記得是在一個月前吧?純白的百合開始凋謝,木鏟狀的花瓣從敞開的窗子飄進室內,散落在餐桌上。留伊覺得這樣的景象好美。

總之,那一天既溫暖又平靜,事情就發生在那天的晚餐時刻。留伊說自己的父親,也就是大神葛利庫路米堤「只是一個色老頭」。他是真心這麼想。雖然祂是偉大的神祇,卻娶了一百六十位妻子,留伊只覺得祂是個「好色鬼」。

「大神也沒什麼了不起。」

說這句話的時候,留伊正啃著烤羊肉。餐桌上擺放著烤羊肉、水果盤、裸麥和米粉做的蒸饅頭,還有紫桃酒。

他嚥下羊肉繼續說。

「說穿了就是一個色老頭!」

餐桌上變得鴉雀無聲。就在下一刻—

「留伊。」

「這孩子真是的!」

母親和姊姊一左一右同時伸出手,分別打了他的額頭和後腦勺。由於他正好要把盛有紫桃酒的酒杯湊近嘴邊,於是淺紫色的酒便噴了他一整臉。留伊嗆到了,拚命地咳嗽。

「妳們做什麼!」

「你還好意思問呢!竟敢說自己的父親是色老頭,太放肆了。」

母親氣得雙眼上揚,幾乎可以聽見神經繃緊、快要斷線的聲音。

「沒錯!要是這句話傳到父親的耳裡,你啊⋯⋯

希穆恰卡在弟弟的耳邊輕聲說道。

「小心被父親變成青蛙喔!而且是紅土疣蛙!」

留伊忍不住嚥下口水,紫桃酒酸甜的滋味在嘴裡擴散開來。

留伊不喜歡蛙類,尤其討厭紅土疣蛙,光是聽到名字就會起雞皮疙瘩,甚至會鼻塞、覺得想吐。

紅土疣蛙—大小約有成人的拳頭大,棲息於濕地,冬季會鑽進黏土狀的紅土中過冬,這也是牠名字的由來。背上有深紅色的斑點,斑點中央有小小的突起物—疣。牠的蹼也是深紅色,看上去彷彿趾間滴著血似的。

留伊最討厭紅土疣蛙了。

父親是偉大的神,是所有事物的創造者。為什麼偏偏要創造出那麼醜陋的生物呢?

「你啊,沒聽過紅土疣蛙的叫聲嗎?你閉上眼睛聽聽看,保證你會非常陶醉。」

希穆恰卡曾經一臉嚴肅地這樣說過。紅土疣蛙會發出什麼樣的叫聲,用不著她提醒,留伊也非常明白。

紅土疣蛙下巴兩側的鳴囊也是紅色的,叫聲非常美妙;聽起來像是管樂器的曲調,柔美又清澈,與沓啟鳥、愁香蟲並稱為「美鳴生物」。

光聽紅土疣蛙的叫聲,留伊並不會起雞皮疙瘩,也不會感到噁心。和異母哥哥伊赫加的爛歌聲相比,紅土疣蛙的叫聲好過他一百倍。

為什麼偏偏是紅土疣蛙呢?慘不忍睹的外貌,無論走得多倉卒也會情不自禁駐足聆聽的悅耳叫聲,這兩者實在太不協調了。可能父親自以為這麼做有取得平衡吧?「啊—抱歉啊,不小心把你們做得太醜了。這樣吧,我賜給你們非常動聽的叫聲' 當作交換條件,請你們多多包涵。」或許就像這樣吧?不過,假如真是這樣,為什麼不選擇改變外貌呢?同樣是蛙類,也可以拿掉背上的疣,或是讓刺眼的紅色變淡一點。假如留伊是造物主,他一定會毫不猶豫地這麼做。

留伊完全無法理解,這樣的喜好太低級了。莫非父親是一時心血來潮才這麼做?嗯,肯定是這樣沒錯。

留伊眼中的父親是個好色鬼,也是很隨性的男神。偏偏母親和姊姊都視祂為偉大的存在,崇拜且敬仰祂。尊敬自己的丈夫與父親也就算了,不覺得「崇拜」很害臊嗎?與其奉祂為「偉大之人」、向祂下跪,不如承認祂是「色老頭」還比較好。

「就是說呀!竟然說出色老頭這個字,你是從哪裡學來的?」

葉皺起眉頭。

「我看是交到壞朋友了,因為你老是跟人類混在一起。」

情況驟變,葉忽然話題一轉。留伊的腦海裡像是有風車在轉,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響。他抓起蒸饅頭,把嘴裡塞得鼓鼓的。

⋯⋯如果⋯⋯妳指的是勇芬和科塔爾他們⋯⋯

他吞下饅頭,正視母親。

「我和他們相處得非常愉快,媽妳不要批評他們。」

「留伊。」

葉眉間的皺紋消失了,語氣也變得莫名溫柔。這時候就必須提高警覺。

「你可以跟人類玩在一起,這麼做並不是一件壞事。我從來沒有禁止你跟人類來往,對不對?」

「是沒錯,我也希望妳從今以後都不要禁止。」

「這就要看你的表現了。」

「看老子的表現?」

「你應該用『我』自稱才對,用字遣詞要有禮貌。還有,你差不多該學習禮儀和規矩了,還要學一種樂器才行。以後你會越來越忙,不可以像從前一樣整天玩樂。」

「等一下!」

留伊不由得站了起來。有三顆李子從高腳盤滾落。

「妳說這話是什麼意思?為什麼我非學樂器不可?」

「為的是讓你得到父親的認同呀。」

「啥?」

「有什麼疑問嗎?這是理所當然的呀。你總不能當一輩子的箜,你要讓父親認同你,把你升格為神,並且負責一些任務。為此你必須豐富自己的素養,變得文武兼備、容貌秀麗、舉止端莊才行。明白沒有?」

留伊完全聽不懂。不,應該說他其實聽得懂。葉的意思是要他犧牲和朋友玩樂的時間,勤奮地學習技藝。

「我不要!」

留伊用拳頭敲了餐桌,堅定地拒絕。

「我死也不要!」

遇到這種情況,若不清楚表達自己的主張,母親肯定會不顧他的反對堅持到底。母親的外貌非常柔媚,個性卻意想不到的強硬。

「我跟朋友在一起比較快樂,妳不要妨礙我!」

正在撿李子的葉忽然停下手。

「留伊,你要聽話,不要老像個小孩子一樣任性,這樣父親不會疼你喔。」

「我又不稀罕。」

「什麼?」

「就算老爸不認同我,我也無所謂。」

葉的雙眼又上揚了。

她的神經幾乎快要斷線。

「怎麼可以說這種話⋯⋯真是個令人頭疼的孩子,你這樣沒辦法升格成神祇喔。」

「無所謂,我不當神也沒關係。」

「留伊你!」

「與其當神,我比較喜歡當箜⋯⋯不對,當人類更好!」

葉瞪大了上揚的雙眼,臉失去血色,連嘴唇都變得蒼白。

「你說什麼?留伊,你剛才說什麼⋯⋯

希穆恰卡站了起來,用力拉扯留伊的手臂。

「留伊是開玩笑的,他在亂講話啦!母親您放心,我會教他豎琴和橫笛,還有禮儀和規矩。來吧,留伊!我們馬上就去練豎琴!快走!」

希穆恰卡的力氣意外的大,留伊被她拖著走。

「慢著,希穆。我才不要練什麼豎琴!」

「你真笨!」

來到走廊後,希穆恰卡刻意在留伊面前皺起眉頭。

「你明知道說那種話會惹媽生氣,弄不好她還會暫時禁止你外出。你只要順著她的話,隨便點頭附和就沒事了,真的很不得要領耶!」

⋯⋯我又不像妳,做任何事都得心應手。」

留伊把手抽回來,噘起嘴巴。

「忍氣吞聲、隨便附和⋯⋯我不喜歡這樣。這樣做好卑鄙,是欺騙的行為。」

希穆恰卡先是眨眨眼,接著就笑了。

「你真的很頑固、很不講理、而且笨到無可救藥⋯⋯但是我喜歡這樣的你,我很羨慕你喔。」

「希穆⋯⋯

「媽想盡辦法要讓我們成為神,但是一旦升格為神,就會受到許多限制。不但要背負責任,而且很不自由。我覺得啊⋯⋯你不適合這種生活。留伊,我想你還是自由奔放、隨心所欲在草原上奔馳比較好。」

「我⋯⋯最喜歡跑步了,我有自信不會跑輸任何人。」

「是啊。我很清楚你跟人類賽跑時有多開心,你的表情真的很快樂。還有,我也知道你的腳程比誰都快。就算跟鹿競賽,我想你也會跑贏牠。你最近忽然長高了,以後應該會越跑越快吧?」

留伊轉動身體,挺直了背。這麼說來,他的身高的確在不知不覺中超過了姊姊。

「從現在開始,用過午膳之後,我會代替你在房間裡彈豎琴,而且故意彈得很差。你就趁這時候從後門溜出去吧。」

希穆恰卡這麼說,同時眨了眨一隻眼睛。

希穆恰卡雖然惡霸又過於自信,但她非常疼愛、理解、支持留伊,是一個好姊姊。

留伊也愛著希穆恰卡,非常重視她,也有一點依賴她。

「欸,希穆。」

「什麼事?」

「可不可以⋯⋯讓雨在下午稍微停一下下呢?」

「不可以。」

「拜託妳嘛,暫停一下下就好。我們真的很期待今天,勇芬明天開始就會變得很忙,沒辦法一起玩了。妳知道為什麼嗎?」

「我怎麼可能知道?雖然我是神,但是我也沒有厲害到曉得臭小鬼們有什麼苦衷,更沒有興趣去了解。」

「臭小鬼⋯⋯妳的措辭這麼粗魯沒關係嗎?」

「放心吧,我只會在你面前這麼說。我會看情況注意自己的用字遣詞,呵呵呵!」

「呿!諂媚的傢伙。」

「然後呢?」

「什麼?」

「我是說,為什麼你沒辦法跟勇芬一起玩?」

「啊!我就是要說這個,都是妳害的啦!」

留伊在姊姊面前折手指,讓手指發出聲響。希穆恰卡皺起眉頭,她這時候的表情和葉十分神似。

「勇芬的父親是這一帶的長老,負責處理希穆下次慶典的所有大小事。」

「哇,原來是這樣啊。」

「對啊。所以勇芬家現在為了準備慶典忙得不可開交,畢竟只剩一個月的時間。勇芬也被抓去幫忙,要是錯過今天下午的機會,我們暫時就沒辦法一起玩了。」

「哎呀呀,是這樣啊。」

「我順便告訴妳,科塔爾的老哥名字叫作萊西⋯⋯他是城裡最厲害的工匠。」

「咦?難道他就是製作鏤空髮飾給我的人?」

「猜對了。聽說科塔爾的老哥正在埋頭製作要獻給妳的手環喔!而且是聚精會神、廢寢忘食地做,科塔爾的母親非常擔心他呢。」

「竟然那麼認真⋯⋯

「是啊。科塔爾看到他老哥的模樣,也立志要成為有能力奉獻物品給神的工匠。」

「天哪⋯⋯留伊,你的朋友都好了不起喔!」

希穆恰卡濕了眼眶。

很好,就趁現在。

留伊露出了非常燦爛的笑容。

「是吧?只有今天我才能和那群了不起的朋友玩,所以請妳想個辦法讓雨停吧。」

「不行。」

希穆恰卡用堅決的口氣拒絕了弟弟的央求。

「既然人類為了我如此努力,我也必須履行我的職責。」

「希穆⋯⋯妳講話忽然變得好正經⋯⋯

「你聽好,留伊。今天一整天都會下雨,這是一場甘霖,是滋潤森林、田地、大地的雨。作為神,這是我賜給人類的恩惠。不能因為你⋯⋯錯了,無論是為了誰,我都不能讓雨停歇。」

「是是是,我知道了,我明白了。」

留伊故意嘆了一口很大的氣。

希穆恰卡落落大方地點點頭,轉過身去背對弟弟。烏黑的秀髮輕微地晃動,飄散出香油的香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作者介紹第二部份漏打了CLAMP啦XDD!!
  • 感謝提醒!:P

    春天出版 於 2014/01/29 07:31 回覆

  • 訪客
  • 請問魔法禁止4什麼時候出版?
  • 目前未排入出版進度!

    春天出版 於 2014/02/14 21:41 回覆

  • 訪客
  • 請問裡面是日版原本就沒收入clamp的黑白稿插畫,還是只有台版沒收入??

    如下:
    http://hi.baidu.com/1025083121/item/7db7753efae7955f80f1a756
  • 您看得的圖片是雜誌(ANIMEDIA五月号CLAMP给众神的午睡配的插图)上面連載時的圖片,四季出版的是代理原本日本發行的小說製作成中文版的喔!

    春天出版 於 2014/02/14 21:44 回覆

  • 訪客
  • 嗯~謝謝如此快速又詳細的回答
    也感謝出版社能代理此部小說中文版
    更期望能代理更多CLAMP插畫的小說

    祝此部作品大賣~
  • 也希望多多支持四季出版囉!^^

    春天出版 於 2014/02/17 17:4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