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體書封 350  
(原書名:Blood Men)

我入獄的父親是連續殺人魔,
他知道我不為人知的秘密……

祭念品》泰絲.格里森盛讚︰「一部極具吸引力且情節逼真的驚悚小說,保羅.克里夫絕對是不容錯過的作家!」

★ 榮獲紐西蘭年度最佳犯罪小說獎奈歐.馬許獎(Ngaio Marsh Award)
★ 保羅.克里夫繼暢銷書《清掃魔》最新力作
★ 風靡英德法書市,紐西蘭最具代表性的國際級暢銷作家
★《別相信任何人》S. J. 華森、《祭念品》泰絲.格里森、《失物之書》約翰‧康納利等名家大師齊聲推薦

 

【名家推薦】

殘酷卻扣人心弦,瘋狂而餘韻十足,交織著如同地獄般陰鬱的幽默氣息。克里夫筆下的殺人狂魔是我見過最令人寒心也最充滿魅力的寫照。喜歡黑暗血腥犯罪小說的讀者應該立即把保羅‧克里夫的小說列為必讀首選。──《Blood Line》得獎作家馬克.畢利漢(Mark Billingham)

引人入勝、陰暗、步調安排完美,紐西蘭作家克里夫的懸疑驚悚小說探索人心中徘徊不去的惡魔,直到最後一頁仍持續充滿魔力。──Booklist書評

陰鬱、血腥、吸引力十足,《殺人基因》絕對是本經典的黑色小說。保羅‧克里夫出現後,最偉大的犯罪小說作家吉姆‧湯普遜又多了一位傳人。──《紐約時報》譽為最暢銷的作家約翰‧康納利(John Connolly)

克里夫描述人格特質和營造緊張氣息的天分驚人,筆下的基督城是座焦躁不安的城市,在他出版了幾部小說後,已經賦予基督城名列黑色城市的資格。──Bookgasm.com

保羅‧克里夫的文筆宛若中量級拳擊手調節精密的出拳──往心窩短促劇烈地連擊,令你驚呼不斷。──《郵政快報》(澳洲布里斯班)

克里夫的妙筆靈巧流暢,不斷用帶來恐懼的冰冷指頭拉扯你的想像力。──《基督城新聞》(紐西蘭) 

點這裡看內文試閱

 

【書籍簡介】

艾德華的父親傑克犯下十一起兇案,遭判終身監禁。從小活在他人異樣眼光中的艾德華,努力過著平凡人的生活。與茱蒂結婚後育有一女,一切似乎都往幸福的方向前進。不料耶誕節假期來臨前的星期五早上,夫妻倆前往銀行竟遇上搶匪,茱蒂慘遭挾持並不幸身亡,搶匪逃之夭夭不知去向。傷痛欲絕的艾德華接到獄中父親關心的電話,百般不情願與父親有瓜葛的艾德華勉為其難到獄中探視父親……

兒子,我知道你也聽得見我腦中的那聲音,我第一次聽到那聲音,就在你殺死那條狗的歲數。是的,我知道那是你幹的。你殺死那條狗的時候,表示你聽到了你自己的聲音——闇黑,我給它取的名字。好好想想發生在你老婆身上的事,警方還不知道誰害死了茱蒂,聽老爹的忠告,聽那聲音的準沒錯……

 

【作者簡介】保羅.克里夫 Paul Cleave

紐西蘭基督城人。他出版的所有小說場景均設定於此。曾於零售店及當鋪打工,特別是當鋪的工作經驗幫助他得以觀察到基督城許多不為人知的陰暗面。嗜讀犯罪小說,同時也熱愛恐怖電影。寫作之餘,他花不下於寫作的時間看動畫《辛普森家庭》。

從小就熱愛寫作的克里夫自十九歲起開始在課堂上偷寫小說。二十五歲完成《清掃魔》,六年後《清掃魔》出版後於國際書市造成轟動,售出美、英、法、德、日、澳洲、波蘭、土耳其、巴西、俄羅斯、捷克……等多國版權,並將改編為電影。二○○七年四月於德國出版銷售隨即突破二十五萬本!新書上市期間銷售成績僅次於最新一集的《哈利波特》,成為該年德國最暢銷的紐西蘭翻譯作品,更榮登德國亞馬遜書店犯罪小說年度銷售排行冠軍,堪稱紐西蘭最具代表性的國際級暢銷犯罪小說。

目前克里夫正著手撰寫他的第八本小說。

官方網站:www.paulcleave.co.nz/

 

【哪裡買】


 

【延伸閱讀】

 

 

【內文試閱】

「九歲時,我第一次上報。全國各地的報紙都登了我的消息,大多在頭版。我甚至也上了國外的報紙。照片是黑白的,有點模糊,我的臉靠著父親的胸膛,旁邊圍了很多人。然後我還上了電視、雜誌、其他的報紙,都是同一張照片。我根本不想曝光,我很想躲起來,但我無法選擇。

「再說我爹吧,他也上報了,而且總在頭版。他的照片比我多,因為他才是被捕的罪犯。我只是在警察要把他帶走時想把他們推開,結果也跟著上報。我不知道發生 了什麼事。媽媽把我從爹身邊拉開,我哭了。警察幫他戴上手銬,從此我再也沒見過他,一直到這個星期才再度見面。當然,他是我爹,但當他不是表面上那個人的 時候,要放棄對他的愛意其實很容易。爹被逮捕,因為他的興趣在別人眼中非常不可取——連基督城的居民都無法苟同。

「一年後,媽媽死了。她吞了一大堆毒藥跟藥丸,逃離大眾的恨意和控訴。因此醫生和心理治療師受命來研究我。他們對我很好奇。大家都很好奇。我父親嗜血如 命。在二十五年間,他謀害了十一名妓女,因此基督城的一些好人非常好奇我是否也會走上父親的路。爹的手法夠隱密,沒人發現基督城出了連續殺人魔。他沒有四 處宣揚,想殺人就去殺,乾淨俐落,有些屍體被發現了,有些沒被發現,沒被發現的那些,也從來沒有人會去報案說她們失蹤了。爹是一個居家男人,很愛我們,為 了我們什麼都願意。他從來不會動手打我媽媽、我姊姊跟我,他辛勤工作,讓我們三餐無虞,讓我們過著比他小時候更好的生活。他心中的怪獸從不跟他回家,它留 在黑暗中,陪著那些被殺妓女的血肉,但有時候——至少他承認犯下了十一件謀殺案——爹會趁著晚上出門,跟怪獸會合。這時候他就不是我爹了,他變成另一種生 物。我從沒問到底是什麼。一開始的時候我問不出口。一開始的時候我不能跟他見面,後來,等我年紀夠大,可以做決定的時候,我已經不想跟他見面了。

「審判在我十歲的時候開始。整個過程吵吵鬧鬧。我媽那時還在,但我跟姊姊的生活很艱難。媽媽清醒的時候對我們大吼大叫,喝醉的時候就哭個不停,她清醒的時 候我們希望她喝醉,喝醉的時候我們卻希望她清醒。藥物跟酒精很快就要奪走她的性命,但速度卻不如她期望的快,最後她覺得吃藥喝酒還不夠,用剃刀刀片自殺。 我不知道要花多久血才會流乾。我們發現她的時候她可能還活著。我握住姊姊的手,一起看著母親蒼白的身體,她再也不吼了,再也不哭了。

「母親那邊的親戚跟我們斷絕往來,但爺爺奶奶收留了我們。學校裡其他的學生會戲弄我,把我揍個半死,一個禮拜偷一次我的書包,然後丟到馬桶裡沖掉。心理醫 生每隔幾個月就帶來測試跟問題。我的照片依然會上報,總是同一張照片,只是出現的間隔愈來愈長。我都快變成名人了。我也是連續殺人犯的兒子——基督城也住 了好人,他們認為我會跟父親走上同一條路。

「我的姊姊貝琳達則選了跟那些被害人一樣的路。十四歲她就出去賣身賺錢。不到十六歲就染上毒癮;她偏好能從非法管道便宜買進又能注射到靜脈中的液體。她不到十九歲就死了。我家只剩我一個——爹的怪獸把大家都帶走了。

「不過小艾迪還是長大了,我成立了自己的家庭。妻子,和小孩。跟妻子認識不久,我就告訴她我是誰。一開始的時候她嚇到了,還好,她仍願意認識我。她看得到我沒有怪獸。

「有些人認為我父親的毛病在基因裡,也會遺傳給我。有些人認為我也一定會變成嗜血之人,」我說,看著癱在副駕駛座上的女人鮮血直流,滲進了座椅裡,「同樣的血流在我們的身體裡面。他們錯了。」我把車子加速到時速六十公里,直接對著那面牆撞過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