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書名:猫鳴り)

◎ 日本「推薦文庫王國2010~2011」娛樂小說部門第一名!
◎ 暢銷突破十萬冊!一本以貓來寓意人生的溫暖感動作品!
◎ 朝日新聞暢銷書專欄大絕讚︰「輕柔但讓人感觸落淚,質感優秀的出色作品,讓心疼痛不已的名作,請務必讀讀看!」
◎ 貓的一生,神秘而充滿洞察,卻又精巧細緻深沉有如人生!
◎ 日本大藪春彥獎得主、橫掃推理排行榜獨樹一幟女作家最不可思議的小說!
◎ 一則始於哀傷,最後轉而成為美麗、溫暖的動人故事!

一生中,一定會有個人──或者有隻貓──
能讀懂你的靈魂……

濕了又乾的淚、心底的陳舊傷口,還有懷抱的失落空虛,
都讓這呼嚕嚕的貓鳴,溫柔地撫平吧……

點這裡看試閱

 

【書籍簡介】

苦等多年卻不幸流產的中年夫妻,
對著漂浮在房子裡的憂傷記憶,只能默默地束手無策?
單親家庭裡內心充滿黑暗的十二歲少年,
在學校變成隱形人而逃學的日子,滿腔的孤寂要如何化解?
妻子死後孤身一人的退休木工,
對死亡和恐懼的感覺逐漸膨脹,人生的最後課題要如何跨越?

那個雨天,一隻被丟棄在後院的小貓,
以不斷喵喵的鳴叫聲,闖進了他們被憂傷壟罩的生活。
那雙貝殼鈕釦般的灰色眼睛像是看穿了一切,
帶著一身柔軟的毛,溫熱的體溫和呼嚕嚕的貓鳴,
貓咪文文以不可思議的方式安撫周遭每個孤寂的靈魂,
寧靜的簷廊下,帶有潮濕草味的雨水,
不是人們拯救了被遺棄的小貓,是小貓帶著救贖而來……

作者沼田真帆香留五十六歲出道,從處女作開始,就是一位強烈而不妥協的作家。波瀾萬丈的人生,融成了沒有幼稚、輕鬆或寬容的人性描寫筆鋒,下筆即成讓人讀後久久無法釋懷的震撼性的小說。而《貓鳴》這部小說與其說是聚焦於貓正經對待生命、肅然直面命運,不如說更是人生靜謐卻強而有力的種種深沉思索!

 

【作者簡介】沼田真帆香留 Numata Mahokaru

一九四八年出生於大阪。歷經家庭主婦出家,經營建築公司。二○○四年,以五十幾歲的高齡邁入寫作世界,出道作如果九月永遠不結束》即榮獲第五屆「恐怖懸疑大獎」與獨特新人獎的殊榮,並且是與會評審一致推崇的佳作。此書在二○○八年出版文庫本之後,至今已銷售超過六十萬冊。

二○一○年,以《麻》獲得書的雜誌上半年度最佳書籍第二名,《貓鳴》獲得「推薦文庫王國20102011」(書的雜誌增刊)娛樂小說部門第一名。

二○一二年則以《百合心》橫掃當年度各大推理排行榜,榮獲第十四屆大藪春彥獎,並入圍本屋大賞是目前日本大眾小說界的代表女性作家之一。另著有《她不知名字的鳥兒們》和《阿彌陀佛》等書。

 

【譯者簡介】王蘊潔

一腳踏進翻譯的世界將近二十年,每天幸福地和文字作伴,

在不斷摸索和學習中,譯書數量已經超越了三圍的總和。

譯有《解憂雜貨店》、《永遠的0》、《24號的奇蹟》、《博士熱愛的算式》。

臉書交流專頁:綿羊的譯心譯意

 

【哪裡買】


 

【延伸閱讀】

 

【內容試閱】

住家附近不知道哪裡不停地傳來小貓喵喵叫的聲音。唉,真討厭。信枝皺起了眉頭。

剛才買菜回來的路上,沿途完全沒有發現貓的蹤影。

牠叫得那麼用力,很快就會耗盡力氣死掉吧?她把手架在桌子上這麼想著,另一隻手隔著衣服,緩緩地摸著肚子,頓時產生了一種奇妙的感覺,好像從自己肚子裡消失的胎兒,和外面傳來的小貓聲音在很遙遠的某個地方連結起來了。

房子西側是一塊狹小的農田,後方是一小片稀疏的雜木林,之前也不時有人把小貓丟棄在那裡。她曾經看到丟在那裡的紙箱內有五、六隻喵喵叫的小貓,幾天之後,就不知道被誰撿走了。

但是,這次的聲音似乎更近。就在房子旁邊。難道是烏鴉擄走小貓後,又丟棄在那裡嗎?

大約兩年多前,她曾經親眼看到烏鴉抓著喵喵哀叫的小貓在天上飛。因為烏鴉手上的獵物太重了,所以用力拍著翅膀、大聲從天上飛過時,和她一起在庭院拔草的丈夫藤治用石頭丟向烏鴉,可惜沒有打中。

終於不再流汗了。信枝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開始整理剛才買回來後,就放在流理台上的菜,忍不住想起剛才看到的那個男孩的臉孔。男孩大約兩歲左右,感覺有點淘氣,滑嫩嫩的臉頰上沾到了番茄醬,正在向母親撒嬌。因為剛好在特賣而買回來的冷凍炸蝦都軟掉了,但信枝仍然塞進了冷凍庫。

她平時去的超市有一家自助式咖啡的輕食區,信枝今天在那裡吃午餐。那個男孩和他母親剛好坐在隔壁那張桌子,男孩用好像在觀察籠子內珍奇動物的眼神,頻頻看向信枝。比信枝年輕十幾歲的年輕母親漫不經心地四處張望,只有看向她兒子的時候,雙眼的焦點才會集中。那不是看,感覺像在觸摸,用眼神撫摸著男孩可愛的臉龐、纖細的脖子和髒髒的小手。母親握著插了德式香腸的竹籤,男孩用小嘴慢慢啃著香腸,不時發出怪叫聲,伸出短短的手臂,親暱地撫摸母親的臉和胸部。

信枝感到窒息,很想換座位,很希望那對母子不要在公共場合赤裸裸地露出這種令人聯想到動物、生殖、血肉這些事物的表情。母子兩人彷彿身處只有他們兩個人的透明密室,比男女的情愛更濃密地、赤裸裸地,用盡各種手段彼此結合。

小貓一直叫個不停,信枝開始準備晚餐時,牠仍然喵喵叫著。聲音似乎比剛才稍微無力了,信枝把兩人份的碗筷放在餐桌上,忍不住希望烏鴉趕快來把小貓抓走。早死早超生,對小貓也是一種解脫。

信枝去拿晚報,懶洋洋地走去聲音的方向察看。目前的季節日照時間比較長,即使已經是傍晚,天空也有一種獨特的明亮藍色調,山茶花叢擋住了已經凋謝的四照花枝幹,在那片地面上,有隻剛長毛的小貓正退也不是,進又不能地攀爬著,擠出極度嘶啞的聲音呼喚著母貓。

她不想弄髒剛從信箱裡拿出來的晚報,所以先走回家,拿來了舊報紙。她把其中一張攤開,用剩下的報紙捲成棒狀戳著貓,把牠趕到報紙上。一身橘毛的小貓長得好 像蟾蜍,拚命想要抓住捲成棒狀的報紙,最後還是肚子朝上地跌倒在攤開的報紙上。雖然牠的眼睛已經張開,但貓太小了,不知道能不能看見。

信枝用報紙把貓包了起來,在報紙上方稍微擰了一下,丟去西側種了葉菜的農田。雖然對農田的主人有點抱歉,但丟在樹林中,烏鴉不容易發現。反正天色很快就黑了,即使沒有被烏鴉發現,牠明天早上應該就會死掉。

一個小時後,當木工的藤治下班回到家。

他坐在桌旁,像往常一樣靜靜地開始喝酒。信枝把小貓丟去農田的事告訴了他。
「是嗎?」

丈夫只應了這麼一句,自己把酒杯倒滿了。信枝猜想,那一剎那,丈夫或許想到了流產的孩子。

信枝懷孕之前,他們習慣在鋪著榻榻米的客廳矮桌前放鬆地吃晚餐。後來藤治體諒高齡懷孕的信枝不必在廚房和客廳之間一下子坐下,一下子起身地忙來忙去,提議 像早餐和假日午餐時一樣,晚餐也在廚房的桌子吃。習慣改變之後,即使現在已經沒這個必要了,仍然沒有恢復原狀。除此以外,還有很多事都無法恢復原狀,藤治 和信枝都有點不知所措。胎兒住了六個月的腹部內側,如今就像無底的深井張開大口,信枝覺得自己落入了那片黑暗的虛無中。

—不知道小貓是否在報紙做的子宮中死了。

夜漸深。藤治一臉放鬆地在喝酒的空檔,把紅燒牛肉和涼拌豆腐送進嘴裡,他像往常一樣,聊著職場同事的八卦,和之前寄的中元節禮物,收到了對方的感謝回函之 類的事。當聊到報紙上那些聳人聽聞的事件,以及今年春天,車諾比的核災對包括日本在內的廣大地區造成影響的話題時,信枝暗自慶幸,幸虧沒有讓孩子來到這個 世界。

雖然信枝不是很清楚,但猜想如果是白天見到的男孩母親的年紀,流產這件事對身心造成的傷害或許不太一樣。只是信枝已經四十歲,藤治五十二歲,結婚十七年來,原本以為這輩子都生不出孩子,以為自己這輩子和兒女無緣,沒想到突然懷孕了。

當初信枝是因為月經不調和胃不舒服,以為自己的更年期提前報到了,所以才去醫院檢查。

那天晚上,信枝把診察結果告訴藤治時,曬得黝黑的他臉漲得通紅,嘴唇微微發抖。原本拿起杯子正準備喝酒,直接把酒杯放了下來,一時說不出話。

「信枝……是嗎?我的……我的孩子……差不多可以當我的孫子了。」

看到藤治的眼眶濕潤,信枝低下頭,把嘴唇捲向內側,用力咬著嘴唇。

藤治可能以為自己的老婆也激動不已,其實信枝有難以向他啟齒的祕密。雖然並非孩子的父親不是藤治這種離經叛道的事,但她覺得自己這把年紀突然懷孕,應該和那件事有很大的關係。

但是,這個祕密也隨著嬰兒的流產一起深埋了。距離那晚至今已經八個月,信枝看著丈夫在自己面前喝酒,配著紅燒牛肉,回味著「上天懲罰」這幾個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