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傳網頁內容試閱讀者回函

暢銷作家 Div 傾心感動推薦!
春天出版集團重量級新星作家 東澤 震撼出擊!

妳知道嗎?
這世界上有一樣東西,完美得亂七八糟,完美得莫名奇妙──
那就是妳天下無雙的笑容。

十六歲那年的夏天──
我,
一見鍾情。


【內容簡介】 

那年夏天,頭頂太陽閃耀,
汗怎麼也流不完,笑聲滿天漫地,
而我的心底住著一個人。

青春,恣意揮灑汗水與歡笑,永難忘懷的歲月,
而她是當中最為閃耀的一筆。
初次邂逅的驚鴻一瞥,她的笑容就已深深烙印進腦海中,
再次相遇,他決定此生以保護這個笑容為志,
在友人的幫助下,兩人的距離逐漸拉近,
就在拿出勇氣要述說出心意的那一刻,
因為「一拳」引發的意外,粉碎了一切……

這不是一部以文字訴說故事的作品,
而是以腎上腺素、淚水以及無比耀眼的青春──
還有 愛。

 

【作者簡介】 東澤

七歲那年,我在放學後的公園遇見一名邋遢的男人。他穿著破爛長大衣,頭髮油光凌亂,毫不知恥地霸佔我最愛的鞦韆架,輕蔑地問我:「想玩啊小子?」我驚恐地點頭,只見他笑著說:
「那就用故事決勝負吧!」
這句話從此改變了我的一生。
我是東澤,請多指教!

網誌:以故事決勝負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dongzethestorywriter

 

【那裡買】

bookskingstoneeslitetaaze
kinokuniyapchomesanminiread

 

【延伸閱讀】

 

【內容試閱】

那天晚上,我第一次知道了天使的名字。

她叫鄭筱兔。

連名字也如此充滿天使的感覺,我開始對未曾謀面的兔爸兔媽感到尊敬。而筱兔人如其名,像隻小兔子一般可愛,兔爸兔媽也真是未卜先知。

其實筱兔的名字已經夠可愛了,但每個人都小兔小兔的叫,讓我覺得也叫她筱兔的我很不特別。於是我另外幫她取了一個暱稱,小白兔。多加一個白,就變成我獨有的天使兔。

我開始發現在愛情的路上,自己好像也蠻蠢的。

 

當晚的情景還歷歷在目。

我笨拙的自我介紹,說話結結巴巴。小白兔似乎也有些害羞,一個字一個字介紹自己的名字,模樣認真可愛。寶島一直懷疑那不是她的真名,直嘆怎麼有人想得出如此絕倫的名字。

我看著小白兔的眼睛,心裡想著她到底記不記得我?萍水相逢,她可能根本忘了遇過我這回事。又或者她認了出來,只是不想提起?

「欸,我是不是看過妳?在壽德大樓對面啊,賣肉圓那邊?妳記不記得?妳記得啊。哈哈哈哈真是太巧了。」

這種自殺的話,我是絕對不會說的。

在自我介紹後,自嗨狂寶島馬上帶領大家盡情放縱在音樂裡,我們兩個也沒有再講到半句話。

後來我們跳累了,決定先到旁邊坐下休息。才剛坐下來沒多久,慢歌就響起了,是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寶島馬上把晴晴從地上拉起來,對我使了個眼色,他們兩人很快就手牽手消失在人群中,享受兩人慢舞時光去了。

我感謝著老天。要是剛剛我們四人還在舞池裡的時候放了慢歌,情況不知會如何尷尬。我一定不敢邀小白兔跳舞,就算我邀了,小白兔也不一定願意跟我跳。

不過我還是很想跟小白兔一起跳這一首〈First Love〉啊!想到快發瘋了!

我強迫自己忘掉這個念頭。專心感受當下這一刻,小白兔就坐在我身旁。那個我尋覓已久的天使,終於再度降臨我的世界,以一隻兔子的模樣。

我內心不禁又激動了起來。讓我無數個晚上失眠到三點的笑容主人,如今就在我身旁。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她側面的線條,嘴唇的弧度。

說點什麼吧,我告訴自己。

她已經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天使。她是北一女的鄭筱兔。她不只在你夢裡出現,她現在正在你身旁跟你一起感受這份尷尬。說點什麼吧廢材,別再讓場面繼續冷下去。

「妳跟,雅晴同班嗎?」好險,差點晴晴就脫口而出了。只不過這是什麼爛問題,我恨我自己。

小白兔轉過頭來看著我的眼睛,震耳欲聾的音樂下,她一時間好像沒聽懂我剛剛說什麼,正當我想再問一次時,她露出微笑,「對啊。」

太殺了啊!

再看下去我會沒辦法正常說話的,我馬上移開眼睛。

「是喔,妳也是自然組的喔,我跟寶島都是社會組的。」

God!我在說什麼?這什麼蠢話?而且我這樣講,接下來她要接什麼,完全沒辦法接話啊。我這不是在自掘墳墓嗎?

「嗯,妳為什麼想選自然組呢?」我趕快補上一個問句,讓對話可以繼續下去,「女生,不是比較常選社會組嗎?」

話一說出口,我就後悔了。她會不會覺得我歧視女生?女生就不能選自然組嗎?只有男生可以搞理工嗎?她一定會生氣的。而且在這充滿醉人氣味的舞會裡,為什麼我要跟她聊什麼社會組自然組的,她一定會覺得又生氣又無聊,搞不好還會覺得我是個完全沒有幽默感的死宅男。

神啊!我開始祈禱。

「因為我很討厭死背,我記憶力超差的。」小白兔完全不以為意,反而露出一個調侃自己的笑容。好險,是我想太多了。

「你呢?為什麼你要選社會組?男生不是都喜歡選自然組嗎?」

哈哈哈哈哈,糟糕。

我要說什麼?我只是因為功課爛才去選比較輕鬆的社會組,這樣說她會不會很鄙視我。還是騙說我的第一志願是台大英文?不行,要是等一下她要我跟她用英文對話怎麼辦。那台大財金呢?將來想做一個白手起家的企業家,還是接管我爸的家族企業?不行,都太屁了。那台大法律呢?我突然想到寶島還有他的《造雨人》。絕對不行!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不能再想下去了,不然她再遲頓也知道是我掰出來的答案。冷汗從我眉角流下。

「因為,我的好朋友全都念社會祖。」說出口的瞬間我就後悔了,她一定會覺得我是個很沒有主見的人。

「是噢!我第一次聽到有人是因為這樣選組的耶。你都沒想過將來要念什麼嗎?」

果然。我的心在哭泣著。

「哈哈哈,沒有耶。」我自暴自棄。

「是噢,其實我也是耶。我只是因為單純不想背歷史地理所以才選自然組的。我完全不曉得將來要幹嘛。這樣比起來,我覺得你選組的方法好像比較炫耶。」小白兔興奮地看著我說。舞池裡閃滅的燈光反射在她的瞳孔裡,彷彿連眼睛都在笑。「其實我大部分的好朋友都念社會祖,早知道我就跟她們一起了。」

她好像真的有些遺憾,我們就這樣安靜了兩秒鐘。

我反覆思考她剛剛那幾句話的意思,好像對我的答案不怎麼討厭,甚至還覺得有趣?

突然回過神來,發現我們的靜默又持續了兩秒。快,趁現在改變話題吧。

「妳第一次來舞會嗎?」

這就對了!舞會裡搭訕的標準文法。我為自己的成功感到驕傲不已。終於不用再討論什麼自然社會什麼升學未來的了。

「我高一有來過一次,不過那時候覺得很無聊。」

「是喔,為什麼?」

哇,話題源源不斷啊,我太開心了。

「我那時跟我男朋友來,結果他都跟他朋友玩在一起,我覺得很無聊。」

 

黑暗。無邊無際的黑暗。

音樂呢?怎麼一點聲音都聽不到。

我看見自己倒在聚光燈中央,動也不動。

地上溼溼黏黏的,全是我的淚。

 

燈亮了。

音樂回來了。

我已經死了。

但對話還是得繼續。

 

「是喔,那難怪妳會無聊。」

腦內嗡嗡作響,感覺手腳四肢都不是我的。

「對啊。所以我之後就很討厭舞會。後來建中舞會,成功舞會,我同學約我,我都不去了。」

小白兔繼續說著,但她屬於另一個人的。她的笑容,她的可愛,她的小手,她的馬尾,都是屬於另一個人的。

從此午夜夢迴,要我怎麼想像我跟小白兔的未來?那些在腦中演練千萬遍的對白,我現在能對誰傾吐?一起搭公車,一起去動物園,一起養小白兔,一起幫牠取名字,這些夢想,誰要陪我一起實現?

神啊!我恨你!為什麼要讓我再一次遇見,然後又教我發現這個殘酷的事實。

你之前不是很帶種嗎?說要長期抗戰在所不惜?要來場驚天動地的持久戰這句話又是誰講的啊?神說。

神,去你媽的。

我沒想到這衝擊竟會是這麼強大,強大到讓一個堅忍的男孩幾乎快要掉下眼淚。我錯了,如今我動彈不得,如今我什麼都做不了。

你很孬耶!神嘲笑的嘴臉,竟然那麼神氣。

幹,要你管!

我一蹶不振,我搖搖欲墜,等待KO我的那一拳。

你在幹嘛啊?神依舊神氣,只是臉孔慢慢消失。

 

「你在幹嘛啊?」

 

寶島的臉赫然浮現在眼前。

「你幹嘛在這裝憂鬱啊?」

我轉頭一看,小白兔已經不見了。

「小白,不,筱兔呢?」

「靠,筱兔咧,你跟她很熟喔。她跟雅晴去廁所啦。」

寶島蹲在我面前,仔細的觀察我。

「該不會,你又打爆自己的頭了吧?什麼都不記得。」寶島和臭黑孬炮都很喜歡拿上次我把自己擊暈的事來嘲笑我,真是夠義氣。

我撥開寶島撫摸我頭的手,「並,沒,有。」

寶島坐在我旁邊,依舊很嗨。

「欸,說老實話,你覺得筱兔怎麼樣?」

「靠,你自己不也叫人家筱兔。」還叫得那麼親暱。不過也不能怪寶島,這個名字任誰來叫都是很親暱的。跟小白兔同一個補習班的男同學,一定在她背後筱兔筱兔的討論她,想到就幹啊。

「沒差啦,雅晴也叫她筱兔啊,她本來就叫筱兔嘛。」對對對,大家都叫她筱兔,這就是為什麼我要叫她小白兔的原因了。我為自己的真知灼見感到讚嘆不已。

「怎樣,正厚。上啦?」寶島笑得很賤。

「上個屁,我們根本沒講到兩句話。」我開始想到小白兔口中的男友,心情瞬間又跌到谷底,彷彿世界末日。

「而且她有男朋友了。」我的臉色一定很難看,因為寶島一臉被嚇到的樣子。

「誰告訴你的?」

「廢話,還有誰,筱兔啊。」我痛心地說,想起小白兔因為她男友的關係,對舞會有不好的印象。忽然間,一個問題像天上掉下來的鳥屎般掉進我腦海。

為什麼小白兔的男友沒有一起來呢?

莫非他昨天車禍摔斷腿?前天飆車被老媽罰禁足?上禮拜吸毒被抓現在還在勒戒?還是,還是因為一個更簡單也更平凡的答案……

他和小白兔已經分手了?

漆黑的夜空彷彿突然射下一道曙光,我為自己大膽的猜測興奮不已。小白兔高一有男友,不代表她現在也有男友啊。我心跳加速,迫不及待想要確認這個想法。

「欸,你跟小白兔熟嗎?」我用肩膀撞了一下寶島,他從剛才就一言不發,不知道在想什麼。

「怎麼會熟,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她啊。」對噢,剛剛寶島也有自我介紹。「不過我常聽雅晴聊到她,她每次都會說我的正妹朋友筱兔超可愛,此言果然不假。」  

「是噢,那你知道她男朋友的事嗎?」我裝作隨口問問,內心卻緊張得亂七八糟。

寶島轉過頭來看著我,表情煞是凝重。

「你,喜歡鄭筱兔吧?」

哇靠,一句話就可以看得出來,有沒有這麼神啊。

「沒有啊,我隨便問一下,好奇而已。」

雖然我從小到大,就是以喜歡的女孩絕對不是秘密而聞名。但也是因為這樣,我從來便只有當個丑角製造八卦的份,喜歡的女孩最後都被暗著來的男孩追走了。

上了高中,我發誓,我一定要當那個暗著來的。

我死也不會告訴寶島我喜歡小白兔。而我再死一萬遍也不會告訴任何人,在半年前的一家肉圓店外面我就已經對小白兔一見鍾情了。

「其實……」寶島看著我,語重心長,「我覺得你沒希望了。」

一道雷打在我身上,幾乎要把我劈死,可是我還是拚命強裝鎮定。

「什麼……希望不希望的,我又沒有喜歡她。我們根本還不算認識耶。」我不敢注視寶島,怕他會讀出我的心慌。

寶島為什麼這麼說?難道小白兔真的有男朋友?剛剛的一切只是我自作多情的推理嗎?

黑暗再度慢慢地籠罩我。沒有臉孔的男人牽起小白兔的手,小白兔閉上眼睛,無臉男緩慢地迎向小白兔鮮紅欲滴的嘴唇,兩人交纏在一起,再也分不開。  

我不要啊!

我緊緊抓住剛才自己推敲出來的一絲希望,握到指關節發白,指甲把掌腹掐出血痕,我也不願放手。

神啊!請再給我一次奇蹟!

「為、為什麼,你會這麼說?」

我聆聽著,心臟在那一秒停止跳動,世界停止運轉。

 

「因為雅晴……」

什麼雅晴,這干雅晴屁事。

「……跟我說……」

跟你說什麼啊,說話幹嘛拖泥帶水,像個男人啊寶島。

「……筱兔沒有男朋友。」

 

啥?筱兔沒有男朋友。那、那為什麼我沒希望?

 

「可是你……」

我看著寶島,快瘋了。他卻只是看著遠方,慢慢地蠕動他的唇。

「……跟我說……」

我跟你說了什麼?快說啊。

「……筱兔跟你說她有男朋友。」接著,寶島突然轉向我,彷彿聽到我的心願一般,一口氣把剩下的話說完,「可以證明一定是她不喜歡你,才騙你她有男朋友,想要你死心。所以我才會說,你沒希望了。」

 

靠!

我復活了!

我在心裡大吼。

鄭筱兔現在沒有男朋友!我的小白兔現在沒有男朋友!我可以追她了!我一定要追到她!一定~~~~~~要!

 

在心底大聲狂吼,又要表面上裝沒事,是非常高難度的一項技巧。我的身體偶爾一震一震的,顯示出我還未夠班。我轉頭看著受到驚嚇一臉不知所措的寶島繼續心靈的狂嘯。

 

寶島你這個大白痴!差點嚇死我了!去死吧!不過我還是原諒你啦!哈哈哈!

 

稍微平息了心中的千軍萬馬後,我微笑地看著寶島,「陳同學,我完全不在意好嗎?因為我並不喜歡鄭筱兔,OK?」

陳寶島宇翔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我,不知道他是不相信我不喜歡小白兔,還是為了我瞬息萬變的情緒感到驚駭莫名。

這時,美女們回來了。

我止不住的笑容。「回來囉。妳們怎麼去那麼久啊?」

晴晴跟小白兔若有深意的互看一眼,接著晴晴微笑地說,「因為,剛剛回來的路上,有人跟我們搭訕呀。」

「什麼!」寶島瞬間從地上站了起來移到晴晴身邊,身形之快,連我也只能瞧到一段黑影,「有人跟妳們搭訕?誰?」寶島頭部高速轉動,方圓二十公尺內的男性全被他憤怒的鷹眼鎖定,「是搭訕妳?還是筱兔?幾個人?在哪裡?」

晴晴看著自己男朋友耍笨,笑得十分開心。

「你別笨了,當然是搭訕我們兩個人啊,誰那麼沒禮貌只搭訕一個人的。而且是兩個很高的帥哥噢。」晴晴好像故意要嚇寶島,還轉頭徵詢小白兔的意見,「對吧,ㄋㄟ~」

小白兔馬上看出晴晴的用意,也很配合的學裝日本女生,「ㄋㄟ~」靠,有酒窩啊,之前怎麼都沒發現,超可愛的!

「那,他們是怎麼搭訕的?」寶島心焦的問。

我在旁邊也覺得很好笑。越看越覺得,這不是寶島啊。平常的寶島一定馬上破口大罵,靠,誰敢搭訕我馬子,找死!我開始感慨起來,面對威脅自己愛情的東西,男人也會變得軟弱渺小害怕失去啊。

「就問我們是什麼學校的啊?要不要跟他們一起玩啊?」

「他們是成功的喔。」小白兔還火上加油。

雖然我以為寶島會說,靠,成功又算三小。但他只是看著晴晴說,「那妳們說什麼?」

這時晴晴終於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我很誠實啦,我說我有男朋友了,不過我也很誠實的說,我們的筱兔小姐目前還是單身噢。」晴晴講這句話的同時,好像還瞟了坐在地上的我一眼。

送,我的推測沒錯,小白兔現在果然沒有男朋友!我彷彿看到自己置身於一片遼闊的草原,藍天白雲,遍地鮮花,微風徐徐繞過我的髮梢,一切美好等待我去體會發掘。

「是噢。」寶島瞬間又恢復了活力,臉上也綻出笑意。

「對啊。然後其中一個男的就一直推另外一個比較帥的,」晴晴看著小白兔一直笑,小白兔的臉在橘色的光下看起來有些潮紅,「最後那個比較帥的就很害羞地問筱兔,等一下放慢歌的時候可不可以來找她跳舞。」

什麼?

我豁然拔起。

寶島、晴晴和小白兔被我的動作嚇了一跳,全都呆住了。

我也呆住了。

 

「我好像看到我國中同學,我過去一下。」

 

我趕忙逃離現場,心臟打擊著胸口的聲音比音響的重低音還清楚。

剛剛真是好險!要是我沒有及時掰個理由出來,寶島一定會發現我喜歡小白兔的。搞不好晴晴,甚至小白兔本人也會發現,可說是千鈞一髮啊。我真是太佩服我自己了。李亦達啊李亦達,你可以再聰明再機智一點沒關係啊。

我在人群中隨意遊走,計算著等一下回去的時機。

目光不自主地開始搜尋高挑的帥哥。馬的,敢搭訕我的小白兔,找死!

不過,小白兔不知道有沒有答應他跳慢舞呢?我無法想像她跟另一個男的在我面前摟抱在一起,那比要我去吃屎還痛苦千萬倍。

我充滿殺氣,在舞池中央橫衝直撞,準備誰倒楣長得又高又帥,就摸黑招呼他兩下,讓他提早從舞會畢業。

衝殺了半天,根本沒見到什麼又高又帥二人組。我漸漸放心,想來那不過是晴晴要用來刺激寶島的誇大修辭罷了。

折騰了一個晚上,心情有如丟進洗衣機洗了好幾遍,哐哐噹噹跌跌撞撞,濕了又乾乾了又濕,現在總算可以拿出來接受陽光的烘烤,我感覺渾身舒暢。

音樂也有如回應我的心情一般,放著新好男孩的招牌情歌。

我在人群中蛇行,避開狂舞一晚上溼熱軀體。開始想著最後回家前要對小白兔說什麼,讓她留下一個好印象。

我走出人群,回到剛剛我們休息的地方。

沒看到大家。

我左右尋找,突然聽到寶島叫我的聲音。

回頭一看,他和晴晴兩人正在一旁跳著慢舞。寶島招手要我過去,神色緊急。

「欸,那邊。」寶島指著我的左後方。晴晴臉上浮出一股難以辨認的表情,似笑非笑,又好像有些擔憂。

我有不好的預感。

我想起剛剛一度很孬的寶島,原來愛情真的可以讓一個男子漢結結實實的感到害怕。

我很害怕。

頭,緩慢地回。

心,爆裂地跳。

接著,我看到小白兔。

她一個人坐在階梯上,兩手撐著臉頰,好像在哼著歌。

還好,她一個人。我鬆了一口氣,準備走向小白兔,雖然我還沒想好要幹嘛。

這時,一個人影從小白兔左方竄了出來,好高。

燈光打在他的側面,瞬間又移轉到別的地方,但我卓絕的動態視力已經看得一清二楚。

他,很帥。

我僵硬的身體停下腳步。他開始對小白兔搭話。小白兔抬起頭,嘴角泛起一絲笑意。

我就這麼站在十五公尺外,動也不動地看著我的小白兔和高帥男聊了起來。

 

行動啊,廢材!我對自己大吼。

 

終於,我跨出一步。

但我沒辦法再跨出第二步。

 

因為我看到小白兔站起身來,和高帥男往舞池中間走去。

 

我低下頭,無法再看下去,獨自一人走向黑暗的角落。

我的舞會在那一刻結束了。

和我的勇氣一起。

 

 

後來的舞會到底怎樣,我完全沒有印象。

只記得慢舞跳完,小白兔回來後一直笑得很開心。寶島再冷的笑話,她也好捧場。

我從沒想過喜歡的人的笑容,會像一把利刃,在我心上反覆地割。

當晚,我用盡一切努力,想掩蓋我崩潰的靈魂碎裂的心。

但我的笑容卻沒有再回來過。

我在那之後跟她說的唯一一句話是,掰。也是當天我們最後一句話。

 

之後,我消沉了好多天。

雖然高帥男並不是她男朋友。小白兔現在也沒有男朋友。他們只是一起跳一隻舞而已。但當場看到喜歡的女孩被人約走的打擊,我承受得好痛苦。後來寶島還跟我說,高帥男跟小白兔要了電話。他的名字叫做呂夢申。

要電話,對我來說需要很大的勇氣,特別是對象還是小白兔。但高帥男卻一下就成功了,看起來毫不費力。

我無法停止去想那晚的畫面。在課堂上,在公車上,在補習班。小白兔聽到叫喚,抬起頭來,眼睛盯著高帥男,嘴角浮出笑意。這連續畫面在我腦中一直播放,煎熬著我。

我也無法不去想到高帥男。無法不去想他鶴立雞群的身高,白淨的面龐,俊秀似傑尼斯偶像的五官。還有他名字裡的夢字,會不會讓小白兔產生詩意的幻想。

我無心上課,也無心做任何事。

寶島當然發現了我的改變,他其實早在那天舞會結束,就已經看出我喜歡小白兔了。臭黑和孬炮也經由寶島得知我的情況,他們沒說半句話,只是在一旁默默陪著我。

大家仍舊會邀我去打球、連線,和我一起去補習。我常常因為自己的提不起勁,隱隱的感到對不起他們的熱情。我看得出來,大家都很擔心我,希望我趕快恢復,只是,我好像找不到走出來的方法。

我開始蹺課,去頂樓吹風。不管陰天晴天,看著雲朵總讓我心情平靜。

今天,我蹺了地理課,天空有條飛機留下的白,風很大。

我聽到鐵門推開的聲音,有人走了過來。他躺在我身旁,是寶島。

我其實很感謝寶島。他後來跟我說,其實那天的舞會,是他跟晴晴設計好的,希望介紹我跟小白兔認識。晴晴覺得我這個人外表看起來有點小痞,但其實人很善良。而且小白兔常常在補習班被騷擾,更加深她想趕快幫好友介紹男朋友的想法,我就這麼狗屎運的成了史上最幸福的候選人。

只是沒想到上天卻另有安排。

寶島偶爾會跟我說,小白兔對我印象還不錯,要我加把勁。也會跟我說高帥男現在多久打一次電話給她,加強我的憂患意識。只是,我總繼續裝作不喜歡小白兔,表現得意興闌珊。

其實我不是不知道,我仍然有機會。小白兔還沒跟高帥男在一起之前,全世界都還是有機會的。只是,我沒有自信。

我沒有自信可以贏過呂夢申。

或許,在舞會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了。比我高,比我帥,讀的學校比我好。這些都算了,但勇於行動的他,也比我有勇氣。

我想不出我還有什麼地方可以勝過他。

我輸得一塌糊塗。

「你放棄了嗎?」寶島喃喃地說,剛剛我還以為他睡著了呢。

放棄什麼?

「追鄭筱兔。」

本來就沒開始啊。

「那好。你要不要從現在開始?」

我考慮看看,畢業典禮那天告訴你。

「哈。你很不會說謊,你知道嗎?」

你很會說謊,我知道。你有聽過台大法律和《造雨人》的故事嗎?那是一個很美的愛情故事,只可惜男主角很醜。

「你很搞笑,女生會喜歡。」

女生會喜歡金城武還是吳宗憲,你告訴我。

「你覺得呂夢申太帥?」

還不錯,差我一點而已。

「那你為何放棄?現在放棄,比賽就等於是結束了。」

謝謝你噢,安西教練。

「我認識的李亦達,好強的讓人想扁他。他從不認輸,總是要贏。」

真的嗎?下次介紹我認識。

「他總愛跟臭黑單挑撞球,三十八敗兩勝,但沒有一次衝球前他覺得自己會輸。」

是嗎?他只是喜歡耍嘴皮子,覺得輸了球,氣勢也不能輸罷了。

「你認識的好像還比我透澈嘛。」

還好啦,他太容易看穿了。

「你還記得嗎?每學期健康檢查,他總愛對嗆他的人說,身高高又怎樣,我志氣比天還高。」  

好像有這麼一回事。

「呂夢申有這麼高的志氣嗎?我不覺得他有。」

我也不覺得。

我的志氣,可是罕見的高啊。

我開始回想遇見小白兔的第一天,我在台北車站的大街小巷狂奔。那時候的我相信,只要努力就會有奇蹟發生。而現在的我,卻不願努力只想等待奇蹟降臨。難道我對小白兔的喜歡只有這麼一點嗎?難道我的志氣,都只是隨口說說的屁話?

「你背負著我們全班四十多人的信念,成為最強,你忘了嗎?」

我右手無敵,我不會忘。

「我們二年三十三班最強的男人會輸給一個只是長得比較高比較帥功課比較好的人嗎?」

沒可能。

「記住,愛情使人無敵。」

寶島說完這句話,頭也不回的離開。

寶島,你今天真他媽的帥到爆!

 

沒錯,我就算輸了一切,但我喜歡小白兔的心絕對不會輸。

戀愛不是比臉蛋,是比志氣的。

 

呂夢申,讓你見識見識男子漢的氣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