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出版(@bookspring.tw)張貼的相片 於 2015 年 5月 月 20 7:21下午 PDT 張貼

(原書名:豆の上で眠る)

內容試閱

所有人都慶幸,失蹤的姊姊回來了,
但,只有我知道──她是冒牌的。

悄悄萌芽的疑問以「有哪裡不對勁」為養分,一點一點長大,
當最終的答案揭曉時,苦苦追求的真相是否可能帶來更殘酷的傷害?

● 《告白》、《母性》、《白雪公主殺人事件》人氣作家湊佳苗全新懸疑力作!
● 對價值觀造成強烈震撼的「終極謎團」驚愕登場!

「……父母可以為了孩子進行復仇,也能犧牲自身所有來尋找下落不明的孩子;而孩子亦可為了父母拚命。但是,姊妹呢?有可能為了姊姊或妹妹,不惜斷送自己的人生也要幫她做些什麼嗎?為了姊妹,自己究竟能犠牲到何種程度呢?看到姊姊努力的樣子,妹妹會無條件感到高興嗎?親子關係和姊妹關係,我對兩者之間的絕對差異很有興趣。」
──湊佳苗.《睡在豌豆上》出版紀念專訪/《波》2014年4月號 摘錄
 

 

媒體推薦

【蘋果日報】藝人陸明君讀《睡在豌豆上》:大人們其實太低估小孩的聰明

 

 

書籍簡介

十三年前,小學一年級的夏天,
萬佑子失蹤了,我的幸福時光也隨之結束──

那天下午,我和就讀三年級的姊姊萬佑子在神社後面用紙箱搭起小房子,還買了冰一起吃,可是,說要先回去的萬佑子最後並沒有到家。隨著時間過去,警方束手無策,而媽媽變成了時常四處尋找可疑嫌犯的怪女人。「如果那天我和萬佑子一起回家就好了」這樣的念頭不停地折磨著我,我無時無刻都這麼想著,但這世上並沒有如果…… 萬佑子失蹤兩年後,有人在神社前發現了一名女孩。當所有人都因尋回姊姊而激動興奮不已時,我卻無法承認那名女孩是曾經為我唸過《豌豆公主》故事的萬佑子。就像童話《豌豆公主》的那顆豌豆帶來怪異的感覺,那女孩──不,我的姊姊──有些不對勁。
就是不對勁。

十三年後,我在車站月台上見到了兩個女孩,
我認出一個是姊姊,另一個是──萬佑子。
到底,歷劫歸來家人身邊的是不是姊姊?
如今站在我眼前的女孩,又是什麼人?
睡在豌豆上的異樣感,帶著重重疑惑逐漸把我吞噬……

 

【作者簡介】湊佳苗(湊かなえ)


1973年生於廣島,目前居住在兵庫縣淡路島。湊佳苗曾任家政科講師,婚後利用時間寫作,先後參加各類比賽,2005年入選第2回BS-i新人腳本獎佳作,2007年第35屆創作廣播劇大獎得獎,之後以《聖職者》獲得第29回小説推理新人賞。2008年出版的《告白》引起轟動,並改編為電影,憑藉細膩的人性黑暗面描寫,成為人氣作家,《告白》一作並入選「週刊文春2008年度十大推理小說」。2012年以《望鄉,海之星》獲得第65回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短篇獎。

湊佳苗作品的最大魅力在於以精細深沉的筆觸刻劃出反覆幽微且善惡並存的人性,從作品裡的角色設定可以看出身為作家對人心的敏銳觀察與一針見血的剖析,對許多讀者來說,這正是湊佳苗的獨特之處。

另著有:《告白》、《母性》、《白雪公主殺人事件》等多部作品。

 

【譯者簡介】王蘊潔

一腳踏進翻譯的世界將近二十年,每天幸福地和文字作伴,在不斷摸索和學習中,譯書數量已經超越了三圍的總和。

譯有:《永遠的0》、《解憂雜貨店》、《夢幻花》、《哪啊哪啊神去村》、《博士熱愛的算式》等作品。

臉書交流專頁:綿羊的譯心譯意

 

【哪裡買】

bookskingstoneeslitetaaze
kinokuniyapchomesanminiread

 

【延伸閱讀】

 

 【內容試閱】

我曾經聽過這樣的故事。以前曾經有一位貧窮的畫家,沒錢買新的畫布,只能把別人的畫塗掉後,在上面作畫,偶爾會發生拙劣的畫作蓋住了名畫的情況。

人的記憶也如同畫布,新的記憶會不斷覆蓋舊的記憶嗎?即使累積了多年平淡無奇的日常記憶,但色彩強烈的部分還是會從裂痕或是縫隙中滲透出來,這根本是很正常的事。

從前有一位王子,想找一位公主結婚,但遲遲找不到能夠和王子匹配的公主。

那是安徒生童話《豌豆公主》的情節。比我年長兩歲的姊姊萬佑子雖然口齒不清,卻很流暢地朗讀給我聽。聽著她以小孩子來說,顯得略微低沉,但音色很溫柔的聲音,我腦海中浮現的並不是童話故事的畫面,而是當時我們姊妹的樣子。

萬佑子從小喜歡看書,因為她的關係,我家有很多書,但我從來不曾在家裡看書,整天都野在外面玩。我並不是對故事沒有興趣,電視上播卡通時,經常看得津津有味,也不討厭看繪本。

我只是討厭文字。萬佑子讀幼稚園時,已經認識了所有的平假名。看到周圍人紛紛對此感到佩服,媽媽似乎很驕傲,所以在我上幼稚園時,強迫我開始認字。走在街上時,經常故意在別人面前指著看板和海報大聲問我:「結衣子,那個上面寫的是什麼?」

我從小就知道媽媽偏愛萬佑子,為了回應媽媽的期待,我死記硬背記住了平假名。一根木棒中間彎起來的是「く」,下面彎成圓鉤形的是「し」。兩根木棒橫排在一起的是「こ」,直排的是「い」……

用這種方式記住的文字只是符號而已,藉由這些符號連在一起形成的句子或是文章,都無法變成人物和風景,更不可能鮮活起來。無論再怎麼努力看書,也只是各種不同形狀的木棒在我的腦海中堆積。這種閱讀到底有什麼樂趣可言?這種想法至今仍然沒有改變。

所以,搭兩個小時新幹線時,我也從來不看書。之所以會想起以前的故事,也許和記憶根本扯不上任何關係,只是沒有新的故事取代它而已。

不,無論看任何大作,都無法封存那個童話故事。

每一位公主為了表現得更出色,都忍不住說謊或是隱瞞。於是,王子去世界各地旅行,希望能夠找到真正的公主。

因為我不喜歡看書,所以萬佑子上小學後,開始讀故事給我聽。我至今仍然無法得知她是因為想要讓我瞭解書本的樂趣,還是喜歡朗讀,抑或是對自己會唸片假名和漢字感到高興,所以才找妹妹玩老師和學生的遊戲,沉浸在這份優越感中。

每天晚上,我們把兩床被子鋪在五坪大兒童房的正中央,她就開始朗讀故事給我聽。

萬佑子朗讀的故事書並沒有插畫,但這些故事不是以文字,而是以影像的方式呈現在我的腦海中。森林中、城堡、老爺爺、老奶奶、貓、兔子、王子、公主、舞會、美味佳餚……她朗讀的故事都不長,也不是什麼稀奇的故事。每天晚上聽著她朗讀安徒生童話、格林童話、伊索寓言、一千零一夜這些世界各地的小朋友都知道的童話故事,進入甜甜的夢鄉。

我直到上個月才知道,並不是每個人都聽過這些故事。那天,帶著小朋友來「金絲帶」咖啡店的媽媽把《國王的新衣》忘在店裡,除了我以外的三名工讀生打開繪本看了起來,一邊感嘆地說:「原來是這樣的故事。」而且其中還有一個是國文系的學生,所以更讓我驚訝不已。

雖然我很擔心別人以為我在挖苦,但還是忍不住問她們,有沒有看過《醜小鴨》?那《拇指姑娘》呢?《人魚公主》呢?只有《人魚公主》三個人都知道,不過她們知道的是迪士尼的卡通人物。當她們問我,為什麼把這三本書放在一起問?我才發現她們可能連「安徒生童話」都沒聽過,只好笑著掩飾過去了。

她們當然不可能聽過《豌豆公主》這種書名。

但還是找不到真正的公主,於是,王子很失望地回到了城堡。

萬佑子經常問我感想。每次她朗讀完的時候,我都已經昏昏欲睡,所以通常都等到隔天再說。我說的感想不外乎「醜小鴨找到真正的媽媽真是太好了」,或是「人魚公主變成泡沫太可憐了」這種完全違背她充滿期待表情的膚淺感想,但萬佑子總是笑笑對我說,我也這麼覺得,而且還說,故事裡的人,不管是好人還是壞人,都太有意思了。

即使現在二十歲了,我對童話故事的感想仍然和當年差不多,只有一個故事,讓我有了完全不同的看法。

那就是《豌豆公主》。

萬佑子第一次朗讀給我聽時,我的感想是,不太懂這個故事。萬佑子也表示同意。故事本身並不複雜,簡單來說,差不多就是以下的內容。

王子想和「真正的公主」結婚。

雖然他找遍世界各地,卻遲遲無法找到。

某個暴風雨的夜晚,一名少女來到城堡。

少女衣衫襤褸,但她說自己是公主。

王后決定測試一下,她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公主」。

測試的方法是,在少女睡覺的床上放一顆豌豆,然後在豌豆上鋪了好幾層羽絨被子。

少女在那張床上睡了一晚。

翌日早晨,王后問少女,昨晚睡得好不好?

少女回答說,被子下面有堅硬的東西,所以沒睡好。

王后聽了,認為少女這麼敏感,代表她是「真正的公主」,於是,王子和公主就結婚了。

我無法理解的是,豌豆上鋪了那麼多層被子,再怎麼高貴的公主,真的能夠感受到下面有豌豆嗎?

於是,在萬佑子的提議下,我們決定親自實驗一下。因為找不到堅硬的豌豆,所以準備了玻璃彈珠代替。我們在住家附近的食品店「丸一」店門口打破彈珠汽水的瓶子,還挨了老闆娘的罵。萬佑子深深地鞠了一躬,向老闆娘道歉說:「對不起。」老闆娘笑著原諒了我們,說只要沒受傷就好。

我和萬佑子的房間沒有床,所以就把彈珠直接放在木頭地板上,把萬佑子和我的墊被鋪在上面後,再把被子蓋上去。這樣才四床被子而已。即使我們小孩子蓋的不是羽絨被,躺在上面也完全不會覺得背上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覺。照理說,我們的實驗已經達到了目的,可是萬佑子堅持,一定要有羽絨被,所以就趁媽媽出門買菜時,溜進了爸媽的臥室,從他們的雙人床上抱了兩床羽絨被放在上面。

這下子就沒問題了。當我們撲到被子上玩耍多次時,早就把彈珠的事拋在腦後。原來羽絨被這麼舒服。我們姊妹兩人鑽進兩床羽絨被中間,充分感受著被子的柔軟,不知不覺睡著了,結果被買菜回來的媽媽叫醒,狠狠罵了一頓。

首先,不該躺在被子上。在我們家,嚴禁踩在被子上,也不允許躺在被子上。其次,不該把羽絨被拿到自己房間,但罵得最慘的,就是不能擅自走進父母的臥室。

媽媽對我們說,因為爸媽房間裡有很多重要的東西,以後絕對不可以擅自走進去。但是,光是這幾句話當然無法說服我們姊妹。萬佑子問媽媽,什麼是重要的東西,媽媽並沒有敷衍我們,而是帶我們走進臥室。

媽媽走到有銅製把手的黑色衣櫃前,那是她的嫁妝。她打開最上面的抽屜,拿出一個裝在藍色天鵝絨盒子裡的鑽戒。

那是我和萬佑子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鑽石,看著發出和玻璃明顯不同光芒的小石頭出了神。好漂亮。好漂亮。萬佑子連聲歡呼著,媽媽又拿出另一個盒子,在我們面前打開。那是一顆很大的藍寶石戒指,周圍鑲了一圈小鑽石。

「鑽戒是爸爸送我的訂婚戒指,這個藍寶石戒指是楢原外公送給外婆的訂婚戒指。媽媽二十歲時,外婆送給我的。所以,等妳們二十歲時,媽媽會轉送給妳們,但如果在那之前就弄丟的話,不是很傷腦筋嗎?所以妳們不能隨便走進爸爸媽媽的房間。」

楢原是媽媽婚前的姓氏。我們終於接受了媽媽的說法。那天之後,爸媽的臥室和黑色衣櫃就有了特殊的地位。我和萬佑子討論後,決定萬佑子拿鑽戒,我要藍寶石戒指。因為四月出生的萬佑子說,她想要四月的誕生石。我的誕生石雖然不是藍寶石,但我喜歡藍色,而且那顆藍寶石也很大,所以我很乾脆地同意了。

雖然姊姊曾經讀了很多童話故事給我聽,我卻只記得《豌豆公主》,是因為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事,但不僅是如此而已。因為之後發生的一件事,讓我深切體會到當時無法理解的公主心情。

在豌豆上睡覺的感覺。

雖然早就已經封存在記憶底層,但至今仍然會和故事一起甦醒,背上感受到刺痛的不適感。最大的原因,就是《豌豆公主》成為萬佑子讀給我聽的最後一個故事。

在某個暴風雨的夜晚。

萬佑子每次讀到這一句時,總是壓低嗓門,故意停頓一下,讓我忍不住興奮地期待接下來會發生的事。然後……萬佑子失蹤了,我的腦海中留下《豌豆公主》的故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