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書名:幻獣の奏楽騎士団 死にたがり花嫁の誓約)

內容試閱讀者回函

天使文庫
日系夢幻少女輕小說書系誕生!

魔王的新娘所期盼的是,一個月後平靜地死亡!?
尋死少女的幻獸愛情奇幻劇。

 

1/10 起於博客來金石網 購買《幻獸奏樂騎士團(01)渴望死亡的新娘立下誓約》一本,即可獲得「限量海報」乙張 (38X50cm,各限量250張,送完為止!)

 

【內容簡介】 

明明年方十五,少女櫻璃卻對人生疲倦到渴望死去。面對在深夜的廢棄城堡中遇到的自稱魔王的青年依爾賽德,她向他祈求得到「安詳的死」。願望的代價是成為魔王的新娘,在城堡裡工作一個月。但是立下誓約的她被帶到的地方,卻是依爾賽德擔任團長的騎士團,而且還受到身為騎士受訓生且各有隱情的王公貴族,以及幻獸們喜愛!?

由渴望死亡的少女譜出的幻獸愛情奇幻故事。

 

【作者簡介】木村千世

大家好,這是逆后宮故事。我是個覺得騎士團一詞好浪漫的作家。此外也有創作以中華鬼界為舞台的愛情喜劇、女商人與管家穿梭其中的海洋冒險故事等等。

作品曾榮獲第3回B's-LOG文庫新人賞的特別賞、第10回えんため大賞girlsnovel部門佳作賞。
在台灣曾經發表的作品:《双界幻幽傳》漫畫版

個人網站:千年王國
ckimura.web.fc2.com

 

【哪裡買】

bookskingstoneeslitetaaze
kinokuniyapchomesanminiread

【內容試閱】

序曲 深夜中的密約

 

如果害怕孤獨,那麼就算是流浪貓也好,只要交到朋友就行了。

如果害怕惡魔,絕不靠近郊外廢棄城堡就行了。

如果害怕設下陷阱陷害自己的表姊妹們,就告訴自己「我是個家具」,抹殺掉心靈,絕對不要違抗她們就行了。

然而要是害怕明天的到來——除了死亡,沒有其他選項。

 

「我已經受夠了,好希望能真的死去。哎,不過等到明天,我或許就會被表姊妹們殺死吧。」

「『真的』的意思是說,你至今也懷抱著想死的心情嗎?」

應和著櫻璃的淡然說明的是一道低沉的男聲。面無表情地點頭後,她繼續說:

「我幾乎每天都想著『我沒有活下去的理由』、『一生無法離開那棟宅邸,這太令人絕望』。」

「但你並沒有死,一直忍耐至今。」

「目前是如此。我每天都受到姑媽跟表姊妹們欺凌,要是能因此心靈不堪負荷而死是最省事的,但是不巧我的神經粗得莫名其妙。」

「不過我認為堅強是種美德。」

「過世的家母來自東方,我曾聽她提過切腹這種具有悠久傳統且充滿榮耀的自盡方式,但是感覺好像很痛,我沒辦法實行。」

「妳的母親竟然告訴女兒這麼危險的事啊。」

「而且至今為止,我有一個讓我覺得不能擅自去死的理由。」

所以才沒有選擇死去。

然而那個「理由」已被表姊妹們親手摧毀。回想起傍晚發生的駭人事件,櫻璃垂下沒有光芒的眼眸。

在併攏的雙膝上,她拿著白瓷杯的手止不住顫抖……那根本不是人類做得出的事。

「可是……終究還是到達極限了。」

彷彿在說連呼吸都感到疲倦般地嘆氣後,她繼續說:

「所以我想起傳聞提到這座廢棄城堡在入夜後會有食人惡魔出現,將人類啃噬殆盡。」

「原來如此,因此妳剛剛才會一開口就說『您能殺掉我嗎』。」

聽完來龍去脈的男人悠然點頭,接著嘴角一揚。

「但是很遺憾,不巧我並不具備被人要求『殺了我』就輕易殺掉對方的溫柔之心。」

「怎麼會這樣……魔王陛下。」

櫻璃發出藏不住失望之色的聲音,抬頭看向身穿軍服般黑衣的男性,也就是不久前自稱是魔王的那個人。

他的年紀約二十出頭。

方才他報上了依爾賽德這個聽起來威風凜凜的名字。

被灰金色髮絲框住的容貌很端正,但翡翠色的眼瞳中棲宿著與傲慢僅一線之隔的高傲光芒。或許是因為與年輕外貌不相符的凜然氣質及銳利眼神的影響,她感受到的印象是「像獅子一樣的人」。

他與「魔王」這個頭銜相襯得毫無不自然之處。

平時的櫻璃絕對不會靠近這種類型的男性,但她今晚為了尋死甚至不惜跑到這裡,因此她坐在這個男人伸手可及的距離,沒有感受到對男性的恐懼。

所以她毫不猶豫地探出身子。

「請您不要說這種壞心眼的話,可不可以馬上殺掉我呢?若您是魔物之王,像我這種沒有任何力量的人類小丫頭,您只要動一根指頭就能讓我化作灰燼吧?」

「是沒錯。若單純要奪去性命的話,我光靠一個眨眼就能辦到。」

「既然如此——」

與櫻璃一樣坐在瓦礫上,宛如驕傲的國王般蹺著腿的依爾賽德瞇起眼,打斷她的話。

「哎,妳等等。雖然妳的眼眸毫無生氣,不討人喜歡,像人偶一樣看不出喜怒哀樂,胸部也跟洗衣板沒兩樣——但妳的容貌本身並不壞。琉璃色的眼眸美得不遜於月亮高掛的夜空,頭髮有如漆黑的絹絲,肌膚則白皙得讓人聯想到百合花。」

詩歌般的讚賞突然當頭灌下,櫻璃依舊面無表情地僵硬住了。

她之所以沒有感覺到羞恥或害羞,只一味感到緊張,是因為依爾賽德的視線銳利得嚇人,聲音中也不帶任何甜蜜之意。她有種一面被刀刃抵著脖子,一面被人品頭論足的感覺,這和浪漫根本扯不上邊。

無視於有些困惑的她,依爾賽德泛著冷笑繼續說:

「再過幾年,說不定會有哪個富裕男子對妳一見傾心,將妳救出這裡喔。即便如此,妳還是想死嗎?」

「……我過的日子並沒有輕鬆到能讓我懷抱著這種飛上枝頭的天真美夢。」

這句帶有玩笑味道的話語,讓她理解到原來這個人是在拿自己打趣。

——總有一天,會有王子出現。

櫻璃原本就不是會抱著這種夢想的性格,她恢復冷靜表示否定。

「而且——若非希望現在馬上死去,我也不會在大半夜盡全力狂奔,穿過這座有熊出沒的森林中的長坡道,通過好像隨時都會垮掉的橋,來到這種廢墟。」

「但是若遭到惡魔啃噬,就意味著妳的血肉會任我隨意享用,靈魂將分毫不留地被我啜飲殆盡喔。這甚至會讓妳無法前往理應是妳的雙親所在的死後樂園。即使如此,妳還是覺得無所謂嗎?」

「我並不是虔誠的聖教徒,所以只要能安詳死去,無論您是神明還是惡魔都沒關係,您也可以任意處置我的屍骸,前提是若以我這種家具之身能讓您滿意的話。」

「——家具?」

「因為對姑媽跟表姊妹們來說,我並不是人類,而是家具或生活用品。」

櫻璃面無表情地說。

就算被踢踹、踐踏或斥責,依舊一言不發地執行職務的家具。

這種想法根深柢固的貴族宅邸不在少數,但是在櫻璃以下女身分工作的住宅,這種意識特別強烈。她並未被當成人類對待。

「怪不得我就覺得妳是個了無情趣的女孩—不過也並非毫無用途。」

「?」

「別在意,我在自言自語。」

當依爾賽德開始陷入沉思,廢墟馬上遭到寂靜支配,就連晚風也像是屏著氣息般地吹拂而過。

在這個被三葉酢漿草覆蓋的綠色丘陵上。

櫻璃將不知名廢棄城堡的坍塌石壁當作椅子,與魔王面對著面。

在月光與瓦礫交織而成的風景中,先前他光靠一個響指就變出來的提燈與金箔茶具宛如夢境般格格不入。

「女孩,我有個交換條件。」

沒想到死前還能喝紅茶這種奢侈品啊。事到如今才沉浸於這種感慨中的櫻璃聽到這道再度響起的聲音,訝異地抬起頭。

「只要妳能夠達成,我就按照妳的期望,讓妳毫無痛苦、像睡著一樣安詳死去。」

看到依爾賽德帶著試探般的笑容豎起食指,櫻璃立刻回應:

「可是我沒有錢。」

「我可不是那麼低賤的惡魔,不會從妳這種住在窮鄉僻壤的女孩身上捲走一點小錢還引以為樂喔。」

揚唇一笑的面孔桀騖不馴,卻有著讓人無法移開視線的優美與魅力。

「條件就是到下個滿月之夜為止,妳要在我的城堡工作。」

「您是說——以女僕的身分嗎?」

由於除此之外沒有其他能力,她有些不安地追問,而依爾賽德點頭。

魔王的城堡。

雖然光想像就覺得可怕,但以冷靜的心情思考「總比現在工作的那棟宅邸好多了吧」後,櫻璃順從點頭說:「我明白了。」

(不過我一點都搞不懂,為什麼為他短期工作會變成交換條件……)

在因為看來得以順利請他殺死自己而放下心來的同時,她也感到疑惑。忽然間,依爾賽德緩緩站起身。

「女孩。」

受到帶有銳利光芒的眼眸催促,櫻璃也放下杯子站起。

當她仰望著青年,遲至現在才想到「這個人長得真高」的時候,因每天的工作而粗糙不堪的左手被拉起。

輕撫著反射性退縮的櫻璃的臉頰,依爾賽德有如述說戀人絮語般甜蜜地耳語:

「就算吃下家具的靈魂也很無趣呢。我會讓妳的靈魂變得更像人類、更加美味。」

「讓靈魂變得更像人類……更加美味?」

「這就跟將雞養得肥肥胖胖後再勒死一樣。妳現在是個無聊乏味的女孩,但也有改變的可能性,所以我要讓妳在我的城堡裡回想起生而為人的重要情感,再把你殺掉。這樣可以嗎?」

「——沒問題,只要您讓我安詳死去就好。」

當櫻璃若無其事地點頭,依爾賽德忽然做出超乎預料的行動。

他含住她的左手無名指,在手指根部一咬。

「……!?」

疼痛本身並不強烈,但由於先前聽到「魔王」這個頭銜,櫻璃不禁想像起自己會不會就這樣被啃咬成碎片,從頭部開始被大口吃掉,她為此感到驚惶失措。

不過幸好並非如此。

依爾賽德很快就鬆開她的手,纖細的無名指根部留下一圈齒痕。

「這是契約的證據。」

輕吻茫然的櫻璃的指尖後,依爾賽德露出有如即將因飢餓而撲過來的野獸般的目光。

「之後會再給妳戒指,現在就用這個來代替吧。」

「戒指……不能像剛才的紅茶一樣憑空變出來嗎?」

「這可是要束縛住一個人類靈魂的特殊物品,就連我也無法瞬間創造出來,也不打算這麼做。相對的,一旦戴上戒指,就會變得就算切斷手指也拔不掉。」

說到末尾時的聲音變得更加低沉,帶有令人寒毛直豎的音調,「妳將無法回頭喔」的威嚇在話語中顯而易見。

被帶著蒼藍火焰的翡翠色眼瞳注視,櫻璃才實際感受到依爾賽德真的不是人類。這是魔物的眼瞳。

「……為什麼是戴在左手無名指上呢?」

她害怕起沉默,因此脫口問出這個偏離重點的疑問。她說,這就好像結婚戒指一樣。

依爾賽德瞇起眼,輕輕撫摸櫻璃的頸項,好似在確認皮膚下的血流。接著,他慢慢扣住她的下顎。

「妳不知道嗎?所謂惡魔的新娘,自古就是『活祭品』的文學說法。」

「……」

「哎,雖說是新娘,但也僅限於一個月內。我不會要求妳表現得像個妻子,畢竟我並沒有玩弄妳這種無趣女孩的嗜好啊。妳只要將身為我的所有物的意識銘刻於身就行了。」

背脊在顫抖。不知為何,她的目光無法離開男人泛著冷笑的唇邊。

但是——

「要放棄嗎?現在還來得及喔。」

「——不。我要成為您的活祭品。」

翡翠色的眼瞳射穿了搖頭的櫻璃。

深邃得不可思議的妖異雙眸中彷彿有蒼藍的火焰在閃爍,讓她背脊一寒。

因彷彿心臟被五指狠狠攫住的感覺而打顫的同時,櫻璃聆聽著注入耳中的聲音。

那是道宛如燃燒般炙熱而甜膩,有如蜜糖的聲音。

「那麼,作為使妳成為最完美靈魂的第一步,先把名字告訴我吧——我渴求死亡的新娘。」

 

今晚月色動人,是個適合死亡的好日子,但她沒有死成。

相對的,她跟自稱為魔王的男人訂下契約,他承諾給予她安詳的死亡。

這是一切的終結,同時也是開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