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書名:The Power of the Dog)

內容試閱讀者回函

日本權威排行榜「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海外部門第1名!
(2010年版‧寶島社,2009年獲選作為《第44個孩子》)

史蒂芬.金 盛讚推薦:
讓我欲罷不能,能有此等令人動容的精采巔峰之作,夫復何求。

丹尼斯.勒翰(《隔離島》作者)、詹姆士.艾洛伊(《黑色大理花》作者) 、薇兒.麥克德米(《人魚之歌》作者)
一致擊節讚賞!

★美國AMAZON網路書店讀者四顆半星絕讚好評
★早川書房「想要閱讀的推理小說」第2名
★日本冒險小說協會大獎受賞作
★日本周刊文春推理小说BEST10
★榮獲德國犯罪小說獎(2005年獲選作為《群》)

 

【內容簡介】

看見那臉皮被剝得乾淨的男子屍體,阿爾特意識到,這場戰爭或許已失控了……

時光回溯到二十多年前,剛從CIA轉任緝毒局的阿爾特,在街頭結識了亞當,拳擊賽加上整夜酩酊,這兄弟般的情誼也讓阿爾特獲得亞當的「叔叔」的賞識。身分神秘的「叔叔」總能提供有用的緝毒線報,甚至讓阿爾特立下了剿滅墨西哥最大毒梟組織的功勞。

但是,成為緝毒金童的阿爾特卻發覺自己被利用了!隱身幕後操縱一切的「叔叔」善用美國的介入,吃下原本毒梟的地盤,發展了更龐大的販毒集團巴瑞亞家族,而「墨西哥跳床」的計畫更讓中南美毒品獲得管道進入美國。

面對上司的不信任以及昔日好友亞當的背叛,腹背受敵的阿爾特不再相信任何人,開始了獨立對抗「叔叔」的戰爭,誓言要真正消彌毒品的危害。但阿爾特很快就發現這場金錢、毒品、政爭、分化、暗殺的遊戲規則裡,美國高層才是最終的主人。「地獄三頭犬」及「紅霧」計畫,均是以販賣古柯鹼籌款為反抗軍提供金援軍備與訓練,巴瑞亞家族也因此獲得庇護。

明白真相的阿爾特,是要和惡犬同流合污?還是要拋棄一切背上良心的十字架奮戰到底?這場歷時二十多年,從紐約街頭、美墨邊界、墨西哥市,一直到中美洲的叢林地帶都未能終結的反毒戰爭,一個人的信念是否能翻轉一切?

 

【作者簡介】唐‧溫斯洛 Don Winslow

Don Winslow

《紐約時報》暢銷書作者、雷蒙.錢德勒獎得主,著作甚豐,作品包括《Cool》、由導演奧立佛.史東改編為電影的《野蠻告白》、《The winter of Frankie Machine》,以及獲得高度好評的《犬之力》等書。

溫斯洛出生於羅德島小鎮,身為水手與圖書館員之子,自小就浸淫在書香與口述故事的世界裡。在大學取得非洲研究學位之後,他曾經作過電影院經理與私家偵探,又返回學校取得軍事史碩士,隨後的行跡遍佈亞非與歐美,在這段期間也出了首部小說《A cool Breeze on the Underground》,初試啼聲即獲愛倫坡獎提名的殊榮。

作品《生死交鋒》無論是書籍與電影都大有斬獲,也讓他終於得以成為全職作家,並且吸引了麥可.曼恩、馬丁.史柯西斯、勞勃.狄尼洛、李奧納多.狄卡皮歐等人的目光,希望能將他的作品搬上螢幕。

溫斯洛已婚、育有一子,現定居在南加州。

作者官網:don-winslow.com

 

【譯者簡介】吳宗璘

台灣大學語言學研究所肄,曾任職媒體與從事設計業,曾獲華航旅行文學獎與南瀛文學獎,現居義大利專事翻譯。

 

【媒體名人盛讚】

《犬之力》將在你的心頭留下深長幽影。勇猛無懼、充滿悲憫、優美激昂,處處可見無悔熱情,筆法洗鍊,考據確實。
——丹尼斯.勒翰

在變化惑亂的道德地景映襯下,《犬之力》集各種人性反應之大成——憤怒、憐憫、愛情、挫折、忠誠、枉然。精采萬分!
——薇兒.麥克德米

自始至終,文字強度始終濃烈如一,驚懼與悲涼交雜,完美精煉的地獄情景,充滿悖德狂行。
——詹姆士.艾洛伊

犯罪小說迷書架的必備書,激推!
——《週日獨立報》

唐.溫斯洛的經典作品《犬之力》實在太了不起,很難不成為他的書迷。
——伊恩.藍欽

一本宛如鬥牛犬般的犯罪小說,一旦鬆開繩鏈,攻擊力道毫不留情,足可將人碎屍萬段……佈局勻稱,節奏明快,諜報風格、政爭手法……令人不忍釋手。
-—《華盛頓郵報》

絕對無法以隻字片語輕率論斷本書……這是一本鉅著,字數與牽涉範圍都同樣驚人……主角堅毅決心的刻畫熱情動人,其個人所肩負的十字架,更讓這本小說成為發人深省的難忘作品。
——《每日電訊報》

這是黑階與灰階地帶的各種角色、腐敗的機構與人物,有瑕疵的改革家與瘋子所激盪而出的大片漩渦,各式各樣的暴力與絕命艱險交錯、絕無僅有的繁複織錦。繼詹姆士.艾洛伊之後,唯一能夠以此等猛烈企圖、赤裸披露美國夢醜惡不堪核心的大師之作,溫斯洛也在此一鉅著中巧妙添加了深刻的政治層次,本書必將成為經典。
——《衛報》

在《犬之力》一書中,唐.溫斯洛創造出一幅活生生的地獄景象,血腥暴力至極,足以讓但丁在墓裡起死回生。本書真正的玄妙,就是溫斯洛想要說服我們在那毒品、性,與背叛的亂流之下,依然有那麼一絲人性存在——只是——瞬然即逝。
——約翰.哈維

挑動人心……淋漓逼真……每一個角色,都是聲息可聞的真實人物,就連那些即將遭到命運之輪所輾斃的小人物也是如此……震撼又具知識性,以特殊的人物面貌呈現所謂的毒品『問題』……巧妙遊走於紀錄片與小說邊界之間的故事,相當反映真實。
——《邊緣波士頓》網站

捨不得讀完的一本書……重大社會議題,徹底揭露真相,驚心動魄劇力萬鈞、懸疑之程度無人出其右……展卷細讀毒品地下世界的行為與觀察,行文流暢優美,今年絕對不可錯過的犯罪小說。
——《亨茲維爾時報》

令人不忍釋手,如特快列車般的驚悚小說……年度最佳小說之一。
——《巴爾的摩太陽報》

全面剖析政治與經濟層面問題,發人深省……緝毒人員和大毒梟、政府高層和宗教領袖、積極參與者和無辜旁觀者的角力演出,一連串的驚恐事件撲奔而來,令人目眩神迷。
——《匹茲堡論壇報》

驚悚……節奏明快……大格局史詩之作。
——《丹佛郵報》

精采故事情節,宛如本書主題毒品一樣,令人上癮,無可自拔。
——《紐約郵報》

一場激烈的暴力之旅……坐立難安……錯綜複雜,引人入勝……高潮不斷……近來描繪西半球毒品市場的最佳犯罪小說。令你拍案驚奇……此等佳作難得一見,只要一翻開書頁,必定震撼人心,讓你大開眼界。
——《一月雜誌》網站

史詩級的視野與恐怖快車的衝擊力,本書絕對是引人入勝的佳作。我一氣呵成讀完,不忍釋手。唐.溫斯洛出品,必屬佳作!
——S.J.羅贊

 

【哪裡買】
犬之力(上)
bookskingstoneeslitetaaze
kinokuniyasanminireadpchome

犬之力(下)
bookskingstoneeslitetaaze
kinokuniyasanminireadpchome

 

【延伸閱讀】

 

【內文試閱】

第一章

 

  一九七五年

  墨西哥,西納羅亞州,巴迪拉瓜托

  

  罌粟花怒放如火。

  豔紅花朵,赤色烈焰。

  阿爾特.凱勒心想,只有在地獄裡,花朵才會如紅火般綻放。

  他坐在赤紅山谷的山脊上,向下張望,彷彿像是要在熱氣蒸騰的湯碗裡仔細看個究竟—雲煙裡什麼都看不清楚,但是阿爾特很清楚,那是從地獄升起的景象。

  反毒戰爭,是耶羅尼米斯.博斯的罪惡畫作。

  農人在花焰田前匆匆忙忙,手裡緊抱著少許家當,等一下,士兵就要帶著火把燒村。這些農夫把小孩推在前頭,自己身上扛著食物袋、價格不菲的家族照片﹐還有些毛毯與衣物。他們身穿白色襯衫和草帽,上面全都沾滿黃色汗漬,他們,彷彿像是塵霾間的鬼魂。

  阿爾特心想,要不是因為他們的穿著打扮不一樣,不然,這裡還真像是越南。

  當他發現自己襯衫袖子的顏色是丹寧靛藍、而非軍綠色的時候,不免還是有些心驚,原來這已經不是鳳凰作戰計畫,而是兀鷹作戰計畫,這裡也不再是第一軍團戰區的茂盛竹山,而是滿佈罌粟的西納羅亞山谷。

  而且,他們的作物也不是稻米,而是鴉片。

  阿爾特聽到直升機旋翼發出低沉聲響,轟,轟,轟,他向上望,就像當年越南的那一大群人,他覺得心中產生了共鳴,對,但他想起了什麼?好問題,最後,他下定決心,有些記憶還是深藏就好。

  頭上盤旋的直升機與定翼機彷如禿鷲。噴灑任務由一般民航飛機執行:而直升機負責保護執勤飛機,畢竟還是有流竄的鴉片工人會拿出AK-47步槍、進行零星攻擊,他們依然想要為自己的收成奮戰到底。阿爾特很清楚,如果能有好準頭,光是AK步槍即可打下一台直升機,打中尾部旋翼,它就會像小孩生日派對裡的玩具一樣、急速墜落,打中飛行員,哦,那麼……目前為止,他們還算運氣不錯,沒有任何直升機被擊落,也沒有鴉片農夫受到嚴重槍傷,或者,他們不習慣向直升機開槍。

  理論上,這些飛機都是墨西哥的——兀鷹作戰計畫是一場墨西哥的大秀,是第九陸軍軍團與西納羅亞州的聯合行動——不過,這些飛機的費用都是由美國緝毒局買單,值勤任務的也都是緝毒局的簽約飛行員,他們大部分都是中央情報局先前派駐在東南亞的幹員。他心想,好生諷刺啊—曾經為泰國軍閥載運海洛因的美國空軍小孩,如今卻對著墨西哥的罌粟田噴灑落葉劑。

  美國緝毒局本來想要使用橘劑,但是墨西哥人卻悍然拒絕,所以他們改用另一種新配方,也就是大多數墨西哥人都能接受的24-D除草劑,阿爾特忍不住竊笑,因為當地的鴉片農早已在罌粟田旁、用這種東西除草。

  所以,已經有現成的補給品了。

  阿爾特心想,是啊,這是墨西哥人的作戰計畫,我們美國人只是過來這裡當「顧問」。

  就像越南一樣。

  戴上不同的棒球帽而已。

  這場美國反毒戰爭已經在墨西哥拉出一條戰線,現在有萬名墨西哥軍人正挺進巴迪拉瓜托附近的這個小村落,協助的對象除了州立司法局州警小隊、也就是眾人所熟知的州警之外,也包括了類似阿爾特之類的十多名美國緝毒局顧問。大部分的士兵都是赤腳前行;其他則是騎馬,彷彿是率領畜群的牛仔。他們的任務很簡單:向罌粟田撒毒,燒光殘株,驅趕這些宛如風中枯葉的鴉片農,奮力摧毀西墨西哥的西納羅亞州山區的海洛因大本營。

  西馬德雷山脈具有海拔、雨量﹐以及泥土酸度的最佳組合條件,使其成為西半球最適合栽種罌粟花的地區,由其所取製的鴉片經提煉後﹐將成為氾濫美國各大城市街頭﹐便宜又夠嗆的褐色海洛因,也就是俗稱的「墨西哥泥巴」。

  他心想,好個兀鷹作戰計畫。

  過去六十多年來,墨西哥的天空裡不曾出現過真正的兀鷹,這種動物在美國領空消失的時間更久了。但每一場計畫都需要一個名稱,否則我們不相信那是真的,兀鷹計畫亦然。

  阿爾特對於鳥類稍有研究。兀鷹是(或者曾經是)最大的獵食性鳥類,就他所知,一隻大型的兀鷹可以吃下小隻的鹿,不過,必須先有其他動物先殺死鹿隻,兀鷹再急撲而下、坐享其成。

  我們正在捕食獵物。

  兀鷹作戰計畫。

  越南記憶再次湧現。

  從天而臨的死亡。

  又來了,我再次蹲伏在樹林裡、在潮溼的山區裡打顫,設下重重埋伏。

  一切重演。

  不過,現在的目標,已經不是準備要逃回自家村落的某個越共份子,而是西納羅亞的老毒梟頭子,派德羅.阿維萊斯,西納羅亞的大領主。派德羅持續把鴉片運出山區,已經長達半個世紀之久,他早就在此落地生根﹐成為西岸黑手黨海洛因穩定的供貨來源,甚至連美國黑道巴格西.西格爾後來還拉著情婦維吉妮亞.希爾親自到訪。

  西格爾開始和年輕的派德羅.阿維萊斯做起生意,派德羅也順勢讓自己當起老大,地位迄今不墜。不過,近來有些年輕後輩開始挑戰他的權威,他的聲勢也開始下滑。阿爾特心想,這是自然法則,年輕雄獅終究會取代老獅的位置。阿爾特這段時間住在庫利亞康的飯店,常被街上機關槍吵得無法入眠,這種街頭火拚不時上演,也讓這個城市有了「小芝加哥」的封號。

  嗯,也許過了今天之後,他們就不需要再你爭我奪了。

  逮捕老派德羅,由你劃下句點。

  而且,還讓你成為明星。但一想到這裡,阿爾特不禁有些內疚。

  阿爾特篤信這是場神聖的反毒戰爭。他自小在聖地牙哥的洛根區長大,親眼目睹海洛因在街坊之間橫行肆虐,尤其是貧窮的社區。所以他提醒自己,目標是掃蕩街頭毒品、而非為了自己的仕途。

  不過,瓦解派德羅.阿維萊斯的惡勢力,能讓他前途一片光明,也是不爭的事實。

  說白了,可以升官。

  美國緝毒局是剛成立的機構,才不過兩年的時間。尼克森總統向毒品全面宣戰之初,需要前線作戰的士兵,緝毒局絕大多數新進人員,都出身於先前的麻醉藥物和危險藥物管理局;他們泰半出身於全美各地的不同警政單位,而緝毒局一開始並沒有從「公司」——也就是中情局,挑選太多幹員。

  阿爾特正是其中之一,所謂的「公司特務」。

  對於中央情報局過來的那些人,警察總是喜歡取這種綽號。從執法人員的角度看來,這些幹臥底的著實令人討厭,而且也難以令人信任。

  不該這樣,阿爾特心想,兩者功能基本上是一致的,都在收集情資。你找到自己的線民,好好佈線經營,根據他們所提供的情資展開行動。先前工作與現在任務的最大不同之處在於:新工作要逮人歸案,以前的任務則是殺人滅口。

  鳳凰作戰計畫,暗殺越共組織成員的縝密計畫。

  阿爾特並不算實際參與真正的暗殺工作,他在越南的工作主要是收集初步資料並進行分析。其他的人,大部分是中央情報局借調來的特種部隊成員,根據阿爾特的情資採取行動。

  阿爾特回憶過往,這些人通常都在半夜出擊,有時候會出去個好幾天,再次回到基地的時候也都是凌晨,全都靠右旋安非他命提神。然後,他們消失在自己的兵營裡,一次睡上個好幾天,接著又再次出勤執行任務。

  他只跟這些人出去過幾次而已。要是他的線民提供了大批越共集結的消息,阿爾特就會陪同特種部隊、共同進行拂曉伏擊。

  他不是很喜歡這種任務,他經常嚇得半死。不過他還是很盡職,扣扳機,拖弟兄的屍體回去,他活著回來,依然四肢健全腦袋清楚,他看到了許多狗屁倒灶的事﹐希望永遠不要再想起來。

  但,這場他媽的戰爭。

  幹你媽的鬼戰爭。

  阿爾特跟大多數人一樣,都是在電視上看到最後一批直升機從西貢的屋頂上撤退,他也跟大多數的退伍軍人一樣,當晚跑出去喝個酩酊大醉。而當新成立的緝毒局找上門來的時候,他也立刻跳進去。

  他先找艾希談這件事。

  「也許這是一場值得投入的戰爭,」他這麼告訴妻子,「也許這是我們能夠真正打贏的戰爭。」

  現在,阿爾特坐等派德羅現身,一邊思忖就要大功告成了。

  他的雙腿因久坐而開始發疼,但他依然動也不動,越南值勤時的工作習慣,至今未改。墨西哥人散落在他周邊的樹林中,看來也紀律嚴明—二十名來自墨西哥情報局的特勤幹員身著迷彩裝,手持烏茲衝鋒槍。

  巴瑞亞叔叔穿的是西裝。

  這位州長特助站在灌木叢間,但依然一身黑西裝、白色直扣式襯衫、黑色細領帶的正字標記裝扮,他看來從容自在,好個拉丁男人的氣度。

  阿爾特心想,這個人會讓你想起四○年代老電影裡那些令人心醉的男演員,黑髮,上油後梳、如細筆般的鬍髭、消瘦英俊的臉龐,頰骨嶙峋,彷彿像是從大理石鑿刻下來的一樣。

  漆黑的眼眸,宛如無月之夜。

  表面上,米蓋爾.安赫.巴瑞亞只是個條子,西納羅亞的地方警察,麥紐爾.桑契斯.塞羅州長的貼身保鏢;事實上,巴瑞亞卻是影武者,是主導州長的人,巴瑞亞把兀鷹計畫視為西納羅亞州的軍事行動,他才是實際操控這場大秀的人。

  還有我,阿爾特心想,如果真要老實說,我也只是巴瑞亞叔叔操控的一顆棋子而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