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書名:BEATLESS)

內容試閱讀者回函

★ 榮獲日本國民投票「SUGOI JAPAN Award 2016」最想推薦海外的小說之一
★ 特別收錄日版單行本沒有的 大量絕美插圖!

SF大賞作家 長谷敏司 ╳ 人氣繪師 redjuice 聯手獻上!
從來沒人描寫過的,人類的絕望與希望。
激讚好評!

※上榜「2014這本輕小說真厲害!」
※上榜「好想讀這本SF!2013版」BEST SF 2012 日本國內篇
※入圍「2014第34回日本SF大賞」
※入圍「2013第44回星雲賞」日本長篇部門
※ 首刷隨書附贈「限量PP收藏卡」

 

【書評】

4★不錯【科幻/少年vs少女機器人/輕小說】--《沒有心跳的少女 BEATLESS 1》長谷敏司 @ 蒼野之鷹

 

【內容簡介】

一百年後,人類存在的意義,面臨了考驗。
這故事描述一位人類與超越人類智慧之「物」,
共同賭上所選擇的未來。

距今一百年後的未來,
是個幾乎將社會的所有活動,都交給一種名叫hIE的人型機器人處理的世界。
隨著超越人類智慧的超高度AI問世,它們開始創造出遠遠凌駕人類技術的物質──「人類未到產物」。

帶著外觀形似黑色棺材裝置的蕾西亞。
她正是由超越人類理解的超高度AI所創造出來的──

「人類未到產物」。

十七歲的少年遠藤新人,邂逅了蕾西亞。
面對這個業已完成超出人類掌控的進化、與人類極為相似的「物品」,
新人在迷惘、疑惑以及受人操弄之後,被迫面臨某個選擇。
相信,還是不相信──

「人」與「物品」的boy meets girl。
她們究竟是為何而生呢?
她們的存在,將讓人類的存在意義面臨考驗。

然後,
十七歲的少年做出決斷──

 

【作者簡介】長谷敏司

1974年生,為日本非常知名SF小說作家。2001年以輕小說「戦略拠点32098 楽園」獲得第6回スニーカー大賞的金賞,後續尚有連載於日本角川文庫,以魔法向為主的小說《圓環少女》(「2012這本輕小説真厲害!」第4名)。曾以「あなたのための物語」獲得第30回日本SF大賞和第41回星雲賞日本長篇部門,以小說「allo,toi,toi」獲得2011年第42回星雲賞日本短篇部門,以《My Humanity》榮獲2015年「第35回日本SF大賞」!

代表作有:《圓環少女》系列、《戦略拠点32098 楽園》、《あなたのための物語》、《沒有心跳的少女BEATLESS》、《My Humanity》

網站:www7.plala.or.jp/para_shift
網誌:blog.livedoor.jp/sat_hase
推特:twitter.com/hose_s

 

【繪者簡介】redjuice

日本知名插畫家,為音樂團體supercell成員之一,最為人知曉則為動畫「罪惡王冠」人物原案。
長期活躍於pixiv和deviantART,同時參與同人誌以及CD封面繪製。
創作色調多有漂亮的金屬感,有時也有艷麗色彩,畫作角色總是充滿魅力,吸引眾多讀者喜愛。

代表作有:
● 遊戲「初音ミク -Project DIVA-」系列(SEGA)插畫、服裝插畫
● 遊戲「花咲くまにまに」(5pb.)人物原案
● 動畫「罪惡王冠」角色原案、第21話片尾插圖
● 動畫「我的朋友很少」第6話片尾插圖
● 動畫「進撃的巨人」第19話片尾插圖
● 書籍《跟日本插畫大師一步一步學CG:redjuice的奇幻戰乙女》
● 書籍《ルー=ガルー 忌避すべき狼》系列插畫 (京極夏彦 著)
● 書籍《虐殺器官〔新版〕》插畫(伊藤計劃 著)
● 書籍《眼球堂の殺人 ~The Book~》插畫(周木 律著)
● 本系列書籍外,尚有《BEATLESS畫集:Tool for the Outsourcers》等等。

官網:redjuicegraphics.com
PIXIV:3446 
推特:twitter.com/shiru

 

【哪裡買】
bookskingstoneeslitetaaze
kinokuniyasanminireadpchome

 

【延伸閱讀】

 

【內容試閱】

晚上十點三十分。

遠藤新人正在對妹妹說教。

等發現的時候,妹妹由佳已經趁他做菜的期間,把食材吃得到處都是。

「妳是笨蛋嗎?這已經遠遠超越偷吃的等級!」

遠藤家是兄妹兩人一起生活。工作繁忙的父親鮮少回家,母親則是在他還小時就離開了。

所以新人努力照顧妹妹。等到察覺時,已經誕生一個令人束手無策的撒嬌鬼。

「妳說說看,在哥哥做飯的這段期間裡,妳到底在想什麼。」

「呀哈∼是肉耶∼」

「真是野性十足。」

妹妹由佳小新人三歲,雖然她今年已經十四歲,但依舊無憂無慮。

「這都要怪你飯煮太慢了啦!」

由佳將遊戲畫面轉到一般頻道。客廳的立體電視開始播放新聞報導。

「哇,好巨大,爆炸了。」

從餐廳地板升起的立體影像,正在播放大樓起火的畫面。

那是三十分鐘前的影像。

「東京灣的第二人工島群,好像離這裡很近,又好像很遠呢。」

「妳是笨蛋嗎?很近啦。直線距離來說很近的。」

新人用遙控器叫出導覽功能,語音辨識在聽見聲音後做出回答。那裡與遠藤家公寓的直線距離大約是十五公里。

「很近啊,原來如此,真不得了。」

立體影像裡的災害發出爆炸聲。

「不曉得學校明天會不會放假。」

「不會。」

「我想也是。希望這場意外沒有人受傷。」

由佳雖然不太會念書,但並非做哥哥的偏袒,她確實是個本性善良的孩子。新人丟下在

沙發上盤腿進入觀賞模式的妹妹,重新料理晚餐。

雖說是料理,但也只是將冷凍食品的材料跟調味料包用油炒一下而已。今天發生了由佳將糖醋里肌的肉全部偷吃光的慘劇,所以只能隨便將剩下的材料淋在碳水化合物上做成蓋飯。

「新聞說是hIE的公司耶。哥哥,你也去打工買一臺像這種的回來嘛。讓hIE幫我們做飯。」

「啊,沒飯了。我看今天炒烏龍麵好了。」

「欸!哪有人連續兩天都吃炒烏龍麵的啊,至少也煮個飯嘛。」

「家裡連米都沒了,如果想吃就只能出去買囉。」

由佳跳也似的從沙發上回頭。如果人類能從食物與遊玩的樂趣中獲得生存的力量,那由佳在這方面的實力可說是十分堅強。

「哥哥,順便買冰淇淋回來,冰淇淋!」

可怕的么女,完全不知反省的撒嬌鬼。

「什麼叫做『順便』啊。」

可是妹妹卻以直率燦爛的笑容回答:

「我喜歡哥哥。」

「好廉價!光這樣就想叫我深夜出去買東西?」

由於最近的夜晚氣溫依然偏低,新人套上掛在玄關的保溫夾克。

「你要去買啊?」

為了避免被當成廉價的男人,新人已經事先想好理由。

「今天發生爆炸意外,如果讓女孩子出門,說不定會有危險。」

由佳雙手合十。

「希望明天也能有某處發生爆炸。」

「妳這烏鴉嘴。」

但即使如此,身為哥哥的新人還是很疼妹妹。他在由佳有些懶散的目送下,孤身走向夜晚的街道。

要求能夠被接受,是件令人高興的事。

因此,新人希望讓妹妹體會那樣的感覺。

當然,這也可以說是太過寵愛了。

遠藤兄妹住的新小岩地區,在經歷東京灣的重建計畫後,變成連接海岸與陸地的鐵路中繼站所在區域。他們家就位於車站沿著地鐵浦安線南下、交通便利的住宅區。由於居民多數希望自己的生活圈離臨海地區遠一點,因此到了這麼晚後,便幾乎看不見行人。

「不過爆炸啊,不曉得有沒有怎麼樣。」

或許是受到妹妹的影響,新人也開始在意起來了。他們父親以前工作的公司,就位於第二人工島群。

距離販賣食材的商店,步行大約需要十分鐘。擔心這樣下去會胡思亂想的新人,從口袋裡拉出行動終端,打算聽音樂。

「哎呀,你要去買東西?」

原本走在前面的中年女性,於新人追過她時開口搭話。

這位身材豐腴、看起來年近五十的女性—真理惠是住在附近,房東家的hIE。新人從小就經常見到她,是已經運作十年以上的老舊機體。

「真理惠小姐也出來買東西嗎?」

「是啊,我們家的米也用光了。」

夜路走起來,總是讓人心神不寧。

兩人邊走邊閒聊,很快就抵達食材店。新人在小小的店鋪中,買了跟平常一樣的冷凍白飯和冰淇淋。

他一走出店面,就發現有花朵飄落。

「嗚哇,這是怎麼回事?」

並非雨水,而是五彩的花朵如雪花般飄落。雖然新人從四月這個時期推測是櫻花,但實際拿起來看後,才發現花瓣就像菊花那樣細長,而且摸起來是不帶濕氣的奇妙觸感。

面對這莫名其妙的狀況,就算看起來漂亮,依然令人覺得詭異。

而且要是再不回家,冰淇淋就要融化了。

「真壯觀,到底發生什麼事?」

踩著穩健腳步,提著購物袋的真理惠走出店面。或許是判斷這場花雨沒有危險,她腳步輕快地走上馬路。

附近鄰居的hIE無視掉到頭上的花瓣,逕自不斷地往前走。她那身樸素裝扮在夜晚的街道上漸行漸遠。

新人一面揮落掉在頭上的花瓣,一面緊追在後。

等回過神來時,他才發現真理惠維持伸出腳的奇怪姿勢停下腳步。那道豐腴的背影,就像突然被凍結地動也不動。

準備上前搭話的新人,發現真理惠的膝蓋似乎忘記怎麼走路,兩邊不一致地彎曲伸展著。

真理惠的全身彷彿要由內向外破裂般激烈顫抖。然後她的脖子一百八十度迴轉,僅將那留著隨興中長髮的頭部轉向新人。

購物袋從面無表情的hIE手中滑落。真理惠的關節怪異地僵住,在發出一道低沉的聲響後,便宛如人偶倒下。

色彩鮮艷的花瓣持續飄落。

新人感覺有東西碰到脖子,反射性用手抓來確認。

他透過路燈的光芒照亮手掌。

五顏六色的花瓣像蜈蚣一樣,長著密密麻麻的細腳,在新人手上爬動。

新人發出慘叫,半狂亂地甩掉打算鑽進袖子裡的花瓣。雖然現在是深夜,但他根本沒精力去在意音量。

「這是什麼東西,這是什麼東西!」

飄落後鋪滿地面的五彩花瓣,像蟲子一樣在路上四處爬行。認為不可能發生這種事的常識,拒絕承認眼前的現實,導致整個現實反而如同虛構。

擔心真理惠的新人,想起她並非人類,而是hIE。即使對方並非人類,新人依然無法丟下她逃跑。因為她擁有人類的外表。

原本停在附近的車輛,突然亮起車燈動了起來。轎車的輪胎發出聲音,急速前進。為了躲避直衝而來的轎車,新人重重摔到路上。手臂以奇怪的角度撞到地面,肩膀傳來一道沉重的疼痛。

幫妹妹買的冰淇淋,在起身時從購物袋中滑落。他反射性抓住並放回袋子裡。

就在新人扶著民宅的牆壁起身後,原本離開的車輛以倒車方式撞了過來。

拚命想要閃躲的新人未能成功,腰部遭到強烈撞擊。

中途瞥見的駕駛座上並沒有人,取而代之的,是開滿五顏六色花朵的巨大花束。

「拜託饒了我吧。」

花雨持續飄落,彷彿要埋葬夜空。

明明這副景象怎麼看都不像現實,卻實際到讓人不禁懷疑自己的腦袋出了問題。因此,少年過去相信是現實的記憶反而全都變得虛幻,唯一能確定的只剩下疼痛與恐怖。面對生命危險,他的內心只能無力地動搖。

冷凍食品從真理惠掉落的購物袋裡滑了出來。由花瓣集結而成的花朵在包裝上盛開,從底下生出沙沙作響的蟲腳。

接著從路燈燈光底下伸出一道長長的黑影。伴隨著悲慘的摩擦聲,腳步聲從背後逼近。

看著地面喘氣的新人,發現那道影子穿著跟真理惠一樣的服裝。

被花朵包圍的物品成了怪物,要來毀滅人類。

撞上牆壁的汽車從底盤冒出白煙,無數花朵在外殼上群聚盛開。

如果這是惡夢,真希望能夠醒來。然而這是現實,如果就此氣餒放棄,之後只會被打擊到體無完膚。

新人拭去額頭的汗水,好不容易才想到要逃離危險。

可是在他逃跑之前,汽車猛烈地燃燒起來。紅色的火焰漩渦淹沒視野,讓新人動彈不得。

跟他作過好幾次的惡夢一模一樣的光景,讓少年意識到自己這次真的完蛋了。所以他像是回到孩童時期,發出求救的慘叫聲。

但是,當新人睜開眼睛後,他發現一個人影。

像是從熱氣中央滲出,在熊熊燃燒的車輛與新人之間,突然出現一道女性的背影。那位身材纖細的女子單手將提在手上的棺材一揮,後者便以驚人的速度分解、重組。女子舉起重組後呈巨大半球狀的傘,站在火焰與新人之間。

接著發生爆炸。擋在燃燒的惡夢與新人之間的,是一道既可靠又讓人想要守護的女性背影。

當爆風連同恐怖的瞬間一併吹散後,新人的眼前便只剩下一名髮絲隨風飄動的年輕女子。

一頭淡紫色秀髮的她轉過身來。

即使未施脂粉,女子充滿光澤的肌膚與端正的五官就已十分引人注目。面對那副充滿魄力的美感,新人頓時啞然。

「您剛才求救了。」

女子以清澈的聲音說道。

女子的身高比新人略矮。但是她凜然地單手拿著黑色巨大裝置,因此在氣勢上反而是新人被壓倒。

「謝、謝謝妳。」

傘型裝置在女子手上變形恢復成棺材。

看起來略為年長的女子,張開缺乏血色的嘴唇說道:

「我叫蕾西亞。」

蕾西亞的淡藍色眼睛看向這裡。新人明白那代表什麼意思。

「我叫遠藤新人。」

新人的全身依然因為恐懼而無法動彈,聲音也在顫抖。

不過,女子平穩的表情,為他帶來強烈的安心感。新人發現對方可愛到令人屏息。

自稱蕾西亞的女子身穿黑白色的緊身衣,緊繃的布料讓身體曲線一覽無遺。能夠單手揮舞看似沉重的黑色棺材,可見她並非人類。

新人用空下來的右手牽起蕾西亞的手。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