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書名:K R:B)

赤與青,兩股奔流,激烈衝突!精彩必看!

知名作家團體 GoRA ╳ 人氣動畫公司 GoHands
聯手推出K-Project

超人氣動畫「K」那段不為人知的原始故事!
動畫「K」系列原創小說 第5彈~
由原著GoRA作者群之一 あざの耕平 為您揭露!

※ 小說、漫畫、TV動畫、歌曲、廣播劇、動畫電影、舞台劇,連動企劃話題不斷 !!
※ 最新動畫「K Seven Stories」製作確定!
※ 首刷隨書贈送限量PP收藏卡!


 

【上市好康一】《K R:B限量海報--博客來(十字折)


8/18 起於博客來購《K R:B》一本,即可獲得「博客來限定海報」乙張 (38X50cm,限量500張,送完為止!)

 

【上市好康二K R:B限量海報--金石堂(十字折)


8/18 金石網K R:B》一本,隨即可獲得「金石網限定海報」乙張 (38X50cm,限量500張,送完為止!)

 

 【內容簡介】

二王,相剋!「喂、宗像。我啊,看你很不順眼!」

破壞之王.周防尊 ╳ 秩序之王.宗像禮司
赤與青,兩股奔流,激烈衝突!精彩必看!

因劫機事件而成為青之王的宗像禮司,迅速掌控了「Scepter 4」。
他開始積極起用有為人才,取締違法的權外者。

另一方面,奉周防尊為王的「吠舞羅」則以鎮目町為活躍舞台,大幅拓展勢力範圍。
組織的急速擴張,開始在鎮上造成動盪,令周防為之焦躁。

赤之王與青之王,兩人的邂逅招來意想不到的災厄,
鎮目町上空浮現兩把大劍――二王的修羅道就此展開!

 

【作者簡介】

作家:あざの 耕平(GoRA)

德島縣出身。1999年以《神仙酒コンチェルト》文庫本出道。代表作有《Dクラッカーズ》、《BLACK BLOOD BROTHERS》、《東京闇鴉》等。是電視動畫《K》之原作腳本作者群組成的創作團隊「GoRA」成員之一。

「GoRA」創作集團主要由七位代表作家組成,分別負責「K Project」的部分創作,
這七位作家各自使用一個顏色作為代號,每週輪流在K-Project官方推特上發表內容。

BLUE:古橋秀之
RED:宮澤龍生
BLACK:高橋彌七郎
ORANGE:鈴木鈴
PINK:来楽 零
GREEN:あざの耕平
YELLOW:壁井有可子 

插畫:鈴木信吾(GoHands)

隸屬動畫製作公司GoHands旗下,參與非常多知名動畫製作,如:「妄想學生會「、「魔法少女小圓」、「核爆末世錄」、「魔女之刃」、「Baccano! 大騷動! 」、「R.O.D -THE TV-」、「超重神GRAVION」、「忍空」、「聖魔之血」、「殺戮都市」等等。於電影版動畫「殼中少女」系列三部作、「Genius Party」、「上海大竜」,以及電視系列「公主戀人」擔任角色設計暨作畫總監。2012年起負責電視動畫《K》之導演及角色設計工作。

 

【哪裡買】
bookskingstoneeslitetaaze
kinokuniyasanminireadpchome

 

【延伸閱讀】

 

【內容試閱】

「……那個新的青之王,真的這麼厲害嗎?」

問這句話的人是鎌本。

一頭金髮,一身曬得黝黑的肌膚,他是《吠舞羅》自豪的重量級戰士—然而,鎌本的體質似乎拿夏季沒轍,一到這個季節就會瘦得變了個人。撇開這一到夏天就變瘦的 極端體質不說,在特異分子眾多的《吠舞羅》中,他是個不輸草薙,難得具備社會常識 的良心派。

對於鎌本的疑問,草薙吐了一口煙回答:「是啊。」

「二十出頭的年輕小伙子,能把政府和軍方的高官耍得團團轉欸。就算有黃金之王 在背後給他撐腰,手腕也夠厲害了。話雖如此,只要是對自己有利的事,運籌帷幄一點不馬虎。真不知道該經歷過什麼樣的人生,才能長成這麼一個超人。」

「聽說取締權外者的工作也進展得很順利呢。」

「是啊。青之王親臨現場指揮部隊喔。我是還沒有親眼見識過啦……只是到目前為止,也沒聽說他犯下什麼不得體的失誤。」

一邊贊同十束的發言,草薙一邊輕描淡寫地說。

站在《吠舞羅》的角度,在不久的將來,他或許會成為威脅。不過,草薙提及青之王時的語氣,也可解釋為因勁敵出現而興致勃勃的期待。從這層意義來說,草薙或許也 是個不折不扣的「赤之盟臣」。

聽了草薙的話,鎌本雙手抱胸,頻頻點頭。然而,其他成員卻顯得有些不以為然。聽到自己尊敬的參謀,當著周防的面給其他的王做出這麼高的評價,內心難免不是滋味。這種孩子氣的賭氣方式,姑且不論好壞,也是《吠舞羅》這個集團表現出的個性 之一 。

「……話說回來,那傢伙就是青衣們的老大對吧?反正一定是個討人厭的陰險混帳 啦!」

表情豐富的臉上皺著眉頭這麼說的,是成員中長相特別稚嫩,個子也特別嬌小的一 名少年。頭戴棉麻材質的針織帽,帽沿下一對炯炯有神的三白眼往上一抬,瞪著草薙這 麼說。

他叫八田美咲,在現在聚集於酒吧裡的這群夥伴中資歷最淺,年紀也最小。不過,「力量」在《吠舞羅》中卻是數一數二的強。

打從內心崇拜周防的他,有著一根腸子通到底的直率性格,在團隊內深獲眾人信 賴。如今,這名少年已成為《吠舞羅》中,除了幹部三人之外的另一核心人物。

「雖說是王,一定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啦。要是他再敢動安娜,不用尊哥出馬,光靠我們就能解決那傢伙跟他手下的青衣了—對吧?」

趾高氣昂大發豪語,八田向身邊夥伴尋求同意。坐在他身邊的坂東三郎太第一個點頭回應「對啊!」,千歲洋也一臉當仁不讓地笑著說「是啊」。除了這兩人表現得特別 激昂外,其他成員也紛紛同意八田的意見。

順帶一提,八田口中的「青衣」,是對《Scepter 4》的俗稱,來由正是他們那一身青色的制服。基本上,《吠舞羅》成員的穿著,多半屬於街頭風的打扮,相較之下, 《Scepter 4》那類似軍服設計的制服,在他們眼中就顯得死板又自以為是,無趣得很──換句話說,那身制服正是「討人厭」的象徵。

十束一如往常,面帶微笑地說:

「不愧是我們《吠舞羅》的衝鋒隊長,好可靠喔。」

「這是一定要的啊,十束哥。我可絕對不容許有人瞧不起我們《吠舞羅》!」

《吠舞羅》是個街頭幫派組織,打架戰鬥這種事是再歡迎也不過了,幾乎沒有人會逃避。像是坂東等人,雖然絕不是好勇鬥狠的類型,但只要一開戰,他們也向來奮不顧身,爭相投入。

說起來,這就是自家王盟的體質。只不過,看在年長的草薙眼中,這種性質固然值 得信賴,反過來說也有危險的地方。

在菸灰缸中捻熄香菸。

「好了,你冷靜點八田。不用擔心,如今那些傢伙沒理由再對安娜出手了。上次我 也跟十束說過,暫時觀望情況。」

「可是,草薙哥……」

「沒事啦。不管怎麼說,不論是王還是王盟,咱們都算是前輩吧?你跟剛出頭的新 人認真什麼呢。現在就先站穩腳步,看看他們有多少斤兩吧。」

草薙說著咧嘴一笑,八田立刻釋懷,一臉自豪地笑著:「嗯,對啦,說得也是。」

這開朗單純的一面,也是八田深受資深成員喜愛的理由。

「既然如此,就讓我們擦亮眼睛看看那些青衣小老弟敢不敢瞧不起我們好了。要是 他們敢怎麼樣,就讓我們老大哥出面教教他們這條街的規矩!」

「哈哈哈,淪落到要被八田教,青衣也真沒面子。」

「欸,你怎麼這麼說啊,十束哥。再怎麼樣,俺成為盟臣也超過一年了耶!」

八田窩囊的表情,令店內充滿笑聲。

不過,在一片笑聲中,店內角落卻有人嘖了一聲。

「……這樣真的好嗎?草薙哥,可以這麼悠哉嗎?」

嘖了一聲之後,那個人接著輕聲嘀咕。問題是那聲音裡含有某種冷淡不合群的感覺,吸引了剛才發笑的所有人。

「《Scepter 4》的主要業務就是取締權外者,這豈不是跟我們的生意強碰?」

不受周遭影響,獨自發表冷靜感想的人,名叫伏見猿比古。這個戴著眼鏡,身材清 瘦的少年,總散發出一種個性灰暗,不好相處的味道。話雖如此,他的戰鬥能力卻是不 容小覷,尤其擅長電子戰。和八田同一時期加入的他,也是新進成員,不過,在另一層意義上,他也和八田一樣,是令團隊另眼相看的少年。

聽了伏見的意見,草薙聳聳肩。

「你指的是我們接受委託解決問題的事嗎?對啦,若《Scepter 4》上了軌道,這類 委託應該會減少。」

「咦?那豈不是很不妙?」

「鎌本,你要是真的這麼擔心,為什麼不先好好學會怎麼從你家進貨啊?只要弄好 這個,咱們就能多出不少零頭啦。」

「不不不,請不要說這種招人誤會的話好嗎。我家可沒有做那種敲客戶竹槓的生意 喔?」

「HOMRA」酒吧進貨的酒商之一,就是鎌本家開的「鎌本酒行」。見鎌本慌張否 認,八田立刻對他投以嚴厲視線,嘴裡嚷著「原來是這樣啊」。逼得鎌本不得不提高聲音大喊「真的沒有啦!?」

另一方面──

「……別忘了,雖然《Scepter 4》是取締權外者的專門機構,說到底還是官衙啊。 會來拜託我們《吠舞羅》的,該說是道上兄弟嗎?總之大都是從事灰色地帶生意的…… 真要說起來,影響也不大吧?」

這回發言的是出羽將臣。他和伏見一樣,算是《吠舞羅》中比較冷靜的男人。

事實上,出羽說得沒錯,會來委託街頭幫派《吠舞羅》喬事情的,幾乎都是同樣身處黑社會的人們。若要他們在《Scepter 4》和《吠舞羅》中做出選擇,大部分還是會委託後者。

然而──

「我的意思是,在人家上門委託前,《Scepter 4》就會不由分說出手干涉。這件事若繼續放著不管,難保哪天不會和他們狹路相逢。」

伏見用一副懶得多說的樣子繼續補充。

「還有……更麻煩的是,青衣取締的對象不只權外者。就算是赤之盟臣,只要犯法他們照樣出手。」

伏見說著,刀鋒般犀利的目光隔著鏡片望向草薙。

「……這樣真的好嗎?現在《吠舞羅》底下,可是有不少得意忘形的小弟喔?老實說,現在我們『把柄多得是』。只要人家有那個意思,想怎麼介入干涉都行—那傢伙不是很有兩把刷子嗎?那個青之王。既然是個行動起來精力充沛的人,肯定也有一定程度的野心吧?現在我們還自以為游刃有餘地觀望情況,搞不好會被整得很慘喔?」

「等等,喂,猿比古!」

見伏見說得挑釁,八田緊張地插嘴制止。面對這樣的八田,伏見露出煩躁的表情,啐了聲「幹嘛啦」。

八田和伏見的交情始於加入《吠舞羅》前。儘管兩人的個性正好相反,一旦聯手作戰,就連草薙等級的高手都打不過他們。八田能在一加入《吠舞羅》時就嶄露頭角,也正因為有伏見從旁協助的緣故。

草薙看著他倆好一會兒,似乎覺得很好笑。

「──果然,你也這麼想?」

與表情相違的,是草薙詢問伏見的嚴肅語氣。伏見以無言回應,望向草薙的目光卻寫著「不需要一一尋求我的肯定吧」。

事實上,如果那個新的青之王「真有那個意思」,《吠舞羅》的現況確實有很多把柄可以落在對方手中。假設真演變成那樣,《吠舞羅》的盟臣肯定會為了守護王盟而違 反一二○協定。

面對外敵時絕對守護同伴到底,這就是《吠舞羅》的不成文規定。這並不是由誰強制決定的規定,正因人人都有這種義氣與信任,才能支撐起團隊的向心力。就算會違反 協定,也不可能改變他們的意志—應該說,以這群人的脾氣,要改變也難。

換句話說──

「……咦?這麼說來,可能會和《Scepter 4》開戰囉……?真的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