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書名:Nightshade)

她可以掌控她麾下的狼衛,卻管不住她的心……
如此義無反顧、全面的犧牲,只為了追求禁忌的愛情,值得嗎?

● 全美圖書館協會票選十大青少年最愛小說
● 美國獨立書商青少年小說暢銷書榜No.3
● 榮登美國亞馬遜網路書店青少年暢銷書榜
● 美國邦諾書店秋季選書

《闇夜狼影》被喻為是集結浪漫與驚悚的奇幻愛情小說。
作者的筆下創造出一個充滿魔法、神秘和栩栩如生的世界,讓邪惡的力量、激烈的鬥爭和持久的忠誠緊密交織在一起!

 

【內容簡介】

凱拉.托爾向來清楚自己的人生藍圖,只等拿到山林學校的畢業證書,就要正式成為英俊性感的阿爾發狼主的伴侶,和他並肩作戰,共同治理狼群,承擔守護聖地的重責大任。

然而當她違反規定救了健行的登山少年一命之後,對自己的宿命、存在的價值,和社會核心基礎的認知,陡然產生深切的質疑;如果順著情感的引領,執意追求這段禁忌的愛情,極有可能失去一切,凱拉真值得為愛做出如此巨大的犧牲嗎?

 

【名人盛讚】

性感破表、驚悚刺激,《闇夜狼影》一書的懸疑情節讓人看得廢寢忘食、欲罷不能,不由自主的進入凱拉顛倒乾坤的迷人世界,在那裡,人類變成過河卒子,勢力強大的反而是變狼的族群,結果讓人跌破眼鏡,瞎猜到最後一頁才揭開謎底。
——貝卡‧費茲派翠克Becca Fitzpatrick,紐約時報暢銷書《暗夜天使Hush, Hush》作者

《闇夜狼影》一書有如閃爍發光的黑鑽石,洋溢著真情與愛慾、武打和懸疑的光芒,扣人心弦的羅曼史情節和精心設計的背叛交織在一起,巧妙的探討效忠與奴役兩者之間的關係。
——Cynthia Leitich Smith,紐約時報暢銷書《Eternal》的作者

《闇夜狼影》讓我欲罷不能……至於兩個男主的競爭?究竟要幫誰搖旗吶喊,是雷尼還是謝伊,我真舉棋不定。
——Kay Cassidy,The Cinderella Society 一書的作者

糾結的女主角夾在熱情如火的男主角中間,熱烈的三角戀情火花四射,那種吊人胃口的感覺,喜歡這種調調的羅曼史粉絲,千萬不要錯過本書。
——洛杉磯時報

字裡行間充滿性感惑人的張力,打鬥的場景、懸疑的情節,還有不可或缺的浪漫愛情……它肯定會成為奇幻小說粉絲們愛不釋手的暢銷書!
——浪漫時代雜誌

蕩氣迴腸、浪漫的愛情故事……刻畫鮮明、熱情火爆的主角們會把你捲入糾結的三角戀情裡,隨著情節進展,跟從凱拉改變陣營。
——Justine Magazine

充滿機智的冒險傳奇,讓讀者專注地坐在椅子邊緣,看得渾然忘我。
——美國聯合通訊社

又一本充滿奇幻生物的YA小說問世,這群狼少年的故事真好看,足以讓人心無旁騖一口氣讀完!
——娛樂周刊

克萊茉的處女作將神祕懸疑和激情的元素融合在一起,進而走向自我決定的旅程。
——出版者周刊

結構的衝突和完善的配角設定有如錦上添花,讓人看得興致盎然,奇幻和羅曼史小說的讀者都可以優游在其間。
——BCCB

想像如天馬行空……故事奇幻且充滿懸疑,書中最發人深省的主題是個人主義與自由,把它提升到更高的層級。
——科克斯書評

本書高潮迭起的情節足以吸引任何裹足不前的讀者一看究竟……克萊茉創造了一個諸多層級的社會,超乎凡人的異類和生物各自擁有奇特的力量……毫無疑問地將會在青少年之間挑起狼人和吸血鬼孰優孰劣的論戰。
——書單

 

【作者簡介】安卓瑞‧克萊茉 Andrea Cremer

Andrea Cremer

從小喜歡幻想,童年在北部的威斯康辛州長大,現在居住在明尼蘇達州。
她喜歡寫作,也從沒停止創作。
當她不寫作的時候,於聖保羅大學教授歷史。

她的處女作小說《闇夜狼影》是年輕人奇想系列小說,已計畫將狼與人的愛情寫成三部曲。

官網:http://www.andreacremer.com/

 

【譯者簡介】高瓊宇

 曾在美國住過一段時間,回台之後,
在小說出租店接觸到翻譯小說,因緣際會從讀者踏入譯者行列,
一路走來十多年,翻譯的世界仍是她莫大的樂趣來源和生活的調劑。

譯有︰莎蓮.哈里斯《南方吸血鬼》系列、雪洛琳.肯揚《暗夜獵人》系列

 

【哪裡買】

 

【延伸閱讀】

 

【內容試閱】

1

 

我向來都歡迎戰爭,戰鬥讓我熱血沸騰。

熊的怒吼充斥在我耳中,嘴巴呼出來的熱氣噴向我的鼻孔,增添我嗜血的渴望,男孩在我背後發出急促刺耳的喘息,近乎絕望的聲音使我指甲掐進泥土裡,我再次對著大一號的掠食者嚎叫,看它敢不敢衝向我這個把關者。

這是做什麼,我幹嘛自找麻煩?

我冒險瞥了男孩一眼,脈搏立刻加快速度,他用右手壓住大腿被撕裂的傷口,鮮血從指縫中間滲出來,浸濕牛仔褲,看起來好像染到黑色的油漆,被扯破的襯衫勉強遮住胸膛那紅色的血痕,我再次發出咆哮聲。

我蹲伏身體,肌肉繃緊預備發動攻勢,灰熊人立起來後腳著地,但我毫無懼意的堅守陣地。

凱拉!

菩麗的叫聲在我腦中響起,體型輕盈的棕狼從樹林裡飛竄而出,出其不意的咬了一口灰熊毫無防範的側腹,牠猛然轉過身去四肢著地,口沫四濺的搜尋那看不見的攻擊者,但是菩麗就像光線那般迅速,躲開熊飛撲的身體,即使大熊像樹幹般粗厚的手臂揮來揮去,她都能夠及時閃避,總是比熊的動作搶先一瞬間,透過速度的優勢,嘲弄奚落的再咬一口,我抓住灰熊轉身背對的機會,撲上去咬掉牠後腳跟一塊肉,牠轉身面向我,骨溜溜的眼珠充滿痛苦。

菩麗和我潛伏在地面,繞著巨大的動物遊走,熊血讓我嘴巴發熱,身體緊繃,我們繼續縮小圈子的舞步,熊的眼珠跟著我們移動,開始流露出疑慮和恐懼,我發出刺耳的狼嚎,齜牙咧嘴示威,灰熊哼了一聲轉過身去,笨重的身體搖搖晃晃的走入樹林裡。

我揚起口鼻發出勝利的嚎叫聲,背後傳來的呻吟把我從勝利的高峰拉回地面,登山客睜大眼睛瞪著我們看,好奇心誘使我走上去,為了他的緣故,我顯然背叛主人訂下的規矩。

為什麼?

我垂下頭測試空氣,登山客的鮮血沿著皮膚流到地上,強烈的血腥味創造出一股令人興奮的濃霧,讓我的意識變得朦朧模糊,逼得我奮力和那股嗜血的慾望對抗。

凱拉?菩麗的警告將我的目光從倒地的登山客身上拉開。

走開,我對著小狼齜牙咧嘴警告,她壓低身體,匍匐貼地的靠近,然後抬起鼻口部位舔舐我的下顎處。

妳打算做什麼?她的藍眸問我。

她一臉驚惶,似乎認為我會把殺死男孩當作娛樂,愧疚和羞愧湧入血管裡頭。

菩麗,妳不能留在這裡,快走。

她哀鳴一聲,終究潛伏而去,一溜煙的躲進松樹林裡。

我大步走向登山客,耳朵前後彈動,他呼吸急促,臉上掠過恐懼和痛苦,熊爪在他大腿和胸口留下深入的撕裂傷,到現在依舊血流不止,我知道這會有生命危險,忍不住咆哮,人類身體的脆弱讓人很無奈。

這個男孩看起來大約和我同年:約莫十七,或是十八,一頭微微泛金的棕髮,凌亂的落在臉龐周圍,因著流汗濕答答的黏著額頭和臉頰,體格強壯結實——就像那種熱愛登山的類型,他顯然就是這樣,因為要靠近這一帶的山區只有一條崎嶇難行的小徑。

他身上瀰漫著恐懼的氣息,喚起我掠食者的本能,但在恐懼底下還有別的東西——好像春天的氣息、青嫩的樹葉和融化的泥土味,洋溢著充滿希望的可能性,微妙而誘人。

我靠近一步,明白自己想做的事情意味著更進一步,嚴重違背管理人的法律,他試著往後縮,痛得倒抽一口氣頹然倒下用手肘支撐,我審視他的臉,輪廓分明的下巴和高聳的顴骨痛得扭曲在一起,即使痛得抽搐看起來依舊很英俊,一緊一鬆的肌肉顯出隱藏的力量,身體頑強的對抗倒地不起的傾向,這種寧願忍受煎熬的精神讓人於心不忍,渴望能夠幫忙。

絕不能坐視不管,眼睜睜的看他死去。

我毫不猶豫的做出變身的決定,男孩不由自主的睜大眼睛,發現眼珠盯著他不放的白狼不再是動物,而是一個銀髮金眼的少女,我走過去蹲在他旁邊,發現他全身都在發抖,我正要伸手,又有些躊躇不定,詫異的發覺自己的手腳也在顫抖,被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包圍。

急促的呼吸聲把我從沉思當中喚醒。

「妳是誰?」男孩瞪著我看,眼珠顏色好像冬天的青苔,介於綠和灰之間,我好像被震懾住了,對他忍痛的提問充耳不聞,迷失在他的目光之中。

我舉起手臂,柔軟的內側湊近嘴唇,以意志命令犬齒拉長變尖,用力咬破皮膚直等到鮮血觸及舌尖,才把手臂伸過去。

「喝吧,唯有這樣才能救你。」我的語氣低沉堅決。

他的四肢顫抖得更加厲害,搖頭拒絕。

「你必須這麼做,」我低吼,露出剛剛用來咬破皮膚的尖銳牙齒,希望自己野狼的形象能夠嚇得他乖乖聽命,但他臉上的表情不是駭然恐懼,而是充滿驚奇,我對他眨眨眼睛,努力保持靜止不動,鮮血沿著手臂流下,在落葉覆蓋的地面上形成一灘紅。

他猛然閉住眼睛,眉頭深鎖忍耐新一波的痛苦侵襲,我將流血的手臂壓向他微分的嘴唇,那一觸像電擊一樣炙痛我的皮膚,加速血液流動,我咬牙忍住驚呼聲,湧入四肢那種新鮮的感覺讓人既驚訝又覺得害怕。

他畏縮了一下,我用另一隻手臂環住他的背,控制他的身體,讓血液流入他嘴裡,這種近距離的接觸反而讓自己熱血沸騰。

我看得出來他想要推拒,只是沒有多餘的力氣,我拉扯嘴角露出微笑,就算自己身體的反應顯得出其不意,但我至少能夠控制他的,當他伸手抓住滴血的臂膀壓緊皮膚時,我忍不住顫抖,登山客現在的呼吸輕鬆許多,顯得緩慢而平穩。

體內深處的渴望令我手指發抖,很想伸過去撫摸他的皮膚,探測癒合的傷口,感覺他起伏的肌肉。

我咬住嘴唇抗拒那股慾望,別這樣,凱拉,妳知道不可以,這不像是妳。

我抽回手臂,男孩喉嚨溢出失望的呻吟,拉開距離勾起的失落感讓我一時不知道要怎麼處理,找出力量所在,利用狼的天性,那才是妳。

我搖搖頭發出警告的咆哮,從他扯破的襯衫撕下一塊布條綁住自己的傷口,他青苔色的眼珠隨著我的移動轉來轉去。

我蹣跚的站起來愕然發現他跟著模仿,步伐只有稍微搖晃一下,我皺著眉頭退後兩步,他目送我退後,低頭看著自己扯破的衣服,小心翼翼的整理了一下,然後抬眼看我,我突然感覺天旋地轉,那微分的嘴唇讓人看得入迷,豐滿的唇型興致勃勃的往上彎,欠缺我預期中的害怕,只是有很多的疑問。

我必須離開這裡,「你已經好多了,趕快下山,別再靠近這一帶。」我轉身離開。

男孩抓住肩膀的動作嚇了我一跳,他看起來有些驚訝但是並不害怕,這樣有點不妙,他的手指抓得很緊,皮膚接觸的感覺很燙,我站在那裡凝視他,記住他的長相,等了很久才暴躁的甩開他的手。

「等等——」他說,向我靠近一步。

如果我能等,讓生命凍結在這一刻?如果稍微偷點時間品嚐禁忌的滋味會怎樣?難道這真的有錯嗎?以後再也不可能見面,稍微流連一下,靜止不動看他會不會按照我希望的方式碰觸我,這又何妨?

他的氣味顯示我猜得八九不離十,我知道他的皮膚激動的繃緊,麝香的氣息掩飾內心的慾望,我已然讓這次的邂逅持續太久,遠遠僭越安全範圍,心裡充滿懊悔,忍不住雙手握拳,上下打量他的身體,評估記住他嘴唇的感覺,他笑得很猶豫。

夠了。

我朝他下巴揮了一拳,男孩頹然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我彎腰抱住他的身體,將背包甩過肩膀,綠草如茵和沾滿露珠的樹林香氣籠罩在周遭,一股奇特的疼痛突然在我的腹部盤旋不去,提醒我和背叛擦肩而過的行徑,黃昏的微光逐漸漫向遠處的山林,但在天色暗下來之前我就可以送他下山。

一輛老舊的貨卡停在區隔聖地邊界的潺潺小河旁邊,沿著河岸豎立了好幾塊黑底黃字、顏色醒目的警告標誌:私人產業,禁止闖入。

福特遊騎兵的車門沒鎖,猛然拉開的力道差點就把它從生鏽的車子上扯下來,我把男孩癱軟無力的身體放在駕駛座上,他的腦袋往前垂下,頸背上有一個奇特的刺青,墨黑色的十字架。

這個傢伙擅闖私人產業又愛追逐流行,謝天謝地,我終於發現他也有討人厭的地方。

我把他的背包丟進乘客座砰然關上車門,貨卡的鋼鐵車體發出呻吟聲。帶著洩氣的感覺我搖身變回狼的外觀,竄進樹林裡,他身上的氣味縈繞不去,模糊掉我原有的焦點,我嗅了嗅空氣有些畏縮不前,新來乍到的氣味讓違反規定的我著實鬆了一口氣。

我知道妳在這裡,吼叫聲隨著我的意念傳送出去。

妳沒事吧?菩麗憂心的詢問反而加深我原有的恐懼,短短的瞬間她就出現在我旁邊。

我已經叫妳離開,我齜牙以對但又無法否認她的出現讓我突然輕鬆下來。

我不會棄妳而去,菩麗輕鬆的跟上我的速度,妳知道我永遠不會背叛妳。

我加快速度,穿梭在森林裡逐漸變暗的陰影當中,終於放棄自己想要跑贏恐懼的企圖心,變換形狀,跌跌撞撞的往前走直到找到一株結實的樹幹,然而樹皮摩擦肌膚的感覺依舊無法驅離瀰漫在心底的焦躁和憂慮。

「妳為什麼要救他?」她問道,「人類對我們而言沒有任何意義。」

我仍然抱住樹幹,僅僅撇過頭去看著菩麗,她也跟著改變外型,嬌小結實的女孩雙手扠腰,瞇著眼睛等候我給她一個答案。

我眨著眼睛,卻無法阻止炙熱的感受,兩滴滾熱的淚珠像不速之客一樣從臉頰滑下。

菩麗睜大眼睛,我從來不哭的,至少不在任何人面前掉眼淚。

我別開臉龐,知道她依舊沉默的盯著我看,不作任何評論,我沒有辦法給菩麗答案,連自己都弄不明白。

 

2

 

一推開大門我全身繃緊,聞出家裡有訪客的異味,古老的羊皮紙,上好的美酒:盧米妮.夜影的身上散發出貴族的品味,可惜她的保鑣讓屋裡瀰漫著一股讓人難以忍受的臭味,類似滾燙的瀝青和頭髮燒焦的味道。

「凱拉?」盧米妮的嗓音甜美如蜜。

我裹足不前,試著在走入廚房之前先讓自己冷靜,嘴巴閉得死緊,不願意和那些生物有任何形式的接觸,也不想聞到他們。

盧米妮坐在桌子前面,對面就是她狼群現任的阿爾法領袖——我的父親,她紋風不動,丰姿綽約完美,巧克力色的長髮挽成髮髻盤在脖子後面,打扮一如往常,一件剪裁無懈可擊、黑檀木顏色的套裝,搭配白色高領襯衫,兩個魅影分立兩側,像附著的陰影一樣亦步亦趨的貼在她的肩膀後方。

我吸住臉頰內側的肌肉到幾乎要咬破表皮的程度,唯有這樣才能克制自己不朝她的保鑣露牙示威。

「請坐,親愛的,」盧米妮伸手指著旁邊的椅子。

我把椅子拉到父親的座位旁邊,蹲踞而不是坐進去,附近有魅影盤旋總是讓我神經緊繃難以放鬆。

她已經知道我違規的行徑了?所以跑來這裡要對我處以極刑?

「只要再等一個月左右,親愛的女孩,」她呢喃,「妳對雙方的聯姻有沒有充滿期待?」

我吐了一口氣,完全沒發現自己剛剛屏住氣息不敢呼吸。

「當然。」我說。

盧米妮十指交扣放在前面。

「這件事對妳的未來影響重大,怎麼反應如此的淡定?」

父親哈哈大笑,「凱拉沒有她母親那種浪漫的個性,夫人。」

父親的語氣保有一定程度的自信,但是目光朝我射過來,我暗暗用舌尖舔過已然變得很尖銳的獠牙。

「原來是這樣,我明白了。」她說,眼神上上下下的打量。

我雙手交叉抱在胸前。

「史蒂芬,或許你應該教她更有禮貌一點,我期待手下的阿爾法狼女是完美的化身,能夠謹守分寸,娜娥米向來把這個角色扮演得優雅又稱職。」

她繼續盯著我看,害我不能隨心所欲的對她齜牙咧嘴。

謹守分寸是狗屁,我是戰士不是小新娘。

「我還以為妳很高興攀上這門婚事,親愛的女孩。」她說,「妳是個美麗的阿爾法狼女,以前班恩族也沒有出現過像雷尼爾這般優秀的男性,連艾密雷自己都承認,這樁婚事對大家都有利,妳應該慶幸自己能夠擁有這樣的配偶。」

我咬緊牙關,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她看。

「我尊敬雷尼,當他是朋友,我們在一起沒有問題。」

朋友……可以這麼說,雷尼看我的眼神彷彿我是一罐美味可口的餅乾,滿心想伸手進來抓出一大把好好品嚐,萬一偷竊被逮要付代價的人也不是他。雖然從訂婚第一天我就被鑰匙和鎖鎖得很緊,唯一沒有料到的是在我們的關係裡面扮演警察角色會是如此艱難,但是雷尼並不是那種循規蹈矩的乖乖牌,渾身充滿強烈的誘惑力讓我忍不住納悶或許該冒險讓他嚐一點甜頭。

「沒問題?」盧米妮重複,「妳有渴望那個男孩嗎?如果妳瞧不起艾密雷的繼承人,她肯定會大發雷霆。」她的手指敲擊桌面強調。

我瞪著地板,詛咒自己臉頰的紅暈,既然不准採取相關的行動,還談慾望做什麼?這一瞬間對她的恨意更深。

父親清了清喉嚨,「夫人,聯姻的事情從孩子一出生就說定了,夜影和班恩族都信守諾言至今,我的女兒和艾密雷的兒子也會遵守的。」

「剛剛說過了,我們沒問題,」我低語,氣憤的咆哮跟著這句話流露出去。

清脆的笑聲讓我的目光回到管理人身上,看到我狼狽的反應,盧米妮的笑容充滿同情,我怒目瞪她,再也掩飾不住湧起的怒火。

「的確,」她的目光轉向我的父親,「無論如何,儀式都不能中途打斷也不能拖延不辦。」

她站起身來伸出手,父親的唇輕輕印上她蒼白的手指,她轉向我,我百般不情願的握著她類似羊皮紙一般的肌膚,試著不去想自己恨不得咬她一口。

「所有價值傑出的女性都知道要謹守分寸,親愛的,」她輕觸我的臉頰,指甲一刮,用足力道讓我畏縮了一下。

我胃部收縮翻攪。

離開廚房時她的高跟鞋踩在磁磚上發出尖銳的聲響,魅影尾隨在後面,默不作聲的架勢比她刺耳的腳步聲更加惱人,我收起膝蓋貼在胸前,下巴靠在膝蓋上,一直等到前門關上的聲音才開始正常的呼吸。

「妳也繃得太緊了,」父親說道,「巡邏的時候有什麼不對勁?」

我搖頭以對,「你知道我痛恨魅影。」

「大家都不喜歡。」

我聳了聳肩膀,「她來這裡做什麼?」

「討論婚禮的事情。」

「真是愛說笑,」我皺眉以對,「只談我和雷尼的事情?」

父親疲憊的伸手遮住眼睛,「凱拉,如果妳不要把聯姻的事情當成跳火圈一樣會更有幫助,這事茲事體大,不是只有﹃妳和雷尼﹄而已,形成新族群的案例已經停滯了十幾年的時間,害得管理人如坐針氈。」

「對不起,」我說得虛情假意。

「別說對不起,只要認真就好。」

我坐直身體。

「今天稍早艾密雷也來過這裡。」他雙眉深鎖。

「什麼?」我驚呼一聲,「為什麼?」

我無法想像艾密雷.拉羅區和他敵對的阿爾法彼此坐下來、文明交談的場景。

父親的語氣冷若冰霜,「他的來意和盧米妮一樣。」

我的臉埋進手掌裡面,再次感覺雙頰滾燙。

「凱拉?」

「對不起,爹地,」我努力克制尷尬的反應。「雷尼和我的相處還算融洽,有點像朋友,僅此而已,許久以來我們就知道聯姻的事情,我自己沒有意見,如果雷尼有異議的話,對我而言也是新聞,或許每個人都放鬆一下有助於整個過程更加平順,你們不斷的施加壓力真的於事無補。」

他點點頭,「歡迎加入阿爾法的生活陣營,壓力的確無濟於事,卻是永遠不會消失的。」

「好極了。」我嘆了一口氣從椅子上起身,「我還有家庭作業。」

「晚安。」他靜靜的說。

「晚安。」

「還有一件事,凱拉?」

「嗯?」我在樓梯底端停下來。

「對妳母親客氣一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