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書名:ベニ・コンプレックス 1)

「如果一年只能看一本輕小說,這本絕對是我的選擇!」
——龍雲(華文輕靈異天王 )

第一屆講談社輕小說挑戰盃「佳作」!

可愛的弟弟!我要當你的老婆!! ♥♥♥
什麼~!? ><

 

【內容簡介】

緋野慶次是一名繼承古代英雄「紫禁血脈」的高中生。
而睡在他身旁的美女姊姊紅子……
其實是活了八百年的最強妖怪(外表是女高中生),兼慶次的守護者。

某日,紅子對慶次說:「如果畢業前你找不到老婆,我就嫁給你。」
儘管覺得不太可能,慶次還是開始尋找結婚對象,此時在他面前出現兩個女孩:
乍看是個高雅的日本傳統女性,卻對色色的事十分積極的巳緒,
以及擁有魔鬼身材,且對格鬥技和色色的事大有興趣的來彌,
而且兩人居然都各具妖怪屬性!!

慶次被捲進紅子、巳緒與來彌的未婚妻爭奪戰中,
沒想到紅子一直以來隱暪的過去,此時居然帶來意料之外的災難!?

 

【作者簡介】曾我部浩人

只是個過著散漫人生、不值一提的小小作家。
為了興趣和工作埋頭寫了一些東西,
不知不覺間居然有出版社肯幫我出書,真是十分感激。
如果有人看的話我會更開心,還請各位多多支持。

 

【繪者簡介】双龍

2月10日生。

喜歡的角色是巳緒。

 

【角色介紹】

beni#1_obi_tw

 

【哪裡買】


 

【延伸閱讀】

 

【內文試閱】goo.gl/e8hyP9

序章   忠心紅貓成了姊姊

 

得知她的真面目時,緋野慶次還只是個六歲的小孩。

十年前的春天,慶次的母親過世了。

某天,家裡突然架起白色的靈堂。四周拉起黑白相間的布簾,一身黑的大人湧了進來,家中佈滿燒香的味道。

那時慶次根本搞不清楚狀況,只能任人擺佈,不過年幼的他很清楚一件事。

——我再也見不到媽媽了。

單單是這點,就足以讓六歲的小孩哭個不停吧。

但是,慶次並沒有哭。

別說是哭,他連表情都沒什麼變化,只是待在靈堂前不肯離開。

親戚的阿姨安慰他,他不聽;親人的叔叔安撫他,他也不接受;直到葬禮結束,人都離開,他也只是繼續坐在靈堂前。

整個靈堂只剩下慶次一個人,他並未發覺有個嬌小的身影來到身後。

「慶次⋯⋯你不哭嗎?」

出聲的人語氣剛毅,不過是個年輕女性的聲音。

「你很早就死了父親,今天又失去母親,就算難過得不得了也是人之常情、理所當然⋯⋯可是,你為什麼都不哭呢?」⋯⋯我哭的話,媽媽會擔心的。」

聽到背後的聲音,慶次稍稍張開緊閉的雙唇。

「我⋯⋯要是哭哭啼啼的,媽媽一定不能安心上天堂⋯⋯我是媽媽生的,一定要堅強才行⋯⋯就算只剩下我一個人⋯⋯也不能哭⋯⋯不可以⋯⋯哭。」

只不過是短短一句話,就讓慶次原本強忍的情緒幾乎決堤。即使如此,他仍然緊握拳頭,壓抑住從胸中湧出的哀傷。

「這樣啊⋯⋯你真了不起。」

女性的聲音比剛才更近,可是並沒有聽見腳步聲。

「慶次,你是個堅強的孩子。你果然是繼承媽媽的⋯⋯繼承將美基因的唯一一個男孩。但是,不管你再怎麼堅強,畢竟年紀還很小。我知道你內心很悲傷難過⋯⋯不過別擔心,你並不孤單。」

這聲音似曾相識,慶次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緩緩轉過頭。

「你還有我陪在身邊⋯⋯我絕對不會丟下你一個人。」

——眼前是一隻貓。

那隻貓的顏色十分罕見,全身的毛都是紅的。牠早在慶次出生前就是緋野家的寵物,待在這個家的時間比慶次還久。

牠的名字叫做紅——好像只是因為毛是紅色的,就取了這個名字。

紅跟人一樣用雙腳站立,前腳就像手一樣扠著腰,一臉自傲地挺起胸膛,完全是一副從動畫裡走出來的模樣。

再加上牠居然還說人話,應該任誰看到都會訝異不已吧。

⋯⋯什麼嘛,原來是阿紅啊。」

不過,慶次只是長長嘆口氣而已。

「呃⋯⋯等、等等,你這反應是怎麼回事!?」

大概是太出乎意料,紅有些不知所措。

「我之前一直乖乖地扮演家貓,想說終於等到表現的機會,這才帥氣地露出真面目耶?你還是能接受幻想世界的年紀,反應應該可以再可愛一點吧?這是怎樣⋯⋯

紅似乎想到什麼,於是一臉不可置信地問道:

「難道⋯⋯你還記得嗎?」

「我不懂妳的意思⋯⋯可是,我早就知道阿紅會說話了啊。」

紅啞口無言,一副大失所望的模樣。

「你、你早就知道我會說話?」

「因為阿紅妳啊,每次睡午覺就會說一些奇怪的夢話,我還看過妳求媽媽『我晚餐想吃醃青花魚』。還有⋯⋯

「怎麼全都是我出糗的時候!?」

「可是妳都不跟我說話,所以我一直覺得不能問。」

「慶次⋯⋯你察言觀色得太過頭了。」

紅用力乾咳兩聲,這才勉強從打擊中振作。

⋯⋯正如你所見,我不是一隻普通的貓,而是叫做貓又的妖貓。」

她擺了擺紅尾巴,尾巴跟著分成兩條。再加上說著話的她,那表情之豐富,實在不像是一隻貓。經她這麼一說,也只能承認她的確是妖貓沒錯。

「知道我真面目的原本只有緋野將美,也就是你母親一個人而已⋯⋯將美對我有很大的恩情。慶次,你知道恩情是什麼吧?」

看見慶次點頭,紅繼續道:

「我一定要回報將美的恩情才行⋯⋯將美要過世的時候,非常擔心扔下你一個人該怎麼辦,所以我跟她約好了。慶次,我要把你教養成頂天立地的男子漢,看著你長大成人。」

紅堅定地宣言道:

「——從今天起,我要負起教養你的責任。」

「可是,阿紅妳是一隻貓耶?妳要怎麼代替我媽媽?」

紅並沒有回答慶次,只是自信滿滿地笑了笑,然後搖搖那兩條尾巴。尾巴那頭噴出火柱,將嬌小的紅吞沒其中。

一名女子揮開火柱現身。

「呃⋯⋯媽、媽媽?咦,不對啊?」

站在那頭的,是和他母親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子。雖然慶次的母親生前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不過眼前這位不管怎麼看,都還只是大姊姊的年齡。

最大的差別是她那頭紅色長髮。

「跟我一樣的紅色頭髮⋯⋯

慶次天生就是一頭紅髮。由於他的父母都是黑髮,所以被認定為原因不明的基因突變,一些親戚因此對他相當排斥。

那女子蹲下身子,配合慶次視線的高度,讓他近距離觀看自己的頭髮。

「如何,跟你的紅頭髮一樣吧?」

「這聲音⋯⋯妳是阿紅?」

看見慶次一臉訝異,她溫柔地笑了笑。

「沒錯。可是從今天起,我不再是紅那隻家貓。從今天開始,我的身分是緋野將美的女兒,緋野慶次的姊姊——緋野紅子。」

「緋野⋯⋯紅子⋯⋯

「叫我紅子姊就好。」紅一把抱住慶次。

「那些囉哩囉嗦的老頭子和老太婆啊,我已經用妖術讓他們以為慶次有個叫做紅子的姊姊,要照顧慶次到長大成人。這樣一來,我就能在這個和將美你們一起生活過的家裡,心無罣礙地好好養育你。」

紅——紅子溫柔地抱緊慶次。

「從現在起,我會連將美的份好好疼愛你,絕對不會讓你孤單寂寞,我會隨時陪在你身邊⋯⋯我要代替將美保護你。」

——我要成為你的守護者。

在慶次耳邊輕語的這句話,聽起來就像是下定決心的誓言。

「所以⋯⋯你就把我當成親生的姊姊吧。」

除了紅子柔軟胸部的溫度外,慶次還感受到一種懷念的感覺。

這明明是自己第一次讓紅子擁在懷裡,他卻覺得早在很久以前,就曾讓她這樣抱過。多虧這個擁抱,慶次感到十分安心,甚至連哀傷的心情都和緩不少。

「然後,總有一天你會和我——」

紅子原本認真的語氣突然一變,語調甜膩到彷彿被熱氣沖昏似地,對慶次許下承諾。那承諾對當時六歲的慶次而言,還不是很能理解。

儘管如此,那時的約定至今仍深深刻劃在他心頭。

 

十年後——慶次高二那年春天。

新學期特有的慌亂告一段落,普通的校園生活從今天開始。

「慶次,天亮囉。差不多該起床了。」

威風凜凜的美妙嗓音趕走朦朧睡意。身子被這麼一搖,慶次微微撐開眼皮,發現紅子的臉直逼眼前,距離近到幾乎兩人要雙唇相接。

慶次讓血液流向剛清醒的腦袋,確認眼前的狀況。這裡是他自己的房間沒錯,他躺的是自己的床,而睡在身邊的正是紅子。

「你醒了嗎——早啊,慶次。」

「啊⋯⋯早,阿紅。」

慶次一邊說早安,一邊確認床上的情況。

紅子整個人依偎在慶次身上,慶次則是雙手抓著她豐滿的胸部。他下意識想要移開手,但最後還是假裝還沒清醒,繼續享受那觸感。

「呼⋯⋯已經天亮啦,總覺得還沒睡飽呢。」

然後他試著假裝保持冷靜,刻意打了個哈欠,坐起身子。

「呃⋯⋯等、等等,你這反應是怎麼回事!?」

紅子這疑惑的反應就跟從前一樣。

「一大早醒來,身邊就躺著這樣一個魔鬼身材的美少女耶?你應該要有一些反應,像是邊喊我的名字邊嚇一跳之類的⋯⋯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早上都這樣,不管再怎麼性感也會麻木啦。」

聽見慶次說得如此冷漠,紅子大受打擊。

「可惡,姊姊一大早就給你這麼好的福利,你居然這麼冷淡。我的弟弟怎麼會變得這麼無趣⋯⋯

「託妳的福,我已經變成一個沉著冷靜的人了。」

都已經十年了——和紅子一同度過的日子實在是刺激過頭。

多虧這樣,慶次的神經已經粗到一般小事奈何不了他。只不過是一大早突然發現身旁躺著一個性感美女罷了,這點小事對他而言根本不算什麼。

看見紅子不甘心地咬著床單,慶次淡淡地說道:

「妳以後可不可以不要再鑽進弟弟的被窩?」

「不要那麼壞心嘛。姊弟同床不是很常見嗎?」

「到了這個年紀,一般來說才不會一起睡。如果真的還有人這麼做,那一定是他們不正常。」

慶次說得一點也沒錯,不過他也明白這樣說服不了紅子。

「有什麼關係。反正我們總有一天會更進一步⋯⋯

聽見紅子語帶弦外之音的這句話,慶次皺起眉頭。

在紅子那溫柔微笑的引導下,他想起當時那個約定。

『然後,總有一天你會和我——』

就算想忘也忘不了的那個——和紅子之間的約定。

那是紅子一心一意愛著慶次而許下的承諾。

可是,對青春期已經過半的慶次而言,那約定成了他煩惱的來源。

就算說那是個重擔也不為過,真要說起來,這份愛實在太過沉重。

「先不說這個——妳穿得也太少了,拜託用被子或床單遮一下吧。對身心健全的青少年來說,一大早就這樣未免太刺激。小心我死盯著看喔。」

雖然嘴巴上說沒興趣,不過對於紅子那性感至極的身體,慶次內心其實很臉紅心跳。面對眼前那曼妙的身材,教人怎麼能不多看兩眼呢。

「怎麼,你不是說不管再怎麼性感也會麻木嗎?」

紅子趁機刻意露出肌膚,完全沒有收斂的打算。

「要假裝麻木是沒問題,要沒反應可就難了。」

慶次遮住自己睡眼惺忪的臉,露出一副害臊的模樣,不過仍然透過指間,直盯著紅子美豔的肌膚。他這舉動當然瞞不過紅子的眼睛。

「喵呵呵看來還滿有效果的嘛。」

⋯⋯這個嘛,男生出現該有的反應,其實算是一種禮貌吧。」

「很好很好。」紅子滿足地點點頭。

「姊姊我可是在給你福利耶,要是連一點害羞的反應也沒有,我不就白費工夫了嗎。」

「可是,妳這打扮是怎麼回事⋯⋯是從哪本色情漫畫看來的?」

慶次直盯著躺在床上的紅子,又仔細端詳一次。

她只穿著一條純白色短褲,幾近全裸的身上披著男性用襯衫——這打扮也就是一般所謂的裸體襯衫。胸口那深邃的峽谷和大腿,簡直露到不能再露。

「昨天我穿著普通的睡衣鑽進來,你不是嫌說『沒新鮮感』嗎。」

「那也用不著這麼誇張吧?」

「我就想說反正要玩就玩大一點嘛。經過一番考慮,我決定從裸體襯衫、裸體圍裙和裸體襪子裡三選一⋯⋯還是我應該選另外兩個比較好?」

「為什麼全是裸體啦,而且還是搭配衣服那種。」

更別說裸體襪子,那根本已經是全裸了嘛。

「受不了妳⋯⋯引誘青春期的弟弟,到底有什麼好玩的。」

「你這麼說不對喔。就是因為心愛的弟弟進入青春期,我才會樂在其中引誘你啊。」

面對緊按眉頭的慶次,紅子以矛盾的論點矇混過去。

⋯⋯原來妳是故意的,這樣一來惡劣的程度又多了一倍。」

紅子的誘惑——一旦理解她背後的意圖,就更讓人覺得惡劣到極點。

儘管如此,慶次的目光仍然無法從那性感的身子上移開。

⋯⋯嗯?仔細一看才發現,那件不是我的襯衫嗎!?」

「喵哈哈你現在才發現啊?沒錯,這件是你制服的襯衫。」

她跳離床上,落在房間中央。

緋野紅子,名為紅的紅貓——擁有一身世間罕見紅毛的妖貓。

她化作人類的美少女模樣,與慶次已經辭世的母親相仿;頭髮和慶次一樣,都是一頭紅髮。由於才剛起床,那頭幾乎拖到地上的長髮略顯凌亂。

那讓人想起她其實是一隻貓的大眼睛,非常具有魅力。

不過,紅子雖然身形削瘦,胸部和臀部的發育卻好得不得了。

關於這點,紅子一直堅持「這是為了迎合慶次的喜好」。

「反正你只會盯著我的胸部、屁股和大腿,眼裡根本沒這件襯衫吧。原來你對姊姊的魔鬼身材這麼有興趣啊?你看你看

紅子喜孜孜地敞開襯衫。

「妳幹嘛啦。我今天本來要穿這件的耶?」

「那就穿啊,穿上這件沾滿姊姊睡覺時的汗水和費洛蒙的襯衫。」

「這對戀姊癖的我來說的確是種獎賞⋯⋯可是,被妳拿去當睡衣的襯衫皺成這樣,哪還能穿啊。穿去上學的話會被笑邋遢的。」

慶次平時穿制服雖然隨便,但還是會在意自己的服裝儀容。

「我知道,別擔心,我已經另外準備洗好的襯衫。」

紅子揮舞著寬鬆的衣袖雀躍不已。

「這件是你昨天穿過的。喵嘻嘻~沾滿心愛弟弟汗水和味道的襯衫⋯⋯對戀弟癖的我來說,真是棒透了。」

「有其弟必有其姊,是吧⋯⋯我們姊弟到底有什麼孽緣啊。」

冷淡的戀姊癖和熱情的戀弟癖——這兩人配成一對還真划算。

「喂喂,別一大早就一臉灰暗。你看,太陽都升這麼高了。這麼清爽的早晨⋯⋯嗯?」

紅子拉開窗簾,卻沒有陽光射進房間。

這也難怪,因為整面窗戶爬滿噁心的怪物。

每隻怪物體積都很小,不過數量極多又擠在一起,而且每隻都像在說囈語一樣。

⋯⋯血,血⋯⋯給我血⋯⋯

這情況簡直跟恐怖片沒兩樣,慶次卻毫無反應。

反倒是氣得肩膀顫抖的紅子可怕多了。

紅子推開窗戶,瞬間變身。

貓耳自她髮際間冒出,臀部長出兩條佈滿火炎的尾巴。那火紅的雙眸有如肉食野獸,爪子好似利刃,嘴角生出比虎牙更尖的利齒。

這就是她的真面目——紅貓,操縱劫火且為人所畏懼的妖貓。

「清爽的早晨就這樣沒了啦,你們這些混蛋!」

變身的紅子口吐火炎,將那群怪物燒了個一乾二淨。

火炎退去後,陽光終於照進房裡。

「好像有些腦袋不好的魑魅魍魎闖進來了。」

「是啊,愈是低賤的東西鼻子愈靈光,應該是聞到你身上『紫禁血脈』的味道才跑來的吧⋯⋯哼,一大早就跑來這麼噁心的東西。」

紅子表明自己真面目那天,同時也告知慶次緋野一族的秘密。

那就是緋野一族代代相傳的力量——紫禁血脈。

其實慶次身上被強加許多棘手的宿命,其中最麻煩的就屬這血脈。

紫禁血脈對妖怪而言是至高無上的甘露,繼承這血脈的他,似乎注定要成為被襲擊的對象。

要是沒有紅子,慶次恐怕早被妖怪吞下肚了。

紅子縮回耳朵和尾巴,一邊回頭。

「來,去洗把臉吧——接下來是早餐前的晨跑時間,快點把它結束掉吧。」

紅子微笑著催促慶次,這時的她已經變回慶次的姊姊。

面對那耀眼的笑容,慶次稍稍移開目光。

對他而言,紅子是至愛的姊姊,最強的保鑣,同時也是最親密的家人。

但是,只要到了約好的那天,兩人的關係也會大幅改變。

換句話說,也許可以說兩人間的關係會更進一步吧。

——那是年幼時和紅子定下的約定。

『然後,總有一天你會和我——結為夫婦。』

也就是許下婚約的承諾。

『那天到來前,我會以姊姊的身分養育你。我會代替母親保護你⋯⋯我發誓一等你長大成人,我就嫁給你,服侍你一輩子。』

由於紅子老是把這句話掛在嘴邊,慶次也一直覺得理所當然。小時候他甚至覺得,能和這麼漂亮的姊姊結婚,該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可是,慶次最近有不同的想法,為了這個約定而煩惱不已。

他明白姊姊很愛自己——這件事他清楚得不得了。

也正因如此,慶次無法直視紅子的笑容,臉上露出複雜的神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