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東先生謝謝你,在我愛情失足的時候接住了我,
但是,你可不可以別管我房間有多亂?!

博客來、金石堂、蘋果日報 華文天后 笭菁 微甜青春浪漫作!

「這是我跟他分手後的第一個聖誕節,房裡還放著我跟他的聖誕樹。」
「妳應該要一起拿出來,家裡有兩棵聖誕樹不錯啊。」
「你有病啊!我跟他每年耶誕節都要親手佈置的樹,拿出來是要我觸景傷情啊?」
「──不然妳以為我的聖誕樹是哪來的?」

 

左萱 繪製 通路限定贈品書衣

 

在 博客來金石堂 購買《招租中,戀愛請進》即可獲得,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內容簡介】

現在到底是怎樣?!
要不是走投無路,學期一半臨時要租屋,誰會想跟個潔癖男同個屋簷下?
剛進住就有一堆生活公約背不完,連掉一根頭髮都會被碎碎念,
結果這麼龜毛的男生居然是個萬人迷,搶手到不行,
就連本姑娘的閨密也覬覦不已──
讓人不禁想問:這世界到底怎麼了?
而且,為什麼我還得充當門神、替這個嚴重潔癖萬人迷打發各種女生?

更奇怪的是,這個視正妹如浮雲的潔癖萬人迷,
不知從哪時開始,竟然開始留意我的動向!
這一切,怎麼好像都往怪怪的方向發展?
不行,我才不要跟那些整天在樓下等他垂青的女生一樣,絕對不要!

 

【作者簡介】笭菁

笭菁 2

文字海裡的雙魚。
腦子永遠停不下來,交織著各式各樣的故事,
喜歡現實中的浪漫,喜歡美好中的遺憾。

部落格:linea.pixnet.net/blog
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lineanovels

 

【哪裡買】


 

【延伸閱讀】

 

 

【內容試閱】

「到底是在哪裡啊?」十月份,天氣還是很熱,我一手拖著行李箱,背上揹著背包,左右肩上的大袋子就別說了,行李箱上頭還掛了一個旅行包咧。

左顧右盼,這條巷裡都是小吃攤,現在正值吃飯時間,店家忙得不可開交,我還是不要打擾他們好了⋯⋯反正等著買食物的人這麼多,看大家都很輕便,應該是住附近的吧?

「同學⋯⋯」我在滷味攤旁抓了一個在等待的人,「請問一下您知道這個地址是哪裡嗎?」

我保證我是用極~度誠懇的眼神看著眼前的男生,只見他看了紙條一眼,再瞥向手機螢幕,然後:「不知道。」

簡單一句話,他立刻撇過頭。

那態度冷漠得讓我錯愕,不知道就不知道,幹嘛一副不想回答的樣子啊?

嘴裡咕噥著,我又找了兩個人問,大家都困惑的搖搖頭,似乎報地址比較難讓人知道,但是同學就跟我說,是這個滷味攤後面啊。

「後面?後面喔!」滷味攤老闆娘突然抬頭,「妳是不是要找81巷?」

81巷!我立刻亮了雙眼,拚命點頭,「對對對對,8145弄!我怎麼找都找不到啊!」

「唉唷,這邊就很亂啊!這邊這邊!」滷味攤老闆娘往身後一指,「這條就是8145弄啦!」

這邊?我認真看著老闆娘指的後方,那是塊陰暗的角落,而且地上還擺了他們一箱箱的食物,旁邊還有水桶,因為隔壁是賣水果跟冰的⋯⋯等等,那邊有路嗎?

在老闆娘的殷勤催促下,我小心翼翼的往前,真的在右側靠牆的角落看見了一條巷子。

一條讓我懷疑會不會根本連行李箱都過不去的巷子。

「看!」老闆娘往上一比,水泥牆上鑲了塊牌子,「8145弄。」

非常好,這個從外面看得見才有鬼吧!我仔細觀察,這裡應該是巷口,但是外頭擺滿攤販,他們還自架帆布,所以把整個巷口全數遮去⋯⋯學校邊有這樣的違規設攤其實正常,只是這巷子未免也太隱密了吧?

仔細量了一下寬度,幸好行李箱過得去,不過機車要騎進去很辛苦,看來可能未來得停在外面了!我左右肩膀的大袋子,只怕得螃蟹橫走才能順利通過。

總之,費盡千辛萬苦,我還是通過那約莫三公尺的窄巷,緊接著豁然開朗,原來45弄是條死巷,很妙的因為巷口過窄,所以裡頭還真的沒有人停車,最多只看見腳踏車而已。

左右與中間共三棟的二樓平房圍成一個區塊,簡直是迷你三合院,一棟樓才兩層呢,我在學校附近還沒看過這麼簡單的建築,感覺住戶並不多。

依循地址找到門牌,不過在出巷口的十點鐘方向罷了,兩層樓而已絕對不會有電梯,身為一個體壯的女漢子,扛這點家當算不上什麼。

一上去就見右手邊的藍色鐵門上,繫著一個袋子,一旁有張便利貼,寫著我的名字:「吳姚萱。」

袋子裡是一把鑰匙,我真為這裡的安全咋舌,敢情這附近治安這麼好?

不過這樣總比讓我在門外乾等好!感謝二房東啦!

二十五坪的房子還滿大的,進門後有陽台,陽台上擺著布鞋等外出鞋,看來鞋子是不能穿進去的!我搬了東西進去,格局有點怪,因為一踏上腳踏墊,右手邊就是個方形八人餐桌,左邊那一大塊才是客廳。

站在玄關幾乎就可以看見屋子全貌,右手邊的餐桌、直視三人沙發、茶几,還有沙發再往左邊點的位置就是廚房。

電視櫃跟玄關同一面,瞧不見;而玄關正前方就有一扇敞開的房門,看起來應該正是我的房間。

我打開燈,裡面有書桌、床板及簡單的衣櫃,當初就有說附基本傢俱了!而我門口往右看去是條一公尺的小走廊,底間是另一間緊閉的房門,想該是那位Adam學長的房間囉!

才兩間房,房間可不小,我有種賺到的感覺,趕緊把家當歸位後,才有時間喘口氣。

滑開手機,男友沒有新訊息進來,在當兵果然不能太常用手機,還是等晚一點他有空,主動聯絡時再說吧。

無聊在家裡閒晃,發現整間屋子乾淨得有點驚人,客廳及餐廳簡直井然有序,一絲不茍,就連斜對角那間專屬我的浴室裡,也是整潔到詭異;我聽過Adam學長非常「乾淨整齊」,但萬萬沒想到會乾淨成這樣耶⋯⋯嘿,還是這是專為新室友準備的啊?

不過我什麼東西都不敢動,最多就進浴室洗了把臉,開始關心阿草究竟找到房子了沒?再拍照分享一下我找到的房子;九點多還等不到二房東回來,我只好先出去買晚餐,再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邊看電視邊吃麵。

十點,男友終於來訊了。

隔天是假日,他們晚上會發還手機!

「登愣!新家!」我用視訊掃了家裡一圈,「還不錯吧!不大,但是已經很夠用了!」

『嗯⋯⋯兩個人住行了啦!』男友在電話那頭皺著眉,『那個學長帥嗎?』

「喂!想什麼!我住一間他住一間!」我鼓起腮幫子,「而且我心中最帥的學長是你啊!」

學長揚起得意的笑容,『這還差不多!喂,就算是二房東,妳合約也要記得看!』

「知道啦!」我嘆口氣,「有合約也沒什麼用是吧?」

前一間有合約啊,我還不是住一個月就逃了。

『那妳要不要試住一下再決定啊?』男友認真的出主意,『萬一又遇到⋯⋯

「呸呸呸!你不要烏鴉嘴啦!」我抱怨著,「我這學期已經超不順了,這間房子一定可以完美!」

『好好,一切都會沒事的!』男友認真的笑望著我,『欸,我月底懇親妳會不會來?』

⋯⋯糟糕,我露出心虛的眼神,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說。

瞬間看出我的神情,他皺起眉,一臉不爽,『又要上班?』

「別人先排了啊⋯⋯」我很無辜,「我們店裡一次只能一個人請假,我跟她喬了,她說不行。」

『厚!妳換一份工作啦!那工作太機車了!』學長不爽的嚷著,『妳上次懇親也沒來耶!』

上次是我忘記了啊。這句話我不敢講,要是說了他會超生氣,反正後來我決定把事情全記在行事曆裡了,萬無一失。

只是偏偏被同事丁惠如捷足先登,結果她也是要去懇親,這讓我更不敢跟學長說⋯⋯因為我慢了一星期,誰知道就這樣被人先排走了。

「下次不會了!拜託!」我雙手合十,「我真的真的超想你的可是⋯⋯

『最好啦!』學長依舊滿臉不高興,『好啦,我要掛了。』

「欸欸欸,你真生氣囉!我是真的沒辦法排班啊⋯⋯」我急著解釋,「不然不然⋯⋯

『我當然不爽啊,但妳就排不出來我能怎麼辦?我要先打電話回家了,我們聊夠久了。』他語調很平穩,但我知道他依然不高興。

只是這件事誰都無可奈何,他也不能怎樣。

「好吧,我下次懇親一定去!」我在鏡頭前掛保證了,「愛你喔!」

他終於劃上微笑,『愛妳。』

他可愛的左顧右盼,然後吻上自己的手,再貼上螢幕⋯⋯哎唷,學長就是害羞,嘿⋯⋯不過龜笑鱉無尾,要是有外人在,我也做不出那種嘟嘴的撒嬌動作,不過現在沒別人,我就可以對著螢幕啾他一下。

兩人依依不捨的掛上電話⋯⋯唉,沒男友在身邊的日子好寂寞喔!

黃文誠是我學長,今年畢業後決定不升學,便直接去打國軍online,我們之間一下子就成了遠距離戀愛,偏偏裡頭又不是隨時能傳LINE或是打電話的地方;智慧型手機一般只有放假才會歸還,平常不是靠智障型手機就是公共電話了。

之前在學校時,總是時時刻刻都在一起,我們前年底開始交往的,感情還算穩定,交往一年半他就去當兵,說不寂寞是騙人的,只是幸好我這個人社交圈廣,人又閒不下來,加上有打工,倒不至於生活無重心,只是⋯⋯哎唷,男朋友跟朋友還是不一樣嘛。

十點半,我抓了衣服決定先去洗澡,天曉得二房東什麼時候才會回來,我不想流著一身汗等他到天荒地老。

搬家的第一天還算順利,我吹好頭後開始昏昏欲睡,心裡懸著剩下的事就是還沒跟二房東見面、契約還沒簽⋯⋯沒簽我就會忐忑不安,真怕明天一早起床,二房東跑來就把我趕出去⋯⋯

「嘻⋯⋯

咚!我頭使勁往下點,讓我猛然驚醒。

外面有聲音。

我躡手躡腳的下床,豎起耳朵仔細聽⋯⋯外面真的有聲音。

「嘻嘻⋯⋯幹嘛這樣!你房間是哪個⋯⋯

是女生!

我人都貼上門板了,後面卻沒有聽見聲響,該不會就這樣進去了吧⋯⋯等等,他是不是忘記我今天搬進來了!

我不管他是不是帶女朋友回來,焦急的猛然拉開門!

「對不起!我是今天剛搬來的吳姚萱!」我禮貌的一鞠躬,「我想先談房間的事!」

前方一陣靜默,我不安的抬起頭,看見貼著牆的女孩子上衣幾乎都要脫掉了,嬌媚蹙眉,而摟著她、貼在她身體上的男人平靜的往我這兒看來,他一隻手正握著那女生的胸部!

那張臉我有印象,神秘沉靜的氣質,眼尾上挑的鳳眼——那個滷味攤的男生!

「妳先進去吧。」他鬆開手,推了那女孩。「我處理一下。」

「那誰?」拉整衣服的女生問著。

「新房客⋯⋯好了,進去吧!」他堆起看起來很虛假的微笑,在女孩唇上一啾,一邊打開房門推女孩進房。

關上房門一轉身,他的笑容已經消失。

「你!就你——你跟我說不知道!什麼叫不知道!」我跳了起來,「我後來多繞了兩圈,你知道我東西有多重嗎?」

他根本不理我,逕自撫著後頸,閒散的走到餐桌邊找東西。

「喂!」我繞到他前面,「你故意的嗎?你明明看過地址耶!」

「嗯啊。」他回得可真直接,「借過一下好嗎?」

我氣急敗壞的瞪著他,他根本沒在鳥我,左手直接就把往我旁邊一推,害得我踉踉蹌蹌!

結果我還真的擋到了架子,他從一旁四層小收納抽屜裡拿出一張折疊好的紙。

「喏!」他把紙攤平,擱壓在桌上,「快點簽一簽,我還有急事。」

急事?嘖,我瞥了一眼房間,是啊,慾火焚身很急的咧!

我拉開椅子坐下來,拿過那只合約⋯⋯哇!我看得眼花撩亂,那上面是新細明體,字體九號,密密麻麻足足兩張A4紙的東西!

「這什麼鬼啊!我不是只是租間房間嗎?」

「醜話說在前頭總是好的。」他也拉開椅子,「總之我這個人很要求整潔,上面都是分配家務的事,我們什麼都做,一人輪一星期,很公平。」

我瞪大眼看著合約上的條款,浴室排水孔不得有頭髮、每天要掃兩次地,每週吸地一次、桌椅每兩天要擦拭,不許在客廳用餐,飲料不得留水印⋯⋯

咦?我下意識回頭看向客廳茶几,我剛剛做了。

Adam立刻留意到我的反應,倏地起身⋯⋯唉呀,我是蠢了嗎?我幹嘛回頭!

「不是,我不知道⋯⋯」我急忙的想阻止,但是他已經走到茶几邊,蹲下身,用彷彿名偵探的姿勢撿查那張桌子。

緊接著,是誇張到離譜的嘆氣,「唉——」

「我就吃了碗麵。」我皺眉,怎麼一副世界末日似的。

「擦乾淨,有水痕也有味道,而且地板也滴到了。」他指著茶几,說完立刻往廚房去,「妳過來!」

⋯⋯這口吻還真、真是讓我以為我跟我男友一樣,都在軍中咧!

我還是走了過去,只見他指著垃圾桶裡我剛丟的垃圾,一臉屎樣,「廚餘、回收,麻煩做好,外食的東西要沖乾淨才能丟棄,妳這樣袋子裡都有廚餘也會有味道。」他再打開垃圾桶,「紙碗是回收,妳全部丟垃圾桶是怎樣?」

「啊就——」

「分類我都貼在冰箱上了,記不起來就每次看。」他根本不讓我說話,直接掠過我又往外頭走,「快點簽一簽吧,我要進去了。」

「我又還沒看完⋯⋯

「妳要不要住?」他回身直接扔來一句,「要住跟不住選一個,我不會改合約,要不要住隨妳。」

我皺起眉,「你這也太鴨霸了吧,萬一你上面寫了什麼莫名其妙的——」

「一學期三萬,水免錢、電有獨立電表、公共區域依坪數分,重點就是這樣,我以為妳早知道才要。」他口吻開始不耐煩了。

「我當然知道,問題是⋯⋯先生,你講的只有幾個字,這上面是幾千個字吧?」我指著合約嚷嚷。

「剩下的就都是生活公約了,這裡我做主,所以我的公約就是那樣,要不要隨妳。」他從容丟出筆跟印泥,「快點!不喜歡就立刻搬出去。」

什麼鬼啊!我也不爽的用力拉開椅子,抽過他手上的紙,無論如何合約都一定要先看清楚⋯⋯哇靠,真的是細到不行的生活公約,這個男的不是乾淨整齊吧?他根本是潔癖!

連水印都不能有,杯子一定要放杯墊⋯⋯不能有掉頭髮⋯⋯我飛快地先查看租金、年限的部分,的確跟麻吉說的並無二致。

旁邊的傢伙一直用指節敲桌面,不知道在催什麼鬼的。

「好啦好啦!你很吵耶!」我真想動手把那隻手壓住。

「快點。」他當然急啊,房間還有人在等他。

翻到下一頁,總算瞧見了他的名字。

「李念宸⋯⋯」我還不知道這樣寫,因為大家都叫他Adam

我內心其實有火山要爆發,但是我現在沒有選擇的餘地啊⋯⋯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這句話的真諦,我總算是明白了!嗚!

拿起筆簽下了我的名字,蓋上章,一式兩份,合約就算完成。

「好!」他拿著合約直接往房裡走去,「這星期由妳先做打掃,明天早上開始,該做什麼我也貼在冰箱上了。」

「那我⋯⋯」我還想說什麼,這傢伙進房間甩門關上。

是在猴急什麼啊,你們有一整個晚上好嗎!

我雙手緊緊握拳,冷靜!吳姚萱,妳想想,潔癖男總比開趴拉K好、比有人在妳床上做愛好啊!

我走到冰箱前,看見上面貼了一張A4紙張,腦袋一片空白,理智幾乎斷了線。

「喂!姓李的!我不要簽了,我後悔了!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