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出版(@bookspring.tw)張貼的相片 於 2017 年 1月 月 19 7:56上午 PST 張貼

(原書名:リセット)

 

在奇幻世界裡,人生重新來過!?

天生超級倒楣卻樂觀積極的女高中生.千幸,
在轉世重生的奇幻世界裡大展身手!

失戀、性騷擾、打工被解雇……
倒楣透頂的人生突然翻轉!在前方等待的是
超棒的夥伴和全新的人生──

 

【內容簡介】 

女高中生千幸是一名孤兒,而且天生超級倒楣,
儘管如此她依舊樂觀積極地活著。

某天她卻突然死掉了!

天使米奇歐出現在只剩下靈魂的千幸面前,
說:「妳馬上就能夠擁有全新的人生了。以電玩來說,就是『Reset』。」

轉世重生的千幸來到了劍與魔法的世界「桑克特洛伊美」,
她在這裡究竟會擁有什麼樣的人生呢?

超棒的夥伴們陸續登場。
令人怦然心動的奇幻冒險故事就此展開!

 

【作者簡介】如月由須羅

最愛奇幻小說,不只是喜歡閱讀,也自己撰寫並在網路上發表。
喜歡書、電玩遊戲,以及貓咪。

個人網站「Luna Piena」:yusura.moo.jp
推特:twitter.com/YusuraKisaragi

 

【角色介紹】

千幸
天生超級倒楣卻積極正面過日子的女高中生。

露娜
女高中生千幸投胎轉世後的姿態,擁有前世的記憶及強大的魔力,從零歲開始重啟人生。

路西昂
克雷塞尼雅王國的王子。魔力太強,因此周遭旁人相當懼怕他。

凱因
寄住在公爵家的神祕少年。平時穩重,一生氣就……。

弗雷爾
擁有不可思議力量的少年。因為某個原因無法相信別人。

吉恩
露娜的長兄。機靈、腳踏實地的人。

亞瑪莉
露娜的二姊。活潑的美少女。

尤安
露娜的三哥。悠閒自得的類型。

里西特爾契公爵夫婦
伊凡、蜜莉耶兒
露娜的父母親。與皇室關係密切的名門貴族。

米奇歐
突然出現在死掉的千幸面前的守護天使。

 

【哪裡買】




 

【延伸閱讀】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倒楣少女最倒楣的遭遇

 

人生如果可以重來,你想要擁有什麼樣的人生?

 

「混蛋!」

四周一片昏暗的時刻,靠近市區某座山上的觀景台處,響起一位少女的叫聲。

少女的名字是高崎千幸,十八歲,就讀附近公立高中三年級。

在刺骨寒意中,身穿白色長版牛角釦大衣搭配褪色牛仔褲的她,上半身探出觀景台的欄杆外,不停地大叫。

健康的膚色因為寒冷與亢奮而泛紅;比黑色稍微明亮一些的栗色頭髮貼在她的臉頰上。

如果有其他人在場的話,一定會對這位不斷亂吼亂叫的少女投以異樣眼光。

但是這天觀景台上空無一人,在照亮黑暗的室外燈底下,只見到千幸的身影。

千幸氣喘吁吁地伸手粗魯擦了擦泛淚的雙眼,手拄著欄杆。

幾個小時之前——

班會結束後亂哄哄的教室裡,千幸一個人默默地準備回家。

放學後還要打工。距離上班還有一段時間,不過一個人住的她在上班之前還有許多雜事必須完成。

因此她放學後向來是直接回家,不閒晃。

千幸沒有父母。

父母親在她還小的時候就過世了,再加上沒有親戚收養她,因此她在孤兒院長大。

原本直到高中畢業前,她都可以繼續住在孤兒院,不過她拿到獎學金上高中後,因為上放學不方便,她便聽從院長的建議,開始一個人住。

當時不只是房子的租賃手續,甚至連租金也都是猶如她母親一般的院長個人幫忙支付。院長說:「等妳出人頭地,再還給我就好。」

院長還表示要提供她生活費上的援助,但千幸認為這樣太依賴院長了,於是鄭重推辭,並開始打工賺取自己的生活費。

 

「高崎同學?」

走出教室時,有人叫住她。千幸回頭。

「是?」

千幸記得曾經見過叫住自己的女孩,卻想不起來對方是誰,因此不解地偏著頭。

「我和森永同班,他要我來告訴妳,叫妳去三樓資料室一趟。」

聽到對方說出口的名字,千幸點頭表示明白。

森永晴樹是千幸三個月前開始交往的男朋友。他們因為在同一個地方打工而成為好朋友,而後男生主動表白,兩人便開始交往。

千幸與他不同班,教室也不在同一個樓層。這麼想來,千幸想不起這位女生是誰,也是理所當然了。

「這樣啊。謝謝妳特地來告訴我。」

千幸低頭鞠躬道謝,少女親切地笑了笑。

「不用客氣。妳快點去吧。」

說完,她就離開了。千幸目送她離開後,走向男友說的那間資料室。

(等一下就會在打工的地方碰面,為什麼還要特地把我叫到資料室去?)

想著想著,到了資料室。

正要打開門的她,聽見門內傳來的聲音而停下手邊動作。

「……哎呀,討厭啦。」

裡頭傳來呵呵的笑聲,千幸不知所措,但就這樣站在這裡也不會得到答案,於是她用力打開門。

「呃!!」

映入眼簾的光景讓千幸停止呼吸。

一對男女正在擁吻。其中一人正是千幸的男朋友晴樹。

 

原本眼裡只有彼此的兩人,也注意到了屏住呼吸的千幸。

「千、千幸!?」

晴樹倉皇大叫,千幸只是呆然凝視著他,無法回應。

晴樹連忙離開前一秒還在親吻的少女,這個舉動卻引起了少女的不滿抱怨。

「你急什麼!」

「喂!」

少女一邊將自己的手臂環上晴樹的脖子,一邊挑釁地看向千幸。就在她轉過臉來的同時,千幸因為那張熟悉的面孔而忍不住「啊」地叫出聲。

島田麗佳。當地仕紳的女兒,人長得漂亮,成績又好,做人八面玲瓏,在教室裡的地位相當於女王。

上高中之後,她們兩人不同班,因此沒有往來。事實上她和千幸國中三年一直都是同班同學。

然而她們的關係不僅僅只是「前」同班同學。

麗佳不曉得為什麼從以前就很討厭千幸,屢屢視她為眼中釘,簡言之就是霸凌的對象。

「欸,有什麼關係嘛,晴樹不是一直說要和那個無趣的女人分手嗎?」

見麗佳被抓包還是很開心的樣子,千幸瞬間明白了她的打算。

這麼想來,她現在才注意到那個自稱幫晴樹傳話的女生,也是麗佳的安排。

(叫我過來的用意,就是為了讓我目睹外遇實況……?)

儘管推導出了答案,她還是沒有因此而解脫。

「為什麼……晴樹!」

千幸悲痛地問。晴樹尷尬地搔搔頭,開口:

「問我為什麼……我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怎麼可能只保持純潔的交往?所以我才會想偷吃。」

「怎麼會有這種事……」

「才不是什麼偷吃呢,你不是說我才是正牌女友嗎?」

麗佳以撒嬌的聲音拍拍晴樹的肩膀。「抱歉。」晴樹大概是豁出去了,轉頭對麗佳微笑。

「既然情況變成這樣,那麼正好,不好意思,我們分手吧。」

「哎呀,被甩了,可憐蟲。」

嘴上說著同情,麗佳卻心滿意足地看著不知該作何反應的千幸。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遇上這種事?)

面對不合理的發展,千幸眼中泛淚,麗佳卻像在嘲笑她,繼續落井下石。

「對了,晴樹,你知道嗎?她啊,無父無母喔。她現在雖然一個人住,不過之前一直住在孤兒院呢。」

「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啊。我沒說錯吧,高崎同學?」

「住在孤兒院,該不會是因為遭到父母親虐待?身邊有這種人存在不好吧?看來搞不好分手是對的。」

晴樹擅自亂想,又隨口說出殘忍的話。面對這樣的晴樹,千幸的心輕易被傷個粉碎。

好想逃走。我連一秒也不想待在這兒。儘管她這麼想,但或許是心理衝擊太大,千幸的身子像凍住般動彈不得。

在她旁邊的兩人繼續說:

「這種事情要早點說啊。啊啊,我這樣不就是誤上賊船了?」

「是啊,晴樹真可憐。」

(無父無母是丟人現眼的事嗎?)

「也對。我會辭掉打工,妳這個騙子在學校別和我說話。」

(沒有告知這件事,真有那麼十惡不赦嗎?)

「等等,你說這種話,她會哭吧?」

「連騙子也同情,麗佳好溫柔。」

「你再次愛上我了?」

「是啊。我們走吧。」

晴樹彷彿在看什麼髒東西一樣瞥了千幸一眼後,直接走過她身邊。跟在他身後的麗佳,在千幸旁邊停下腳步,對著她的耳畔小聲地說:

「活該。」

門啪嗒關上的同時,淚水從千幸的眼裡落下。

 

                 

 

千幸回到自己住的舊公寓,沉重地走上戶外鐵梯,打開二樓最邊間的房門。

一進玄關,旁邊就是小廚房,裡頭是三坪大的房間。走進擺著書架、書架上擺著電視,其他家具就只有榻榻米的冰冷房間後,千幸癱坐在地上,連電燈、暖氣都沒有打開。

即使她不願再次想起,剛才的畫面仍舊不停地出現在她的腦海中。千幸緊咬嘴唇,忍住快要掉下來的淚水。

她這樣子待在寒冷昏暗的房間裡不曉得過了多久。

突然傳來的旋律聲嚇得她顫了下身體,她很快就注意到那是手機發出的聲音,便把手伸進裙子口袋裡。

手機畫面上顯示著事先設定好的打工上班時間提醒。確認畫面上顯示的時間後,她才注意到進家門已經好一會兒了。

「我得準備去打工了……」

說實話,她甚至不是很想去打工,但千幸的環境不允許她隨心所欲。

她連忙換下制服,穿上羽絨外套,揹上帆布托特包。

平常上班前她會先完成洗衣服等家事,不過今天來不及了,她只得匆忙出門。

 

千幸打工的地點是距離她家十分鐘路程的西點蛋糕店。

上高中後的第一份打工是在獨立經營的休閒法式餐廳。千幸在這家店學到料理的入門技術,接觸到做菜的樂趣,也隱約決定要從事這方面的工作。

支持她的老闆在年紀太大,決定把店收掉時,替她引介了開西點蛋糕店的朋友,助她圓夢。也就是千幸現在打工的地方。

和做菜一樣,做甜點也可享受製作的樂趣。

千幸的職稱是內場工作人員。雖然從雜役做起,不過她的熱情獲得了認同,最近一邊打工,還擔任西點師傅的助手。

她決定畢業後要進入這家店工作,一邊工作一邊學習技術。千幸甚至很期待打工——直到今天為止。

(晴樹說過會辭掉打工,但不可能今天就不來上班吧……)

來到店門前,她才想起這件事,千幸不自覺停下腳步。

原本直到放學時,她還在為了終於又和晴樹輪到同一個時段打工而開心,現在卻覺得和他碰面很尷尬。

負責外場的晴樹與負責內場的千幸,打工時很少碰面,但也不是完全沒機會接觸。

(店裡的人雖然不知道我們兩個曾經交往……)

她的心情變得很沮喪,但是和那些為了賺零用錢而打工的高中生不同,千幸沒有資格選擇「請假」。

她拍拍自己的臉頰,刻意裝出開朗的表情,走向工作人員的入口。

 

                 

 

「小幸,可以去倉庫幫我拿這個的庫存過來嗎?」

「好的。」

千幸不解店長為什麼要用這麼親暱的稱呼叫她,依舊老實地點點頭,接下店長交給她的便條紙。

兩個月前從其他門市調過來的店長是老闆的親戚,是個麻煩人物。工作人員們也理所當然地討厭他,不過他都沒發現,也沒有改掉自己的態度,依然故我。

千幸多半待在廚房裡,與主要待在辦公室及外場的店長幾乎沒有接觸,不過今天千幸才一來到外場,就很不走運地被他叫住。

「居然要我做這種事,今天真是倒楣透頂。」

看著店長交給她的便條紙,千幸不耐煩地碎碎唸。

想辦法打起精神來打工的千幸聽說晴樹因為感冒而請假。她當然知道那是胡說八道。

(晴樹請假真的讓我鬆了一口氣,不過選擇逃避,也太丟臉了吧……唉,話說回來,這是怎樣?)

便條紙上寫的盡是辦公用品。這些東西不找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反而叫千幸這個內場人員處理,未免太奇怪了。

再加上晴樹的事,這一切都讓千幸不耐煩。

(啊——討厭,我本來要去打蛋白的!話說回來,店裡最閒的人明明是店長,為什麼他不自己去拿!)

懷著對店長的滿腔怒火,千幸來到倉庫前,從口袋中拿出鑰匙,打開鋁門。

入口處附近堆放著西點用的粉類材料。文具和傳票等事務用品應該收在最後面的櫃子裡。

她一一確認每個櫃子,一邊取出便條紙上列的庫存。

就在她對照著便條紙和庫存時,背後的門喀嚓一聲打開。

千幸嚇了一跳回頭一看,只見店長把手背在身後關上門。他的臉上帶著不舒服的獰笑,千幸渾身顫慄。

「店長?怎麼了嗎?」

面對緩緩走向自己的店長,千幸佯裝冷靜開口問。但是,他沒有回答問題,只是沉默地逐漸縮短距離。

千幸下意識地往後退,背後碰到牆壁時,才發現沒有退路。

千幸害怕的表情似乎煽動了店長的嗜虐心,他咧嘴笑著說:

「小千。」

店長一邊喊她,突然抱過來。千幸感覺到背後一陣寒意。

「別這樣!」

千幸以強烈的語氣抗議著,拚命扭動身子抵抗。

但是,個子雖小卻強壯有力的店長,不把她的反抗看在眼裡。他一手環上千幸的腰,另一隻手開始在她身上游移。

「不、不要!」

店長溫熱的手掌從腰部到臀部撫摸著千幸的曲線,千幸厭惡地皺起臉。

「反正只是隨便玩玩,好嗎?可以吧?我會給妳零用錢喔……」

侮辱人的內容與店長的喘息一起落在千幸的臉頰上,他的手掌這回轉往千幸的大腿內側。千幸覺得噁心想吐,粗魯地在他懷中掙扎著。

「不要!!」

千幸的反擊只讓貼著她的店長身體稍微離開了一點點。她沒有錯過這個空檔,以全身力量衝撞店長的身體。

只聽見咚地一聲,錯愕的店長腳步踉蹌地往後退了兩三步,便直接屁股著地跌在地上。

「唔……」

千幸看也不看痛苦呻吟的店長,連忙逃離現場,直接跑向休息室。

關門上鎖後,她鬆了一口氣而失去力氣,癱坐在當場。剛才游移身上的觸感尚未消失,千幸顫抖地緊摟住自己。

(怎麼辦?如果店長到這裡來的話……)

光想到這樣,千幸就顫抖得更加厲害。

她無法想像怎麼面對店長,勉強站起身,連忙換下制服,拿著置物櫃裡的東西就跑出店外。

 

跑出了店外的千幸,卻不敢回去一個人居住的家,於是漫無目的不停走著。

等她回過神來,她發現自己已經來到遠離鬧區、通往觀景台的山路上。

只能容納一輛車通過的道路雖然狹小,卻也鋪上了柏油。反觀護欄另一側,則是一整片鬱鬱蒼蒼的山林。

夜晚的山路上僅有少數幾盞路燈,若是平常的話,千幸就算是喝醉酒也不會徒步登山。但對於今天的千幸來說,她最希望的只是別遇見任何人。

默默走了三十分鐘後,總算來到了觀景台。

也許是冬天太冷,觀景台設備完善的停車場裡不見半輛車,也不見半個人影。

千幸走向停車場角落的涼亭,在涼亭內的長椅上坐下。

呼了一口氣後,原本緊繃的情緒放鬆了,淚水便撲簌簌地落下。

「為什麼……總是……這樣?」

任由淚水落下的千幸語帶哽咽地說。

上千個幸福。儘管她擁有這樣的名字,與幸福的距離卻好遙遠,這個幸福寥寥可數的人生彷彿在嘲笑自己。

相反地,倒楣和不幸倒是隨便都數得出來。

對,像今天這些一般人身上鮮少發生的倒楣事,對她來說,在某種角度上反而是尋常。

一開始是出生時。原本健康又不曾生病的母親,突然在生產時腦溢血過世。

面對妻子突然辭世,父親因為嚴重打擊與失意而放棄當個父親,不顧家庭和女兒,拚命工作逃避一切。

千幸出生的同時,不僅沒了母親,也等同於沒了父親。

但父親用來逃避生活的工作,卻因為景氣差而陷入困境,公司沒多久就倒閉了。

背負大筆債務的父親因為操勞過度弄壞了身子,在不滿千幸兩歲時過世,這次真的永遠離她而去。

諷刺的是,留下的那些債務全靠父親過世得到的壽險而還清。

 

沒有親戚收留而成為浪跡天涯一孤兒的千幸,理所當然地進了孤兒院。

在孤兒院裡,她的生活依舊艱辛。

第一間收留她的孤兒院因為發生火災,許多一起生活的夥伴都死了。

千幸因為這些痛苦遭遇而失去笑容,暫時住在寄養家庭裡,卻因為不會笑而被寄養家庭的父母親討厭。

不給她食物、打她、半夜趕她出門,這些她都曾經遭遇過。

幾個月後,她因為養父母變本加厲的虐待而重傷獲救,在此之前,年幼的千幸每天都忍受著可怕痛苦的生活。

來到新的孤兒院後,一方面也是因為院長以母親般的愛和耐心照顧她,千幸終於恢復原本開朗的表情。

但是,升上小學沒多久,住在孤兒院的千幸被同學判定是「異類」而開始疏遠她,而且情況很快就演變成了嚴重的霸凌。

若是抵抗的話,對方的父母親反而會責怪院長說:「就是孤兒院的小孩才會這樣。」院長對此只能道歉賠罪,而且絕對不讓千幸知道。

但是,千幸從旁人那兒聽到這件事,從此以後無論遭遇到多麼難堪的對待,她也選擇沉默以對。

霸凌的情況總算減緩,上了國中,又出現麗佳這樣的人物。

儘管如此,千幸仍然能夠忍下來,因為她有宛如母親的院長、孤兒院的夥伴、打工餐廳的老闆,以及人數雖少卻總是站在她這邊的朋友們。

千幸可以抬頭挺胸地說,這些僅有的事物就是她的「幸福」。

也正因為如此,即使她低潮或哭泣,每次依然能夠重新站起,甚至笑著踢開自己的不幸,積極正面地面對未來。

然而,儘管她如此正向思考,一旦失戀、性騷擾,以及可能遭到解雇的三重打擊同時發生,她理所當然還是會垂頭喪氣。

 

千幸在滿天星斗底下縱情大哭,放任自己意志消沉。擦乾淚水後,她緩緩離開長椅站起。

走出涼亭,從能夠眺望整個城市的觀景台往正下方看去,那兒是垂直的崖壁,可以想見如果朝著那片黑暗的盡頭摔下去,情況有多不妙。

「掉下去會死掉嗎?」

千幸喃喃說完,又因為自己的話嚇了一跳。

「我在說什麼傻話……明知道有些人很想活下去卻沒有辦法。」

千幸回想起熟悉的人們,同時生氣自己亂說話。

「過去也遇過更痛苦的事,我還不是一路撐過來了!」

替自己打完氣後,千幸忍不住輕笑,改看向下方一整片寶石般明亮的城市夜景,而不是引出她晦澀想法的欄杆正下方那片黑暗。

「大喊出來,應該會爽快些吧……」

說完,她突然覺得這個想法很吸引人。

幸好附近沒有其他人在。

(被人聽到也無所謂,我就好好大喊一陣,消除壓力吧!)

千幸深深吸了一口氣,對著遠處的街燈大喊。

「王八蛋!」

她聽著第一句喊叫的回音,繼續拉大嗓門喊道:

「失戀算什麼!比晴樹更好的男人多如繁星!

我要拐個好男人向麗佳炫耀!還有那個性騷擾混蛋!明天一定要把你揍一頓!

還有……我一定、一定會幸福給你們看!」

千幸的叫聲在夜晚寧靜的觀景台上迴盪了好一陣子。

 

「呼……這樣子暢快多了。」

千幸的聲音變得有些沙啞。大概是盡情大喊的關係,感覺原本憂鬱的心情也飛遠了。

(好,明天起繼續努力!)

就在她決定積極面對之際——

 

——咚!

 

背後感受到一股驚人的撞擊力道,上半身探出欄杆外的千幸,身子就這樣順勢翻過欄杆而去。

(不會吧?)

飄在半空中的身體,下一秒加速掉落。

頭下腳上往下跌的瞬間,千幸的眼裡看見龐大黝黑的動物身影。

雙眼發光的黑色身影,看來就像是把她推入地獄的魔物,千幸渾身都被難以言喻的恐懼支配著。

這種感覺與摔落的恐懼感同時朝著她的心狠狠抓了一把,留下深深的傷痕。

(怎麼會這樣……)

隱約感覺自己逐漸靠近堅硬的地面,千幸失去了意識。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今天才發現這本書 希望多代理這種書 我的少女心爆發了~ 廣告要多打一點吧@@完ˊ全不知道有出版
  • 天使文庫 https://goo.gl/ia2dWQ

    春天出版 於 2017/02/09 17:02 回覆

  • 訪客
  • 請問還有類似這種的書可以推薦嗎 不知道你們還代理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