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出版(@bookspring.tw)分享的貼文 於 2017 年 2月 月 15 9:05下午 PST 張貼

(原書名:俺の悪魔は色々たりない! 白の祓魔師と首だけ悪魔)

 

榮獲第10屆Beans小說大賞獎勵賞

Beans系列中最強的問題集團,
帶來哥德式驅魔奇幻故事,在此揭開序幕!

※封面及內頁插圖由《鳥籠症候群》、《血腥+馬利》新銳人氣漫畫家 サマミヤアカザ 繪製!

 

【內容簡介】

「小鬼,和我締結契約吧!」

少年伊特以右眼作為代價,和只有頭顱的大惡魔‧斯伯納克締結了契約。
伊特被迫一邊從事驅魔師的工作,一邊尋找斯伯納克的身體!!
他的勤務地點,有少根筋的戴眼鏡主教(但屬性是S),不懂得察言觀色就亂說話的實習神父,共事者都是古怪的傢伙!?

「我好愛你喔,小伊。」
「不准你說這種噁心的話!」

 

【作者簡介】時田とおる

10月3日生,天秤座O型。 

我買了模造刀當參考資料。雖說是刀,但刀尖是圓的,連一張紙都割不破,非常安全。
前幾天,我不小心把刀子掉在腳上。
雖然它不具有刀的功能,仍舊發揮了鈍器的功用。痛死我了。 

 

【繪者簡介】サマミヤアカザ

11月7日生,天蠍座,B型。喜歡紫陽花。

日本知名插畫家,也同時為日本角川書店旗下少女漫畫月刊「ASUKA」中的新銳人氣漫畫家。創作的人物美型,角色充滿魅力。

代表作有:《鳥籠症候群》、《血腥+馬利》、《王子出外打拚中》、《花町物語~初櫻飛舞的夜晚》

推特:twitter.com/samamiya

 

【哪裡買】




 

【延伸閱讀】

 

【內容試閱】

Prologue 青與紅的契約

 

渾身是傷的少年,感受到背後有「惡魔」氣息逐漸逼近,同時在住慣的屋子裡狂奔。他傷痕累累的手臂,抱著一把對七歲少年來說實在過長的刀子。

首先遭到殺害的是少年的父親,因保護妻兒犧牲了自己。至於少年的母親,則在她把娘家代代相傳的刀交給少年後被殺死。

臨終前,母親用深藍色的雙眸凝視著少年,對他這麼說。

「務必要讓那個人,再次親眼見證琉璃的榮耀。」

少年聽不懂母親這番話的涵義,但他明白自己必須收下這把刀。即將逝去的母親把刀託付給少年,命他成為下一代的繼承人。

少年緊握住母親託付給自己的刀,衝進母親生前禁止他進入的地下室。

沒有光線的地下室一片昏暗。但不知道為何,房間內的模樣卻清晰可見。在不可思議的亮度中,少年環視了冷清的房間,雙眼停在某一點上。

房間裡有人。那是一個平靜地閉著雙眼,長相精悍的男子。少年衝向男子企圖向他求助,喉嚨卻被恐懼緊緊束縛住,顫抖的聲音從嘴角滾落。

「只有、頭……!?」

男子的脖子以下,是一張只有一支桌腳的桌子。

他不可能還活著,但少年怎麼看都覺得他只是睡著了。

男子的皮膚看起來像是剛曬過太陽似的。紅中帶黑的頭髮垂下地板,雖然表面有灰塵,髮絲卻充滿光澤。闔起的雙眼的睫毛,濃密的眉毛,彷彿正準備張開眼睛瞪著自己。緊閉的雙唇間也似乎看得見他的牙齒,明明只有頭顱,卻彷彿下一秒就要動起來——男子充滿生氣的頭顱,讓少年的腦海裡閃過一連串的想像。

彷彿真人頭顱般細緻的質感,令少年忘記恐懼,凝視了好一陣子。

『那是逼迫人類走向滅亡的東西。』

少年的腦海裡,忽然浮現曾經聽過的話。

『那個東西,現在仍舊在世界的某處沉睡。』

『那個帶給人類許多災害,是最強最惡劣的地獄化身。』

(難道這就是……?)

『——大惡魔斯伯納克。』

答案在腦海深處浮現。奇怪的是,少年對這個答案不疑有他。

那顆頭顱的雙眼緊閉,猶如在等待著什麼。少年早已不再害怕,無法移開視線。

美麗的頭顱上,繞了好幾圈用藍色寶石製成的漂亮項鍊。

少年自然而然地將手伸向繞在男子頭上的藍色寶石。

藍色寶石在指引我——少年會這麼想,大概是因為寶石的顏色和母親的眼珠一樣。

他用右手觸碰了其中一顆藍色寶石。就在他接觸到寶石的瞬間,急促的呼吸和心跳立刻就穩定下來。

少年慎重地用雙手抓起藍色寶石項鍊,然後用力扯開。串起寶石的線隨即斷裂,藍色寶石就像水花般朝空中灑去,接著散落在地面上。

他握著手心中剩餘的寶石,目不轉睛地看著男子的頭顱。

他覺得男子的眼皮好像動了一下,眉毛好像皺了一下,高挺的鼻子好像歪了一下,沒有血色的薄嘴唇好像扭曲了……一口氣從他的嘴裡吐了出來。

「噗哈——啾!」

頭顱忽然打了一個大噴嚏,少年尖聲大叫地跳了起來。他一屁股跌坐在冰冷的地面上,雙手牢牢地握緊刀身。

睜開的雙眸呈現血一般鮮豔的紅色。男子很不高興地瞇起眼睛,吸了吸鼻涕。

「……啊——氣死我了。這裡是什麼鬼地方?好多灰塵啊——嗯?」

他終於發覺到少年的存在,用紅色的眼珠俯視著少年。

「喲,小鬼,解開封印的人就是你嗎?」

少年嚇得失魂落魄,愣愣地盯著男子看,不自覺地點頭回應男子低沉的聲音。

「小鬼,和我締結契約吧!」

男子對少年說道,揚起嘴角露出了賊笑。

 

第一章 映在刀刃上的東西

 

教宗國阿思賽那,是位於教宗國弗羅倫西亞東部的城市。位於城市中心的阿思賽那教會,是市民們的心靈依靠。

上午十點過後。

兩名男子走在石板路上。一人是有著深藍色眼珠,亮麗的茶色秀髮,年約十六、七歲的少年。細長的眼角、清秀的長相,再加上纖瘦的身軀,不禁讓人聯想到貓。這名個子雖然嬌小,今後或許會越長越高的少年,穿著一襲白色的神父裝。

「為什麼連你都要跟來啊……?」

一臉焦慮的少年說道。他身旁的高挑男子,揚起嘴角露出賊笑,用紅色眼珠俯視著少年。

他的年紀大約二十六、七歲,有著肉食性野獸般的犀利眼神,長相卻很秀麗,甚至稱得上是美型男。擦身而過的路人紛紛回頭看他,但他不只是長相引人注目,脖子上還有一圈荊棘狀的傷痕。身穿黑衣,胸口大大地敞開,完全不打算遮住那個傷痕。

「可愛的你要在這裡執行第一份工作,我想親眼看看嘛。」

男子露出居心不良的笑容,用低沉的聲音說道,少年狠狠地瞪著他。

「你等著看好戲對吧?」

「你誤會了啊,伊特!我只是想去找找看有沒有什麼題材可以拿來取笑你啊!」

少年伊特的腰部左邊,響起了喀嚓的金屬聲。

「……小心我砍了你喔。」

「這種玩笑不要隨便亂開。」

語帶恐嚇的伊特,腰間掛著和神父裝扮毫不相稱的刀。這把刀並非出自這片土地,是由現已滅亡的東方島國打造而成。

「我不介意你跟來,但是你不要惹麻煩喔。要是被人發現你的存在,可不是開除我就能解決的……斯伯納克?」

少年身旁的男子——斯伯納克忽然消失了蹤影。伊特環視四周,發現斯伯納克站在麵包店前,嘴裡銜著烤得焦香的肉串。

伊特的額頭浮起青筋,憤怒地朝斯伯納克走去。斯伯納克也察覺到逐漸靠近的伊特。

「哦,伊特,這個好吃——嗝呼!」

伊特藉著助跑的衝勁,用左手臂勾住斯伯納克的下巴。他的體重雖然很輕,但衝勁十足,讓斯伯納克的脖子根部受到不小的打擊。個頭高大的斯伯納克,腳步踉蹌地按住脖子。

「你……你幹什麼啊臭小鬼!我不是警告過你,不准碰脖子以上的地方嗎?」

「我就是知道才故意打那裡!新生活需要用錢,不准你浪費錢!」

「只是一點小錢,何必這麼小氣!我會用身體償還,不要計較嘛。」

「真敢說,你的身體根本一點用處也沒有!」

兩人對罵後,又繼續往下走。

他們的目的地——正確的說,應該是伊特的目的地——就是位於阿思賽那中心的阿思賽那教會,同時也是伊特明天開始任職的地方。

與城市同名的阿思賽那教會,併設了修道院、主教座堂、宿舍,以及圖書館。教會本身的規模並不大,由於位於市中心,同時也兼具重鎮的功能。

走在鋪設好的石板路上,伊特忽然覺得納悶。他聽說阿思賽那是一個充滿活力的城市,越靠近教會,就發現人潮越多也越喧譁,但擦身而過的人們臉上都沒有笑容。

(怎麼搞的?發生了什麼事?)

伊特和斯伯納克來到主教座堂前的廣場。

「我要進教會,你呢?」

「啊?太麻煩了,我到附近隨便晃晃。」

「你不是說要看我執行第一份工作嗎……啊!」

糟糕——伊特立刻浮現這個念頭,可惜為時已晚。斯伯納克先是誇張地嘆氣並仰望天空,接著又掩住臉龐,緊緊地摟住伊特。

「你說得對!抱歉,伊特!我再也不會離開你身邊,放心吧!」

「你真的煩死人了,走開啦!」

伊特揮拳要揍斯伯納克的臉,卻被他閃過了。斯伯納克順勢離開,消失在人群中,臉上還掛著開心的笑容。

伊特心有不甘地朝主教座堂走去,正面的大門竟然是關閉的。無論何時都敞開大門的主教座堂,難得大門深鎖。他繞到後面,打開供神父們進出的門。

主教座堂比外觀還要寬敞。陳舊的信徒座席靜謐地佇立,地面的大理石上描繪著美麗的幾何圖案馬賽克。

伊特看向祭壇,看到了與地面類似的幾何圖案。那是色彩鮮豔的花窗玻璃,七彩的光芒灑落在伊特的臉頰。

花窗玻璃的反光形成十字的模樣,刺在地面上的,是一把刀鍔很長的劍。那個形狀融合了象徵聖職者的十字架,以及象徵戰士的刀,同時也是教宗國弗羅倫西亞所信仰的費奧禮教的象徵。

劍的十字架下方有人影,伊特朝那個人走去。

正在打掃祭壇的神父抬起頭。對方是一名與伊特年紀相仿的少年,身高比伊特高一些。金色短髮,有著一對眼尾稍微下垂、充滿親切感的大眼睛。看似開朗的深綠色雙眸一瞧見伊特,少年便放聲大叫。

「救兵!?你是來幫忙的對不對!?啊!神哪!感謝祢!」

「啥?什、什麼?」

伊特滿臉困惑地回應,向神表達謝意的少年轉過身來看著他。

「咦?我沒有見過你耶。」

「我預定明天才到任,先來打聲招呼……你說的救兵是指……」

「啊!對了對了~~!」

他日曬後的臉龐浮現爽朗的笑容,純真的笑容就像狗兒一樣可愛。少年跑到伊特的身邊,用力握緊他的手。

「歡迎來到阿思賽那教會。我叫蓮特,在這個教會負責散播爽朗!請多指教!你可以叫我師兄喔!」

自稱蓮特的少年非常亢奮,說完後還眨了眼睛。「我才不要。」伊特皺起眉頭回答道,但蓮特一點也不介意,繼續往下說。

「突然提出這個要求,我也很過意不去,拜託你和我一起打掃好嗎?你會答應幫忙吧?你就來幫我吧!今天要舉行葬禮,現在正忙著做準備呢。」

「葬禮?哦,難怪……」

一抵達這裡,伊特就體會到這裡的氣氛慌亂且詭異,人們也非常安靜。準備葬禮時的忙碌,還有哀悼死者的心情,營造出這個不可思議的氛圍。

「要我幫忙可以,我該做什麼好呢?」

「謝謝你!那你可以幫我把那邊的椅子擦得亮晶晶嗎?」

「當然——什麼!?你說這裡所有的椅子嗎?未免太會使喚人了吧!?」

伊特接過蓮特遞給他的抹布,放眼看了可以容納百人的主教座堂信徒座席。

「麻煩你了~~葬禮是十一點開始,再過不久就會有其他人來幫忙……我想應該會吧。」

「十一點!?來得及嗎!?」

就在剛才,鐘樓的時鐘已經過了十點十分。伊特趕緊開始動手打掃。

他迅速地擦拭著信徒座席,背後忽然傳來腳步聲,一名神父走進了主教座堂。他和伊特及蓮特一樣,穿著神父的服裝,但衣服是黑色的,頭上還戴著附有黑色薄紗的帽子,那是葬禮用的正式服裝。神父脫下帽子,用眼鏡另一頭那對聰慧又溫柔的雙眼看向伊特。他用眼神向伊特致意,然後對祭壇的蓮特說話。

「這樣不行哪,蓮特。怎麼可以因為人手不足,就讓不是教會相關的人幫忙呢?」

神父的語氣雖然和緩,但他要求蓮特捫心自問的聲音,讓慚愧的蓮特慌張地賠罪。

「唔!對、對不起,艾因薩茲主教……可、可是他也是神父啊!你看,他穿著神父裝對不對!?他說明天就會到任……啊,我忘了問他的名字。」

大概是伊特蹲著擦信徒座席的關係,神父並沒看見他身上的服裝。伊特站了起來,重新向他們兩人自我介紹。

「我是費奧禮教會【伏洛赫姆】本部派遣來的,我叫伊特。請多指教。」

「咦?你是伏洛赫姆!?年紀跟我差不多,你好厲害喔!」

「一點也不。」

「你的個子很小,伏洛赫姆沒有身高限制嗎?」

「……不相信的話,我讓你親身體驗看看如何?」

面對蓮特滿臉笑容的質疑,伊特高舉起握緊的拳頭。

伊特雖然穿著神父裝,但他不是真正的神父。他隸屬於驅魔師部隊【伏洛赫姆】,這是一支專門與魔物對抗的戰鬥部隊,對於神父的業務,他只有一般人的知識。隨時佩帶刀在身上,是為了魔物出現時能夠臨機應變。

名叫艾因薩茲的神父,對伊特溫柔地微笑。

「原來是這樣,謝謝你的幫忙。我叫艾因薩茲,是管理阿思賽那教會的主教,不過經驗還不足夠。請多指教,伊特。」

艾因薩茲鄭重地說畢,並伸出右手。伊特也回握他的手,再度注視了他的臉。

眼鏡另一頭的溫柔雙眸,呈現月色般的銀色。在後腦杓綁成一束的長髮,也是相同的銀色。葬禮用的黑色神父裝,襯托出他白皙似雪的肌膚。他的年紀大約二十多歲,這麼年輕就能擔任頗具規模的教會的主教,想必本事不小。

伊特和艾因薩茲打完招呼,蓮特立刻焦急地大叫。

「艾因薩茲主教,其他人呢?葬禮十一點就要開始了對吧!?時間所剩不多……!」

「呃?葬禮是下午一點開始喔。」

「「啥?」」

聽到艾因薩茲不疾不徐的回答,伊特和蓮特異口同聲地發出了有點呆的聲音。

「不會吧!?你剛才明明對大家說十一點開始啊!」

「咦?是這樣嗎……?」

「是這樣沒錯啊!?所以大家都手忙腳亂啊!主教你振作一點啊!」

「啊哈哈,抱歉。不過,我剛才確認過了,是下午一點開始沒錯。」

蓮特一面大叫一面靠近艾因薩茲,艾因薩茲露出祥和的笑容賠罪,蓮特則是嚇得腿都軟了。看到兩人對話的情景,伊特不由自主地笑了出來。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