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出版(@bookspring.tw)張貼的相片 於 2017 年 2月 月 9 11:54下午 PST 張貼

(原書名:ぼくは明日、昨日のきみとデートする)

改編電影3/10浪漫上映!由 福士蒼汰小松菜奈 演出

 榮登日本亞馬遜書店年度十大小說!
● 累積銷量突破 1,600,000 冊!
● 超催淚!日本讀書meter網站迴響熱烈!
● 由戀愛電影名導 三木孝浩 執導
● 日本讀者淚濕力推:「早知道得拚命不讓淚水流下來,就不應該在電車上看這本書的!」
● 在譯這本小說時,我也忍不住哭了好幾次。原本以為,這種年輕人的愛,已經感動不了我,沒想到,感情中那種擦身而過,那種刻骨銘心,感動的對象,不分男女老幼啊!——王蘊潔(本書譯者)

這本書你肯定會再看一遍──而且第二次哭得比第一次更厲害!

 

【榮譽紀錄】

★ 誠品書店2017年度十大暢銷書 第 4 位

 

【日本讀者盛讚】

太淒美的故事,實在太感動了。正因為有一開始的恩愛,才更襯托出結尾的淒美。得知她愛落淚的原因之後,整個心都被揪緊了。重新閱讀相遇那一天,愛美說的離別話語,實在太催淚了。寫得太好了!!一個會留下獨特餘韻的故事。

老實說,我哭了。而且兩次都哭了。世界上可以有這麼痛徹心扉的故事嗎?我朋友向我推薦這本書時說,「我看第一遍時哭了,看第二遍時又哭了」,這次,我想推薦這本書,讓別人也好好哭一場。 

雖然很多人都在閱讀感想中提到,看了這本書後放聲大哭,如果我不是在外面,我應該也會淚流不止。因為一直看下去,會忍不住落淚,好幾次都只能停下來,將視線移向別處。我超喜歡這個故事!

 

 

【內容簡介】

「未來的日子會越來越痛苦。」
……我知道妳的未來。

「但我必須努力。」
……我看到了很努力的妳。
「……我跟你說,我很喜歡你,和你在一起的時光很美好、很重要……所以才能夠這麼努力……我接下來的日子願意撐下去,即使再痛苦,也願意撐下去……是因為我想要見到現在的你。」

就讀美術大學的南山高壽,某日在電車上遇到福壽愛美,高壽對愛美一見鍾情,忍不住鼓起勇氣向愛美搭訕,在高壽提出希望再與愛美見面的請求時,愛美竟不自覺流下眼淚……之後高壽順利與愛美成為戀人。愛美很貼心,也怕孤單,在一起的每一天,約會的每個場景,點點滴滴堆滿了兩人甜蜜的回憶,直到有天,高壽發現了愛美一直以來不可告人的祕密——
如果我說我知道你的未來,你會怎麼樣?

因為奇蹟般的命運而相遇的年輕男女
一部甜蜜卻又催淚的純愛小說
一旦得知了她的秘密,必定會想從頭再看一遍!

 

【作者簡介】七月隆文

七月隆文
圖轉載自 goo.gl/SqSGKG

出生於大阪府。以《Astral》(電擊文庫)踏入文壇,擅長敘情的故事和喜劇。

著有《蛋糕王子的名推理》、輕小說《我被綁架到貴族女校當「庶民樣本」》、輕小說《LOVE YOU 我的勇者公主》。

 

【譯者簡介】王蘊潔

樂在一個又一個截稿期串起的生活,用一本又一本譯介的書寫下人生軌跡,旁觀譯著數字和三高指數之間的競賽。

譯有《永遠的0》、《解憂雜貨店》、《空洞的十字架》、《哪啊哪啊神去村》、《名叫海賊的男人》等多部作品。

著有:《譯界天后親授!這樣做,案子永遠接不完》

臉書交流專頁:綿羊的譯心譯意

 

【哪裡買】




 

【延伸閱讀】

 

 

【內文試閱】

楔子

 

我對她一見鍾情。

我像往常一樣搭電車去學校,就這樣毫無預警地在電車上墜入了情網。

她在京阪的丹波橋車站上車,和早晨尖峰時段的人潮一起擠進打開的車門。我手拉吊環,站在車廂的正中央。她隨著人潮來到我的面前。

她的個子並不高,所以我無法看清楚她的長相,但她飄然垂下的漂亮頭髮、可愛卻不失品味的衣服,最重要的是,她全身散發的氣息,都讓我產生了「超級大正妹的預感」。

因為我實在太好奇,想要一窺究竟,所以暗中觀察她,以免被她察覺。

這時,她猛然抬起頭看向我。

我吃了一驚。

愣了一下之後,腦海中才浮現「她的眼睛好漂亮」這句話。

她稱不上是絕世美女,很有日本味的五官卻楚楚動人,氣質高雅。

她立刻低下了頭。她的動作看起來像是不經意地確認一下站在自己面前的人。

我對於她一如我的預料,是個大正妹這件事感到心滿意足,同時也感到緊張。

當時只是這樣而已,我也沒有想太多。

『祇園四條。祇園四條。』

車內廣播響起。電車抵達了四條,有幾名乘客下了車。

她挪了挪身體,移動了位置,方便準備下車的人通行。她的動作俐落敏捷,也可以感受到她隨時注意周遭的情況。

啊,她是一個細心的女生。而且看起來也很聰明。

車廂內不再擁擠,我們不需要再擠在一起

我走到車門旁,隔著車窗,怔怔地注視著隧道內的黑暗。

就在這時。

我——「發病」了。

我的情況只能用「發病」這兩個字來形容。就像經過潛伏期之後,才會開始發燒一樣。前一刻對她的印象浮現在我的腦海,揮之不去。

「…………」

我稍稍轉向她的方向。

她倚靠在斜對面的門旁,正在看文庫本的書。

我感受到身體深處的某個開關被觸動了。

我慌忙收回視線,因為無法再繼續注視她。我感受著全身的血液流動,呼吸也漸漸變得困難。

慘了。慘了。

我畢竟活了二十年,立刻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對於眼前漸漸明確的這種狀態,我第一個念頭是——

饒了我吧。

難道不是嗎?

因為對方是可能從此再也無緣相見的人。

一旦下了這輛電車,就各走各路了。

如果我們讀同一所大學,或是一起打工,就太令人高興了,但這麼強烈地喜歡上一個沒有任何交集,也無法產生任何交集的人,不知道該怎麼說……真的希望命運不要這麼整我。

『三條。三條。』

車門打開。很多乘客都在這裡下車。我不由得緊張起來,擔心她會在這一站下車。

她沒有下車。幸好我也不是在這一站下車。

但是,離終點出町柳只剩下兩站。

然後,我——

 

她在終點下車。我帶著絕望的心情注視著她的背影。

大家都站在向上通往出口那座很長的電扶梯的其中一側。我站在離她五公尺的下方,中間隔了很多人。

我無能為力。

我不可能突然產生這樣的勇氣,而且周圍有那麼多人。

電扶梯盡頭是地面的出口和叡山電鐵的入口,我強烈祈禱,至少希望她和我一樣,要繼續搭乘叡山電鐵。

然後,她——走進了叡山電鐵的驗票口。

我的內心湧起欣喜和安心。

但是。

叡山電鐵的電車上也擠滿了人。

包括我就讀的木野美大在內,這條路線的沿線有兩所美術大學,所以很多人的服裝和渾身散發的感覺,一看就知道是美大的學生。有人拎著應該裝了作業的畫板包,也有人包括頭髮的顏色在內,全身上下都是綠色。因為目前是四月,又是第一節課的通學時間,所以有很多看起來像是新生的人。

所以在這裡,我也只能一路乾瞪眼。

只有兩節車廂的地方線一如往常地行駛。

她很幸運地坐到了座位,拘謹地坐在中間的位置。

她從頭到腳都很漂亮勻稱,坐在那裡的樣子很自然地散發出與眾不同的氣質。

而且,她看起來和我年紀相仿。

——造型?京產?……還是和我一樣,也是木野?

『茶山,茶山站到了。前往京都造型大學的乘客……」

電車抵達了造型大學那一站,學生三三兩兩地下了車。這條路線的驗票口通常都沒有人,只有在有大學的車站,站務員才會在通學時間等在驗票口旁。

我心跳加速,偷瞄了她一眼,擔心她也跟著下車。

她沒下車。

車門關了。叮叮。鈴聲響了兩次後,電車再度啟動。

我鬆了一口氣。

我既想上前搭訕,但又覺得在眾目睽睽之下,沒有勇氣這麼做。我陷入天人交戰,痛苦不已……甚至有一種衝動,很希望她乾脆趕快下車,讓我趁早死心,就可以擺脫這種痛苦。

『修學院,修學院站到了。』

我的臉頰陣陣刺痛。呼吸困難。

好——我決定了。

如果她和我在同一站下車,我就去搭訕。

很好,很好,就這麼辦。

我低頭看著地上,在內心頻頻點頭。

『寶池,寶池站到了。』

這條路線很短,所以車站之間的距離也很短。

我只知道這一站剛好位在到大學為止的中間位置,沒有其他印象。

車門打開了,住宿的學生紛紛上了車,目前的時間幾乎沒有人會在這一站下車。

她站了起來。

啊——我差一點發出驚叫。

她從學生之間走向電車後方的車門。站務員發現有人要下車,從駕駛室走到月台,準備驗票。

我已經不在意被她或其他人發現,看著她下車的背影。

我感受到一種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卻無能為力的空虛感。所有的聲音都從意識中消失。在無法形成語言的瞬間思考中,焦躁、失落,類似安心的情緒和放棄都交織在一起。

 

我站了起來。

 

我拿起書包,從學生之間走向電車後方的車門。

我看到她正向站務員出示月票。

我平時不會這麼做,以前從來沒有這麼做過。

我向來都選擇放棄。如果只是覺得女生「很正」或是「是我的菜」,我絕對會放棄。我向來都是如此。

雖然當下會覺得惋惜,一會兒之後就會露出苦笑,在吃午餐時,幾乎就忘得一乾二淨了。

但是,這次應該不一樣。

因為這次的感覺,完全是不同的層次。

我莫名其妙地認為,她就是我的真命天女。

我拚命移動雙腳,穿越車上的擁擠,向站務員出示了月票,目光追隨著她走下通往地面的一小段階梯的背影。

這種感覺似曾相識。在高中體育課的足球比賽時,我曾經帶球過人,然後射門成功。此刻和當時腦袋一片空白的感覺很相似。

「打擾一下,」

我在她的正後方一開口,她削瘦的肩膀微微抖了一下。

……是叫我嗎?她轉過頭時,似乎不太確定。

我從她的眼神中發現她應該對我有印象。

叮叮——鈴聲響起,電車在我身後關上了門。

我聽著電車的聲音從背後漸漸遠去,發現自己並沒有太緊張。

就像在跑一百公尺一樣,起跑之前才最緊張。

「呃……」

我說到這裡就結巴了。

要說什麼才好啊?第一句要說什麼啊?

時間以秒為單位流逝。我著急起來。呃、呃——對了!

「請、請妳告訴我妳的手機郵件信箱。」

我再度衝出了起點。

她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我停不下來。

「我在電車上看到妳,然後……」

我一鼓作氣,把想到的事都說了出來。

只能衝了。

「就對妳一見鍾情!」

她的表情沒有變化。不,她的嘴唇稍微動了一下,似乎「啊?」了一聲。

我的視線瞥向一旁。周圍沒有任何人。太好了。我將視線移回她身上。

「妳突然聽到我這麼說,可能會嚇到,但我沒騙妳。不,其實我也被自己嚇到了,真的沒騙妳……」

我把腦海中浮現的話直接說了出來。我看起來應該比我自己想像中更加激動。

我察覺到她的緊張漸漸放鬆。

像是微笑前兆般的表情宛如朝霧般掠過她的臉。

該說的都說完了。我閉了嘴。

「呃,」

我第一次聽到她的聲音,竟然連聲音都很美。我不由得感動莫名。

「我沒有手機。」

……啊?

現在很少人沒有手機……喔喔——喔喔,我懂了。

我被拒絕了。

「——是、是喔。」

我立刻露出討好的笑容,打算向她道歉後轉身離去。

「啊,不是你想的那樣。」

她似乎慌了手腳,「我是真的沒有手機……」

「……原來是這樣。」

所以,她並不是在拒絕我嗎?我忐忑不安地說:

「很少見啊。」

她的嘴角微微上揚,沒有答腔。

啊,我是不是說錯話了——我慌忙思考如何補救。

「呃,」她開了口,「我要去寶池。」

她回頭看著她準備去的方向。

路很狹窄,旁邊有一個不大的腳踏車停車場,和花已經掉了一半的櫻花樹。

「喔,原來那裡真的有一個水池啊,我第一次在這一站下車。」

我抓了抓頭。

「那我也順便去看看……」

這句話一聽就很假惺惺。

——會不會說話啊!

我忍不住吐槽自己,努力再度發揮剛才的勇氣問:

「我可以和妳一起去嗎?」

我鼓起勇氣,直視著她。

「我想、和妳聊聊。」

周圍的寂靜突然傳入了耳朵。

春日的陽光預示著今天也將是催人昏昏入睡的溫暖天氣,暖暖地照亮了車站前狹小道路上並不算特別美的風景,帶著這種圓潤色彩的氣味鑽進我的鼻子,感覺癢癢的。

她站在這片宜人的風景中,露出可愛的緊張表情,點了點頭,用畢恭畢敬的聲音說:

「好。」

 

 

第一章       

第一章

1

 

「我叫南山,南山高壽。」

「我叫福壽愛美。」

離開車站後,我們立刻走過一條像是國道的大馬路,然後開始自我介紹。

「服受?漢字怎麼寫?」

「笑福面的福,壽命的壽。」

我想了一下,思考著該不該開新年時玩的笑福面這個遊戲的玩笑。

「啊,我們的姓名中有相同的字。」

「啊?」

「我的名字高壽的壽,和妳的一樣。」

「是這樣啊。」

「太巧了。」

「對啊,很少有人在名字中使用這個字。」

她笑了笑,露出潔白而整齊的牙齒。

福壽小姐不經意地看向前方,露出好像在凝望遠方的眼神,仰頭看著天空。

她的鼻子很挺,但線條很柔和。無論是形狀漂亮的薄唇、下巴的線條,還是臉頰,都勾勒出柔和而又氣質出眾的線條。

「今天的天氣真好。」

我主動開口化解尷尬。

「喔——是啊。」

福壽小姐再度粲然而笑。

穿越車道後,前方是一座石橋。

「這條河一直通往水池。」

福壽小姐指著通往小河的方向。

「沿途都是水量不多的狹窄水道,水也不深,我覺得那種感覺很棒。」

我知道她在避免冷場,突然想到,她也許是所謂的大家閨秀。

「我是前面那所木野美術大學的學生。」

「喔,我知道。」

「我讀的是漫畫系。」

「漫畫系?」

「是不是很奇特?全日本只有我們學校有漫畫系,但並不是俗稱的那種漫畫,而是卡通。」

「卡通?」

「就像是報紙上的諷刺漫畫,妳瞭解嗎?」

「大概知道,也可能曾經看過。」

「就是那個。」

「真的很奇特。」

「嗯,妳呢?是大學生嗎?」

「我在讀美髮的專科學校。」

「所以,妳以後要當美髮師嗎?」

「原本是這麼打算……目前正在考慮。」

和她說話之後,我覺得她的聲音應該是她最吸引人的地方。

她的聲音清脆柔和,很療癒,讓人想要睡覺。

沒錯,如果要用一句話形容她的整體印象,就是她很療癒。

「好美。」

她瞇眼看著河邊的櫻花,聽起來像是在坦率表達真實的感受。

「今天上學的路上,我還在想,櫻花是一種很奇妙的植物。」我說,「在開花之後,才讓人意識到『啊,原來這裡有櫻花樹』,除此以外的時間,幾乎都不會意識到它們的存在。」

她猛然張大眼睛。

「的確是這樣,沒錯。」

她說「沒錯」這兩個字特別可愛。聲音中帶著柔和的逗趣,好像在對自己說話。

我原本可能太小看她了。

無論她令人感到療癒的外表,還是衣著的品味,或是細心周到,還有聲音和動作中自然流露的可愛,都貼上了「完美」的標籤。她真的是讓人做夢都會笑出來的超級正妹。

我的內心對目前和她走在一起這件事漸漸失去了真實感。

真是走了狗屎運。我得到了不該得的幸運——內心不由得產生了恐懼。

這時,我感受有視線注視我的臉頰。

轉頭一看,福壽小姐目不轉睛地看著我。

即使我們四目相接,她也沒有移開視線。她露出帶著苦惱的嚴肅表情,用好像畫家看著模特兒時,把印象深深烙在腦海中的眼神看著我。

「……怎麼了?」

福壽小姐俏皮地問,掩飾自己的窘態。

我緊張得呼吸都有點困難了。

「這就是妳剛才說的水道嗎?」

「對啊,你不覺得很棒嗎?」

「原來高度和地面相同,水流這麼豐沛。」

「水面上有櫻花花瓣。」

「嗯。」

周圍越來越有公園的感覺。

走在有一整排綠意盎然樹木的彎道上,和帶狗散完步的老太太,以及準備去慢步的大叔擦身而過。

「我老家附近也有一個山田池公園,和這裡的感覺很像。」

我們聊著這些事,來到了水池。

雖然水池這兩個字讓人感覺只是一個小小的池塘,但這種水池通常都很大,這個水池的規模也不小。

被低矮的山環繞的水池周圍成為慢跑道,水池上有一座很長的石橋,走過那座石橋,就是很有現代感的京都國際會館。

我們走進了慢跑道中間的涼亭。

伸向水面的涼亭有點像西式建築的陽台,我和福壽小姐靠在石頭圍牆上,眺望著水池。

微風吹拂水面,浮現出白色的魚鱗狀,好幾條鯉魚在水面下游來游去。

「有鯉魚。」

「超大的。」

她的語氣突然變得很隨興,但隨即又恢復了平靜而謹慎的語氣。

「為什麼會對我……那個……我哪裡……?」

我轉頭看著她。停頓了一秒,她轉動雙眼看了過來。

我決定實話實說。

「不知道。」

因為我覺得我只能這麼做。

「我想……應該是本能。」

她默然不語地聽我說話。我低頭看著水面。

「我內心有一種直覺,知道妳就是我的真命天女,知道我必須主動出擊,否則,我可能沒有勇氣這麼做。」

我忍不住偷看她,擔心她會感到掃興。

她再度露出剛才那樣的眼神。

那是意味深長的奇妙眼神,好像要把看到的一切都深深烙進腦海。

我認為這代表她很認真地在聽我說話,所以帶給我更大的勇氣。

「我覺得妳超正,我有點高攀不上……根本不敢靠近。」

「沒這回事。」

她的聲音有點沙啞。

她眼眸中的水面泛著漣漪,笑了笑之後,轉頭看向水池的方向。

然後,好像從水面中探出頭般揚起頭,緩緩閉上眼睛,靜靜地呼吸。

聽她的呼吸聲,好像終於完成了一件漫長的工作。比方說,終於走完了秘境,或是完成了多年的研究,那是不曾參與這個過程的人無法進入的世界——她的樣子讓我產生了這樣的感覺。

她張開眼睛,看著天空。似乎感到虛幻,又好像深深沉浸在其中。

我正準備向她告白,所以無法承受這份靜謐。

「對不起,妳一定覺得有點毛毛的。」

「不。」她搖了搖頭。

我內心同時充滿了期待和不安。

她好像突然想到什麼似地看了手錶。那是一個款式小巧而簡單的正統皮錶帶手錶。我覺得很符合她的風格。

她看著手錶的表情好像即將下一場雷陣雨。

「妳有事?」

「嗯。」

她露出緊迫的表情,似乎必須馬上離開。

「對不起。」

「不。」

她露出歉意的笑容,我假裝若無其事地問:

「我們還可以再見面嗎?」

話音剛落。

 

她哭了。

 

福壽小姐收起笑容,準備露出嚴肅的表情時,淚水順著她的雙眼撲簌簌地流了下來。

「啊?啊?」

她按著自己的眼角,似乎也被突如其來的狀況嚇到了。

然後才終於露出哭喪的表情,好像感情終於跟上了淚水的腳步。

她抱住了我。

柔軟的感觸因為熾熱的淚水而顫抖。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狀況,只能愣在原地。

她把臉埋在我的胸口,自言自語地說了一句我聽不懂的話。

……這樣就好了吧。

「……發生什麼事了嗎?」

她點了點頭,臉在我的襯衫上摩擦著。

「發生了……有點……難過的事。」

她故作輕鬆的語氣,反而證明了真的發生了什麼事。

我剛才完全沒有察覺,她也完全沒有表現出來。

但是,也許本來就是這樣。每個人在群體之中時,都會故作堅強,如果沒有像這樣深入接觸,根本無法瞭解。

我還在猶豫該不該一問究竟,她已經抽離了身體。她抓住我的手臂,抬起了頭。

她用一雙淚眼注視著我,嘴唇掛著笑容,露出潔白的牙齒。

「我們還會再見面。」

她說話的樣子深深打動了我,我腦筋一片空白。

當我意識到她是在回答我剛才的問題時,她已經整理好情緒,和我保持了距離,拉了拉裙子。

「再見。」

「呃——」

「不好意思,我在趕時間。」

她一步一步向後退。

「再見。」

「好,路上小心。」

福壽小姐露出有點為難的笑容,轉身奔跑起來。她頻頻回頭看著我說:

「明天見!」

然後,她消失在櫻花盛開的彎道盡頭。

對岸遙遠的笑聲隔著水面傳了過來。

周圍的山溫暖而宜人,帶著令人心動的色彩。

走出家門時,我做夢都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

此時此刻,我才終於對剛才發生的事,以及和她之間應該建立的關係慢慢地、慢慢地產生了喜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