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出版(@bookspring.tw)分享的貼文 於 2017 年 2月 月 28 12:03上午 PST 張貼

(原書名:Sleepyhead)

 

熱門電視影集原著小說英國書迷最愛警探小說系列

《控制》吉莉安‧弗琳︱《第43個祕密》哈蘭.科本︱《林肯律師》麥可.康納利︱《永不回頭》李.查德  名家齊聲力薦!

畢林漢  是當今最能讓人過癮連連、最充滿洞察力的活躍犯罪小說家之一。——吉莉安‧弗琳
馬克.畢林漢  筆下的故事情節與人物絕對讓你不忍釋手!——麥可.康納利
馬克.畢林漢  是我最愛的新秀作家之一——哈蘭.科本

英美AMAZON書店逾千位讀者★★★★顫慄好評!

他的前三名受害者當場死亡
第四名女孩卻沒有那麼幸運……

 

【內容簡介】

索恩討厭當冷硬派警察,他只是感到無可奈何尤其對眼前艾莉森這個被纏拌在醫療管線裡的人形來說。她應該可以聽、可以看,也有感覺﹔但她完全無法動彈,就連最微小的肌肉動作也無能為力。說這是閉鎖症候群也不對,它其實是無期徒刑。

索恩知道已發生了三起謀殺案,每名受害者的死因都是基底動脈阻塞。某個喪心病狂的傢伙專挑女性下手,進入她們的家中,把速眠安注射入她們的體內﹔然後用那雙手緊扣住她們的頸動脈,猛地扭轉頭部和脖子,動手造成她們中風。

原以為艾莉森的僥倖存活是兇手犯了他的第一個錯誤。但此時,索恩聆聽著呼吸器發出的氣嘯聲,卻發現了可怕真相:艾莉森的「活法」才是兇手要的結果,一個「完美疏離」的證人。艾莉森雖然掌握了兇手的身分,卻無法告訴任何人……索恩要如何抽絲剝繭才能破解層層謎團?

 他要你求生不得
他要你求死不能
他要把你變成徘徊陰陽兩界的行屍走肉

 

【各界好評】

前有摩斯與雷布斯探長,現在又有了索恩探長,新世代超級巨星探長已經在我們面前現身,萬萬不可錯過! 
——李查德

畢林漢是世界級的犯罪小說家,而湯姆.索恩則是精彩萬分的主角,一定要先賭為快。
——卡琳.史勞特

精采佈局,加上陰沉的人物與巧妙轉折,結局驚悚沈重,不可不讀。
——《書訊》(重點書評)

精神變態的扭曲陰謀,加上前所未有的伏筆——成就出一部刺激驚人的處女作。
——《巴爾的摩太陽報》

誰會想到一個獨角喜劇演員可以寫出這麼精采的英國警察小說?功力可與犯罪小說天后伊莉莎白.喬治與露絲.倫德爾媲美。
——《今日美國報》

畢林漢的完美構局、加上逐漸累積的恐懼感,讓這本書成為今年最了不起的初試啼聲作品之一。我以空前的加速度、將他的下一本書列入我的必讀清單。
——《洛磯山脈時報》(最優級書評)

畢林漢改行當小說家,可算是他最成功的轉業決定。
——《匹茲堡論壇評論》

驚心動魄的處女作。
——《多倫多環球郵報》

絕對讓你不寒而慄。令人惴惴不安,毛骨悚然……難忘的角色與緊張的氛圍,英國現在終於也有自己的大師級犯罪小說。
——《衛報》

風格獨具的處女作。
——《周日獨立報》

本書幾無缺點,充滿了令人震駭的創意。
——Time Out》雜誌(英國版)

陰森至極、截然不同的犯罪小說。
——《曼徹斯特晚報》

光看前幾頁,就讓我消失不見的惡夢又回來了,我在半夜醒來,嚇得發抖又滿身大汗。
——《伯明罕郵報》

本書會讓你忍不住檢查自家門鎖,趕緊關窗。
——《愛爾蘭周日報》

畢林漢完成了本書之後,等於讓自己一躍進入英國犯罪小說的領先梯隊。
——約翰.哈維,《蘭錫克探長》系列作者

周末買下這本書的時候,就不要安排其他的計畫了——因為如果不看到最後一頁,你絕對捨不得離開家門。
——《男人幫》雜誌

喜歡在夏天曬得黑亮,又想要享受全身起雞皮疙瘩樂趣的人,本書是你的完美選擇。
——《她》雜誌(英國版)

 

【作者簡介】馬克.畢林漢 Mark Billingham

Mark Billingham

英國最負盛名的犯罪小說作家之一。曾任演員、電視編劇和單口相聲演員,出生於英國伯明罕。

曾經以《懶骨頭》(Lazy Bones)與《死亡消息》(Death Message)兩度獲得柴克斯頓犯罪小說首獎,並以《膽小鬼》(Scaredy Cat)贏得夏洛克獎的最佳偵探獎。他獨立製作的驚悚片IN THE DARK也入選為年度時代佳作。

探長湯姆‧索恩系列則是「星期天泰晤時報」書籍暢銷排行榜的常勝軍。本書與《膽小鬼》(Scaredy Cat)已改編為熱門電視影集,由男星大衛.莫瑞賽(David Morrissey)飾演湯姆.索恩。目前馬克與妻子、兩名小孩住在北倫敦。

官網:www.markbillingham.com

 

【哪裡買】




 

【延伸閱讀】

 

【內文試閱】

序曲

羅傑.湯瑪斯  皇家病理學學院

此致

南華克  皇家驗屍官

安琪拉.威爾森醫師

二○○○年六月二十六日

 

親愛的安琪拉:

根據我們最近一次的通話內容,我特別寫出下列重點、可作為我驗屍報告(編號為PM2698/RT)的補充說明,供您參考,受害者為二十六歲的蘇珊.卡立緒小姐,於六月十五日時遭人發現因中風死於家中。

六月十七日聖多默醫院完成了驗屍工作。死因是腦幹梗塞,肇因於自發性椎動脈剝離所引發的基底動脈阻塞。死亡之後十二小時所取得的樣本,也無法讓我進行蛋白質C與蛋白質S缺乏症的檢測,除此之外,卡立緒小姐只是偶爾吸菸,在她身上實在找不到中風的傳統危險因子。而且,我發現了某些輕微的頸脖傷口,伴隨上頸脊椎的韌帶損傷,但與先前的某些頸部扭傷或運動傷害的痕跡並不一致。血液中發現了些許苯二氮平類藥物,調查結果發現,有張開立給卡立緒小姐十八個月前的室友的處方箋,藥品正好是煩寧錠。

我依然認為這個死因不無可疑之處,然而警察的調查結果卻看不出端倪。我正在徵詢同僚,也將這封信的副本發給所有的病理學系所與大倫敦地區的驗屍法庭。要是有人處理過中風者的遺體(可能是二十到三十歲的女性),發現了以下的任何一個症狀,我很願意與對方好好研究討論一下:

 

找不到傳統危險因子

頸部韌帶撕裂傷

血液中有苯二氮平類藥物

如果您認為有必要做第二次驗屍,想和我討論上述的發現結果,我當然很樂意與您進一步深談。

 

                            皇家病理學學院諮詢專家  羅傑.湯瑪斯  敬上

 

備註:屍體出現這種異常狀況(現在的臭味簡直像是剛刷洗過的雨靴!),正如我所告訴您的一樣,當局並不在意,殯葬業者也樂得開心,若說這情形令人有些憂心,其實都只算是客氣的說法而已!!

 

第一部        程序

第一部

「快醒來,瞌睡蟲……」

有光,有聲音,還有面罩,清甜的氧氣送入我的鼻腔……

之前呢?

我和那些女孩手挽著手,大聲唱出我會活下去,俱樂部裡那些穿著白襪的坎伯威爾色胚全被我們嚇得挫賽……

現在,我一個人獨舞。在提款機前面,天,一直喝個不停,今晚太爽了。

然後,我拚命想要把鑰匙插入大門裡。

接下來,有個男人坐在車裡,手上還拿著香檳,他要慶祝什麼?已經灌了一大桶龍舌蘭,再追一杯也沒什麼大不了。

然後我們一起在廚房,我聞到香皂的味道,還有別的,某種渴望的氣息。

那男人在我背後,我跪在地上,如果他沒有扶著我的話,我早就癱倒了,我醉得那麼厲害?

他的雙手貼著我的頭,還有脖子,他動作很溫柔,他告訴我不要擔心。

然後……沒有了……

 

1

 

索恩討厭當冷硬派警察。這種警察是廢物,就和乾硬的油漆一樣。他只是……無奈。對於頭骨碎裂、胸前還被刀刻了「人渣」字樣的流浪漢感到無奈,對於酒醉巴士司機加上矮橋肇禍、因而身首異處的六名女童軍感到無奈。還有更冷硬無情的部分,看著痛失愛子的女人眼神呆滯,緊咬著下唇,心不在焉伸手拿熱水壺的時候,他依然無奈。索恩對這一切感到無可奈何,對於艾莉森.維列茲,他一樣很無奈。

「長官,真的,運氣好。」

這個小女孩狀的人形,被纏拌在半英里長、如義大利細麵般的醫療管線裡,等於是案情的重大突破。很僥倖,運氣好,她差點連躺在那裡的機會都沒有,他們在第一時間發現了她,這才是無庸置疑的好運。

「好,這次遭殃的是誰?」警員戴夫.賀蘭德先前早已聽聞索恩直取咽喉的行事風格,但他們才剛到那女孩的床邊,他就聽到這種問法,讓他措手不及。

「嗯,長官,老實說,她不符合先前其他受害人的側繪條件。我的意思是,她遭受攻擊之後還倖存了下來,而且她太年輕了。」

「第三名死者也只有二十六歲啊。」

「是,我知道,可是你看看她的樣子。」

他說得沒錯。芳齡二十四,看起來卻像個無助的小孩。

「所以這本來只是一起失蹤人口案件,等到當地警察追到她男友的時候才急轉直下?」索恩挑眉問道。

賀蘭德立刻拿起自己的筆記本,「呃……提姆.西尼根。他算是她最親近的人,我有他的住址,他等一下會過來,顯然是天天都會來探視。他們兩人在一起十八個月之久—她兩年前接下這裡的托兒所護士一職,從紐加索搬過來。」賀蘭德闔上筆記本,望著索恩,他的上司依然目光低垂,凝望著艾莉森.維列茲。他不確定索恩是否知道其他組員叫他「不倒翁」。不難看出索恩為什麼會得到這個封號,他……多高?五呎六吋(一六八公分)?還是五呎七吋(一七○公分)?但他的低重心加上那非比尋常……的寬度,顯然要讓他晃搖絕非易事,而且,他眼中還流露出某種意志,等於告訴賀蘭德他幾乎是打不倒的人。

賀蘭德的老爸認識不少如索恩這樣的警察,但與這樣的人共事,卻是賀蘭德的第一次。他決定筆記本還是先留在手邊比較好,「不倒翁」看起來還有一大堆問題,而且這討厭鬼的確很有本事,不需要開口,就能向他們逼出一堆問題的答案。

「所以,她參加完女性友人的婚前派對之後,走路回家……嗯,上週二的事……最後被丟在倫敦皇家醫院的急診室門口。」

索恩的臉抽動了一下,他知道那家醫院。六個月之前,動完疝氣手術的那股恐懼依然淋漓鮮明。有個穿藍色制服的護士伸頭進來張望,看了他們之後,目光又飄向時鐘,索恩抬頭瞄了她一眼。賀蘭德正要伸手拿證件,但她已經關上了門。

「她剛入院的時候,大家以為她是用藥過度的病患。然後,他們發現了這個詭異的昏迷疑團,隨即將她轉院送來這裡。不過,就連他們發現是中風的時候,看起來也與『反手』專案沒有明顯關聯,所以不需要檢測苯二氮平類藥物,當然也不需要打電話給我們。」

索恩的目光低垂,看著艾莉森.維列茲,她的瀏海該修了。他看著她的眼球,在眼窩裡骨碌碌轉個不停。她知道他們在這裡嗎?聽得到她說話的聲音嗎?還有,她還記得當時的事嗎?

「好,所以如果你問我,這次遭殃的人是誰,嗯,其實是兇手自己,長官。」

「賀蘭德,去弄兩杯茶進來。」

索恩依然緊盯著艾莉森.維列茲,他靠著鞋子摩擦地板所發出的吱嘎噪音,還有關門的嗖嗖聲,知道賀蘭德已經離開了。

湯姆.索恩探長其實不想辦這個「反手」專案,但只要不是那個改頭換面的重案組轉來的案子,他覺得都好。每個人都被這次的組織調整搞得頭昏腦脹,至少「反手」是個清楚直接的傳統專案。當然,這個案子相當引人關注,但他不像某些同事一樣很哈這種案件,他是天生的怪胎,對於自己沒有把握偵破的案子相當排拒。而這個案件剛好詭異,毫無疑問。他們已經知道發生了三起謀殺案,每一名受害者的死因都是基底動脈阻塞。某個喪心病狂的傢伙專挑女性下手,進入她們的家裡,把滿滿的毒藥注射進入她們的體內,動手造成她們中風。

動手,造成她們中風。

漢卓克斯是那種喜歡動手示範的病理學家。一個禮拜之前,索恩待在他的實驗室裡面,被他那雙死緊的手扣住頭與脖子、示範殺人技巧的時候,真的是嚇得半死。「菲爾,媽的你以為你自己在幹什麼啊?」

「給我閉嘴,湯姆,你現在因為鎮靜劑的關係而昏迷不醒。我可以為所欲為。我只需要把你的頭扳向這個方向,對這個位置施壓扭一下動脈。這是一道精細的程序,得具備專業知識……我不知道,會不會是軍人?也許是擅長武術的人?不管怎麼樣,這個畜牲很狡猾,完全不著痕跡,簡直是天衣無縫。」

簡直。

克莉絲汀.歐文與瑪德蓮.維克利都有中風的危險因子:一個是中年人,另外一個是老菸槍,而且還服用避孕藥。她們住在倫敦遙遙相隔的兩端,都是在自家中被殺害。病理學家發現這兩名受害者最近都開始使用酚皂,但克莉絲汀.歐文的先生與瑪德蓮.維克利的室友雖然也都覺得有異,但沒有人否認浴室裡多了一塊酚皂,也沒辦法解釋原因。她們的體內都找到殘留的鎮靜劑,原因各不相同,歐文服用抗憂鬱處方藥物,而維克利則是偶爾嗑藥,這兩起死亡事件固然令人傷感,但看起來顯然是自然死亡,看不出與藥物有任何關聯。

但若是說蘇珊.卡立緒有中風的危險因子,就很難令人接受了,而且他們在那間位於滑鐵盧的單臥公寓裡找到了一瓶無標籤的鎮靜劑,啟人疑竇。最後,是發現她脖子韌帶受損,還有某位冰雪聰明的病理學家,才讓他們發覺有異狀。就連漢卓克斯也必須大力稱讚這個研究方法與成果很了不起,非常厲害。

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湯姆,他在玩的是百分比遊戲。街上一大堆人閒晃,其實都帶有中風的高危險因子。首先,看你就知道了。」

「啊?」

「你還是酒品專賣店的金卡會員吧?對不對?」

索恩本想要開口抗議,但繼之一想還是作罷,反正漢卓克斯也經常和他一起出去喝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