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出版(@bookspring.tw)分享的貼文 於 2017 年 5月 月 23 8:20下午 PDT 張貼

(原書名:聖断罪ドロシー01 絶対魔王少女は従わない)

 

《灰與幻想的格林姆迦爾》作者 十文字青 好評作!

我要成為「絕對魔王」!(偉大的志向……)

神聖魔王少女和黑心魔法師
兩人相依的逃亡兼改革世界之旅就此展開!!

日本角川Sneaker文庫正式授權

 

【內容簡介】

雷貝爾塔德魔王國被帝國攻陷後,國家滅亡。

在千鈞一髮之際逃過死劫的皇女 桃樂絲

一邊和護衛魔法師 卡爾亞 躲避追兵,一邊進行逃亡。

但是,理應極力隱藏真實身分的桃樂絲,

卻是個無法對眼前遭受帝國荼毒的各地人民視若無睹,總會立即伸出援手的正義之士。

最後居然還說出「我要成為『絕對魔王』,廣施仁政!」這種話!?

繼承魔王之血的神聖少女,其改革世界的旅程就此展開!

 

【作者簡介】十文字青

出生於北海道。2003年以《純潔ブルースプリング》榮獲第7屆角川學園小說大賞特別賞。之後以《薔薇的瑪利亞Ⅰ墬入永眠的追夢女王》一書出道。其他尚有《灰與幻想的格林姆迦爾》、《Elysion 雙樂園的迴旋曲》、《大英雄沒有職業有哪裡不對》、《公主的獻祭》、《黑之夜魔》、《我心之劍》等作品。

在函館有一家店名「元祖小いけ」的咖哩專賣店,它的咖哩非常好吃。尤其是豬排咖哩。麵衣薄透,炸得又酥又脆的豬排;令人心滿意足、幾乎要融化腦袋的辛香辣味咖哩醬;還有與咖哩醬形成絕配的白飯。將這三樣食物混在一起吃,讓人心醉神迷、無法自拔。啊啊,可以的話,真希望每天都能吃到啊。

最後要順便說一句,還請各位讀者多多關照桃樂絲與卡爾亞。

 

【角色介紹】


 

【哪裡買】




 

【延伸閱讀】

 

【內文試閱】

序章 駛向明日的TrainTrain

帝曆三七八九年六月七日 開往古德領王國首都阿拉尼斯市火車內

 

卡爾亞將近似黑色的墨綠色眼睛轉往車窗方向。玻璃材質的窗戶沾滿煤灰。不僅是外側,就連內側也是一片骯髒。

⋯⋯我果然還是不喜歡吶。這種叫火車的東西,真的是——」

低聲呢喃之後,皺起頑固倔強的眉毛。卡爾亞小心翼翼地在肩膀保持平持的情況之下,挪了挪腰。二級車廂的座位實在是太硬了。

除了位置坐起來不舒服之外,由於她將頭倚靠在自己右肩的關係,讓本來就很狹窄的雙人座位變得更加擁擠。

「桃樂絲。」

試著輕聲呼喚她的名字。

她依舊睡得很香甜。我想要看窗外的景色,所以我要坐靠窗的位置。她明明說過這種話,但是現在卻陷入熟睡之中。

「這裡又吵又晃,四周還充斥著燃燒格德姆石的難聞氣味,妳居然還睡得著⋯⋯

火車在三十分鐘前於林登車站停車,經過十五分鐘之後發車。由於她在更早之前就入睡,所以加起來應該已經睡超過一個小時以上。差不多該叫醒她。她實在是太沒警戒心了。

卡爾亞用肩膀輕輕推擠她的頭。

但是不管推多少次,她還是沒有醒來。

於是,在卡爾亞試著稍微加重推擠力道之後,她的身體往車窗的方向倒過去。

「啊⋯⋯

卡爾亞著急了一下。不過倚靠在車窗邊的她,依舊沒有醒來。

卡爾亞嘆了一口氣。不管怎麼說,她也睡得太熟了吧?

戰戰兢兢地輕戳她的臉頰。過於柔嫩的觸感讓卡爾亞嚇了一大跳,而她卻動也沒動。

卡爾亞原本打算將臉湊近她的耳邊,但是隨即打消念頭。

因為儘管被漆黑直髮遮掩大半張臉,卡爾亞仍然清清楚楚地看見她的睡顏。

睫毛長到令人驚嘆的地步。明明剛剛指尖所碰觸到的臉頰摸起來很圓潤,但是下巴部位卻顯得相當消瘦。肌膚怎麼會如此白皙呢?微微輕啟的嘴唇如同成熟果實般豐厚,看起來相當甜美,卻又小巧鮮豔。

⋯⋯真是的,我在想些什麼呀?」

卡爾亞以假咳代替辯解,然後把嘴湊近她的耳邊。

「桃樂絲。」

「啊⋯⋯!?」

桃樂絲睜開眼睛,把臉往卡爾亞的方向轉過去,藍色眼睛不停眨眼,似乎還沒有完全清醒。

卡爾亞毫不著急、慢慢地恢復原本的姿勢。

「早安,桃樂絲。」

⋯⋯早安。」

桃樂絲把身子挺直,一邊梳理頭髮,一邊露出裝模作樣的正經表情。

「所、所以?什麼事?應該說,你為什麼要說早安?我又沒睡。」

「妳明明睡得很熟。」

「我沒睡。」

桃樂絲嘟著嘴,把身子轉向旁邊。與其說是「旁邊」,「斜後方」這個說法似乎更加正確。幾乎等同於往後方回頭。她在看哪裡呢?那個方向明明只有椅背而已。

「我只是稍微閉上眼睛而已。我怎麼可能會在白天睡覺,不要把我當成小孩子。」

「我十六歲,桃樂絲十五歲。帝國的法律規定十六歲以上就算成年人。」

卡爾亞對她聳了聳肩。不要把我當成小孩子、嗎?明明所作所為都像個小孩子一樣,還真敢講。

「總之,我已經是個成年人,但是桃樂絲還只是個小孩唷。」

「你才跟我差一歲而已,居然敢露出這麼臭屁的表情。」

「我不覺得我有露出臭屁的表情。」

「我也早就是個成年人了。總之,我沒有睡著。」

「那麼,為什麼我剛剛不管做什麼事,妳都毫無反應呢?」

「你說不管做什麼事——」

桃樂絲倏地轉過身來,目不轉睛地盯著卡爾亞的臉。

「你做了什麼?卡爾亞,難道你對我做了什麼奇怪的事?」

「才、才沒有!」

應該說,太近了。臉、靠太近了。不,其實也沒有那麼近。不過,果然很近。

「我怎麼可能會對桃樂絲做奇怪的事呢?」

「真的嗎?例如偷捏我的鼻子,或是用雙手從兩側夾住我的臉頰然後把肉往內堆擠之類的事情,你都沒有做嗎?」

⋯⋯原來妳所說的奇怪的事情指的是那個。」

「那個?」

桃樂絲歪著頭,眨了眨眼。話說回來,她的睫毛長到彷彿只要互相摩擦就會發出聲音似的。說不定還能承載重物呢。

「不然還有其他奇怪的事嗎?」

「沒、沒有呀?」

「所以,卡爾亞究竟對我做了什麼事呢?」

「什麼事⋯⋯

卡爾亞搖搖頭。即使撕裂他的嘴,卡爾亞也絕對不會把戳臉頰、專注凝視睡臉這些事情說出來。

「我沒做什麼奇怪的事。」

「啊,我知道了。」

桃樂絲斜眼瞪向卡爾亞。藍色眼睛在此時變得猶如冰雪般寒冷。

「你一定是在妄想如果坐在自己隔壁的人是個胸部大的女生,那該有多好吧?」

「哈啊?妳在說什麼?我怎麼可能做這種事?真是愚蠢。」

「你不用再說謊,我全都明白。」

「明白什麼?」

「卡爾亞對於大胸部的女生特別無法招架!」

「什——」

卡爾亞強迫自己放鬆差點要抽筋的臉部肌肉。

「才沒有那種事!那只是妳故意找碴的藉口!」

「那麼,請你回答我的問題。」

「剛才的對話怎麼有辦法接到那麼這個轉折詞呢?」

「聽好囉。」

「是、是⋯⋯

「只要回答⋯⋯?」

「只要回答一次就好。是。」

「我問你。」

桃樂絲一本正經地豎起食指。

「某天早晨,當毫無女性經驗的十六歲卡爾亞小弟醒過來以後——」

「為什麼要編故事⋯⋯

「醒過來以後⋯⋯

⋯⋯醒過來以後,然後呢?」

「中略。」

「這麼快就中略了⋯⋯

「接下來才是重點。有長相幾乎一模一樣的大胸部女生與小胸部女生,一邊說著過來~過來~一邊對自己招手。那麼,卡爾亞小弟會選哪一位呢?」

「咦?我會選⋯⋯不對啦!」

卡爾亞大叫出聲之後,嘆了一口氣。先冷靜下來。冷靜下來吧。這沒有什麼好慌張的——吧?

「與其說選哪個都可以,不如說選哪個都無所謂唷?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都一樣,我對人類根本沒有興趣。」

「說謊。卡爾亞是個大騙子。你這個以詐欺為生的扁平足混蛋!」

「先跟妳說清楚,我可不是扁平足。」

「那麼請你提出證據來。現在立刻證明你不是扁平足。如此一來,我就勉勉強強同意你的說法。」

「什麼?只要脫掉鞋子就可以了嗎?等一下,現在⋯⋯我不脫,這裡不能脫鞋吧!」

「不能脫鞋嗎?」

「當然不能脫。」

「你總是像這樣每件事情都嫌麻煩而不努力去做。」

「才沒有『每件事情』呢。該做的事情,我都會認真做好。我和桃樂絲不一樣,我並沒有打瞌睡。」

「你到底要我說幾次?我沒有睡覺!」

「不,妳睡著了。確確實實睡著了。無論怎麼看,毫無疑問地就是睡著了。」

「真是強詞奪理。」

「我只是實話實說。」

「手段真卑鄙。」

「是嗎?」

「壞心眼。」

「如果桃樂絲這麼認為,那麼桃樂絲眼中的我就會是這種人。」

「不知羞恥。」

「就算妳這麼說,我還是打算當個知羞恥的人唷。」

「嗚~⋯⋯

桃樂絲鼓起臉頰。不過,或許是連自己都覺得這個舉動過於幼稚吧?桃樂絲把明明只要呼出來就好的空氣一口氣吞進肚子裡,接著不停地咳嗽。她到底在做什麼呢?

⋯⋯桃樂絲,妳沒事吧?」

「好、好難過⋯⋯

「明明只要把那口氣呼出來就可以了。」

「呼出來?」

「嗯,不該吸進去。」

「呼出來⋯⋯

桃樂絲深吸一口氣,讓臉頰變得鼓鼓的。然後,把空氣從噘起的嘴唇間擠出來⋯⋯噗、噗噗噗!發出這樣的聲響。差一點就要大笑出聲的卡爾亞發出「——嗚!」的悶哼聲,努力克制住笑意。

「討厭!」

「痛!」

腿被打了一下。

桃樂絲用溼潤大眼瞪向卡爾亞,然後漲紅臉。

「所以我才會不想要呼出來,選擇吸進去嘛,都是卡爾亞多嘴!」

「不,正常來說,妳應該打開嘴巴再呼出來。」

「太晚說了!一切都已經為時已晚,夠了!」

桃樂絲從座位上站起來,在說出「閃開!」這句話的同時,跨過卡爾亞的膝蓋。

「啊,等一下,妳要去哪裡?」

「不管去哪裡都不關你的事吧!」

桃樂絲走到通道上,看向前方,轉過身來,接下來同樣盯著前方看。

卡爾亞無奈聳肩。

「我們現在正待在疾馳的火車上,我想妳應該沒辦法去別的地方吶。」

「火車裡面很寬敞,總有其他我能去的地方。」

「前方是三號車廂,後方是五號車廂。一號車廂需要出示一級票券才能進出唷。」

「就算你不一一說明,這種小事我也知道。把人當笨蛋。卡爾亞明明就只是個連三流都稱不上的花花公子。」

「花花公子⋯⋯妳真的明白那是什麼意思嗎?」

「哼!」

桃樂絲往三號車廂的方向快步走去。

⋯⋯所作所為都像個小孩子一樣。」

卡爾亞蹺腳坐在稍微變寬敞的座位上,然後用手托著臉龐,將視線投向車窗外由前往後流瀉而去的景色。與馬車相比,帝國鐵道的鐵路客車幾乎可以稱得上是「空間寬廣」,但是這種次級火車的內部人多擁擠,根本不適合散步。所以過一會兒,桃樂絲應該就會回來了吧?

「請問⋯⋯

根本談不上「過一會兒」,卡爾亞馬上就聽見桃樂絲的聲音。桃樂絲似乎正在向其他乘客搭話。

「——真是的,她在做什麼呀!我明明交代過好幾次『盡量不要跟別人扯上關係』,講到嘴巴都痠了⋯⋯

仔細一看,桃樂絲正彎著腰佇立在隔著四排座椅的地方,不知在做什麼事。

轉頭看向這邊。臉上表情非常嚴肅。不好的預感。

「卡爾亞,過來一下。立刻、馬上!這是緊急事態!」

「啊?什麼事?」

「她的身體不舒服。」

「誰?」

「桑雅女士。」

「所以,她是誰啊!」

「剛剛才相識的阿姨。臉色看起來很不好,而且似乎會頭痛、以及感到頭暈目眩。」

「相識、嗎⋯⋯

雖然很想請桃樂絲重新學習「相識」這個字詞的意思,但是不管怎麼說,對於臉色不好還會頭痛、頭暈的人,卡爾亞根本束手無策。

「我不是醫生。很遺憾,我可能幫不上忙。」

「你看起來一點都不覺得『遺憾』,是我的錯覺嗎?」

「嗯,是錯覺。」

桃樂絲用力皺眉,抿起嘴。生氣了?

不過與其這麼說,看起來很哀傷——這個說法似乎比較正確。

到底在哀傷什麼呢?卡爾亞不清楚這個問題的答案,只知道桃樂絲感到傷心這件事情。

「卡爾亞學習了各式各樣的知識,應該比我更加了解才對。」

⋯⋯醫學並非我的專長,我連基礎知識都不懂,所以無法幫助她唷。」

「我無法坐視不管。」

「別多管閒事⋯⋯

嘴巴雖然這麼說,身體卻從座位上站起身來。卡爾亞對這樣的自己感到十分厭惡。卡爾亞是真心認為自己完全幫不上忙。明明做不到的事情卻硬要做給別人看,這種事情根本毫無意義。只能算是一種自我滿足而已。

卡爾亞一邊用手搔了搔微微捲曲的紅髮,一邊踏著緩慢步伐朝著那名叫做什麼桑雅女士的座位走過去。就在這一瞬間⋯⋯

通往三號車廂的門突然開啟。有人走進來。是個女人。

「桃樂絲!」

聽見卡爾亞放聲大叫,桃樂絲也往門的方向望過去,緊接著屏住呼吸。

對方是一名身材高挑的女人。不僅個子高,她還身穿帝國軍的軍服,頭上戴著軍帽。

徽章是由黑、紅、黑三線排列而成的圖案。

卡爾亞動作迅速地裝備上原本佩帶在腰際的手甲——不滅的右手與無限的左手。

「回來,桃樂絲!」

「不過,桑雅女士她⋯⋯

「現在沒時間在意那種事吧!」

「發現目標⋯⋯

女軍人開始快步奔跑,打算出手襲擊桃樂絲。怎麼可以讓她得逞呢?

「桃樂絲,快過來⋯⋯!」

卡爾亞放聲大喊。眨了一下眼散發出靈力之後,紫色光線開始在視野內搖蕩飄舞。開門。這是與精靈們居住的星氣面成功接觸的證據。卡爾亞召喚精靈。「——來吧,正三位雷靈累光!」

「來人啊!拜託,請救救桑雅女士⋯⋯!」

桃樂絲一邊向四周的人如此說道,一邊跑回卡爾亞身邊。女軍人差一點就要抓到桃樂絲。

卡爾亞開口詠唱咒文。「轟隆作響 雷電奔馳 一舉消滅所有闇影—— 」

女人伸出手。

指尖即將碰觸到桃樂絲的頭髮。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

「怒吼吧!雷電!」

幾乎就在卡爾亞發動魔法的同一時刻,有個人大喊一聲「——席茲⋯⋯!」,然後伸手將身材高挑的女軍人拉倒在地上。身材高挑的女軍人——席茲的後方,還有另外一個人。對方似乎沒有刻意隱藏自己的身影,而是因為個子過於嬌小,所以才會讓人看不見她的存在。又是一名女人。身上同樣穿著軍服。

雷電是一種可以在目標點直接引發星電力的精靈魔法。於是現在演變成個頭嬌小的女軍人代替席茲承受那記魔法攻擊的情況。個頭嬌小的女軍人全身顫抖了一下,倒地不起。

「——咕、嗚⋯⋯!」

對手是活生生的人類,所以卡爾亞有事先降低攻擊威力。話雖如此,對手在觸電之後,應該無法立即站起來才對。不過前提是如果對方是「普通人」的話⋯⋯可惜的是,那位外表看起來比桃樂絲更加年輕的嬌小女軍人,並不是普通人。她居然已經可以慢慢站起來,真是太奇怪了。

「安娜瑪麗.愛可!可惡的超再生者⋯⋯!」

「卡爾亞,現在該怎麼辦?」

「快逃,從後面!」

卡爾亞與桃樂絲擦肩而過,往五號車廂的方向前進。方才被安娜瑪麗拉倒在地的席茲一躍而起,緊接著從背後刀鞘拔出一把長刀。雖然上頭銘刻有「道德刀」這三個帶有諷刺意味的文字,但卻是貨真價實的古刀。

「嘖⋯⋯!」

席茲挾帶強烈尖銳的氣勢逼近而來,揮出道德刀。卡爾亞在瞬間蹲下,努力躲過攻擊。勉勉強強逃過一劫。

「——這裡是火車裡面耶!」

「剛剛是哪一位先使用魔法的⋯⋯?」

「我有經過深思熟慮!」

卡爾亞用力踏向地板,在順勢站起來的同時轉身逃跑。可以的話,希望她們能就此罷手。哎呀,不過那應該是不可能的吧?席茲立刻追了上去。過了一會兒,車內爆發一陣陣騷動。尖叫聲此起彼落。有些乘客驚慌失措地打算從座位上逃跑。這是一個好機會。卡爾亞與桃樂絲可以混進人群中趁亂逃脫。但是這一絲虛幻飄渺的希望卻被安娜瑪麗.愛可的一聲怒喝打碎。「——聽著!我們是帝國陸軍情報局人員!要是有人膽敢阻撓,絕不輕饒!如果不想受傷,就乖乖待在原地⋯⋯!」

「滿嘴官腔官調⋯⋯!」

卡爾亞使盡全力在鴉雀無聲的車廂內飛奔。席茲擁有一身怪力,但是卡爾亞在速度上佔有優勢。稍微拉開了一點距離。桃樂絲已經在通往五號車廂的門口等待。「快點!」卡爾亞揚起下巴,示意桃樂絲往前方移動。

「桃樂絲,妳先走!」

「但是,為什麼會這樣!」

「她們是在上一站搭上這輛火車!或許是偽造公民章的事蹟敗露!」

桃樂絲打開門,兩人一起通過車廂的連接通道。再次打開門,前方是五號車廂。

就在門開開關關之際,兩人與席茲的距離因此縮短。來了。是刀子。要刺過來了。

「——咦⋯⋯

不對。

席茲高高舉起長刀假裝要砍向胸口,卻用右腳使出一記側踢。

「嘖⋯⋯!」

出乎意料之外。側踢踢中側腹部。卡爾亞就這樣被踹飛出去。桃樂絲停下腳步,回過頭來。

「卡爾亞⋯⋯!」

「我沒事!」

卡爾亞立刻站起身來。席茲準備揮刀砍下。不行。躲不掉。該怎麼辦?來不及思考,身體已先一步採取行動。

舉起雙手在頭頂上交叉,頓時火花四濺。拜手甲所賜,總算在千鈞一髮之際擋下刀鋒。一股沉重而強烈的衝擊隨即襲向卡爾亞。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