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出版(@bookspring.tw)分享的貼文 於 2017 年 6月 月 6 9:51下午 PDT 張貼

〈原書名:聖母〉

 

最後21頁,翻轉世界!

本屋大賞TOP 13日本讀者驚嘆聲不斷!年度必看的推理小說最佳傑作

暗黑女子秋吉理香子 構思兩年長篇力作!

即使不擇手段,我也要保護我的女兒

完全被作者玩弄於手掌心中。衝擊可比《愛的成人式》(30~39歲女性)
走在公平邊緣的精采傑作!討論今年推理作品時不可缺席的一部作品。(40~49男性)
「母親」的強韌和可怕令人恐懼,意料之外的結局叫人驚訝。集結了所有閱讀的樂趣、精髓。(20~29歲女性)
超級有趣!文字流暢,很有畫面感,也具備文學美感。(3039男性)
大約200頁之後,揭示許多通往結尾的真相,令人折服。甘拜下風。3039男性)
被一騙再騙的驚人故事走向。不安的情緒絲毫無法收束,始終持續。(40~49歲女性)
不由自主地陷入緊張的故事情節中。出人意表的驚愕。母親的愛帶來無比震撼,讀畢後仍久久無法自己。(30~39歲女性)

 

【內容簡介】

 求子若渴的保奈美歷經多次不孕治療終於產下女兒。女兒的誕生改善了家中冰冷的氣氛以及保奈美與婆婆的關係,正因為如此,女兒的存在對保奈美更顯得珍貴。就算賭上自己的性命,保奈美也絕對會好好保護女兒。

東京都藍出市發現幼稚園兒童遺體 獵奇命案

十五日早晨五點半左右,帶狗散步的主婦發現有男童遺體倒臥在藍出川河岸邊鋪有瓦楞紙箱的地面上。前一日下午五點左右,男童跟母親一起到市內超市購物,正當母親在收銀機付錢、稍沒注意時男童不見蹤影,雙親已確認遺體。證實是四歲男童。

看到案件新聞報導後,保奈美鎮日擔心自己心愛的女兒安危而坐立不安。儘管警察已傾盡全力持續調查,歹徒依舊逍遙法外。

為了保護女兒,保奈美將不惜──

《聖母》是結合我眾多思緒的一部作品。包括我一直想生個小孩,每天殷殷期盼,卻一再失望。儘管好不容易達成願望,每日沉浸在育兒的喜悅中,但萬一幸福突然離開,這該是多麼可怕的事……等等。這是我經歷過許多事情後,為之煩惱、受之打擊,經過兩年構想時間才完成的推理小說。希望能在各位讀者心中留下餘韻。——秋吉理香子

 

【作者簡介】秋吉理香子

秋吉理香子
圖源:http://bunshun.jp/articles/-/1220

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系畢業,美國羅耀拉瑪麗蒙特大學電影電視製作碩士。
二○○八年,以〈雪花〉榮獲第三屆「Yahoo!JAPAN文學獎」;
二○○九年,以收錄該得獎作的短篇小說集《雪花》正式踏入文壇。

《聖母》是她繼《暗黑女子》後構思兩年的懸疑推理力作。
她在《聖母》中翻玩敘述性詭計,衝擊性的大逆轉結局完美推翻兇殘犯罪行為的真實意義。
讓讀過的日本讀者驚嘆聲不斷!被譽為年度必看的推理小說最佳傑作!

推特:twitter.com/rikakoppi

 

【譯者簡介】詹慕如

自由口筆譯工作者。
翻譯作品散見推理、文學、設計、童書等各領域,
並從事藝文、商務、科技等類型之同步口譯、會議、活動口譯。

臉書專頁:譯窩豐 

 

【哪裡買】



 

【延伸閱讀】

 

【內文試閱】

1

 

睜開眼睛。

看看時鐘,已經過了十點半。

睡過頭了!保奈美慌張地從床上跳起來。托兒所說過,再怎麼晚都得在十點之前送去。鬧鐘為什麼沒響呢?

「朝會早上十點開始。為了讓孩子有規則生活,順利融入團體生活,請一定要在這之前到校。假日也請務必早起,不要打亂生活節奏。」

今年四月薰開始上琴美托兒所,學校入學須知一開頭就用粗體字這麼寫著。其實她已經盡量挑選上學時間晚的托兒所。有些托兒所必須嚴格遵守八點四十五分上學的規定。保奈美工作到很晚,早上經常睡過頭,考量到自己的方便,儘管有點遠,她還是挑了上學時間規定較寬鬆的托兒所。

她腦中馬上浮現那位上了年紀的園長,甩著如鬥牛犬般煞有威嚴的臉頰大發雷霆的樣子。不久前才因為太常遲到被校方警告。騎腳踏車雖然比較輕鬆,但薰會害怕,所以只好徒步。有時候即使算準了時間出門,也可能因為薰在路上鬧脾氣不肯走路或者繞遠路,最後還是在托兒所前吃閉門羹。罵她她就更不肯動,只好用哄的、用零食拐、給她卡通裡的角色玩具……想了不少方法,但對方畢竟還是個三歲小孩。有時候怎麼也說不通。每個月總是有這麼一兩次,好不容易到校時都已經十點多了。

現在得叫薰起床、讓她換衣服、吃飯——啊!在那之前得打電話到托兒所去……她把放在枕邊的智慧型手機拉過來,手忙腳亂地按下通訊錄——然後又頓時停下動作。

今天是星期天。

對了。所以才沒有設鬧鐘嘛。

今天托兒所沒開。

保奈美緊握手機的指尖一鬆。她將筋疲力盡的身體再次慢慢沉進棉被裡。昨天也很晚睡。雖然說是星期天,但睡到這時候也太誇張了。可是最近工作忙,連續好幾天都只睡三小時。保奈美告訴自己,能睡的時候盡量睡,這才是長久持續工作的祕訣。

 

不過,薰怎麼也熟睡到這時候呢?平常放假時就算想好好睡一覺,孩子也會一大早就醒來,想偷懶賴床也賴不成。不過昨天晚上直到深夜母親都不在身邊,又咳到早上都咳不停、醒了好幾次,可能也沒睡飽吧。

保奈美看著睡在身旁的薰。她的四肢豪爽地從棉被裡伸出來,發出平靜的呼吸聲。保奈美忍不住笑了出來,把手伸到薰張開的雙臂下,輕輕將她拉回棉被裡。薰的另一邊沒看見丈夫靖彥的身影。靖彥是賣車的業務,週末假日反而忙。

天氣一變冷、變乾燥,薰就咳個不停,遲遲好不了。目前還沒有確診為氣喘,但是醫生說將來氣喘的可能性很高。醫生還說,最有效的治療就是別太勉強、好好休養。所以雖然托兒所交代別讓孩子的生活節奏亂掉,她還是打算讓薰睡到自然醒。

她在溫暖的棉被裡緊抱著薰。

年幼孩子的身體是那麼柔弱,彷彿雙手稍一用力就會折斷。薄薄眼皮上透著幾條藍色血管。紅潤的臉龐、覆滿整張臉的細細汗毛、微張嘴唇間露出小小的牙齒。每個部分對保奈美來說都是那麼令人憐愛,疼惜到胸口緊繃難受。

保奈美四十六歲,現在三歲的薰是在她四十三歲時出生的。她從沒想過這個年紀還能把薰抱在懷中。

保奈美年輕時生理期就相當不順。自從十一歲初經來潮後,下次出血大約相隔一年,再下一次是兩年後——大約是這種頻率。當時她還不了解這件事的嚴重性。看到同學經痛到整張臉扭曲變形,她甚至慶幸,幸好我不用吃那種苦。

但是上高中後,對性的知識愈來愈豐富,她開始著急,擔心起自己的狀況。於是她鼓起勇氣跟母親坦白,一起去了婦產科。雖然挑了一間有女醫的醫院,但是她對爬上診台還是感到相當抗拒。

經過超音波影像診斷、血液檢查等結果,確診為多囊性卵巢症候群。原本卵巢內有許多卵細胞,通常其中每月會有一個包著卵細胞的卵泡成熟、破裂、然後被排出來。但是多囊性卵巢症候群這種病,在產生多個卵泡長到一定大小後卻不排卵,繼續留在卵巢中。保奈美也看了自己的超音波影像,卵巢有成排圓形的東西,看起來就像珍珠項鍊一樣,事實上這也確實被稱為「珍珠項鍊串」。

她開始服用、施打荷爾蒙劑,而這些治療總會讓她暈眩作嘔。不過她還是咬牙持續下去,後來想想反正也不至於危急性命,再加上擔心影響到準備升學考試,就放棄了治療。上了大學之後又忙著交換留學、一心想考取英文相關證照等等,又把這個問題擱置了幾年。

當她決定跟大學時代開始愛情長跑的靖彥結婚時,也坦白地告訴對方,因為病一直沒根治,可能無法懷孕。靖彥一開始很驚訝,但是他好像也自己去查了些資料,對保奈美說道:「可能還有自然懷孕的機會喔。」

不過婚後許久她還是沒懷上孩子。服用荷爾蒙劑後依然無法正常排卵。人工授精也不太順利。

「試試體外受精吧。哪怕只差一歲,愈年輕成功率愈高。」

在醫生的建議下,決定嘗試體外受精。她終於鬆了口氣,心想,這下總算能懷孕了。

但事情沒那麼簡單。

嘗試了幾次體外受精,都沒能順利生產。

大家常說,不孕治療就像一條看不見出口的隧道,而對保奈美來說,更像一片深不見底的泥沼。假如是隧道,就算看不見出口至少還可以保有一絲希望,知道自己總有一天能走出去。可是重複了幾次人工輔助生殖技術卻遲遲未成功的保奈美,卻覺得自己每往前走一步,就彷彿更潛入光線無法照到的地底。

沒有出口、腳也踩不到底。踏入那泥沼一步,只會逐漸往下陷落。服用荷爾蒙劑讓她吃了不少苦頭,她開始絕望沮喪,擔心會不會這一輩子都無法生孩子,每次體外受精的費用都是以十萬圓為單位在花。有好幾次她都心想,算了,放棄吧。但是又忍不住抱著期待,說不定下次腳就能搆到底了。不、再下一次,一定可以——。如果現在放棄,過去的金錢和時間就等於白白浪費了。無論如何一定要懷孕才行……。她每天都帶著這種痛苦的念頭度日。不孕治療給她身體、精神,還有經濟上都帶來了沉重打擊。

「花了這麼多錢。存不了錢,也買不起房子了。」

靖彥也曾經這樣感嘆過。不孕治療的事他們瞞著婆婆,不過大概是靖彥在她面前發過牢騷吧。婆婆曾經打過電話來,挖苦地說:「明明種子好,偏偏田地不爭氣哪。」

快受不了了——

下次的不孕治療就當最後一次吧。

她飽受煎熬,決定接受最後一次體外受精,終於懷上了女兒,順利生產。

這是我唯一的女兒。

除了奇蹟沒有其他解釋。

靖彥開始會幫忙做家事,態度也溫柔多了。

以前只會酸言酸語的婆婆也像變了個人似的,開始對她體貼照顧。靖彥是獨子,這會是家裡第一個孫子。害喜嚴重時她還特別來東京,無微不至地悉心照料。看著保奈美漸漸隆起的渾圓肚子,忍不住綻放笑容。

不孕治療時氣氛冰冷的家庭、跟婆婆的關係,全都因為女兒而修復了。女兒的誕生讓保奈美的人生從此不同。

過去那段日子因為不孕而辛苦難熬。

正因為如此,薰的存在更顯得珍貴。四十歲之後上天才賜予的薰,是個了不起的奇蹟。

這小小的晶亮眼睛、翹嘟嘟的嘴唇、渾圓的手指。這緩慢上下起伏的瘦小胸口——就算賭上自己的性命,也絕對要好好保護這孩子。

保奈美輕輕吻上薰柔軟的臉頰,小心翼翼從棉被中鑽出來。肩膀瘦小的薰身穿卡通人物的睡衣,她替孩子重新蓋好棉被,再次盯著睡臉看了半晌,才終於起身。

 

走進廚房,把水裝進T-fal的電熱壺準備泡咖啡用。得補充點咖啡因叫醒這倦怠的身體、開始工作才行。把裝滿水的電熱壺放好,打開電源,橘色小燈點亮。保奈美不禁心想,要是自己的心情也能這樣迅速切換,該有多好。

電熱壺的熱水煮沸,保奈美在馬克杯上放好百圓店買來的塑膠濾杯,把濾紙放上去。家裡也有咖啡機,但是清理起來太麻煩,薰剛出生時為了挪出放調乳器那些東西的空間,把咖啡機收起來了。從那以來她就習慣用咖啡濾紙一杯一杯耐心地泡。

愛喝咖啡的靖彥也沒多說什麼。當薰不用再泡奶粉,不需要調乳器後,他也沒有要求拿咖啡機出來。丈夫會幫忙做家事。如果拿出來清洗咖啡機應該會變成他的工作吧。他似乎也認同,假如不嫌煮熱水這個步驟麻煩,也不需要搬咖啡機出來佔據廚房空間,用濾紙泡咖啡來得輕鬆多了。她很慶幸家人能體諒。

把咖啡粉放進濾紙中。咖啡粉是朋友從印尼買回來的麝香貓咖啡。聽說這竟然是用麝香貓糞便裡沒消化完全的咖啡豆取出磨成的。她做夢也沒想過自己有一天竟然會如此珍惜地喝著從貓屁股跑出來的東西,但說真的,味道實在不錯。據說麝香貓的消化酶和腸內細菌可以促進咖啡豆發酵,醞釀出一般發酵方法無法帶來的複雜香氣和風味。

懷女兒的時候——應該說從進行不孕治療時開始,保奈美就戒了咖啡。生完後餵了兩年母奶,期間也很小心盡量不攝取咖啡因。但是現在已經不再有這些限制,可以從大清早就大大方方灌下好幾杯咖啡。早上不喝咖啡,總覺得一天無法開始。咖啡因可以趕走睡意,提高注意力。保奈美的工作非常需要注意力,更是少不了咖啡。

保奈美倒進熱水,聽著咖啡一滴一滴低落的聲音,一邊烤土司。廚房工作台空間小,沒買烤土司機。她用的是微波烤箱的烤土司功能。把土司放上黑色方盤,進了微波爐後按下開始鍵。到烤好之前的時間她從冰箱拿出奶油和果醬,在計時器快結束前按下取消鍵,關掉微波爐。要是不這樣,時間一到微波爐就會響起大聲旋律,可能會把薰吵醒。

托兒所放假的星期天,她一整天都得陪著薰。所以薰起床前的早晨時間,是唯一可以集中精神工作的寶貴時段。

把奶油和果醬塗在土司上,直接站在廚房裡大嚼。保奈美有些懷念地回想,對了,當初懷孕害喜的時候也是這樣站在廚房裡,冰箱裡翻到什麼就吃什麼。吃完土司,把手上的麵包屑拍落在流理台裡,拿著馬克杯走到書房去。咖啡的香氣隨著保奈美一起穿過客廳。

打開筆記型電腦,讓電腦從休眠狀態醒來。一年前換了這台新的筆記型電腦,一打開電腦馬上發出悅耳的啟動音,畫面上瞬間出現圖片,就像突然睜開眼睛一樣。

為了方便隨時能打開使用,她的筆記型電腦很少關機,設定為蓋上後進入休眠、打開後馬上重新啟動的狀態。所以今天早上一打開輸入密碼,就可以從昨天中斷的Word檔接著工作。如果關了機,還得找出存放檔案的資料夾、點擊需要的檔案,等幾秒才能開啟檔案,而且還要多花工夫找出中斷在哪裡。這是家有小孩、工作時間有限的狀況下,希望盡量多擠出工時的小祕訣。

嗯……昨天結束在哪裡呢?

保奈美往前看了幾行。他現在偶爾接些零星的翻譯案。大學畢業後任職的大型製藥公司委託她處理公司跟海外企業的郵件、國際會議報告書,還有員工手冊等日英、英日翻譯。海外有來客時偶爾也會有口譯工作。除了製藥公司的委託之外,她也設了個網站承接其他工作,不過這個網站雖然不花什麼成本,卻也很少有工作上門。留學經驗一年、多益TOEIC九百分、英檢一級。現在市面上程度跟保奈美相當的大有人在。所以製藥公司的工作可說是保奈美貴重的收入來源。

一邊喝著咖啡一邊操作著圓形觸控板,重複著拉上拉下的動作。

喔,對了。

昨天因為不懂藥劑的專業用語,無法繼續進行。假如是星期六白天,還可以詢問公司,但下午她被分配到托兒所協助親子祭典的工作。整理好回到家後,讓薰吃完晚餐、洗好澡哄她睡下,已經是九點了。在那之後她已經打定主意要熬夜趕工,不斷分心一直無法集中精神。

得等到明天星期一九點以後才能跟公司聯絡。但是跳過這個地方又會搞不清楚跟後面文章的關係。沒能在昨天之內解決這個問題真是大大失策。不過還是多少往前趕點進度吧,她打開客戶給的國際會議資料原文。

翻譯其實是種需要腳踏實地的工作。為了譯出短短一行,花上一兩天查資料或佐證也不稀奇。有些東西網路上就查得到、有些得上圖書館找。換算時薪,比在麥當勞打工的高中生還便宜。不過自己得優先考慮照顧家裡的三歲孩子。能在家處理的工作選擇並不多。

對了,MTMMedication therapy management嗎……

保奈美打開線上字典的頁面輸入單字,確認之後縮小字典頁面。

——這時,她看見原本就打開的搜尋引擎首頁。本來要點擊圓形觸控板的手指停了下來。

『東京都藍出市發現幼稚園兒童遺體  獵奇命案?』

聳動的新聞標題讓她胸口一揪。

真討厭的事件。

她不想看,但又很想知道相關資訊。手指發顫地點擊了報導標題。

——15日早晨5點半左右,帶狗散步的主婦發現男孩倒在藍出市藍出川的河岸邊——

——警視廳已在藍出警察署設置了特別搜查總部——

——雙親已確認遺體。證實是四歲男孩——

真叫人不忍心。實在太可憐了……

但是下一個瞬間,保奈美渾身一個哆唆。

別想得事不關己。

她覺得胸口沉重,呼吸漸漸困難。

藍出川河畔,距離這裡徒步約三十分鐘。那條河很髒,很少有人會去河邊休息散步。那裡不可能有目擊者——

啊,真討厭。

犯人抓到了嗎?

萬一失去獨生女怎麼辦?她不敢去想像這個可能——

報導上寫的男孩保奈美並不認識。可是既然藍出市已經出事,就表示犯人的目標很可能是市內的孩子。

她快步走到客廳打開電視。電視發出偌大聲響,她急忙把音量轉小。新聞節目也有大篇幅的報導。記者和攝影師蜂擁到那個熟悉的地方。

「男孩的遺體就被遺棄在您現在所看到的河邊橋墩下。」

記者指向河邊的草叢。另一個頻道的評論員皺著眉頭不負責任地說:「犯人可能很熟悉當地的地理狀況,說不定還躲在附近。」

很熟悉當地!還躲在附近!

保奈美忍住想吶喊出來的衝動,雙手緊緊環抱著自己。

透過新聞畫面看到現場就夠讓她憂慮了。無論如何,都得靠自己這雙手來保護女兒。

保奈美嘆了口氣,關掉電視,回到書房坐在桌前,但卻遲遲定不下心工作。

「——馬麻?」

她聽到一個稚嫩的啜泣聲。

轉過頭,薰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門邊。她一頭亂髮,睡衣的鈕釦開了,露出肩膀。都三歲了,起床時看不見母親還是會害怕哭泣。可能迷迷糊糊還沒完全醒吧。保奈美闔上筆記型電腦,馬上站起來安撫薰。

「對不起啊,馬麻要工作呢。」

保奈美溫柔地抱著薰,親吻她的臉頰。

多可愛、這可愛的孩子。

我會保護這孩子,保護我的女兒。不惜任何代價。為了保護女兒,母親沒有辦不到的事。我不會讓這種事威脅我的家。我會好好監視女兒,徹底維護她的安全。

——因為她是我的奇蹟。

靠在保奈美胸口的薰,是那麼溫暖。

保奈美緊緊抱著這流有自己血液的稚嫩孩子,久久不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