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出版(@bookspring.tw)分享的貼文 於 2017 年 7月 月 12 4:23上午 PDT 張貼

(原書名:フォルトゥナの瞳)

你必定會為這個賭上生死的男子感動落淚

「福爾圖娜」是羅馬神話中的命運女神,她的雙眼能夠看見人類的命運。
當一個平凡人類,擁有如同福爾圖娜的能力時,
他與身邊眾人的未來,會因此發生什麼驚人的變化?

● 日本BookMeter網站4.5星 & 日本樂天書籍4.8星讀者好評
● 本屋大賞第一名《名叫海賊的男人》、日本狂銷540萬部《永遠的0》作者 百田尚樹 動人心弦力作──
● 日本亞馬遜讀者感動好評:「超棒的作品!傳達出男主角純粹的心意,是部極具魅力的作品!

「當你拿起這本書的瞬間,你的『命運』說不定將會改變。」
——百田尚樹

人,正因為不知道未來,所以活著。
即使今天幸福,明天也是未知。
所以,才能繼續活著……

 

【內容簡介】

自幼失去雙親和妹妹的青年慎一郎,日復一日過著與世無爭,往返於住家及工廠的平淡生活,這樣的他,對人生並沒有太多想法,也總是孤身一人。

直到某天,慎一郎搭乘電車時,竟然發現車廂裡有人變得透明。不久後,慎一郎接二連三看見身體某部位變得透明的人們,最後他終於確認,那些正是死亡預兆,而自己,竟不知何時開始擁有了這令人煎熬痛苦的預視力量。善良的慎一郎忍不住試圖改變這些人的命運,但卻被擁有相同力量的男子看穿,對方並勸阻慎一郎不要試圖改變未來,那將會折損慎一郎自己的壽命。

選擇忽視特殊能力的慎一郎在送修手機時意外發現店員桐生葵死期將至,忍不住藉由搭訕改變她的命運,也因此與葵墜入愛河。然而不久後,慎一郎竟預見了未來將發生危害眾多孩子的重大災難,慎一郎不禁陷入兩難。究竟是自己的幸福重要?還是選擇出手救人?而代價,將會是自己的性命……

 

【作者簡介】百田尚樹 Naoki Hyakuta

1956年生於大阪府東澱川區,從日本同志社大學法學部中途退學後,成為一名撰寫電視、廣播電台腳本的「放送作家」。2006年,他發表了以二戰為題材、描寫一群零式戰機飛行員故事的小說處女作《永遠的0》,正式出道為小說家。2013年改編電影上映,由岡田准一、三浦春馬主演,連續榮獲八週票房冠軍;日本東京電視台改編電視劇,目前總銷量已突破五百四十萬冊。2009年,他的青春小說《Box!熱血鬥陣》入圍第三十屆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並獲第六屆本屋大賞第五名、第七屆早午餐BOOK大獎新人獎,不但熱銷突破四十萬冊,感動無數日本讀者,同時《朝日新聞》、《讀賣新聞》、《產經新聞》、《文春週刊》、《新潮週刊》等各大報章雜誌讚不絕口:「本年度No.1的體育青春小說!」改編電影由《重金搖滾雙面人》票房導演李鬥士男執導,以《菜鳥總動員》躍升全日本超人氣偶像的市原隼人主演。於日本上映首週週末票房即突破日幣一億八百萬大關! 2013年,以《名叫海賊的男人》榮獲第十屆本屋大賞首獎的殊榮!

目前是編劇作家,參與製作許多電視節目,其中《偵探!夜間獨家》曾榮獲日本民間影視協會聯盟獎首獎。著有:《販賣夢想的男人》、《永遠的0》、《24號的奇蹟》、《Box!熱血鬥陣》、《風中的瑪利亞》等作品 (以上中文版皆由春天出版)。

 

【譯者簡介】王蘊潔

樂在一個又一個截稿期串起的生活,用一本又一本譯介的書寫下人生軌跡,旁觀譯著數字和三高指數之間的競賽。

譯有《永遠的0》、《解憂雜貨店》、《空洞的十字架》、《哪啊哪啊神去村》等多部作品。

著有:《譯界天后親授!這樣做,案子永遠接不完》

臉書交流專頁:綿羊的譯心譯意

 

【哪裡買】




 

【延伸閱讀】

 

【內文試閱】

楔子

 

木山慎一郎在京急川崎車站轉車時,很幸運地坐到了座位。

雖然離下車只有五分鐘而已,但因加班而站了一整天的腰腿終於可以稍微休息一下。晚上十點多的電車很擁擠。

他輕聲嘆著氣,看著站在眼前的男人。男人穿著黑底紅花襯衫,年紀也三十歲左右,和自己差不多。慎一郎覺得他看起來不是上班族,看他滿臉疲憊的表情,覺得他可能和自己一樣,也是在工廠加班的工人。

男人的臉很白淨,身體很瘦,昏昏沉沉地閉著眼睛,右手拉著吊環,整個身體的體重都掛在吊環上。他的手也像女人一樣細。

慎一郎不經意地看向男人的手,不禁納悶地偏著頭。因為好像隔著男人的手,看到了電車的車頂。慎一郎的視力並不好,所以瞇起眼睛看向男人的手。男人的手看起來果然像是透明的,從袖子露出的手腕是透明的,只看到淡淡的輪廓。

一定是眼睛太累了。慎一郎心想。下班之前,一直在日光燈下檢查車體的損傷,由於必須在離車體只有幾公分的距離凝視,才能確認白色車身上的微小刮痕,所以對眼睛造成了很大的負擔。

慎一郎閉上眼睛片刻,再度看向男人握住吊環的右手。男人的手和剛才一樣,看起來是透明的。慎一郎以為是車內燈光的角度關係,所以稍微動了動腦袋的角度,隔著男人的手,看到的後方車體廣告也跟著移動了。

慎一郎用手指揉了揉雙眼,凝視男人的右手。的確是透明的,不像是眼睛的錯覺。眼前這個男人該不會是鬼?

慎一郎移動視線,從男人的臉部下方探視。男人看起來很正常,下巴很尖的瘦臉是很普通的大眾臉,他的左手插在長褲口袋裡。慎一郎打量他的全身,他的襯衫和長褲並不透明,而且也有腳。慎一郎稍微鬆了一口氣,再度看向男人的右手——他的手的確是透明的。慎一郎定睛細看,發現可以看到男人握在手中的吊環,簡直就像是用透明的塑膠做成的手握著吊環。

太詭異了。慎一郎閉上眼睛,在心裡嘀咕。人的手怎麼可能透明?其中一定有什麼玄機。自己以為是「手」的東西,其實不是手,可能是什麼透明的機關。眼前這個男人不是在工廠上班的工人,而是魔術師,在電車上練習新的魔術。果真如此的話,這個魔術太逼真了。還是說,吊環上藏有什麼機關?

這時,電車因為遇到轉彎搖晃了一下,眼前的男人重心不穩,右手短暫離開了吊環,但又立刻抓住了。

太厲害了!簡直就像是真正的手。慎一郎向男人投以讚賞的眼神,但那個男人仍然閉著眼睛。他在假裝睡覺嗎?他試圖用這種不經意的方式,讓別人大吃一驚嗎?

周圍的乘客都沒有注意到男人奇怪的右手,八成是因為誰都沒有注意到那隻透明手。

不一會兒,電車到站了。男人的右手鬆開了吊環,和其他乘客一起下了車。慎一郎抬頭看著男人剛才握著的吊環,平淡無奇的吊環微微搖晃著。

走出川崎大師車站,回公寓的路上,天空下起了小雨。

走上樓梯時,他想起電視的天氣預報曾經預告,關東地區從今天開始進入梅雨季節。這棟兩層樓的木造公寓屋齡超過三十年,外側的樓梯每走一步,就會發出吱吱咯咯的擠壓聲。

租屋處只有廚房和一間和室。慎一郎走進和室,整個人倒在從來不折的被褥上。窗外的雨聲越來越大,他從胸前口袋拿出香菸點了火,用力吸了一口,把煙吐出來,煙緩緩升上天花板。

他看著煙,猛然想起在電車上看到的景象。雖然當時覺得是魔術,但應該只是眼睛的錯覺。也許那個男人剛好戴著和電車車頂顏色相同的手套之類的東西,變成了保護色,所以看起來好像透明手。

他舉起右手,鬆開手掌時想,如果手掌是和天花板一樣的灰色,搞不好看起來就像是透明手。他閉上眼睛,馬上就睡著了。

 

1

 

翌日,慎一郎難得睡過了頭,抵達工廠時,離九點只差十分鐘。昨晚開始下的雨仍然持續下個不停。

每天九點開始上班,所以他馬上跑去位在工廠二樓辦公室的更衣室換上工作服,當他下樓來到車庫時,五名同事已經在做準備工作。「早安。」慎一郎向大家打招呼,但沒有人答理他。雖然每天都這樣,但心情還是有點不爽,只不過他早就告訴自己,不必在意這種事。

戴上工作帽,心情就會繃緊。他在內心對自己說,孤獨工作的一天又開始了。

慎一郎在汽車鍍膜工廠上班,進這家工廠已經五年。七年前,他從中學畢業之後,持續工作了六年的工廠倒閉,接下來兩年多的時間,他都靠打零工過日子。雖然他很想找固定工作,但因為經濟持續不景氣,遲遲找不到正職。如果自己有大學畢業的文憑就好了。他不止一次痛恨自己只有高中夜間部畢業的境遇。

他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找到目前的工作。那天,他去川崎市濱川崎的倉庫公司面試,結束後走去車站的路上,看到一個車庫前停了好幾輛進口車。這條工廠街周圍並沒有商店,怎麼會有這麼多車子?他忍不住停下腳步,不經意地向車庫內張望,發現裡面是一個大倉庫,有幾個男人正在用手洗車。他以前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景象。

他站在那裡看了一會兒,身後傳來一個聲音。

「請問是客人嗎?」

慎一郎回頭一看,一個戴著帽子的中年男人站在那裡,身上的工作服有點髒。雖然個子不高,但肩膀很寬,身材很結實。

「對不起,我不是客人。」慎一郎慌忙回答,「因為看到這裡有很多車子,所以忍不住多看幾眼。」

男人露出潔白的牙齒笑了起來。

「沒錯,每一輛都是好車,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都開這種車在路上趴趴走。」

男人用粗獷的聲音說完後,巡視著車庫。

「他們在洗車嗎?」

「那不是在洗車,」男人回答,「是把車子磨漆拋光後鍍膜,你知道鍍膜嗎?就是在汽車表面塗上水晶鍍膜劑做美容。」

「是這樣啊?」

「雖然很奢侈,但我們的客人都很愛惜車子。」

「叔叔,你也很愛車子嗎?」

「不,」男人說:「我當然喜歡車子,但更喜歡這份工作,看到自己拋光的車子變漂亮當然很高興,但親眼目睹車主看到自己的車子鍍完膜時的興奮表情,無疑是最高興的事。」

說完,他把原本就很小的眼睛瞇得更細了。

慎一郎看著眼前那輛黑色車子。雖然他不知道車子的廠牌,只知道是一輛昂貴的進口車,而且整個車身都亮晶晶。

「這是新車嗎?」

聽到慎一郎發問,男人露齒一笑說:

「這是開了十年的車子。」

慎一郎忍不住重新打量車子,完全不像是已經開了十年的車子。

「看起來像新的一樣。」

「我認為我們這裡的鍍膜技術是日本第一。」

中年男人整了整帽子,有點得意地說,他的臉上充滿了手藝人的自豪。慎一郎湊上前,再度打量車子,黑色的車身像鏡子一樣清楚映照出慎一郎的臉。

「這個工作太棒了。」

慎一郎佩服地嘀咕著。

「沒錯,的確是很棒的工作。」

「真希望能夠在這裡上班。」

男人開心地點點頭,然後問他:「你喜歡車子嗎?」

「不,倒也沒有特別喜歡,」慎一郎回答:「我從來沒有自己開過車。啊,我是說,除了在駕訓班以外。」

男人露出潔白的牙齒問:

「你目前做什麼工作?」

「在便利商店,」慎一郎說:「我在那裡打工——」

「你真的想在這裡上班嗎?」

「真的想啊。」

男人打量著慎一郎的身體,似乎在掂他的份量。

「你個子很高,但很瘦。」

「對不起。」

「不需要道歉。好,那就跟我一起去辦公室。」

男人說完,就走了進去。

「老闆在辦公室嗎?」

男人轉過頭,用生硬的語氣說:

「我就是老闆。」

慎一郎就這樣認識了遠藤。

慎一郎當了半年學徒後,遠藤讓他成為正式員工。遠藤從頭到尾,都沒有問過慎太郎的學歷和經歷。

很久之後,慎一郎向遠藤問起這件事,遠藤笑著回答:「學歷那些東西又無法為車子拋光。」然後又補充說:「更何況我自己也只有中學畢業。」

鍍膜工作中,用電動拋光機為整個車身拋光的步驟最重要。如果拋光不完美,即使再用水晶鍍膜劑鍍膜,也無法打造出漂亮的車身,所以,遠藤對「拋光」這件事毫不馬虎。

一開始,遠藤不讓慎一郎為車子拋光。有相當長一段時間,慎一郎的工作只是打掃車庫,為前輩打雜,接送客人,以及幫忙處理事務工作。

一個月後,他才終於能夠利用休息時間和下班時間,用拋光機為丟在車庫角落的那些廢棄車門和引擎蓋練習拋光。

起初很不順利,經常因為過度拋光,導致烤漆的顏色改變,或是無法磨得很均勻,站在遠處打量時,可以明顯感受到光澤不均勻。於是他知道,拋光看似簡單,卻大有學問。

於是,他利用打雜的空檔時間,仔細觀察遠藤和其他前輩如何拋光。拋光機的角度、拋光液的用量,拋光機要來回磨幾次。他漸漸發現,不同廠牌車子的拋光方式也不一樣,當然,不同師傅的拋光方式也有微妙的差異。慎一郎知道,只能透過練習慢慢學。

在他開始練習第三個月時,遠藤才教他拋光的訣竅。

 

「你大有進步啊。」

慎一郎正在用拋光機為一輛白色LEXUS拋光,遠藤對他說道。遠藤是大嗓門,說話時,整個車庫都可以聽到。

「不,還差得遠呢。」

慎一郎關掉拋光機的開關。因為一邊說話一邊拋光,會分散注意力。

「我剛才看了另一側的擋泥板,效果很出色。」

「謝謝。」

「你真的大有進步,連我也感到佩服。」

能夠得到遠藤的稱讚很高興。遠藤的拋光技術精堪,慎一郎一直把他視為自己努力的目標,只是不喜歡遠藤在其他同事面前大聲稱讚自己。

「對了,老闆,我昨天在電車上看到了很神奇的魔術——」

慎一郎改變了話題。

「什麼魔術?」

「有一個人握著吊環的手看起來是透明的。」

「是怎麼回事?」

「不是什麼特別的事,只是我第一次看到那種魔術,我在想,也許你曾經看過。」

「我從來沒聽過這種事。」

「是嗎?」

「有人在電車上表演魔術嗎?」

「不是,」慎一郎苦笑著說:「是我看到乘客的手是透明的,當時以為是變魔術,但現在回想起來,覺得可能只是我的錯覺。」

「我想也是。」

聽到遠藤興趣缺缺地這麼說,慎一郎覺得應該就是自己錯覺。

「話說回來,所有這些員工中,你的技術最好。」

遠藤再度大聲說道,慎一郎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工廠內的其他五個同事正在專心為車子拋光,看起來好像沒聽到,但慎一郎知道,他們也聽到了老闆這句話。

「我還差得遠呢,各位前輩都比我厲害多了,」慎一郎說:「我平時都會參考前輩的拋光技術,慢慢學習。」

「不不不,」遠藤說:「你向來很好學,我就知道你一定能夠成材,所以每次都把最好的車子交給你。」

雖然慎一郎知道遠藤沒有惡意,但真不希望他用整個車庫都可以聽到的聲音說這件事。

遠藤走回辦公室後,在慎一郎旁為車子拋光的金田用力咂著嘴,同時聽到有人踹牆壁的聲音。

慎一郎拋開雜念,專心為眼前的LEXUS拋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