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書名:Vanish)

reading

所謂的新生,
其實只是死亡的盡頭。

泰絲‧格里森,繼《貝納德的墮落》、《莫拉的雙生》後,再度挑戰人類道德與感官極限的話題系列作!

* 愛倫坡獎、麥可維提獎年度最佳小說決選作
* 尼洛獎(Nero Award)年度最佳推理小說
* 甫出版即榮登英國暢銷排行榜No.1
* 美國TNT電視網已改編為電視影集,收視人口達七百六十萬

 

【書籍簡介】  

坐上這輛車,妳們將前往「新世界」──

蜜拉以為,到了美國,她的人生就會有所不同,
卻沒想到,迎接她的,竟是謊言與無法回頭的命運。
當那些男人一次又一次地,戳刺蜜拉的身體,她唯一的念頭,只有死。
但她知道,自己必須活著,忘卻恐懼,只依靠著仇恨,活下去。

原來,生與死可以如此接近。

在此之前,莫拉從未想過,直到那個無名女子在停屍間裡復活。
她是誰?為何如此驚慌?甚至,和同夥用槍脅持了即將臨盆的瑞卓利警官……
為了拯救摯愛的妻子瑞卓利,
聯邦探員嘉柏瑞決定獨自和匪徒們談判,警方卻不顧一切採取了攻堅行動!
在炮火與鮮血飛濺之中,女子在瑞卓利的耳畔留下了最後的訊息……

「蜜拉,蜜拉知道。」

 

繼《莫拉的雙生》之後,泰絲.格里森再度發揮她驚人的說故事天賦,讓法醫莫拉和警官瑞卓利攜手合作,又一次偵破離奇驚悚的犯罪事件。

不改泰絲.格里森的一貫風格,挑戰人類道德爭議,仍是本書著墨的主題。兩條乍看之下毫無關聯的主線,在眾多精心線索巧妙的鋪陳連接之下,逐漸緊密地揉合為一,最後強而有力的牽扯出隱藏在事件背後,盤根錯節的巨大真相,層層疊疊,令人驚異。

而書中時時刻刻、緊繃得一觸即發的氛圍,更使人不由得讚嘆泰絲.格里森在文字與情節運用上的絕妙,就如同身陷危急之中的角色,在脫離險境之後,仍久久無法平息情緒。

 

【作者簡介】泰絲.格里森 Tess Gerritsen 【醫學驚悚天后】

出生於加州聖地牙哥。母親是第一代華人移民,擁有華裔血統的她從小就喜歡窩在電影院看驚悚片,因而培養出她對黑暗主題的興趣,並反映在她後來撰寫的小說中。

泰絲畢業於名校史丹佛大學,而後繼續深造,最後取得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醫學博士學位,於夏威夷檀香山展開她繁忙的內科醫師生涯。熱愛寫作的她,結婚生子後為了照顧兩個幼兒減少工作量,並開始嘗試寫作。

一九九五年對泰絲的寫作生涯是重要的轉捩點,在經紀人的鼓勵下,泰絲把自身的醫學背景寫進小說中,結果隔年出版的《貝納德的墮落》 (Harvest)大受歡迎,讓「泰絲.格里森」這個名字首度躍居《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從此她專攻結合醫學和犯罪的醫學驚悚小說,迄今又出了十餘本 書,本本暢銷,更創作出波士頓法醫莫拉.艾爾思和女警探珍.瑞卓利聯手辦案的系列小說。

然而伴隨著成名的後遺症來了,《貝納德的墮落》所描述的人體器官移植的黑市買賣,引發「美國器官移植協調人協會」(American Association of Transplant Coordinators)的強烈反彈,這個組織嚴厲譴責小說中的情節,威嚇作者重寫不同的版本,並施壓派拉蒙公司不要將小說拍成電影,甚至反對格里森對 『Harvest』的使用(『Harvest』一字在移植產業中,有器官移植之意)。然而泰絲卻對引發的眾多爭議不以為意。她表示︰「讀者要看醫學驚悚小 說是因為他們想知道這個產業的內幕……我不是只想寫一個故事而已,我要讓讀者看到角色的內心,從中了解他們在乎什麼、害怕失去什麼。」

除了在紐約時報排行榜上獨領風騷以外,她的小說也是英國和德國小說排行榜的常客。她的小說《漂離的伊甸》不僅入圍愛倫坡獎及麥可維提獎,並且贏得了 尼洛獎(Nero Award)的年度最佳推理小說殊榮;《The Surgeon》獲得瑞塔文學獎。媒體盛讚她的作品「心跳加快的閱讀樂趣」、「讓人提心吊膽的精采傑作」、「散文般精練的意境」、「令人心驚卻又獨闢蹊 徑」,《出版人週刊》甚至封她為「醫學懸疑天后」(the medical suspense queen)。

二○一○年泰絲再創寫作生涯高峰,她的法醫莫拉.艾爾思和女警探珍.瑞卓利系列獲TNT電視台改編為影集「警網雙媚(Rizzoli&Isles)」,創下該台電視影集的最高收視紀錄,收視人口達七百六十萬,並引發熱情粉絲於網路進行同人創作。

泰絲目前全職寫作,與她的家人住在緬因州。

官方網站:www.tessgerritsen.com

 

【哪裡買】

bookskingstoneeslitetaaze
kinokuniyapchomesanminiread

 

【延伸閱讀】

 

 【內容試閱】

莫拉‧艾爾斯醫師ㄧ整天沒呼吸到新鮮空氣了。打從一早七點開始,她就一直呼吸著死亡的氣味,這氣味對她而言再熟悉不 過,熟悉到連下刀切開冰冷皮膚、體內器官發出的惡臭撲鼻而至的時候,她退都沒退一步。偶爾有些站在旁邊觀察驗屍工作的警員們就不見得忍受得住。有時候,莫 拉會嗅到一抹維克斯軟膏的氣味,警察們會把軟膏塗在鼻孔上來阻絕惡臭。有的時候,連維克斯軟膏都抵擋不住的話,就會看到警員步伐不穩地轉身離開,到水槽邊 乾嘔。警察並不像莫拉一樣習慣福馬林的刺鼻味,以及體內組織腐敗時發出的硫酸味。

今天,在那些氣味中還摻雜了一股不搭調的甜膩味:是從葛羅莉亞‧萊德太太皮膚上傳來的椰香潤膚油的味道。而葛羅莉亞‧萊德太太現正躺在解剖檯上,五十歲, 離過婚,臀胸俱碩,腳趾甲塗成閃亮的粉紅色。肌膚上曬出明顯的泳衣痕跡,被人發現她倒在自家公寓泳池邊時就是穿著與曬痕相符的泳衣。那是一套比基尼──就 一副中年下垂的軀體而言,比基尼不是最好的選擇。我上次穿泳裝是什麼時候?莫拉想道,心底對葛羅莉亞‧萊德太太泛起一股荒謬的妒意:在生命終止前的最後一 刻,她可是享受著夏日時光呢!都快八月了,莫拉還沒去過海邊,也沒去過游泳池,甚至還不曾在家裡的後院裡做過日光浴。

「萊姆酒加可樂。」站在桌邊的年輕員警說道。「我看這就是她杯子裡裝的飲料成分,杯子就放在涼椅旁邊。」

今天是莫拉第一次看到布查南警員進停屍間,他不安地戴著紙口罩、身體重心左右擺動的模樣,使得莫拉也緊張起來。這小男生看起來年輕得不像個警察。現在的警察,都開始看起來太過年輕。

「你有保存杯中的內容物嗎?」莫拉問布查南警員。

「呃……沒有,長官。我仔細聞了一下,她喝的肯定是萊姆酒加可樂。」

「在早上九點就喝?」莫拉望向站在桌子對面的日裔助理吉間。和平常一樣,吉間沒說話,但挑了挑黑色的眉毛,這個表情說明了他對這件事的評論。

「她沒喝多少,」布查南警員說。「杯子還很滿。」

「好。」莫拉說。「我們來看看她的背部。」

她和吉間合力將屍體側翻。

「臀部有刺青,」莫拉指出。「是隻小小的藍色蝴蝶。」

「天哪!」布查南低呼。「這把年紀的女人欸?」

莫拉抬起眼睛。「你覺得五十歲已經是老人家了,對吧?」

「我是說……呃,那是我媽的歲數。」

講話小心點!小子。我只差十年就五十歲了。

莫拉拿起解剖刀開始切割,這是今天的第五檯驗屍,莫拉操刀的動作迅速而俐落。柯斯塔醫師休假,再加上前一晚的連環車禍,屍體冷藏室一早就擠滿了屍袋。甚至 在莫拉努力地出清存貨時,又有兩具屍體送到冰櫃來。那兩具得等到明天了,停屍間的辦事員早已下班,吉間也不停看向時鐘,顯然是急著想回家。

莫拉下刀切開胸腔及腹腔,取出黏搭搭的器官放到切片板上。一點一點地,葛羅莉亞‧萊德的秘密逐漸揭開:脂肪肝顯示其過量飲用萊姆酒加可樂,另外,還有子宮肌瘤。

最後,終於在頭蓋骨打開後確認其死因。一捧起大腦,莫拉就看到了。「蛛網膜下出血。」莫拉說完抬起頭看向布查南警員,他的臉色比剛進門時蒼白了許多。「這 名婦女可能罹患葡萄球狀動脈瘤,造成大腦底部某條動脈特別脆弱,血壓升高就會承受不住。」

布查南警員嚥了一下口水,眼神僵滯,兩眼發直地盯著葛羅莉亞‧萊德的頭皮,剝下來之後變成一片鬆鬆的死皮披蓋在臉上。一般人通常最怕看到這一幕──臉皮鬆垮得像破舊的塑膠面具──在這種時候,許多人就會退縮或轉身離開。

「所以……妳的結論是自然死亡?」布查南虛弱地發問。

「沒錯。接下來的程序,你不需要在場。」

這年輕人一邊退開解剖檯、一邊就急著脫下工作服。「我想我需要一些新鮮空氣……」

莫拉心想:我也需要,現在是夏天的晚上,我得要回家澆花,而且我已經一整天沒走到外面了。

然而,一小時以後,莫拉還是待在醫事檢驗處裡面,坐在辦公桌上檢查紀錄並做口述報告。雖然她已經換掉了刷手服,但停屍間的氣味似乎還黏在她身上。那股味道 不論用多少肥皂和清水都洗刷不盡,因為那是停留在記憶之中、徘徊不去的。莫拉拿起口述錄音機,開始紀錄葛羅莉亞‧萊德的報告。

「白人女性,五十歲,陳屍於自家泳池畔的涼椅上。體態豐滿,無明顯外傷。體表檢查顯示腹部有道舊疤,可能是闌尾切除手術的疤痕。有一枚蝴蝶刺青在她 的……」莫拉暫停,回想那枚刺青究竟是在哪一邊的臀部上。天哪,我真是太累了,記不清這麼瑣碎的細節,她想。雖然這一點對於報告結論不會有影響,但她討厭不準確的感覺。

莫拉站起身來,走過空無一人的走廊,來到樓梯間,腳步聲踏在水泥階梯上發出回音。推開解剖室的門,扭亮了燈,看見吉間一如往常地將解剖室整理得乾乾淨淨。 工作檯面擦得發亮,地板也拖得很乾淨。莫拉走到屍體冷藏室,拉開沉重的門,一縷冰冷霧氣繚繞逸出。莫拉像是要縱身跳入污水裡去似的,反射性地深吸一口氣, 然後走進冷藏室。

有八張輪床上躺著屍體,大多是等著殯儀館來領。莫拉循著標籤找到葛羅莉亞‧萊德的屍袋,打開來將手探下屍體的臀部,側翻至剛好能夠看見刺青的角度。

在左邊臀部上。

莫拉關好屍袋的拉鍊之後離開,正要關上門的時候,突然定住不動,回頭仔細凝視停屍間。

我剛剛是不是聽到什麼聲音?

風扇開始運轉,從通風口吹出冰冷的風。是了,應該就是這麼回事,莫拉心想。是風扇的聲音,或者是冰櫃壓縮機,要不就是水管裡的水聲。該回家了,她實在太疲倦,累到產生幻覺了。

莫拉再次轉身準備離開。

又一次,她定住不動,回頭凝視那些屍袋。莫拉的心臟狂跳不已,現在她能聽到的只有自己的脈搏撞擊聲。

裡面有東西在動,我確定。

莫拉打開第一個屍袋,裡面是一具胸腔已縫合的男性屍體。她心想:已經解剖過了,肯定已死亡。

哪一具?是哪一具發出聲音?

她拉開下一個屍袋,看到一張殘破的臉,頭骨碎裂。死了。

莫拉雙手顫抖,拉開第三具屍袋的拉鍊,攤開的塑膠布上露出一張年輕女性的蒼白臉龐,髮色烏黑,嘴唇發紫。莫拉把屍袋完全打開,看見屍體溼透的上衣黏附在白 色軀幹上,皮膚上閃爍著冰涼水滴。莫拉剝開屍體的上衣檢查,豐胸細腰,軀體完整,尚未落入病理學家的解剖刀下。四肢末端均已泛紫,蒼白手臂上佈滿青藍細 紋。

莫拉伸手輕壓屍體頸側,只感覺到皮膚冰冷。她低下頭靠近屍體的口吻部,仔細看看會不會有任何微弱的氣息逸出、噴在她的臉頰上。

屍體的眼睛突然張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