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書名:リア王!)

內容試閱

超高規格×令人惋惜的少年.御門帝人帶來的
學園王道後宮
新系列展開!
※ 隨書贈送首刷限定人設書籤卡 (共二款,隨機贈一款)

 

【書籍簡介】

在將兩位美少女牽扯進來之後,「現充王計畫」終於要展開了。
各位跟得上他引以為目標的「王者」姿態嗎?

「御門帝人」深深相信自己終有一天會成為「王」,是個天賦異稟卻令人惋惜的高中生。他不假思索地挑戰「現充度測驗表」,在看到驚愕的結果(=零分)之後,他領悟到自己應該以成為「現充王」——據說不是要交一百個朋友,而是要收一百個奴僕——為目標。在將兩位美少女牽扯進來之後,「現充王計畫」終於要展開了!

 

【作者簡介】若櫻拓海

榮獲第四次Novel Japan大賞.獎勵賞。在今年的11月17號之前死不了的人。當突發性地想聽貝多芬的鋼琴奏鳴曲時所使用的耳機是AKG K501。

 

【繪者簡介】モノリノ

1988年11月2號出生於高知縣。
雖喜歡讀書,但卻不擅於書寫。
雖喜歡喝酒,但卻不擅於酒醉。

モノリノ 推特:twitter.com/monorino

 

【哪裡買】

bookskingstoneeslitetaaze
kinokuniyapchomesanminiread

 

【延伸閱讀】

 

 【內容試閱】

序章.現充王覺醒

「⋯⋯這是什麼?」
放學回家之後,我發現桌上有份陌生的問卷,皺了皺眉頭。
這疊紙上印有『現充度測驗表』的標題,標題旁附上製作者,也就是我那笨妹妹姓名的英文字母縮寫。她甚至特地親筆寫下『你做做看』的留言。
「那個笨妹妹,到底又在打什麼鬼主意⋯⋯?」
我喃喃自語,話中滿是厭惡以及不屑。雖然不懂她居心何在,但以至今為止的經驗來看,絕對不會是什麼好事。
⋯⋯我那笨妹妹個性刁鑽古怪,她將人生的一切都投注於嘲諷還有捉弄我上。事實上,正因為連她本人都公開承認這件事,所以更加無可救藥。
「哼,她大概是期待我會做出什麼滑稽的糗事吧。可惡,真是令人不快。不愉快到了極點!」
可是,我也不能無視這東西。這份測驗是一種笨妹妹給我的挑戰狀。對命中注定要成為『王』的我,御門帝人來說,一開始就沒有逃避的選項。就像百獸之王即使狩獵兔子也要出盡全力一般,凡是對我抱持敵意的人,我都要徹底擊潰。
「『現充』這個詞,指的應該是『現實生活很充實的人』。嗯,既然如此,所謂的『現充度』就是—」
用來評估人生有多充實的指標,沒錯吧?
既然如此,擁有王者資質的我,自然不會讓她有機可乘。這場比試等同在開戰前便已分出勝負。
「呼呼呼呼、哈哈哈哈!真是可惜呢,我的笨妹妹!雖然妳頭腦聰明,但依舊是個蠢貨!呼哈哈哈哈!」
別說是狩獵兔子了,我根本是用捻死一隻螞蟻的心境來回答問卷。
⋯⋯嗯,看來計分不是用加分方式,而是用扣分方式進行。符合的項目愈少愈好,這應該沒錯。我的答案毫無例外的全都是No,就是最好的證據。
我花不到幾分鐘便寫到最後一個問題。光是回答Yes或No實在是太無聊了,所以我在問題下方加註了自己的見解。
「呼呼,我已經預見到笨妹妹那張悔恨的臉啦。」
最後一頁似乎記載著評估結果的樣子。
我得意洋洋地翻頁找出符合項目0項的欄位。
一看之下—

 

『符合項目.0項
現充度.負無限大
評論.期待下輩子吧。雖然很想這樣說,但可惜的是不管重新投胎幾億次,很明顯的你都毫無疑問地是個位於最底層的喪家之犬。
附註:這就是現實喔,帝人。』

 

「什麼⋯⋯?」
所謂跌破眼鏡,指的就是這種狀況吧?
雖然我反射性地懷疑這是不是那笨妹妹捏造出來的東西—
不對。那傢伙就只有那顆腦袋聰明,她一定事先做過完美的調查。這份問卷恐怕不論是問題還是答案,都能客觀反映出社會的現實情況。
更令人不愉快的是,問卷結果竟然如那笨妹妹所料。(只有0項那一欄附有留給我的『附註』。)
總之,我不是現充,而是個位於最底層的喪家之犬,這是鐵錚錚的現實⋯⋯
「這種結果,簡直不可饒恕⋯⋯!」
我緊咬牙根,暴跳如雷。
「竟然說本大爺⋯⋯生來便具有王者資質的御門帝人是個位於最底層的喪家之犬?開什麼玩笑!我絕不允許這種結果。不可原諒⋯⋯!」
可是,縱使我氣到七竅生煙,結果還是不會改變。雖有直接撕爛問卷的衝動,但那就等同昭告天下自己輸給了笨妹妹一樣。
—不然該怎麼辦?要矢志成為現充嗎?
「⋯⋯不,這絕對不可行啊,御門帝人⋯⋯!」
一般世間口中的現充,指的大概就是對這份問卷的所有問題都勾選Yes的人。
若是如此⋯⋯無聊。我打心底覺得無聊透頂。
「沒錯,我根本不想成為什麼現充,再說我絲毫不覺得自己需要成為現充。現充這種平凡無奇的詞句,根本配不上生而為王的本大爺御門帝人!」
然後,我得到了天啟。
此時此刻,在這一個瞬間,我感應到自己的使命。
「哼哼哼⋯⋯呼哈哈哈哈哈!這樣啊,原來如此!這份問卷也是上天的安排啊!呼哈哈哈哈哈哈!」
我妹妹果然是個蠢貨。笨妹妹這個稱呼可說是名副其實。
因為她所做的問卷不僅沒有扳倒我,反而照亮了我應踏上的道路。
沒錯,一直以來曖昧不清的吾人『王道』,直到今天才終於現身於燦爛光芒的照耀之下。
「蒼天啊!請聆聽吾人的決心!」
我敞開雙手,仰天長嘯。
「吾欲成為的王,便是遠勝現充,絕對高階的存在!驚嘆吧、顫慄吧、畏懼吧!其王之名為—」
我以媲美明治天皇發布王政復古大號令時的心境般威風凜凜地高聲宣告:「現充王!」

 

『現充度測驗表Ⅰ』
Q1.在學校中算是常與人交談的類型。
跟凡夫俗子說話對我有什麼益處?

Q2.有十人以上的同性朋友。
朋友?想跟我以平輩相稱,他以為他是誰啊? 

Q3.有好到足以稱為死黨的朋友。
囉唆,王是孤傲的存在。

Q4.手機幾乎每天都會收到朋友傳來的簡訊。
身為王的我不需要手機這種俗世的玩具。

Q5.對流行很敏感。
為王者怎能隨市井小民的流行以及退潮起舞。

Q6.中午時曾收到異性親手做的便當。
便當?我看是妄想要毒殺我吧?

Q7.考試成績永遠都脫穎而出。
回答那種低水平的問題根本只是在浪費時間而已。

Q8.能向初次見面的異性搭話。
我沒那個閒工夫一一向下人搭話。

Q9.曾被異性告白?
告白?哼,是想向我吐露什麼秘密嗎?

Q10.有女友.男友。
目前我還沒打算娶妃。啊,若是要當我奴僕,倒是可以考慮考慮。

 

現充王計畫.啟動

自己是命中注定要成為王的存在。
從懂事時開始,我就確信這是我的天命。
成為王—這並不單指踏入政壇,站上日本國頂點,抑或是掀起革命,創立國家等政治上的意涵而已。舉例來說,像是成為『石油王』或是『鐵路王』等在商業、經濟範疇中之壓倒性支配者也可以。又或者雖以現狀來說這機率很低(因為目前我並不相信神),但說不定我會進入宗教世界,榮登『法王』聖座。
無論如何,在不遠的將來,我會君臨頂點,執世界之牛耳。只有這一點毋庸置疑。
雖說如此,但在生我育我的這個國家中,樹大招風是無可避免的宿命。天生擁有王者資質的我若是自十來歲就嶄露頭角,將會受到多麼熾烈的反抗,這自是不難想像。
所以厭惡無謂爭鬥,賢明聰慧的我認為在高中畢業之前,不需要將我的王者資質昭告天下。原本我是這樣想的—
以才剛升上高中二年級的這一天—也就是昨天為分水嶺,我將計畫大幅提前。
這是因為我那笨妹妹製作的現充度測驗表為我帶來天啟。在那一剎那,我領悟到自己該成為怎麼樣的王。
現充王。至今尚未有人達成,空前絕後、獨一無二的王。
沒錯,現充王才是我的天命!為了我御門帝人而生之真正王者的姿態!
「—因此,江代堂喲,我決定要成為現充王。」
「⋯⋯啥?」
我語氣肅穆地宣言,江代堂抬起貼著手機的臉,輕聲呢喃。
這是發生於私立翔葉學園高中部,連接教室大樓一樓以及二樓之西邊樓梯平台上的事。
除了我們之外這裡別無他人,也沒人途經此處。這地方位於正門反側,上學時間根本沒有任何學生會經過這裡。可是,這對學校中我唯一的聊天對象江代堂—自他公認的怪人來說,是個絕佳地點。
「⋯⋯算了,這也不是第一次聽你瘋言瘋語。」
江代堂說話時頂著一副撲克臉。算算認識他至今已經一年,到現在我還沒看過他露出其他表情。
「你要成為李爾王?(譯註:日文中李爾王跟現充王同音)意思是你開始對戲劇感興趣了嗎?」
我們學校認同學生穿便服上學,所以江代堂跟我不同,他沒有穿制服。他今天將及肩長髮綁到後腦,臉上戴著下半框眼鏡,穿的是附有領帶的襯衫以及格紋褲。
「戲劇?你在說什麼鬼話?」
「你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吧。說到李爾王,除了莎士比亞的李爾王之外應該沒其他李爾王了吧?」
「莎士比亞?好像在哪聽過,那什麼東西?」
「想不到你竟然不知道這位曠世作家。你過得到底是怎麼樣的生活啊?聽好,莎士比亞啊—」
那位作家在何時何地出生、留下怎麼樣的著作、對後世造成怎麼樣的影響等,江代堂滔滔不絕地向我講解那些一無是處的資訊。
這傢伙看似沉默寡言,事實上卻是個能言善辯的人。
「到此為止,夠了。」
我舉手制止他繼續講下去。我沒必要為了聽完這些連聽都不想聽的話而讓自己感到痛苦以及煩悶。
真要說的話,我對所有創作都不感興趣。若要問為什麼,就是因為我認為那些東西只不過是娛樂庶民用的故事,從裡面根本學不到任何帝王學知識的緣故。比起耗費時間在那些東西上,重讀《君主論》、《韓非子》抑或是《政事論》恐怕要有益數萬倍。
「我跟你說兩件事。一,我所提倡的現充王跟那種東西毫無瓜葛。二,我要你從現在開始,將腦中的『李爾王』忘得一乾二淨。」
「你還是老樣子,自私自利、強人所難外加任性妄為呢。不然你說的『現充王』到底是什麼東西?」
「搞什麼,江代堂,你連這種小事都不懂嗎?」
「就是不懂才問你啊。」
「呿,真拿你這傢伙沒辦法。好吧,就讓本人親自教導你吧!」
我從書包中取出之前的測驗表。
「你看,所有事情的起因來自這份測驗!」
「⋯⋯這什麼東西?」
江代堂露出厭惡的表情發問。
「一看就知道了吧?是我那笨妹妹做的現充度測驗表。從這個測驗表的測試結果來看,可以發現我是距離世間一般人口中的現充最為遙遠的存在。」
「感覺這理所當然。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然後呢?」
「哼。若是一般的凡夫俗子,看到這個結果只會想到要成為現充而已吧。但我御門帝人不同!生而注定為王的我領悟到超越現充,君臨於現充之上的現充王寶座才適合我!」
「⋯⋯啊,因為是現充的王,所以叫現充王嗎?」
「哼哼,我想出的名字很優秀吧?」
「這名字明明有原本的出處,真虧你能這麼囂張。先別管這個好了。既然如此,你得照順序來,一步一腳印才對吧?首先必須要成為現充才—」
「你說什麼啊?哪需要一步一步來?」
我打斷對方的話,高聲宣言。
「看來你搞不懂分辨事情對錯的基準。聽好了,江代堂。自古以來,王必定是擁有無誤性的人。王絕對不會犯錯,因此也不會被否定。然而這世界卻以一份測驗表來否定生而為王的我!不該發生的事情發生了!那麼,錯誤到底出在哪?理應修正的誤謬為何?」
「⋯⋯」
「懂了吧?既然王是絕對正確的存在,那出錯的除了這世界之外別無其他!此外不管現狀如何,世上永遠沒有不正確的東西能勝過正確事物的道理!沒錯,所謂的王就是能夠肅正世界之獨一無二的存在!所以—」
我張開雙手,朗聲發布宣戰布告。
「若世界否定我,就只要由我成為王,反過來否定世界即可!」
「⋯⋯唉。」
江代堂大大嘆了一口氣。
「該怎麼說呢,看來我實在太看輕你了。」
「哼。我想也是。會為我讚嘆感動,其實也怪不得你。」
看這反應,恐怕江代堂是體會到我到底有多偉大,同時也不由自主地自覺到自己有多渺小了吧。
「那麼,讓我們進入正題。對了,江代堂,你認為對王來說—尤其是被稱為明君的支配者來說,不可或缺之物為何?」
「不知道,我完全無法想像。」
「那麼,就讓我告訴你吧!明君所需要的,就是有能的親信!」
「親信,是嗎?」
「沒錯。就像奧古斯都大帝身邊有梅塞納斯跟馬爾庫斯一般,優秀的王都有優秀的臣子。反過來說,無論王有多優秀,若是缺乏有能的臣子,終究無法成就大事業。就算真的能成大事,也會花費超乎必要的時間以及勞力,這是自明之理。」
「喔?你竟然會真心願意借助他人力量?我原本以為你打算獨力完成所有事情。」
「那是你誤會了。對君王來說,最重要的是挖掘優秀的人才,錄用、信賴對方,將對方配置在正確位置上的能力。王不需要事必躬親地管理監督所有事情,王本身也不需要像神一般全知全能。雖然本大爺我可說是幾近全知全能的存在就是了。哇哈哈哈哈哈!」
「⋯⋯我已經聽夠你的廢話了,有話快說。你根本還沒進到正題嘛。」
江代堂露出無聊的表情抱怨。
「簡單來說,你想讓我幫你找可以用的人才對吧?」
「沒錯。接下來我必須找出執行現充王計畫時所需的人才。說的也是,首先就仿照蜀國的五虎將,找出五個親信吧。」
「五虎將⋯⋯你明明將莎士比亞貶得一文不值,卻有讀過《三國演義》嗎?」
「當然。畢竟所謂的史書就是傳承古代君王來歷的文獻啊。」
「不對,『演義』不是史實,是創作⋯⋯算了。那麼,你是認真覺得從這間學校中找得出五個願意跟隨你的好奇寶寶嗎?」
「的確,要找出我看得上眼的人才確實不易。所以才輪到你出馬。讓我單刀直入地問吧。這學園中水準最高的人是誰?」
「若你問的是這個,那就是二年G班的藤波凰花同學跟二年F班的橘深月同學吧?這兩人可稱得上是雙璧。」
「藤波⋯⋯啊,是那個紅髮女啊?她的確跟一般人不大一樣,稱得上是特別的存在。」
我想起班上最醒目的那個女學生。
「那麼,麻煩你先收集這兩人的情報吧。」
「等等。雖然這可能是我多心⋯⋯」
好像患了頭痛的毛病般,江代堂伸手按壓眼眶。
「你好死不死,想將這兩人收為你的親信什麼的嗎?」
「沒錯。不然你覺得我有其他工作需要拜託你嗎?」
江代堂張口結舌,深深嘆了口氣。
「⋯⋯⋯⋯該說你厚顏無恥還是旁若無人,抑或是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呢⋯⋯唉,不行,現有的話語實在無法貼切地形容你⋯⋯」
「你在碎碎唸什麼?比起這個,你還不如快點回答我。你到底有沒有辦法收集到這兩人的情報?答案為是還是否?」
「總之,你這工作我接下了—另外,帝人,我之前就跟你說過,不是我去收集情報,而是情報會集中到我這邊啦。」
「哼,好像是這樣。」
江代堂這個人物是學校中內行人才知道的厲害情報販子。我早就藉由親身體驗證實他工作的手腕有多優秀。
此外,『江代堂』這三個字不是他的姓氏,而是他身為情報販子的『店名』。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他的本名似乎是唸作Takenouchi.Yukio(我不知道字該怎麼寫)。
當然,我從沒用這名字叫過他。我只知道他身為情報販子的一面,所以我認為這不會有什麼問題。
「那麼,接下來就是報酬對吧。這工作頗為費力,再怎麼樣也不可能無償幫忙吧?」
「嗯,若是要說代價,我的要求早就決定了。」
「搞什麼,果然是要錢嗎?」
「怎麼可能啊,你真是庸俗耶。」
江代堂輕聲講出了失禮至極的話,接著說:
「情報的代價就是情報,也就是—」
「將我計畫的進展狀況隨時告訴你的意思嗎?」
「沒錯,果然你腦袋雖笨,但還是有智能的嘛。」
「那應該是評斷我那笨妹妹用的話,對我完全不適用喔。」
「⋯⋯是沒差啦。另外我先說好,就算得到有關個人隱私的情報,我也不會提供給你,麻煩你記住。」
「不要緊。只要有她們平時在學園中的行動模式、交友關係,還有其他各種公開情報便已足夠。」
「你還真是自信滿滿耶。莫非你想跟我說你有勝算?」
「當然。先不論素昧平生的深月,凰花我常在教室中看到她。那女人一定會贊同我的計畫才對。」
「所以我說啊,你那自信有根據嗎?」
「看就知道。」
「啥?」
江代堂回我一個問號。看來沒有特別眼睛的普通人並無法了解我這種『看就知道』的感覺。
沒辦法,就讓我為他說明吧。
「聽好了,江代堂。藤波凰花是特別的存在。而特別這件事並不一定只會為她帶來好處。她一定擁有跟常人不同的煩惱,而這些煩惱十之八九擁有無法跟他人商量的特性。雖然只要成為我這種超越特別的『特上等』人就不會有任何煩惱,不過看來她還無法到達那個境界呢,呼哈哈哈哈!」
「雖然我覺得你應該要多少煩惱一下沒有煩惱這件事就是了。算了,然後呢?」
「以結果來說,她隱藏的煩惱將慢慢地在心中發酵,最後轉變為不為人知的願望。沒錯,也就是說—」
我充滿信心地接著講下去:
「凰花懷抱著心願!這潛在的心願將讓她贊同、協助我現充王的計畫!」
「心願啊?具體來說,是哪種願望呢?」
「雖然我大致上有旁敲側擊出來—但在確信這件事之前,情報尚嫌不足。所以我才委託你工作。」
這時上課的預備鈴聲剛好響徹校內。
雖是極其普通的鐘聲,但對現在的我來說,這鐘聲怎麼聽都像是祝福我踏出計畫的榮光之鐘的聲音。
我得到了江代堂的協助。在這一個瞬間,我雄偉壯大的現充王計畫等同注定好要一帆風順地出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