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書名:アーク9 2 セフィロトの魔導士(上))

內容試閱讀者回函

緣的夥伴蕾貝卡的「變異」開始發病!!

面對襲來的巨大陰謀和組織,緣真的有勝算嗎!?

※ 引爆話題,日本第二集甫發行,即出現OVA動畫!監督為「黑貓」、「嬌蠻貓娘大橫行」知名動畫監督‧板垣伸!

 

【內容簡介】

魔術VS.忍術

失去半個世界的人類建造出人工都市「方舟」。
忍術使用者紫堂緣在第九個方舟經營偵探業,有位少女來找他。
少女名為安琪拉,擁有瞬間破壞物質,並使其再生的能力,
而魔術組織「源體」正要對她伸出毒爪。
為守護少女,緣與魔導士們展開一場又一場的激戰,
而源體首屈一指的魔導士,從前跟緣同甘共苦的親友諾耶耳出現在緣眼前。

另一方面,緣的夥伴蕾貝卡的「變異」開始發病,外表越來越偏離人類。
想阻止變異,就需要抑制劑。
但在這時候,一心想要復仇的諾耶耳現身,阻擋在緣面前!!

 

【作者簡介】安井健太郎

日本輕小説作家,曾擔任Sneaker大賞選考委員。1998年以《~神々の黄昏~ラグナロク》獲得角川第3回Sneaker大賞後,開始撰寫《末日之劍》(ラグナロク)系列,大受歡迎,此系列並改編為同名漫畫。

主要創作有《末日之劍》(ラグナロク)系列、《方舟九號》系列。

關於本書 作者 的話:
電玩遊戲裡也有很多忍者角色。
我第一次看到的,是《巫術(Wizardry)》的忍者。
那是位裸身砍斷怪物脖子的瘋狂忍者。
我想緣哪一天也會全裸地穿梭在九號方舟,一擊葬送強敵吧。
今後也請多多指教。

推特:twitter.com/yasuikentarou

 

【插畫簡介】緒方剛志

日本知名插畫家,曾擔任插畫的小說作品有《機動戰士鋼彈 SEED ASTRAY》、《幻影死神》、《ビートのディシプリン》系列、《自転地球儀世界》系列、《殺戮都市》系列等等,並曾參與動畫「超能奇兵」製作,也曾擔任 「失序森林-銀髮阿基德」、「My sweet ウマドンナ 〜僕は君のウマ〜」、「narcissu」系列、「いかもの探偵 -IKATAN-」、「探偵紳士シリーズ」等等遊戲的人物設定或繪圖。

關於本書 插畫師 的話:
第二集。我很早就把封面圖畫好,在還沒翻閱小說之前便交稿,所以現在急忙寫著這段話。這次究竟是怎麼樣的故事呢!?主角們的命運又是如何!?身為第一號讀者,我現在就來拜讀內容!!

網站:ogatakouji.minibird.jp/Public/
推特:twitter.com/ogata_kouji

 

【哪裡買】
kingstoneeslitetaaze
kinokuniyapchomesanminiread

 

【延伸閱讀】

 

【內容試閱】

槍口噴出的火花撕裂寂靜與黑暗。

接連響起的輕快槍聲,準確地在閃爍的視野中捕捉住人影。

S&S公司的衝鋒槍GⅡ「轟天雷」以打擊力撞飛悄聲無息地靠近的人,使那人跌落集中在通道一隅的廢棄物上。

那衝擊讓廢棄物四散紛飛,發出噪音。

「—又來了嗎?」

愛絲梅勞妲.潔卡用雙手舉起GⅡ「轟天雷」,透過瞄準器瞪視倒下的人影,語帶嘆息地嘟噥。

直到前幾天都還置籍於大型製藥公司之私人部隊的愛絲梅勞妲,擁有十二歲起就成為傭兵,來回於世界各個戰地的經歷。

也因為如此,她在操作槍炮上有卓越的技術。

機關槍原本就是以火力壓制為目的吐出子彈,即使是為個人攜帶和街道戰鬥而製造的衝鋒槍,概念也不會變。

可是,從剛剛的狀況看來,愛絲梅勞妲掃射時毫無多餘動作,雖說距離很近,但所有的子彈都命中目標。GⅡ「轟天雷」的集彈性能在衝鋒槍之中算得上出類拔萃,但她的射擊能力依然可說是令人驚豔。

緣不發一語,走向摔入廢棄物中動也不動的人影。對方身穿長袍,帽子深深覆蓋的模樣有如修道士。他用指尖撥開帽子,露出來的是沒有特徵的白人男性臉孔。

「又來了。」緣聳聳肩。

他已經收拾了四個長相一樣的人。

「霍姆克魯斯這種東西還真是讓人不舒服。」

愛絲梅勞妲毫不大意地舉著衝鋒槍,輕輕蹙眉。

所謂的霍姆克魯斯,指的是用煉金術製造出來的人造人。跟以科學的力量製作出來的類人類,可說是正反兩面的存在。

「哎,這應該是量產品吧。」緣起身瞄向通路前方。

他們正在一棟隨處可見的住商混合大樓之內。

只是所有的窗戶都從內側被遮蔽,光線不大能進入。現在時間才過正午,但裝潢使內部積聚昏暗的空氣。

「還有不一樣的類型嗎?」

愛絲梅勞妲踏著慎重的步伐走在通道上,翡翠色雙眸側眼看著緣。她平時用環繞式鏡框的太陽眼鏡隱藏雙眸,但現在並沒有戴上。「也有調整為戰鬥用途的特製品。」緣回望她的雙眸答道。

黑暗中,愛絲梅勞妲的眼睛放射出微弱的光芒。絕對沒有人會覺得這對雙眸不美麗,但在同時,所有人應該會為其感到詭異而皺起一張臉。

她的瞳孔為直長細縫狀,酷似爬蟲類—尤其是蛇。她經常配戴太陽眼鏡的原因,就是為了隱藏這對特殊的瞳孔。

在那對雙眸沉默的催促之下,緣接著說明。

「特製品當然是指專為戰鬥而製的霍姆克魯斯,他們最麻煩的是那堅韌性。怎麼殺也殺不死,令人詫異。」

「跟生化人還有機械人比起來也一樣嗎?」

「比起來也一樣。」

緣複誦一次之後,愛絲梅勞妲會意地嘟噥道:「原來如此。」可是她對生命力這麼堅韌的原因,似乎沒什麼興趣。

徹頭徹尾的傭兵便是如此現實。

愛絲梅勞妲身穿防彈背心,攜帶衝鋒槍的預備彈匣跟寬刃短刀,還有手榴彈、閃光彈等物品。收在腳掛槍套裡面的,是S&S公司的自動手槍KKV。

再怎麼樣也不可能在室內發射火箭炮等武器。以推測為室內戰的戰鬥來說,她的武裝可稱足夠。

當然,還要加上若對方是人類這個條件。

至少從淡淡地前進的愛絲梅勞妲身上,感覺不到緊張以及恐懼。

她視若無睹地經過確定不會動的電梯,走向樓梯。除非內部有特別構造,不然依照從外面確認的狀況,接著就是最高層。

帶頭走上樓梯的愛絲梅勞妲在踏上最高層之前,稍微停下腳步回頭望向緣。

「聽說以這裡為據點的『魔導士』,曾是你的好友?」難得聽她語帶躊躇。

「沒錯。」

緣的回答雖然簡短,但卻沒有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

愛絲梅勞妲察覺到這一點,繼續說道:

「雖然條件是不問生死,但我沒跟『魔導士』對峙過。老實說,我沒自信能在不殺死對方的狀況下壓制他。」

也就是說,她打算以殺死對方的氣勢動手。她正告訴緣若不希望這樣,就把自己留在這裡。

緣手搭在愛絲梅勞妲肩上,點了點頭。

「用殺死對方的打算動手。」

「了解。」

她不再重複確認緣的意志。

舉起衝鋒槍後,她悄聲無息地走上最上層。

爬完樓梯,有個小型樓梯平台,平台上只有一扇鐵門。愛絲梅勞妲用手指示緣在遠處等,身體貼向門。

樓下的槍聲恐怕已傳到這裡。不管在最上層的是「魔導士」,還是戰鬥用的霍姆克魯斯,以有人埋伏為前提行事是最好的。

愛絲梅勞妲首先伸手抓住門把,檢查門有沒有上鎖。確認門沒有上鎖之後,她從後腰的腰包中拿出手榴彈。然後一把握住手榴彈上側的握柄,拔出安全栓。

接著只要她放開手,移動的握柄便會在手榴彈內側的信管點火,於數秒後爆炸。

愛絲梅勞妲一手握手榴彈,另一隻手伸向門把。

她用眼神向緣打個信號。點頭回應的緣眼中映照出她稍微打開門,流暢地自細縫中丟入手榴彈的動作。

幾秒後,關上的門跟爆炸聲一起震動作響,灰泥自天花板上剝落。

緣用手撥開灑在頭上的碎屑,迅速地移動到愛絲梅勞妲身旁。

她把衝鋒槍舉到視線高度,一口氣打開門。

那壓低姿勢衝進門內的模樣,彷彿衝向獵物的肉食獸。

跟在她身後衝入的緣瞇起雙眼。

手榴彈的爆炸破壞玄關口,捲起大量粉塵。因爆炸而橫掃四方的衝擊波跟碎片打碎牆壁、天花板跟地板等處。周遭的鞋櫃、照明器具和衣帽架等皆盡粉碎,破掉的藍色布塊飄落到緣眼前。

如果有人在這裡埋伏,那毫無疑問地已經變成肉片。

緣確認眼前沒有死狀淒慘的屍體之後,穿越遮蔽視線的粉塵,朝室內前進。

天花板很高,大概有四公尺以上。

室內依舊昏暗,空間比其他樓層還要寬廣,看來是把幾間房間的牆壁打通,弄成一間來使用。

緣的視線迅速掃過室內,同時臉為刺激鼻腔的異臭而扭曲。臭味的源頭是房間中央巨大作業桌的另外一側—設置於牆邊的巨大水槽。

作業桌上琳琅滿目地擺著各式各樣的器具—裝滿不明液體的無數試管跟微微冒煙的三角瓶、裝有肉片的培養皿以及顯微鏡等等。

足以淹沒整個躺下的人的巨大水槽裡裝滿混濁的液體,看不見裡面。或許是被手榴彈爆炸飛出的碎片擊中,那厚實的容器龜裂,深綠色的液體一點一滴地流出。

謹慎地在室內搜尋敵人的愛絲梅勞妲,對這些使用魔術的痕跡不感興趣,繼續前進。走廊從玄關連結放置水槽的房間,往更前方延伸而去。

原本打算跟在愛絲梅勞妲身後的緣突然停下腳步。

走在前方的她也同時停下動作。

雖沒有發生什麼事,但直覺遠比常人敏銳的兩人捕捉到什麼。

所以兩人不約而同地往天花板上看去,這並非偶然。

天花板上有某種東西。

那東西的四肢貼附天花板,觀察著這裡的模樣。身上穿的不是長袍,而是不會妨礙動作的運動服。臉是至今已經看膩的年輕白人男性的臉—那冰冷欠缺情感的藍色眼睛正對準兩人。

外形是人,但卻不是人類。

人類既無法像蜘蛛一樣貼附在天花板上,也不能頭轉一百八十度地往背後看。

緣跟愛絲梅勞妲不謀而合地將槍口對準天花板上的那東西—霍姆克魯斯。

剎那間—

霍姆克魯斯腳踢天花板,轉眼站到地板上。兩人反應他的動作拉下槍口,但霍姆克魯斯以比他們更快的速度朝他們猛衝。

由於他剛好衝到兩人之間,因此無法開槍。

霍姆克魯斯衝到兩人中間後,一口氣改變角度跳躍,整個人撲向緣。

緣反應他的動作,並察覺在霍姆克魯斯另一側的愛絲梅勞妲背後有其他動作。

「背後!」

緣喊叫的同時屈身,朝他眼球刺出的手指削過頭皮。緣手拿著槍,壓低身子踏出步伐,欺身潛入霍姆克魯斯懷中,刺出手肘猛擊對方下顎,同時在極近距離開槍。霍姆克魯斯腹部連續中槍,仰身連連倒退幾步。

霍姆克魯斯身子搖晃,他背後的愛絲梅勞妲轉身開槍。在狹隘的道路之中,衝鋒槍能發揮絕大的威力。

第二個霍姆克魯斯飛跳起身子,想逃到射程之外。幾乎高到天花板上的跳躍,遠遠凌駕人類的運動能力。愛絲梅勞妲極其冷靜地應對。她穿過跳躍的霍姆克魯斯前進,背對地板躺下,朝上方送出子彈。

比第一個還要嬌小的第二個霍姆克魯斯背部在空中中彈,衝擊力讓他的臉撞上天花板。

緣把這些影像收在眼裡,迅速地收槍入套,手中結「印」。那複雜的動作是忍術的手續,也是設計圖。多達十幾個連續的「印」,藉由緣的肉體為媒介形成忍術。

腹部遭受槍擊的霍姆克魯斯正在調整失去重心的身體姿勢。就算能期待著彈帶來的打擊效果,但要冀望那能帶來更多傷害是白費工夫。霍姆克魯斯再次襲向緣,但緣完成「印」的速度快上一步。

「『槍火彈』。」

緣的語言是具有靈魂的「言靈」。

藉由「印」構築於體內的忍術,透過言靈編入現實世界的法則之中,衍生為現象。也就是說,忍術是使用「印」製作設計圖,藉由肉體為媒介打造形體,再以言靈為扳機發動的技術。

伴隨緣的言靈,緣周遭出現塊狀的火焰。火陣忍術「槍火彈」—燃燒空氣的灼熱子彈以高速射向目標。從極近距離直接挨上這一記的霍姆克魯斯翻了一個跟斗,撞上通道牆壁。

火球繼續襲向第二個霍姆克魯斯。背部遭受槍擊,猛撞上天花板的第二個霍姆克魯斯已經很快地在空中調整好姿勢,正要著地。

火焰的子彈逐一猛力衝入腳還沒著地的霍姆克魯斯懷中。他伴隨著撒下的火花被撞飛,背部摔到作業桌上。實驗器具被掃落在地,他挾帶玻璃破碎的聲音往地板跌落。

愛絲梅勞妲對倒地時撞凹通道牆壁的第一個霍姆克魯斯進行追擊。

她堅硬的鞋底踩碎霍姆克魯斯的膝蓋。若是人類,可能會為關節遭受破壞的劇痛而打滾,但霍姆克魯斯就只有稍微失去平衡而已。

那反應並沒有讓愛絲梅勞妲退縮,她從極近距離開槍。衝鋒槍使用的子彈跟自動手槍的一樣。GⅡ「轟天雷」使用的是9㎜ 手槍子彈,每一發的威力比機槍子彈以及來福子彈來得小。

但若從極近距離以每秒十幾顆的速度接連射出,威力依舊是不容小覷。霍姆克魯斯從臉到脖子都壟罩在鮮血的煙霧之中,被低吠的槍聲推擠,貼在牆壁上。

子彈削切霍姆克魯斯的臉,血肉橫飛。

即使如此,由魔術製造出來的擬似生命體還是維持著生命活動。就算腦袋不斷被槍擊的威力壓向牆壁,對方的手指仍然為抓住敵人向前伸出。

緣側眼看著這景象,轉向第二個霍姆克魯斯。

摔到作業桌另外一側的第二個霍姆克魯斯即使被槍跟火球擊中,跳躍的動作敏捷如舊,宛若毫髮無傷。

這邊的是女形,容貌為一般白人女性的臉頰上冒出白煙。右臉燒傷潰爛,皮膚溶解,露出紅色的肉。她掃到的器具之中似乎混有劇烈藥劑。但理所當然地,霍姆克魯斯並沒有痛覺。

正因為如此,無論再怎麼受到槍擊、遭遇高熱,都不會影響她的動作。

女形霍姆克魯斯幾乎沒有做出任何準備動作便跳到桌上,四肢伏著桌面。

「跟野獸沒兩樣。」緣在心中嘟噥,開始結「印」。

他的身體突然往下沉。

在察覺自己是被某種東西抓住腳之前,地板已經近在眼前。緣停止結「印」用雙手支撐身體。當他以為自己好不容易才避開跌個狗吃屎的危機時,下一瞬間就被拉到天花板上。在上下顛倒的視野中,緣知道抓住自己腳的是第一個男形霍姆克魯斯。

他的手臂伸長將近五公尺,在被愛絲梅勞妲釘在通道牆上的同時伸長手抓住緣的腳踝,使出超人的臂力。緣的身體被往上拉,勁勢讓緣的背後猛撞上天花板,接下來又被抓著往地板扣。

背部跟後腦撞上天花板的緣陷入輕微腦震盪,但還是為保護自己以驚人速度往下掉的身體,雙手護住頭,收腳縮成球狀。

瞬間,衝擊力壓迫內臟,地板破裂粉碎的聲音振動鼓膜。粉塵飛揚,地板的碎片如霰彈般噴向牆壁跟天花板。緣右半身陷入地面,肺裡的空氣化為呻吟吐出。

劇痛穿過他的腦。

緣的身體還沒恢復萬全狀態。

在最近的工作中所受的傷尚未痊癒,肌肉跟骨頭、內臟都還殘留著傷。好不容易剛接上的骨頭嘎嘎作響,傳來肌肉斷裂的感觸。

苦澀的味道擴散口中,他剎那間失去意識。

極為短暫—緣失去意識後不到一秒,急忙張開眼睛。

眼前地板的碎片跟灰塵飛揚。女形霍姆克魯斯的身影出現於灰塵的另一側,她正準備飛撲到被扣在地上的緣身上。

緣反射性地想要結「印」,但右手動作遲緩。承受猛撞上地板的衝擊,使他的手暫時麻痺。

如野獸般的女形霍姆克魯斯貼近,她手上長有撕裂獵物的利爪。正確來說,那不是長出來的,而是整隻手的手指硬化,變得像短劍一樣銳利。

緣須臾間決定放棄用忍術迎擊,伸出左手試圖拔槍—但腦海中的一隅響起「來不及」的悲觀聲音。

蓋過這聲音的,是從後方竄向前方的連續槍聲。

打算襲擊緣的霍姆克魯斯活似撞上透明的牆壁般彈往後方,再次摔到作業桌上。

是愛絲梅勞妲拿衝鋒槍從另一側狙擊。

然後那一瞬間,男形霍姆克魯斯擺脫她的掌控衝向緣。

女形也以不像受過彈雨連擊的敏捷動作起身跳躍,飛過緣頭頂。

緣並沒有浪費愛絲梅勞妲掩護射擊製造出的空隙。

他硬逼麻痺的右手結「印」。

他眼角餘光看到愛絲梅勞妲要對付女形霍姆克魯斯,便將目標鎖定在男形身上。臉部被衝鋒槍破壞的第一個霍姆克魯斯手抓住緣的腳不放,朝緣疾馳。縱然眼球被子彈擊潰而消失,他還是藉由伸出的手來摸索,把握緣的位置。

然後,正當身體感受到被舉起所帶來的浮空感時, 緣吐出言靈。

「『爆燄』。」

這句話在霍姆克魯斯眼前引發小規模爆炸。

火陣忍術「爆燄」—能在任意空間製造出火焰以及衝擊波。襲來的霍姆克魯斯迎面碰上大釘子,被捲入爆發之中,一邊燃燒一邊被轟飛。

然後他猛撞上裝滿不明液體的水槽,水槽發出尖銳的聲音粉碎。失去容器而一口氣流出的液體,碰上燃燒霍姆克魯斯身體的火焰冒出白煙。霍姆克魯斯身上的運動服燒焦,爆炸的衝擊削去他胸部的肉,但即使如此,身上冒著煙的霍姆克魯斯還是站起身子。

腳依舊被抓著的緣動也不動,接連結「印」。

「『空亙』。」

緣周遭的空間反應話語搖曳。待他一接觸,空間的隙縫便吞入他的手臂。拔出手時,手上已經握著一把武器—小太刀。

空陣忍術「空亙」—能連結事先結好「印」的地點以及現在的位置,無視距離運送物資。

緣從刀鞘拔出刀身約六十公分的小太刀。

與此同時,空氣有如無數飛蟲拍翅般快速振動。

緣揮刀砍向霍姆克魯斯抓住自己腳的手。他只是輕輕往旁一帶,手臂便像紙張一樣斷裂。

即使鮮血噴出,手臂依舊抓著腳踝不放,但緣判斷這並不阻礙自己行動而放置不理。

他一邊注視動作不自然的男形霍姆克魯斯,一邊把注意力也分到視線角落。

愛絲梅勞妲跟女形霍姆克魯斯展開激烈的近身戰。女形霍姆克魯斯身體前屈,以僵硬化的手刀戳向愛絲梅勞妲側腹。愛絲梅勞妲行雲流水地操控代替衝鋒槍拿起的大型軍用小刀,架開鋼鐵般的手刀。

鋼鐵相互摩擦的聲音隱沒在持續響起的衝撞聲之中。

霍姆克魯斯讓雙手硬化。

右手攻擊被化解的同時,她將左手刺向愛絲梅勞妲的脖子。

愛絲梅勞妲用刀架開第一擊之後,垂直豎起刀往上刺。

真是絲毫之差—

女形霍姆克魯斯的左手被寬刃的小刀攔下,指尖停在微微觸碰到愛絲梅勞妲肌膚的地方。

一絲鮮血沿著褐色肌膚滑落。

兩人身體只靜止了短短的一剎那。

停下攻擊的霍姆克魯斯立刻用空著的右手,攻擊愛絲梅勞妲的臉。即使與軍用小刀對撞,霍姆克魯斯硬化過後的五根手指也絲毫不見受損。那一擊毫無疑問地能破壞她的臉。

但卻撲了個空。

愛絲梅勞妲的反應快到令人拍案叫絕。

霍姆克魯斯從極近距離以超乎常人的速度進攻,愛絲梅勞妲微微仰起上半身閃過—不只如此,她還以那姿勢踢出腳尖猛踹對方小腿。鐵板強化過的鞋尖踢碎脛骨,女形霍姆克魯斯既不因劇痛而發出悲鳴,眉頭也不皺一下。可是她失去其中一隻支撐自己的腳,身體傾斜。

愛絲梅勞妲並沒有錯失這一刻,翻轉軍用小刀砍斷霍姆克魯斯右手手掌。

在飛濺的血雨之中,神速地往上刺出的刀刃輕撫下顎,劃開肌膚。小刀的弧形軌道從下顎削去霍姆克魯斯半邊臉,擠潰眼球後由太陽穴抽出。

緣以眼角餘光窺伺那景象,往前邁進。

男形霍姆克魯斯有如揮舞長鞭般,甩出剩下的手襲來。一般來說,這樣的距離應該打不中緣。可是他的手揮出之後伸長數倍,來到緣的頭上。

小太刀發出低沉的聲音畫出半圓軌跡。

伸長的手被平滑地切開,一邊抽動一邊在地上彈跳。

緣腳下的地板發出巨響。

他猛力踏出步伐加速,一口氣弭平自己與霍姆克魯斯之間的距離入懷。

小太刀從右往左揮出。

霍姆克魯斯情急間想躲,但他頂多只能勉強稍微斜移上半身。小太刀的刀刃—以高震動粒子形成的刀刃透過超高速震動,以分子等級程度破壞標的物。

緣回抽揮出的小太刀,從左向右劈砍對方身軀。

接著他背對男形霍姆克魯斯,往愛絲梅勞妲的方向移動。

緣背後失去雙手的霍姆克魯斯頭部滾落,接著被切斷的上半身往地上倒。

啪唰一聲,緣耳中聽著某種潮溼的東西撞上地板的聲音,微微放慢步調。

女形霍姆克魯斯已然倒下,大量鮮血從她前傾的身子底下往地板擴散開。愛絲梅勞妲人正在退後幾步的位置收刀入鞘。

然後,她迅速地從腿部槍套拔出自動手槍KKV。

解開安全裝置,瞄準對象,扣下扳機,一連串動作極為流暢。

槍聲響起的同時,女形霍姆克魯斯頭部爆炸碎裂。從KKV射出的是彈頭凹陷的特殊子彈—空尖彈。全金屬包覆彈之類的子彈貫穿力高,無法把槍擊的威力十二分地施加在人身上。在這一點上,空尖彈的彈頭只要命中人體就會變形,失去貫穿力。接著槍擊的威力就會在體內炸開。

「還能動嗎?」

霍姆克魯斯不停痙攣,破裂的頭蓋骨中噴出粉紅色的腦漿。愛絲梅勞妲俯瞰這個景象,視線冷峻。緣收小太刀入鞘,輕輕左右擺動頭部。 「不行了吧。這些傢伙應該還在調校中。」緣如此說道。

恐怕是這裡的「魔導士」—諾耶耳.亞瓦隆察覺自己行跡走漏而逃遁,這不會錯。

緣不經意地走向蓋著厚重窗簾的窗邊。

打開窗簾,陽光與大樓外的景色一起飛入眼簾。諾耶耳用來當做據點的地方,是位於繁華街道最角落的住商混合大樓群裡面的大樓之一。雖說是外圍,但還是有一定的人潮。

緣往下看,微微瞇起雙眼。

他發現在往來交錯的行人中,有個男人正抬頭仰望著這裡。

那個男人身穿醒目的鮮藍色外套。

但一眨眼,他便消失無蹤。

那麼顯眼的顏色不可能會混在人群之中。

「怎麼了?」

「沒事。」

緣朝走近的愛絲梅勞妲聳聳肩。他也不找尋那已經看不見的藍色外套,只是瞥了外面一眼後便拉上窗簾。

「那傢伙不在這裡,早已逃跑了。」

緣簡短地回答,愛絲梅勞妲把視線移到戴在手上的老舊手錶。

「看來第一天上班能不遲到地了事。」

「妳找到工作了嗎?」

緣一臉詫異,愛絲梅勞妲微側著頭,小小哼了一聲。

「唉,那工作比較像是打工。」

「喔?是哪一行?」

依照以前聽到的消息,她似乎沒做過傭兵以外的工作。這樣的她到底會找到怎麼樣的兼職呢?就連緣都不禁好奇起來。

不過愛絲梅勞妲並不回話。只是微微聳肩。

「總之,你很快就會知道。」

「是嗎?」

她的反應看來不像是要賣關子,但在緣重新開口詢問之前,她便轉身走出房間。那簡潔俐落的行動讓緣看著她的背影苦笑。

「我再稍微調查一下房間就回去。」愛絲梅勞妲頭也不回地揮手回應。

目送她離開之後,緣轉身瞥了周遭一圈。

然後他避開霍姆克魯斯體內流出聚積而成的血灘,開始搜查房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