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試閱讀者回函

你說,我讓你的心再次活了過來,我就是你的幸福,
那麼你,會是我的幸福嗎?

這部作品想送給一直等待愛情、
但卻遲遲還沒看見看愛情蹤跡的你和妳;
永遠相信所有人都會獲得幸福,
有時會晚一點,有時會慢一點,但幸福終究會來。

All about Love明亮愛情新風貌|博客來排行榜新銳作家 袁晞 暖心力作!

我終於明白,我不是喜歡被喜歡;
而是喜歡,被你喜歡──

 

 

【內容簡介】

 

時薪超高、有店貓可以玩、免費咖啡喝到飽,
還可以跟超帥氣店長近水樓台,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超夢幻打工?
結果──才、不、是!

被徵人啟事所騙的我,就這樣誤入歧途,
成為了咖啡巷裡的人氣名店「CappuLungo」的店員,
本來以為只要乖乖工作就能很快適應,
沒想到這家咖啡店的店長根本就是超壞心惡魔!
人長得帥有什麼用,被親衛隊稱為「王子」又有什麼用,
這人絕對是地獄來的邪惡王子,
一天不整我就會渾身不對勁的壞傢伙!
只是,為什麼以欺負我為樂的無良王子突然自願千里迢迢送我回家、
還靜靜地在我家樓下守了一夜,不願離去?

王子啊王子,為什麼你的眼神跟以往不同,多了好些我無法理解的情緒?
王子啊王子,你是很多人的王子,但應該不會是我的吧?!
王子啊王子,不要再那樣看著我,我真的猜不透你啊……

 

【作者簡介】袁晞

Old Fashion、玫瑰及貓愛好者,
偶爾易感,偶爾冷淡,
專長:忙裡偷閒,被貓玩,被催稿。

著有:《初戀,Never End

臉書:袁晞.Love's Style

 

【哪裡買】
bookskingstoneeslitetaaze
kinokuniyasanminireadpchome

 

【延伸閱讀】

 

【內容試閱】

01.

「咖啡店?」我一面關上螢幕,一面轉過椅子看著智妍。

「嗯,就在咖啡巷那裡,離妳家很近啊。」

「這樣講我也不知道啊,咖啡巷耶,整~條巷子裡大大小小至少有十家咖啡店吧。」

「也是啦。我說的是最近超有人氣還拒絕接受採訪的那家『CappuLungo』,這樣妳就知道了吧?」

「還是不知道。」

「有養店貓的啊!養了三隻臉很扁的店貓那家,我們明明就去過。」

「啊!店裡很乾淨,有露台還有加菲貓,而且老闆臉超臭的那家是嗎?」

「對對!就是那家!喂,妳竟然嫌老闆臉臭,太過份了吧,完全沒有少女心的傢伙……」

一說到貓就想起來了。

雖然咖啡巷裡貓咖啡不少,但是不畏人言,膽敢養純種貓的店家卻只有那裡。CappuLungo去除掉人長得很帥但表情比貓便便還臭的老闆(或是店長?)以及老闆粉絲團三不五時就聚集在角落討論老闆怎麼這麼酷(明明就是表情怎麼這麼臭)之外,算是一家滿不錯的咖啡店。店貓們都很可愛,店員客氣,音樂的音量適中,整體品味也很OK,至於咖啡──抱歉,我對咖啡真的是一點鑑別力都沒有。

「所以說,妳想去那裡打工?」

「不是我,是妳。」智妍嘿嘿一笑。也是,會計系的智妍課業繁重,打工和社團時間都少得可憐。

「為什麼是我?!」

「看看這個!妳不是想賺錢嗎?」智妍把傳單放在床上的同時還用力一拍,「怎樣,時薪是不是超級高的啊?不但薪水高、店裡有貓咪可以玩、免費咖啡喝到飽,還可以跟超帥氣店長近水樓台,這根本是超夢幻的打工吧?」

「如果真的這麼好,妳自己怎麼不去?」

智妍聳聳肩,「咖啡店打工太累了啦,我才不要一直洗杯子,手會變皺。而且等妳去了之後,我可以常去找妳,順便玩貓看帥哥。」

「好在不是玩帥哥看貓。」我看了眼傳單,「而且,妳的手怕變皺,難道我的手就沒差嗎?」

「哈哈小心眼耶妳。」

「話說回來……這張單子貼很久了吧?都快褪色了。」

「不知道,大概是。怎麼了?」

「如果真像妳說的,那,這麼夢幻的工作怎麼會沒人要做呢?應該早就破百人去排隊應徵了,為什麼還是沒徵到人呢?而且就咖啡店來說,這個時薪給得未免太高了,其中一定有詐。」

智妍瞪大眼睛看著我,接著伸手拍拍我的肩膀,「果然啊。」

「果然什麼?」

「果然從小看什麼江戶川次郎作品長大的人就是不一樣啊。」

「……是江戶川亂步和赤川次郎,不要混為一談!」

智妍跳下床,走向小冰箱,一面拿出我的水蜜桃汽水,一面說道,「哎呀什麼赤川柯南根本不是重點啦,看看現實,現實才重要,不是嗎?妳不是想存錢以後做自己的手創品牌嗎?一般打工只夠應付生活費,哪能存到錢;這個打工就目前來說是非常好的選擇呢。」

最好是赤川柯南!是赤川次郎啦!「話是這樣說沒錯,但也可能很難被錄取。光是想到那個臭臉老闆就覺得他有嚴重虐待員工的傾向。說不定這就是用高薪也請不到員工的主因!」

「妳是說我們的王子殿下嗎?」

「王、子?」快吐了我。

「BBS上大家對老闆的暱稱啊,他好像叫楊什麼軒,暱稱『王子殿下』。」

「臭臉老闆竟然還能在BBS上被討論,真是沒天理。」

「我們王子殿下在表特板可有人氣的呢。」

「分明一臉性格缺陷。」

「妳也太有偏見了吧。」智妍哈哈大笑。

 

CappuLungo在學校後方被稱為「咖啡巷」的咖啡激戰區擁有不錯的人氣,是稍微架高的一樓,有寬敞的露台座位,原木色調的吧台和桌椅加上明亮的北歐風裝潢看起來相當討喜,以外表論確實是個不錯的打工地點。

但,這只是以外表論。

事實上,此刻的我雖然坐在涼爽的露台咖啡座,但卻有種坐立難安,焦躁不已的感覺。原因既簡單也挺單一的,就是來自於眼前的臭臉老闆。

人稱王子殿下(我看根本是地獄統治者)的臭臉老闆有著寬闊的肩膀和緊實的腰身,雖然穿著不起眼又樸素的白襯衫和深色窄管褲,但搭上常見的咖啡師圍裙後竟突顯出一股精緻魅力,豐厚的黑髮、濃眉鳳眼和線條滿分的側臉若能配上笑容,實在是難得的好貨。但可惜呀,可惜了這麼好看的長相,怎麼老是一副全世界都欠他錢的表情呢?

更討厭的是,這傢伙手上拿著我的履歷維持著同一個姿勢動也不動已經五分鐘了。

喂先生你是有閱讀障礙嗎?

上面也沒幾個字是需要看這麼久嗎?

真的看不懂就說,沒關係的我可以唸給你聽OK?

看這麼久,不知道的人八成會以為我在上面寫了短篇小說哩……

「咳嗯,」臭臉老闆終於抬起頭,清了清嚨喉,「所以,妳叫崔瑩?」

不會吧你看了足足五分鐘只看完了第一行姓名嗎?!

「是,我是崔瑩。」快點拒絕這樣我就可以回家睡覺了謝謝。

但臭臉老闆並沒有讓我得償所望,而是往後一靠,「麻煩站起來。」

「啊?」

「我說站起來。」臭臉老闆已經很臭的臉上閃過一絲不耐煩。

「喔。」算了,站就站,早點站起來才方便等下拔腿就跑。

十秒之後,「好了,請坐。」

還要坐啊?真煩。

臭臉老闆再度把視線調回我的履歷,又陷入沉默。

你會不會也掙扎太久了?

不錄用我OK的,但這樣一句話都不說很奇怪你知道嗎?

難道我的履歷真的這麼難懂?

正當我在腦海裡激烈質詢時,臭臉老闆突然站起,我嚇了一跳,也趕忙起身,心想終於要說對不起妳不適合了嗎?

「跟我過來。」臭臉老闆講話異常簡短,連個「請」字都不說。臭臉老闆帶我繞過吧台,來到吧台後方一扇不顯眼的小拉門前,「裡面是倉庫,還有後門。」

「喔。」

「進去打開後門,把堆在後門階梯上的箱子都搬進來。」

「啊?」現在是面試體力還是已經錄用我了?

「快點。」

「喔。」

拉開小拉門之後可以見到大約兩坪大的儲物倉庫,燈光明亮,放眼所及十分整齊,在正對拉門的位置還有一扇不鏽鋼門,看來就是所謂的後門了。我走向後門,一面覺得自己幹嘛那麼聽話,一面還是乖乖地開鎖後推門出去。由於整間店是稍微架高的一樓,因此距離地面有三階的高度,在屋外三階樓梯旁,放著三大箱印有咖啡豆圖案的紙箱。

這時,臭臉老闆的聲音從我背後傳來,「把那些都搬進來。」

你是不是男人啊?竟然讓第一次來面試的女生搬這些……叉叉你個圈圈。

「哇,好重。」這一箱應該有十幾二十公斤吧,幸好蹲得很穩,不然鐵定閃到腰。

「動作快一點。」地獄的統治者又下令了。

讓我想想,有句話可以形容,什麼面什麼心的……對,人面獸心。

經過氣喘噓噓的幾分鐘之後,我終於把三大箱不明物體搬進倉庫,人面獸心的地獄統治者好整以暇地瞄了眼,說出了一句讓我不揍他也難的話:

「要順手排整齊啊。」

「──我說,這也是面試的一部分嗎?」我扶著腰站直,心想乾脆我自己認賠殺出好了。

「那當然。快點,要排整齊,進貨的紙箱角度要剛好對準這條線。」臭臉地獄統治者指著地板上拼木地板的縫隙,「這裡!」

你根本是有強迫症吧?

不知道為什麼,大概是覺得反正已經做到這種程度、再做一點也一樣之類的,我忍住了打爆地獄統治者的衝動,把紙箱按他吩咐的仔細排好。當然,在排的同時也解開了為什麼這家店時薪會那麼高的原因:邪惡的地獄統治者加上辛苦的工作加上無理的要求,是人都不想做。

「──這樣可以了吧。」虧我特別穿了一件燙過的上衣來面試,早知道會當搬運工,我就直接穿運動T恤來了可惡。

「妳明天就來上班吧。」地獄的統治者面無表情的拋出這句話,「早上八點。」

「等、等一下──」

什麼?為什麼要錄取我?我不想一輩子當搬運工啊!最好文藝氣質系女大生(?)適合當搬運工啦!

「還有什麼問題嗎?」臭臉轉身看向我,眼神冷若冰霜。

「我、我想確認一下……工作內容到底有哪些。如果都是搬運重物的話,我可能沒辦法……」

「妳在說什麼呀,這裡可是咖啡店,又不是搬家公司。」人面獸心兼臭臉地獄統治者以一臉「妳是白痴嗎」的表情說道,「我還有事要忙,等一下會有副店長來帶妳。就這樣。」

「啊、啊?」

臭臉統治者就這樣離開了倉庫,把無辜無助又柔弱(?)的我丟在原地。

天哪這人怎麼可以這麼機車!

就在我痛下決心打算要衝出倉庫奪回履歷並且說清楚我不幹了的同時,一道人影咻地閃進了倉庫。

「妳好啊!」

宛如韓劇中走出的花美男,眼前這個高挑的男生有張不輸給地獄統治者的俏臉,但和萬惡的地獄統治者散發出的冰山風格完全不同,給人一種溫柔和善的感覺。如果說臭臉老闆是地獄統治者,那麼這位帶著笑容跟我打招呼的男生根本就是有光圈的天使了!

「你、你好……」哎呀口水……幸好沒有流下來。

「妳好,我是這裡的副店,我姓顧,顧友嵐,朋友的友,山嵐的嵐。妳叫崔瑩是吧?聽說妳明天就開始上班了?」

「呃、呃嗯……」哇他他他笑得好可愛!

顧友嵐揮揮手上的紙,是我的履歷,「學妹,歡迎妳喔。」

「學……學妹?」

「我跟沛軒店長都是妳學長喔,不過已經畢業三四年了。」友嵐副店走近我,依舊帶著笑,「嗯,看妳的履歷好像之前都沒有這方面的打工經驗,不過沒關係,工作內容不會很複雜,一定很快就能上手。」

「這樣啊……我有點擔心呢。」他應該沒注意到我剛剛花痴般的表情吧?

「不用擔心啦,主要的工作內容其實很容易,就是收收杯盤、洗洗杯子、整理桌面和座位這樣,基本上也不用煮咖啡,煮咖啡是我和店長的事。」

「那個,我有個問題想請教……」我說道,「如果工作真的那麼輕鬆,為什麼都沒人來應徵呢?我看招募廣告好像貼很久了。」

友嵐副店聞言大笑,人帥真好,大笑也好看。

「這個嘛,就老實告訴妳好了──其實很多人來應徵,但都做不到三天就走了。」

「為什麼?店裡鬧鬼嗎?」

「哈哈哈,學妹妳真有趣!不是鬧鬼,是……」他突然降低音量,「大家受不了店長,太龜毛了。」

「我就說嘛!果然是地獄的統治者……」糟了就這樣脫口而出!

友嵐副店一怔,隨即哈哈大笑,「妳太有趣了,學妹。」

「千萬不可以去打小報告……」不過,若是被知道了,我反而可以順利脫身、不用在這裡工作吧?

「呵呵,龜毛只是他的外在,其實我們店長只是完美主義了點,他人很不錯的。」

最好是!

友嵐副店領頭走出倉庫,開始向我介紹店裡的環境和狀況,還有那三隻可愛的店貓──白色長毛波斯漢尼拔、白色異國短毛諾曼和艾力克斯。

「等、等等……」我一面輕撫著諾曼,一面忍不住問道:「這名字……該不會是那個……呃,店長……對,是店長取的名字嗎?」

友嵐副店露出驚訝的表情,「對,沒錯,妳怎麼知道?」

所以我就說他是地獄的統治者沒錯啊!

漢尼拔.萊克特,《沉默的羔羊》、諾曼.貝茲,《驚魂記》,按照這個邏輯,艾力克斯應該就是《發條橘子》裡的艾力克斯.迪拉吉。

AFI影史百大反派是吧?真好啊,果然是地獄統治者的喜好。

「我猜的。」我說。

友嵐副店微側著頭看我,似笑非笑,「妳一定能跟店長處得很好。」

我一點也不想跟臭臉地獄統治者相處,就算副店你用這麼帥氣的表情看我也一樣!

「介紹完了嗎?都交代好工作內容了嗎?」不知道何時,地獄統治者突然出現在我背後,差點沒把我嚇死。

「欸沛軒,崔瑩她很厲害耶,一聽完三隻貓的名字,馬上就問是不是你取的。」友嵐副店說道,「超有趣。」

無良的地獄統治者藉著身高優勢,從高處斜眼看向我,雙手抱胸,「喔,是嗎?」

「就,隨便問問。」

「妳知道這些名字代表什麼嗎?」友嵐副店問道。

「如果沒猜錯,應該是《沉默的羔羊》系列漢尼拔.萊克特,《驚魂記》系列諾曼.貝茲,還有庫柏利克《發條橘子》裡的艾力克斯.迪拉吉。」

就在我說完之後,一向臉臭到不行的地獄統治者,竟然勾起一抹輕笑,「We all go a little mad sometimes.」接著,轉身離去。

「啊?」友嵐副店看看地獄統治者的背影又看看我,「知道他在說什麼嗎?」

「知道是知道……」

那是諾曼.貝茲的著名台詞,我們有時候都會有點瘋狂。

這、這店長該不會白天賣咖啡,晚上變成殺人魔吧?好可怕!

 

「什麼?妳被錄取了?」智妍不可置信地看著我,「真的假的?」

「明天早上八點開始上班。」我把身體重心全堆在懷裡的熊抱枕上,「雖然說順利錄取了,但總有很強的不祥預感。」

「為什麼?」智妍一面拆開奶油酥條的包裝,一面問。

「因為地獄的統治者很可怕。」

「什麼地城守護者?」

「那是電動啦!我說的是,地獄的統治者!」

智妍把奶油酥條送入口中,用著含糊不明的聲音說道,「妳是說我們王子殿下嗎?他應該還好吧……」

「我有種會被他整死的預感。」這時,陽光小天使友嵐副店的笑容突然衝進我腦海,「不過……至少副店滿可愛的。」

「喔?副店嗎?」

「嗯、如果說妳那個冰山沉船是閻魔王,那副店應該就是陽光小天使吧。」

「還冰山沉船、閻魔王咧,妳也太搞笑了。可是副店有很帥嗎?我怎麼沒印象?」

「比較是帥氣親切陽光暖男型的,跟冰山沉船完全,不、一、樣。」

「是有必要這麼用力強調嗎?人家只是話少了點。」

我一定要導正智妍的視聽,「相信我,他真的是個變態,他用驚悚片裡的殺人魔來幫那三隻可愛的阿貓命名耶,超詭異的。」

「這叫有品味!」

「曹智妍妳病很重。」

智妍不理我,「欸,那,他們還有缺人嗎?我突然也想去應徵,好像很好玩。」

「目前沒有,但我想快了。」

「有人要離職嗎?」

「過兩天我可能就會落跑。」我嘆口氣,「到時妳再來送死吧。」

 

  一到六點手機鬧鐘就乖乖響起,起床踏上地板的瞬間,臭臉地獄統治者兼閻魔兼冰山沉船那張比南極還冷的臉孔竄上我心頭。可惜了那張帥臉,那麼漂亮好看,身材也好,但怎麼就是一臉死人樣呢?

刷牙的時候我照著鏡子,雖然滿口泡沫但還是努力微笑。想那麼多也沒用,不如換個方向想,如果能順利待下去,那麼一下就能賺到不少錢了呢。對於以後想要開間迷你小店的我來說,開店資金就靠它了!

不管是地獄魔王還是恐怖的撒旦,就把他視為我創業之路上的挑戰吧。如果連恐怖的地獄統治者都能搞定,相信我以後開店不管遇到任何奧客都不會怕了!

懷抱著這種心情,換上輕便的服裝後,我抱著上戰場的心情踏出了家門。

CappuLungo離我這學期住的地方其實非常近,就在斜對角的巷口轉角,這種距離如果還遲到,也未免太誇張。大約七點左右下樓的我,在七點零一分就到了店門前,本以為未必會有人開門,沒想到已經看見一個模糊的身影拿著掃把在打掃露台。男人彎著腰、背對著我,看不見臉,如果是友嵐副店就好了,他的笑容真的好可愛,好迷人。

然而世事總是難料,人生總是不如意,正當我心想著這個男生的身材很好、完全是長腿歐巴時,他突然站直了身體並猛然轉身。

「看夠了沒。」

「呃!」不行,既來之則安之,「……店長早。」

萬惡的俊俏閻魔帥氣地看了眼錶,接著用讓周圍溫度驟降的口氣說道:「就算妳提早來也沒有早餐可以吃。」

我又不是來騙早餐的!

人家明明就是因為第一天上班想早點來熟悉環境、先跟其他同事打招呼、了解一些店裡的細項規定而已啊圈圈你個叉叉。

「……站在哪裡幹嘛?既然來了就去把露台的桌椅搬出來。」

什麼?結果又要搬東西?!

奇怪你看不出我是文藝氣質女大生(誤)嗎?

為什麼老是讓我做這種男生的工作啊?

「還不快點。」無良地獄統治者完全不理會我的無聲抗議,只是又重複了一次。

「……喔。」忍耐!創業基金──為了創業基金我要忍耐!

露台的桌椅並不是折疊式的,因此一點也不輕巧,我站在桌椅組旁觀察了幾秒,決定不要勉強自己,一次搬個一張椅子就好。

正當我搬到第三張椅子時,無良邪惡討人厭的閻魔王忽然大喊了一聲,「喂!妳!椅子要對齊記號,懂嗎?」

「啊?」

冰山沉船兼無良地獄統治者用腳尖點了點木質露台上極不明顯的深色記號,「這裡!記得,要排整齊,知道嗎?」

「喔。」

這麼不明顯誰知道那是記號啊?

真的很囉哩吧嗦。

而且講話的語氣就不能溫柔一點、客氣一點嗎?

竟然在露台上畫記號,連昨天搬的紙箱都要靠著線對齊,這人真的是有夠變態耶。好不容易搬完八張椅子,我已經熱得滿頭大汗,明明就快秋天了但怎麼覺得比暑假還熱。

正當我決定先去洗手間洗把臉時,地獄統治者兼冰山沉船兼閻魔大王忽然又叫住我。

「妳,是崔瑩對吧?」

啊你昨天看了那麼久的履歷難道還是沒記住我的名字嗎?

「嗯。」我一邊用手背抹去汗水,一邊努力忍住翻白眼的衝動。

「名字很有氣質。」說完,他竟然拿起掃把和畚箕轉身就走!

什麼?!你說什麼?!

名字很有氣質?

那怎樣,你的意思是本姑娘只有名字很有氣質但人卻沒有嗎?

你別走啊站住!快給我說清楚!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