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書名:小夜音はあくまで小悪魔です!?1)

「這是聖人與惡魔互相鬥爭的精采故事!……相信這句話的人就輸了喲。」
——天罪(知名輕小說作家)

可愛小惡魔鎖定的人物,
是手持自動步槍的「最強」自宅警備員!?

可愛小惡魔 尼特家裡蹲 共演的日常喜劇 就此展開!

 

【內容簡介】

惡魔梅菲斯托費勒斯小夜音,出現在足不出戶的最強自宅警備員一崎嶽人面前。
她來到地上世界是為了收購嶽人的靈魂,因為嶽人的靈魂價值是歷史上的偉大聖人等級。

……然而,嶽人的靈魂「目前」居然只值13圓。
為什麼!? 自宅警備員也是了不起的工作啊!?

第一次跑業務卻落得這種結果,知名惡魔的孫女將會丟盡面子,
因此小夜音開始和嶽人聯手提升靈魂價格!!
兩人就這樣展開奇妙的同居生活,然而小夜音的姊姊甚至是神祕天使都找上門……!?

可愛小惡魔&尼特家裡蹲,不可思議的日常喜劇開幕!!

 

【作者簡介】東出祐一郎 

寫小說與遊戲劇本維生。

不過真正的我是更不一樣的人,其實我擁有龍的血統,我一吼就可以震飛人、噴出烈焰與暴風雪、呼風喚雨雷電交加還能召喚龍。
即使滿腦子想這種事,人生也可以勉強過得順遂。

在台灣曾出版 漫畫《Judgement Overman 放學後的結社》(原作)。

網站:higashide-y.com
推特:twitter.com/higashide_yu

 

【繪者簡介】吉田 音

出身於烏龍麵縣,住在杜林。

喜歡尤文圖斯。

想細細品味德爾.皮耶羅的足球生涯活下去。

網站:rf1995.com
推特:twitter.com/ononon/media

 

【角色介紹】

 

【哪裡買】


 

【延伸閱讀】

 

【內文試閱】goo.gl/d3tDRl

  一.「惡魔少女以惡魔笑容簽訂的惡魔契約」    

 

「——抵達了。」

惡魔隨著爽朗的聲音輕盈落地。

 

她身穿高雅服裝,滴溜溜的紅寶石雙眼深感興趣地看著身邊的所有事物。大概是情緒亢奮,她蹦蹦跳跳地前進,每次跳躍,銀髮就在蒼白月光下閃耀,浮現複雜的光輝。

這裡是日本,東京郊外的清靜住宅區。會責備她的正常人都已經就寢。

「呼⋯⋯

深呼吸的少女,以陶醉的表情眺望周圍。

「呵呵,呵呵呵。地上真美妙。即使是夜晚,也比地獄美麗又迷人得多。」

她張開雙手輕盈轉圈。

「嘿!」

少女輕聲叫完一跳,感嘆於自己沒辦法跳得高。

「喔喔,明明在地獄可以用魔力輕飄飄浮游,在毫無魔力的地面果然會被重力牽引。和我從課本學到的一樣。」

再度跳躍。

對於至今住在地獄的她來說,被地面拖住的不自在感覺,是未曾體驗的新鮮現象。

「唔呵,唔呵呵呵呵,好棒、好棒、好棒!」

她開心地蹦蹦跳跳,連這種動作都暗藏優雅氣息。這個少女叫做梅菲斯托費勒斯小夜音。當年讓那位浮士德博士踏入歧途,毋庸置疑的大惡魔——————

 

「我也明白奶奶大人為何深愛這裡了,呵呵呵!」

——————她則是繼承了這個姓氏的平凡後代惡魔。

 

即使如此,對於人類或惡魔來說,梅菲斯托費勒斯這個名字也非常響亮,所以基本上,少女只要被問到名字,都會自稱是「梅菲斯特」。幸好家裡至少准許她使用這個姓氏。在這個世間,名號果然比實力重要。

「今晚明月高掛,真是美麗的夜晚。嗯,很適合成為我首度來到地上的夜晚。」

少女唱歌般低語,在夜路前進。夜間的住宅區很陰暗,非常安靜,只有並排的路燈散發朦朧的光芒,感覺像是在地獄的大海游泳。

被地面拉扯的感覺引得少女輕聲一笑,朝目的地前進。

她獲准從地獄越境到地上的理由不是留學或觀光,純粹是為了「工作」。

少女梅菲斯特負責的工作,對於地獄來說堪稱是最重要的工作,也就是簽訂人類靈魂買賣契約的業務員。人類的靈魂是地獄這個管理場所運作所需的能量。

 

梅菲斯特是新進業務員,從來沒和人類說過話。她在研修時期上過業務模擬課程,教戰守則也背得滾瓜爛熟,但是僅止於此。她真的是首度和真正的活生生人類見面。

 

老實說,如果說她不害怕是騙人的。但梅菲斯特是堅強不認輸的女孩。

「沒什麼好怕的。」

梅菲斯特獨自走在路上低語。對,沒什麼好怕的。基本上人類不可能危害惡魔。即使是拿石頭砸、拿聖水灑或是拿十字架毆打,都不會造成重創。反倒是人類唯一勝於惡魔的惡言謾罵令她擔心得多。她要是被人罵醜八怪可能會哭,不對,大致會哭。

「沒問題沒問題。奶奶大人是聞名的頂尖業務員,我梅菲斯托費勒斯小夜音繼承了她的血統。嗯,肯定沒問題,沒問題,沒問題⋯⋯大概,一定,恐怕,絕對⋯⋯

自信心起伏不定的梅菲斯特走到一半,突然覺得裙子被拉住而停下腳步。

喵~

 ⋯⋯哎呀?」

 叫聲引得她向下看。

一隻黑貓在梅菲斯特腳邊磨蹭。少女並非刻薄以對,而是蹲下來以指尖摸貓頭。

「呵呵呵。你跟過來啦,好聰明。黃泉,歡迎你。地上的空氣很美味吧?」

《是,梅菲斯特大人!終於來到地上跑業務了,一起努力吧!》

叫做黃泉的黑貓——少女的使魔像是回應般喵了一聲。這是她獨一無二的搭檔。

乍看是貓,看多少次都是貓,就算撫摸或搔癢也是貓,但牠和一般的貓不同,非常聰明,甚至可以透過心電感應交談。

 

梅菲斯特和搭檔會合,繼續前往目的地,卻在十字路口前面停下腳步。

「那麼⋯⋯那個⋯⋯⋯⋯?記得——」

少女摸出一張地圖。話說現在從出發地點走到哪裡了?地上的新奇令她樂不可支,至今算是隨便亂走⋯⋯所以不太清楚現在的位置。

 

藉這個機會講一個極為重要的事實,她是路痴。

 

「唔~⋯⋯

少女整個人先往右轉,但是過了不久,她就想到「哎呀,是左邊」往左轉。這時候的她是在面向右邊的狀態左轉,換句話說只是回到最初面對的方向——但她不曉得。

「哼哼,是這邊。」

《梅菲斯特大人!?慢著,好像不太對——!》

「別管了別管了,跟我走吧。」

黑貓喵喵地抗議,但有些慌張的少女大步前進。路痴大多這樣,因為慌張而沒辦法按照邏輯規劃路線,抱持「總之先走」的心態選路。

「哎、哎呀⋯⋯等一下,是這邊⋯⋯對吧?嗯,這邊這邊。」

《梅菲斯特大人,請留步!您冷靜一點⋯⋯啊~真是的,不行了啦~!》

其實在迷路的瞬間返回還沒迷路的地方就好,卻心想「沒問題沒問題,走一段路之後發現似乎是這樣沒錯,所以走對路了」迷路得更嚴重,這就是路痴。

就這樣。

⋯⋯人家不是迷路啦。」

不肯承認自己迷路,也是路痴的特徵。到了這個地步就會逐漸自暴自棄,接著反覆走回頭路又來來回回。疲勞促使焦躁,焦躁令思緒停止,思緒停止造成「自暴自棄隨便亂走」的最壞行動。

慌張不已。

到處亂走。

少女大發脾氣,惱羞成怒朝手上的地圖宣洩情緒。

「嗚~嗚~!嗚~嗚~啊~!為什麼!?奇怪,這張地圖該不會是錯的吧!」

《錯的應該是⋯⋯梅菲斯特大人⋯⋯

地圖沒錯。

錯的是她面對的方向與應該行走的方向。

黑貓喵喵叫表示:「既然迷路就先往回走吧,喂,我叫妳往回走啊!」但路痴少女無視於黑貓,永無止盡地走下去——

 

「到、到了⋯⋯

時間是凌晨四點半,隱微又神祕的夜晚已過,來到清爽的日出時刻。順帶一提,她走了五個小時,將周圍區塊與叉路全部走一遍,使用這種極為愚蠢的單人地毯式搜索,才總算抵達目的地。

但她原本可以在來到地上的三十分鐘內就抵達。

「啊嗚⋯⋯累死我了⋯⋯

原本體面的服裝,也因為她又跑又走又轉圈而皺巴巴的。但她總之還是抵達了目的地一崎家。

為了以防萬一,她以資料收集到的照片確認宅邸外觀。

「門牌是⋯⋯一崎。嗯⋯⋯是這裡沒錯。」

梅菲斯特將手放在外門猶豫片刻。重複一遍,現在時間是凌晨四點半,在這個時段造訪過於失禮。

「怎麼辦⋯⋯要等到今天晚上嗎?並且趁這段時間完成夢想中的甜點名店巡禮嗎?」

考量到協商可能不順利,她也申請長期出差的許可以防萬一。既然確認住處位置了,暫時撤退也無妨吧?這個想法瞬間掠過腦海。但她察覺自己的立場,用力搖頭拒絕甜蜜的誘惑。

到頭來,仔細想想就發現,現在還不是開店時間。

「沒辦法了,雖然氣氛差了點,但是惡魔在大清早來訪也挺夢幻的。」

她輕拍兩頰重新振作。

「沒錯,身為女惡魔,至少要突然出現在枕邊,優雅告知﹃有什麼願望嗎?有的話,我會全部幫你實現﹄才行⋯⋯!」

這個少女惡魔若想達到這個領域,只能說她的魅力與身材稍微缺乏到絕望。她緊握拳頭——忽然察覺一件事。

「不過,突然出現在枕邊不太妙吧⋯⋯

最近這種事正鬧得沸沸揚揚。至今認定是常識而採取的行動,全部被解釋為犯罪行為。天使與惡魔共同訂立「靈魂交易的正統商業行為條款」——通稱「靈魂交易法」的這項法律規定,不得在深夜使用非法手段(主要是魔術)出現在簽約人面前。

 

無論是惡魔還是天使,造訪時基本上都得在玄關大門充滿活力地問候⋯⋯真是的,世間真不講理。梅菲斯特嘀咕抱怨。

「嗯⋯⋯哎,算了。來,黃泉,本小姐——梅菲斯托費勒斯小夜音的傳說將從這裡開始!我的奶奶是當年讓神所認同的賢者墮落的惡魔,這樣的我會害怕的東西大概只有一點點,不會很多!」

《是!》

意氣風發的她試圖開門,手腕卻在轉動時發出「咕嘰」的聲音。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好痛好痛!我的手,我的手腕發出可愛的咕嘰聲!」

她一邊甩手,一邊含淚仰望外門。仔細一看,這扇門相當大,而且似乎很重。她再度使出渾身解數握住門把往外拉,接著往內推,甚至還試著往旁邊拉。

但是外門動也不動,大概是上鎖了。不耐煩的梅菲斯特狠狠踹門。

「嗚咿咿咿咿⋯⋯

她按著趾尖蹲下去,身體縮得好小。黃泉關心她般喵了一聲。

「嗚嗚,進不去⋯⋯

喵,喵,喵。黃泉輕拍她的腳踝。梅菲斯特察覺並且轉頭一看,黃泉筆直朝著外門上方示意。

黃泉的動作,使她也靈機一動想到解決方法。

「啊啊,對喔,跳過門就好了。」

她確定四下無人之後將黃泉扛到肩上,將些許魔力集中在背部,利用長出來的翅膀輕盈飛翔。

她降落在寬敞的前院。噴泉的水在清晨微光之下閃閃發亮,紅、黃、藍、綠等色彩繽紛(就某種意義來說是放縱)的花朵開滿花壇。這也是在地獄難得一見的光景。

「黃泉,好漂亮呢。」

她瞇細雙眼,以指尖撫摸花壇的花瓣。黃泉也聞著花香露出陶醉表情搖尾巴。

「不過,一崎嶽人能住在這種宅邸,也是託我們公司的福,得讓他履行應該履行的義務才行

房屋玄關位於石板路筆直延伸的盡頭。那就事不宜遲登門造訪吧⋯⋯才這麼想,黃泉就被輕盈飛舞的鳳蝶吸引目光追了過去。鳳蝶躲過黃泉的捕捉繼續飛舞,黃泉不耐煩般叫了一聲,然後開始追捕。

《唔,這個奇怪的飛翔生物挑動我的本能⋯⋯!》

聰明的黃泉這輩子第一次看到這種鳳蝶,好奇心戰勝使命或許也在所難免。

「啊啊,黃泉,等一下!真拿你沒辦法,停下來啦~!」

因為抵達目的地,所以心態上變得比較從容嗎?梅菲斯特一邊嘆息一邊追黃泉。小小的黑貓追著蝴蝶,少女追著黑貓——一崎家前院上演這幅令人會心一笑的光景。

 

換個話題,各位知道「地震檢波器」這種震動測量器嗎?原本主要是用來偵測地震,但是用在保全也能發揮莫大的效果。比方說,埋在一崎家前院土裡的地震檢波器感應到某種程度的壓力,就會對就寢的人發布緊急警報。

⋯⋯

少年睜開雙眼清醒。地震檢波器的警報,使他得知有人入侵。他立刻起身檢視監視器影像。確定有人入侵,對方體格嬌小,從服裝推測或許是女性。看來正在前院散步。

「怎麼辦?」

少年生性膽小。他腦中已經想像入侵者抓到他之後勒索、玩弄、嘲笑、欺凌的樣子。

⋯⋯非打不可。」

入侵者是敵人。雖然恐怖,卻非得為了保護宅邸而戰。

順利的話,對方應該很快就會踩到陷阱區。少年換上前院戰鬥用的偽裝服,拿起塗成迷彩色的M1加蘭德半自動步槍。

 

「喵!」黑貓高聲一叫,高高跳起,大幅張開前腳要捕捉獵物鳳蝶,但是在下一瞬間,鳳蝶輕盈飛上天空。

黃泉失望地輕輕「喵嗚~」了一聲。看著這個反應的梅菲斯特發出清脆笑聲走向貓。

「放棄吧。不提這個,黃泉,你盡情玩了快三十分鐘。走吧,終於要和簽約對象一崎嶽人見面了︿沙沙﹀唔喔喔喔喔喔——————————————!?」

某種東西隨著「咻」的聲音纏住腳,少女如此心想的下一瞬間,世界完全倒轉,黑色的網子出現在眼前。

「咦!?不要!?慢著!這、這是什麼?沒、沒禮貌的傢伙,放開我~!」

少女慌張揮動手腳,卻因為身體被倒吊,而且感覺被某種東西緊緊包裹,所以實在無法隨意行動。鋼絲網完全封鎖她的抵抗。

長裙捲到腰際,衣服亂七八糟。鋼絲勒住腳踝,總之好痛。

黃泉喵喵叫著往上跳,卻完全搆不到。

腦袋一團亂。頭昏、想吐,混亂情緒一下子湧上心頭,意識瞬間遠離。

「誰、誰快來救我啊!嗚哇~請救我啦~!來人啊~!」

下一瞬間,梅菲斯特隨著擰胃般的感覺落下。

黃泉發出「咪嗚」的慘叫聲,大概是梅菲斯特掉下來時壓到牠了。

「啊嗚啊嗚啊嗚啊嗚⋯⋯好痛⋯⋯

少女到處摸索,好不容易找到鋼絲網的縫隙,將雙手插進去用力拉開。

「好痛!頭髮,頭髮勾到了!啊啊真是的,這是什麼啦!失禮也要有個限度吧!這麼出色又優美的庭園居然暗藏這種荒唐的東西,人類究竟在想什麼啊!設下這種陷阱的傢伙——」

「——妳真想看看?」

「是的,一點都沒錯!」

 

場中的時間忽然停止了。

 

⋯⋯⋯⋯咦?」

梅菲斯特戰戰兢兢抬起頭。眼前是令她誤認為大腳怪的毛茸茸怪物。

全身披著像是草的東西,雙手緊握木製槍枝,雙眼蘊含詭異到無法言喻的光芒。

⋯⋯⋯⋯

⋯⋯⋯⋯

雙方沉默對看好一陣子。

偉大惡魔梅菲斯托費勒斯的後代小夜音,是還算具備優秀資歷的少女惡魔,不過⋯⋯

「啊,啊哇,啊哇,啊哇哇哇哇!?⋯⋯⋯⋯⋯⋯⋯⋯⋯⋯嗚。」

啪咚。大概是恐懼超過極限,梅菲斯特迅速向後倒地昏迷不醒。其實她在這時候「漏」了一滴滴,但她在內心發誓即使死掉也要永遠保密。

⋯⋯不、不准動!」

少年如此低語,但梅菲斯特已經昏倒。

他以手上的步槍輕戳倒地昏迷的少女。沒反應。為了以防萬一,他把脈確認少女沒死。

呼吸也很穩定⋯⋯少年推測她應該只是昏迷。

 

——好啦,該怎麼做?

 

少年開始思考。扭送警局?不,如果入侵者是一般小偷,扭送警局就是如同生產線作業般理所當然的流程,但眼前這個人怎麼看都是未滿十五歲的少女。到頭來,與其說是小偷入侵,她更像是在前院悠哉散步,一副跑來前院玩的樣子。

⋯⋯唔。」

少年拉出被她壓在底下的黑貓抓起來。黑貓同樣昏迷了,但少年輕戳貓的鼻頭,貓就立刻張開眼睛醒來。

「啊,醒了。太好了。」

少年的低語使得黑貓「喵~!」地慘叫,努力掙脫他的手。接著貓跑到昏迷的少女臉蛋旁邊,拚命拍打少女臉頰。看來是要叫醒少女。

「唔~嗯⋯⋯

少年注視這幅反常光景好一陣子,最後嘆了口氣,將手伸到她的膝蓋與脖子下方,一鼓作氣抱起她。

貓發出叫聲抗議,他只輕輕回應一句「安靜」。黃泉拚命伸長前腳,甚至還咬少年的腳踝,少年卻只是愧疚地甩開牠。牠不得已只好跟在兩人身後。

⋯⋯就這樣,這是少年與少女的初遇。雖然是毫不像樣的初遇,但少年今後會反覆回憶這時候的初遇,並且綻放笑容。

 

天堂與地獄都需要人類的靈魂作為能量運作,所以天使與惡魔都要和活在地上的人類簽約。「請把再也用不到的死後靈魂給我,這樣會得到很多好處喔。」就像這樣。

 

——這個故事,發生在天使與惡魔打經濟戰的時代。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