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書名:K 青の事件簿 上)

 

新的「青之王」登場!?
篡王宣言讓《Scepter 4》陷入大混亂!

※ 小說、漫畫、TV動畫、歌曲、廣播劇、動畫電影、舞台劇,連動企劃話題不斷 !!
※ 最新動畫「K Seven Stories」製作確定!
※ 首刷隨書贈送限量PP收藏卡!

 

【內容簡介】

在青之王.宗像禮司帶領下,
《Scepter 4》特務隊員每日忙於訓練與違法權外者的取締工作。
然而,此時出現一位充滿野心的微胖矮小中年男子.河野村善一,
宣稱自己將取代 宗像禮司成為青之王,
代替《Scepter 4》執行業務!

特務隊隊員們紛紛遭到 河野村的毒手,
深受眾人依賴的 伏見猿比古又剛好去美國出差――

 

【作者簡介】

作家:宮沢龍生(GoRA)

小說家。也是電視動畫《K》之原著腳本七人作者群「GoRA」的領導者。著有《汝、怪異を語るなかれ》、《DEAMON SEEKERS》等。 

插畫:鈴木次郎

漫畫家兼插畫家。電視動畫《K》之原著腳本七人作者群「GoRA」的鈴木鈴所原作故事《學園K》擔任作畫。其他漫畫作品有《暮蟬鳴泣時 祟殺篇》及《魔法無雙天使 衝鋒突刺!! 呂布子》等。亦為《ノラネコシティ》、《ブレイブリーデフォルト Rの手帳》、《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 Episode2》、《マルタ・サギーは探偵ですか?》、《カスタム・チャイルド》等小說,遊戲《ハイリゲンシュタットの歌》繪製插畫,也曾參與《刀劍亂舞》系列相關插畫創作。

 

【哪裡買】


 

【延伸閱讀】

 

 

【內容試閱】

第一章        守護大義的人們

《Scepter 4》。

在日本,因德勒斯登石板而獲得異能的人們所引起的犯罪或騷動事件,就由這個組織一肩挑起解決的責任。這個表面上以「東京法務局戶籍課第四分室」為名隱藏真實身分的集團,以宗像禮司為首,成員每天規律且充滿活力地執行維持治安的任務。組織內人才濟濟,「青之王」宗像禮司不用說,包括副長淡島世理、主要執行機動性任務的伏見猿比古等人都是出色的成員。他們的活動從未經過大肆宣傳,然而,說是守護這個國家和平的重要關鍵也不為過。

擔任實際行動的,是一群平均年齡不到二十五歲的年輕人所組成的精銳部隊—「特務隊」。

他們擁有一身勤奮鍛鍊得來的精湛劍術,還能使用透過「青之王」宗像禮司而覺醒的特殊異能,進行打擊各式各樣犯罪的任務。

他們是一群氣質清新、眉清目秀的年輕人,只要宗像禮司一聲令下,無論何種難敵也會拿出氣概面對,懷抱守護國家「秩序」的遠大志向。

對於他們,宗像禮司的評語是:

「很慶幸都是努力工作的人。」

這樣的《Scepter 4》特務隊員們,今天也過著忙碌充實的一天—

「咦?『圖書館』裡的『E文件』被偷了?」

日高曉忍不住驚呼失聲,坐在他面前的榎本龍哉小聲斥責:

「噓,日高,你太大聲了。」

榎本一臉嚴肅,在唇邊豎起一根指頭。他小心翼翼地窺伺周遭,確定沒有人注意他們。

「又沒人說是『被偷』,也有可能是不小心弄丟了,現在正在搜查中。」

他板著一張臉補充說明,將雙手盤在胸前。

「什麼搜查中啊⋯⋯」

日高一臉困惑。

他們現在位於《Scepter 4》隊員宿舍裡的附設餐廳。工作結束後,正在這裡享用遲來的午餐,周遭還有幾名隊員分散坐在不遠處。

這時,另一個特務隊員走過來跟日高和榎本同桌,手中托盤放著今天的A餐「豆皮烏龍麵」。

他「啪」地拉開免洗筷,吸了一口麵條。

「你聽榎本說了嗎,日高?」

為了不被周遭的人聽見說話內容,他朝日高這麼問的聲音刻意壓低,語氣卻很尖銳。

他是布施大輝,和榎本一樣把這起意外狀況看得很嚴重。

「有,不過,我還摸不著頭緒⋯⋯對了,最後『借閱』的人是誰?阿榎這邊應該有留紀錄吧?」

「留了啊,最後一個登記借閱的人是使用者04。」

「那就找他—」

「可是,對方馬上就歸還了。我確認過了,登記簿也有留下清楚的紀錄。」

「—」

日高愈來愈困惑,想了想又說:

「向其他『會員』確認過了嗎?」

聽到這個問題,榎本與布施同時搖頭。

「沒,到目前為止,我們只對你和使用者04透露這件事。不管怎麼說,事態畢竟非同小可,我們不想在『會員』間引起不必要的騷動。」

布施這麼說。

榎本戴著眼鏡,一頭黑髮,長相斯文;布施則有一頭明亮的淺色頭髮,眼神犀利。榎本擁有深入各種領域的嗜好,是屬於阿宅型的人;布施則是比較偏向對事物保持廣泛而膚淺興趣的類型。

這兩個氣質性格正好相反的人住在同一間寢室,居然能夠和睦相處,說起來兩人之間的關係也真是非常有趣。

同時,這兩人也是「圖書館」的共同管理者。

「現在『會員』總共有多少人?」

日高問道。

「—你這個問題與『圖書館』的守密規定有所牴觸。」

「抱歉,我們必須遵守職務上的守密義務。」

榎本和布施嚴正拒絕,日高覺得心虛。

「是喔,有這麼誇張──」

日高才說到一半。

「我想帶工具去現場採指紋回來鑑識。」

「好主意。既然如此,我到附近一一問話蒐證,查明是否有人侵入我們房間好了。還有,雖然是尚未確認的消息,聽說世理妹子開始調查『圖書館』和『E文件』的事了,這下糟糕囉。」

「有這回事啊,聽起來確實很不妙。最慘的情況,有可能導致『圖書館』關閉,我們在行動時得記住這件事才行。絕對不能讓『E文件』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這可是事關好幾位男士的名譽。」

兩人開始一臉認真地討論起來。日高半閉著眼睛啜飲B餐附的味噌湯。最初是很驚訝,但漸漸覺得像場鬧劇。

(這兩個人簡直比工作時還活力四射。)

他們一臉嚴肅討論的事情,如果用非常露骨的方式來說,就是一群自己人共同出錢買來保管的色情書刊不見了。

充滿各種豐富內容的色情書刊是「E文件」。

保管那些刊物的隱藏書櫃是「圖書館」。

共同出錢買書的「特務隊」夥伴統稱為「會員」。

說穿了就是這麼回事罷了。

接著,日高心中突然一片雪亮。

(啊,阿榎和布施根本只是覺得這件事很有趣吧。)

只不過是弄丟一本色情書刊,卻故意裝得一副外交機密文件遭盜取的樣子。他們純粹是鬧著玩。

一理解這點,日高更覺得整件事真是蠢斃了,於是端起自己的托盤離開。布施與榎本沒察覺,繼續熱烈爭辯今後該如何營運大家的「圖書館」。

(但是。)

一邊把放著空碗盤的托盤端回餐具回收架,日高一邊想。

(雖然只是一時起鬨才跟著出錢,書不見了還是很令人失落呢。)

在榎本和布施房間看到一半的那本色情書刊,封面的巨乳女孩是日高滿喜歡的類型。

(真想把那本看完啊—)

想到這裡,日高不由得滿臉通紅。

「男人基本上都是笨蛋吧?」

突然做出直搗核心宣言的是吉野彌生。一旁,穿著運動背心和短褲,正在使用健身器材鍛鍊胸肌的淡島回應:

「嗯?妳剛說什麼?」

停下動作,往吉野的方向望去。淡島光滑的肌膚上浮現圓珠般的汗水,身材驚人地凹凸有致,修長的雙腿,緊實的細腰,胸部則豐滿得任誰看了也驚嘆。

即使是同性的吉野,有時都不知道該把目光放在哪裡才好。淡島的身材就是這麼完美。而這位《Scepter 4》的副長,淡島世理卻總是毫無自覺地將這副好身材展現在周遭的人面前。

對照之下,吉野身上則是從高中穿到現在的胭脂色運動服。戴著一副大眼鏡的她是《Scepter 4》的總務課專員。兩人今天都不用值班,因此來到宿舍裡的健身房盡情揮灑汗水。

「就是剛才淡島姊說的那件事嘛。」

吉野提醒。

「—喔,妳指的是『圖書館』和『E文件』啊。」

想了一想,淡島苦笑起來。

「聽他們的用詞,還以為是什麼要緊事,一查之下才發現,原來是那麼回事。」

不過是一群人共同持有色情書刊而已。淡島拿起掛在附近桿子上的毛巾擦臉。

「所以我也就沒有繼續追究,要不然他們太可憐了。」

吉野嘆了一口氣。

「說真的,會感到幻滅也是不可否認的事實,畢竟特務隊那些人平常都給人硬漢的形象。」

「⋯⋯吉野小姐。」

淡島微微一笑。

「有時還是適度放過男人比較好喔。也沒必要讓他們知道,我們已經知道那件事了。男人們總是希望共同擁有女人不知道的祕密,這能促進他們的向心力,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

吉野看著這位前輩,只覺得她耀眼得令人眩目。

「淡島姊真是個大人。」

「我?大人?」

淡島顯得很訝異。

「不,我不認為自己夠成熟,還有很多地方都需要多磨練。」

她輕柔安靜地搖頭。吉野半開玩笑地嘟起嘴巴反駁:

「能說這種話就是大人了啊,真正不夠成熟的是我。」

就這樣,兩個女生你看我我看你,輕聲笑了起來,氣氛也柔和多了。

「但是,要說他們幼稚確實是很幼稚,男人的行動原理,從國中之後就固定模式了吧?」

聽淡島這麼一說。

「希望秋山哥、弁財哥和加茂哥不要加入他們才好,這幾個人的形象完全不是那樣。」

吉野表達自己的期望。淡島輕輕一笑。

「那三個人應該真的沒有加入。加茂都有孩子了。」

「那善條先生呢?」

「百分之百沒有。」

淡島立刻斬釘截鐵地回應。善條剛毅,那個獨臂的劍術高手,現在負責資料室工作的粗獷漢子,怎麼想也不可能加入那一群男校學生起鬨般的行為。

吉野忽然用手指點著自己的下巴說道:

「我說,淡島姊啊。」

「什麼事?」

「可以問妳一個奇怪的問題嗎?」

吉野一臉惡作劇的表情問淡島。

「那室長呢?他也會看那種色色的書嗎?」

淡島明顯為之語塞。吉野又接著說道:

「普通男人都會對女人的裸體感興趣吧。可是,室長畢竟是室長啊,真想知道他會怎麼樣。」

刻意抬起眼神看淡島。

「—」

淡島掛著僵硬的笑容想了一會兒,才嘆口氣說道:

「我從來沒想過那種事,不過,是啊⋯⋯」

她甩甩頭。

「我是這樣想的。無論室長至今人生中連一次也沒讀過那種書,又或是相反地他房間裡有上千本那種猥褻的書,我都絕對不會驚訝。唯有這點是我可以肯定的吧。」

臉上浮起至今最苦的苦笑,身為宗像禮司得力助手的副長淡島世理如是說。

「⋯⋯是說,為什麼特地要用實體書的方式保管啊?」

秋山冰杜一邊開車,一邊發出無奈的疑問。

「都什麼時代了,這類書刊不都電子化了嗎?」

「這類業界的事你倒是很熟嘛?秋山。」

癱軟在副駕駛座的弁財酉次郎笑了。為處理幾件案子,兩人剛依序去了法院、財政部、交通部,現在正要回隊上。

在特務隊裡特別有領導能力的秋山與弁財,和淡島及伏見一樣,在《Scepter 4》經常獲得宗像指派重要職務。秋山英姿煥發,給人認真誠懇的印象;弁財則比秋山更溫和,有著成熟穩重的外表。

兩人在進入《Scepter 4》前都曾擔任軍職,與其他畢業後直接入隊的隊員相較之下,成熟度自然大不相同。

「別亂開玩笑啦,弁財。」

秋山苦笑。關於「圖書館」的事,是道明寺先告訴弁財,弁財再拿來當聊天話題告訴秋山的。

「所以道明寺也加入會員了?」

秋山問道。

「是啊,他本人似乎是出於好奇心加入的。」

弁財回答。

「那傢伙是這麼辯解的:『色情書刊對我來說很稀奇,想看看到底長什麼樣,結果很無趣—』」

「很像那傢伙會說的話。」

秋山噗嗤一笑,接著正色說道:

「話說回來,到底為什麼不用電子檔啊?」

重新提出剛才的問題。

秋山也不是柳下惠,自然看過那類東西,在他們的世代,這類東西幾乎都電子化了。想在這個時代找那種領域的實體書,恐怕得去舊書店才找得到。

企劃這件事的人之一是精通各種資訊的榎本,因此,想買到實體書當然不是什麼難事,問題是實體書無論購買或保管都比電子檔麻煩,又何必多此一舉呢?

「這是有原因的。」

弁財露出有點傷腦筋的表情。

「哎,他們大概也是有點走火入魔了啦。」

他吞吞吐吐地說明。

「說是怕室長可能會看見。」

喔喔,秋山恍然大悟地叫出來。

關於「青之王」宗像禮司,有好幾個傳聞。比方說,他一天只睡一小時,不,甚至有人說他不需要睡眠。比方說,他在孩提時代就因為頭腦太好,曾被某個國家的情報局挖角過。比方說,他擁有兩百副同樣款式的眼鏡。比方說,他其實已經娶妻。

比方說,只要一喝酒,他身上散發的青色光芒就會變成粉紅色。比方說,他喜歡粉紅色更勝於青色。比方說,只要用一根左手小指,他就能倒立。比方說,其實眼鏡才是宗像禮司的本體,拿下眼鏡將性格大變⋯⋯等等。

或許其中多少摻雜了一點事實,但幾乎都是加油添醋的不實傳說。其中還有一個說法是「室長具有掌握《Scepter 4》內所有電子儀器的能力」。

這種說法,大概是來自他那可怕的洞察力與驚人的思考、反應能力。總之,這個傳聞也被傳得跟真的一樣—

「原來如此,因為這樣才選擇紙本書啊。」

為了不讓宗像看見。

「真是蠢斃了。」

秋山苦笑聳肩。

「我們又不是綠之王盟,從沒聽過室長有那種力量。話說回來,就算真的有,室長也沒閒到會去注意那個。」

「不能同意你更多了。不過啊⋯⋯」

弁財略帶嚴肅地望向開車的秋山。

「我覺得室長那些傳聞全都被傳得跟真的一樣,並不是沒有原因的。我猜其他人大概也不是完全信以為真,只是認為他就算真有那種能力也不奇怪。如果當面去問室長本人,他一定不否認也不承認就是了。」

「—」

秋山露出陷入思考的表情。弁財有所顧忌地壓低聲說道:

「就連我們在室長手下做了這麼久,連他到底睡在哪裡,寢室在哪裡都不知道喔?」

秋山默默轉動方向盤。

《Scepter 4》的官廳已映入兩人眼簾。秋山依然無言,身為他長年搭檔的弁財自然明白,這表示「消極的同意」。

「好!接下來要展開第三次的室長寢室搜索囉!」

道明寺安迪把懷裡的黑貓高高舉在頭上。

「小黑隊員,準備好了嗎!」

然後—

既不是「那~」,

也不是「嗎~」,

黑貓發出介於這兩個發音中間的叫聲,扭動身子從道明寺手中逃脫,像一把離弓的箭衝向走廊,消失了身影。

「—什麼嘛。」

道明寺望著黑貓消失的方向,沮喪地垂下肩。

「連你也對室長寢室不感興趣啊。」

向日高、五島、布施、榎本提議組成「搜索不知在哪裡的宗像室長寢室搜索隊」,是上個月的事。之後,趁放假日展開兩次搜索,不僅從《Scepter 4》的宿舍到官廳都找了一遍,甚至還去附近的公寓晃了一圈,結果還是沒能發現可能會是宗像禮司寢室的空間。

今天是第三次,連向來好說話的日高都跑了,無可奈何之下,只好把養在《Scepter4》宿舍內的黑貓帶來,沒想到—

「算了,我一個人去找!」

帶著一絲落寞和一點賭氣,道明寺向前邁步。現在回想起來,最初那一次,與其說榎本他們的目的是真心想找出宗像的房間,不如說只是想大家一起出來熱熱鬧鬧地散步罷了。

宗像禮司從不休息。

他絕對不會入眠。

大家都認為這只是拿來閒磕牙的八卦話題,可是,道明寺卻有他的想法。

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

那是一種自己也無法說明清楚的感覺。

這種時候,道明寺向來決定跟著直覺行動。他打出生就是「光英流劍術道場」的繼承人,自幼發揮非凡的劍術才華。關於他的資質,身兼他師父的父親是這麼說的:

「你瞧不起靠練習得來的劍術,應該說,打從一開始,你與生俱來的天賦就勝過那太多。如果你不夠強,我一定會嚴格矯正,不過,若將你具有的劍術潛能完全發揮,至少可說在我之上。所以,你做你自己就行了。」

姑且不論道明寺是否真正理解父親這番忠告的真意,聽了這番話之後,他在劍術修行方面更加我行我素了。

他並非討厭努力。

只是對於跟自己的感覺有所牴觸的習慣或事物,無論那是多麼權威性的東西,道明寺都嗤之以鼻,不放在眼裡。與那爽朗的外表一樣,世俗中的他是超然的,滿不在乎而閃閃發光的。那個性格造就了他獨特天真的童子氣息,卻也給人一股靠不住的感覺。

「呃⋯⋯」

他忽然停下腳步思索。

「對了,我上次調查到哪間房啦?」

之前的搜索步驟全交給日高他們主導。

「哎,算了,反正等一下就會想起來了。」

帶著幾分不確定地喃喃自語,道明寺再度邁開腳步。

簡單來說,他就是—

有點阿呆。以世間的標準來說。

幾乎同一時間,伏見猿比古在辦公室裡整理資料。預算申請書、報告書、收據、簽呈⋯⋯等等,所有資料都要分別用傳統方式和數位方式各保存一份,伏見暗自憎恨著隊上這個習慣。

他認為「這只會增加麻煩而已」。然而,聰明的他也知道,《Scepter 4》這種特殊性質的機關單位,業務內容紀錄完全用數位方式保存是很危險的事。

保存在硬碟裡的紀錄隨時可能以某種形式消除,也有被「有心人士(駭客)」竄改的危險性。

另一方面,傳統的紙本不但容易燒毀、撕破,又有保管空間不足的特性。這麼看來,在開發出順利解決兩邊弱點的保存方式前,只能先同時以傳統方式和數位方式保存了。這雖然不是最完美的方法,至少也是目前最好的方法。

說起來,伏見個人愛好的是在電子儀器上進行處理。事實上,如果能全部採用數位方式處理,他就算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出門,有台電腦便能完成所有事。像現在這樣坐在辦公室裡握筆寫下報告書,只是為了配合《Scepter 4》的規矩罷了。

刻意把事情做得好看不符合他的美學,所以,他的動作倒也不是特別迅速,話雖如此,一一將資料消化處理的速度還是一般人比不上的等級。這時,他的視線忽然停在一份文件上。

「那傢伙⋯⋯」

嘴裡忍不住嘖了一聲。

眼前的文件是關於前幾天權外者搶奪現金事件的報告書、悔過書和損害賠償請求書,三件一起送了上來。

「那個笨蛋,叫他別在這種官方公文上用『砰咚』、『啪嘰』之類的狀聲詞,到底要說幾次才懂!」

輕輕握拳搥了一下桌面,說話的語氣近乎嘆氣。

「真是的,簡直就像在教黑猩猩特技表演。不,黑猩猩說不定還比較好教。至少確實看得到進度。」

他低聲嘀咕。

眼睛瞄向掛鐘。今天稍後,他將代替宗像出差,目的地是美國洛杉磯。考慮到搭機時間和到機場的交通時間,算算也差不多該結束手邊的工作,開始打包行李,否則會趕不上飛機。

恐怕沒時間逮住這個笨蛋,要他把這份爛報告重新寫過。

「沒輒。」

得離開日本兩個星期左右,原本希望在那之前盡可能完成所有雜事。

「只好吩咐日高或誰來處理了。」

伏見邊嘆氣邊嘟噥,把桌上的文件疊整齊時──

「咦、咦?」

喀嚓⋯⋯辦公室的門被人打開,伏見口中那個「提出爛報告的笨蛋(道明寺)」正好探頭進來。

這下就連伏見也忍不住訝異地睜圓眼睛。

(這傢伙怎麼回事?說曹操曹操就到。難道是察覺自己的筆誤,乖乖來自首了嗎?)

不過,當然不會是那樣。只見道明寺東張西望地環顧室內。

「室長沒在這睡覺?」

拋出一個莫名其妙的問題。

「啥?」

伏見終於打破沉默。道明寺無奈地搔搔頭。

「我想也是,沒事,不好意思,我找錯地方了。」

他把頭縮回去。伏見傻了眼,就這麼看著他離開。

「不對不對,給我站住!你沒找錯地方,快回來!」

一邊這麼說,一邊起身。

得想辦法逮到他,讓他重寫一份報告書才行。

若說道明寺是因為那自由奔放的性格而經常被人當作天才的話,明明和他擁有不相上下的才華,卻因為境遇和性格的緣故而往往被視為「苦過的老實人」的,就是加茂劉芳。

他的經歷說來甚是與眾不同。

畢竟,他本來可是個日本料理的廚師。

在特務隊還沒組成之前,國防軍出身的秋山第一次見到他時,還忍不住反覆確認了三次他原本的職業,不是開玩笑的,秋山應該真的以為自己聽錯。為什麼一個廚師會穿上制服,投身守護國家治安的職務呢?

其實,對這件事感到最匪夷所思的,要屬加茂本人。

為何自己會在這種地方,和前軍人及道場繼承人等傢伙成為同事。

從上一份工作轉換到現在的身分,就算用離奇兩字也無法形容其中的突兀。再者,他還是特務隊中唯一結過婚的人。如果沒有發生什麼事,說不定現在還好好站在廚房裡,對著砧板工作呢。

只不過,在種種前因後果下,加茂和前妻離婚,也因此和女兒分開。為了替親人還債,不得不把房子和餐廳賣掉,在餐廳最後營業那天,被上門的客人宗像挖角進了《Scepter 4》。

那時宗像曾說:

「今後你的手不再用來捏壽司,而是用來握劍,你高揭的將不再是招牌,而是大義。」

說這話時,他還露出一副「我真會說話」的得意表情。雖然態度有些可疑,不可思議的是,加茂卻相信那並非謊言。

在那之後,加茂徹底發揮了與生俱來的認真本性,完成所有被賦予的使命。不負他的努力,債務也幾乎全部還清。

某種程度來說,最令人驚訝的是,和在軍隊累積一定資歷的秋山、弁財,以及從懂事就開始握劍的道明寺並列,加茂也成為特務隊前身的某部隊小隊長。只在學生時代學過一點劍道皮毛的他,在劍術高手善條口中的評價是「雖然需要注意過於衝動的毛病,但在關鍵時刻往往最派得上用場」。

由此可見他的天賦之高。

而他也擁有隨時砥礪磨練劍術的意志。

今天也一樣,加茂利用休息時間,在道場裡盡情揮灑了一身汗水。

(廚師的修行和劍術修行是一樣的,在達到下一個水平之前,只能不斷握著手中的刀劍鍛鍊。)

抱持這種受到宗像信念感染的念頭揮舞手中竹刀時,特務隊的成員之一,也是日高室友的五島蓮走了進來。

手中抱著一個腹語術人偶。

「⋯⋯『道明寺有在這裡嗎?』」

他用拔高的聲音問道。

加茂先放下手中的竹刀,靠牆豎立,再用手巾擦汗,接著喘一口氣說道:

「不,他沒來喔。」

如此回答之後,才總算發出疑問:

「這人偶是怎麼回事?」

「嗯,散步。五郎說他想出來散步,對吧?『嗯,我最喜歡散步了。』」

一點也沒有腹語術的感覺,五島只是把人偶嘴巴弄得開開闔闔的罷了。加茂額頭上冒出和剛才不同性質的汗水。

「這樣啊。」

瞬間閃過「怎麼辦」的念頭。

五島忽然笑了起來。

「別那麼害怕啦,我只是練習一下而已。打算下次表演給日高看。」

「我又沒有害怕。」

「可是,你剛才心裡一定在想『這傢伙真詭異』吧?」

「算是啦。」

「呵呵呵。」

加茂不也由得苦笑。

「你找道明寺有什麼事?」

五島回答:

「道明寺問我要不要一起出去散步,我答應後,他卻沒出現在約定碰面的地方。」

接著他歪了歪頭。

「我去其他地方找找看好了,抱歉打擾了。」

用手上的人偶做個鞠躬的動作,五島就走掉了。加茂目送他的背影離開。

「⋯⋯這裡的怪傢伙還真多。」

內心再次下了這個結論。經營小餐廳時,職場只有自己一個人。現在則必須和夥伴們同心協力完成任務。

其實他並非完全放棄以料理維生的想法,只是覺得現在這樣也不壞。加茂以非常積極正面的態度看待現在的境遇。

「再多流點汗吧。」

如此喃喃自語,再次轉向豎在牆邊的竹刀。

逮住強烈抵抗的道明寺,讓他重新寫完報告書,總算勉強趕在預定時間出發。伏見猿比古快步走在《Scepter 4》營區內,突然抬頭仰望身旁的建築。「青之王」宗像禮司的辦公室就在這棟建築的二樓。

話說回來,連聲招呼都不打就這樣出發好嗎?

這麼一想,伏見唇邊浮起一抹苦笑。

仔細想想,和這個上司除了業務以外好像沒什麼話好說。

「我現在要去完成你覺得麻煩的工作囉。」

就算去了,頂多也只會說這種挖苦的話。不過,伏見知道這份差事之所以落到自己頭上,多少也是無可奈何的事。《Scepter 4》內除了伏見以外,找不到其他像宗像那麼會說英語的人了。日常生活會話雖然難不倒淡島,對於需要針鋒相對的政治談判,交給她還是有些不安。

(說真的,我也只擅長讀寫,對英語會話並不擅長啊。)

除此之外,伏見還有更在意的事。聽說赤之王盟也會派出幾名吠舞羅幹部前往美國。

他們為了什麼去,什麼時候去,這些都不清楚。

(該不會那傢伙也在去美國的成員裡吧?)

伏見過去的同班同學。

室友。

他想起那個曾為同一王盟夥伴,有著犀利目光的少年。

「哼。」

眼中浮現複雜的神色。

「不可能吧。」

那個人去了外國一定會手忙腳亂。想到他被外國女人搭訕就慌了手腳的樣子,伏見忍不住笑得肩膀顫抖。

將簡約設計的旅行背包重新背好,加快腳步。或許得再快一點,才趕得上飛機起飛的時間。

 

最後,是「大義」的體現者。

《Scepter 4》的首領。

青之王盟的王。

這位君臨所有隊員頂點的存在,正在他的辦公室裡,用指尖捻著一張賀卡。

坐在皮椅上,雙腿交疊,左手肘靠著厚實的書桌,下巴擱在左手背上,右手轉動那張青色的卡片。

「我到底該如何解釋這個東西才好呢?」

臉上浮現興致盎然的微笑。

卡片上只有一行字。

「我非常愛你。」

色情書刊的消失。

以及宗像禮司收到的匿名情書。

這兩件被看不見的因果線綁在一起的怪事,將發展為大大動搖《Scepter 4》的事件—

這時,宗像禮司還無法預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