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書名:Arknoah 1 僕のつくった怪物)

《GOTH斷掌事件》本格推理大獎得主.天才作家 乙一 首次挑戰異世界奇幻冒險作!

這本書是講「父與子」,但也可說是「神與人」或「上司與下屬」。低位者超越高位者,這種人生歷程或革故鼎新的結構,一定會出現在譽為名作的故事裡。我也想寫這樣的故事。至今為止,我的創作以短篇為主。但是,短篇就像派遣或打工,完成一個工作,就接著到下一個工作地點去。而第一次創作長篇續集,讓我有了歸屬的地方。感覺自己終於就業了(笑)。我打算把自己所有的一切獻給這個系列,免得自己『被炒魷魚』。
——乙一專訪/《達文西》2015年11月號摘錄

「我打算把自己所有的一切獻給這個系列!」── 乙一

 

【內容簡介】

與「方舟」相連的異世界為舞台,巨大怪物陸續登場!

失去父親的亞爾和格雷闖入了奇妙的世界「亞克諾亞」。
在「亞克諾亞」,從現實世界來的孩子被稱為「異邦人」。
異邦人到來時,「亞克諾亞」的某處會誕生一頭怪物。
異邦人和怪物有透明的臍帶連繫著。
為了離開異世界,回到母親身邊,
少年兄弟檔亞爾與格雷必須殺死破壞「亞克諾亞」的兩頭怪物,
然而,這兩頭怪物,卻分別源自亞爾與格雷內心深處受傷而不安的靈魂,
創造者與被創造出來的怪物,在方舟般的奇妙世界,展開前所未有的決戰!

 

【作者簡介】乙一

1978年出生於福岡。

擅長短篇作品,寫作風格融合各種多元文風,作品風格可分為以殘酷而淒慘為基調的「黑乙一」,及悲痛而纖細為基調的「白乙一」,除此之外尚有筆名:「中田永一」及「山白朝子」。

1996年以《夏天、煙火、我的屍體》獲得第6屆Jump小說・非小說大獎,
2003年以《GOTH 斷掌事件》獲得第3屆本格推理大獎,
2012年則以中田永一名義創作的《再會吧,青春小鳥!》獲得第61屆小學館兒童出版文化獎,
2013年再以中田永一名義創作的《宗像君和萬年筆事件》入圍第66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繪者簡介】toi8

1976年10月8日出生於熊本縣,曾經在動畫界大展身手,目前也是活躍的插畫家,在動畫角色設計、小說插畫和漫畫等各個領域都有出色表現。

推特:twitter.com/toi81008

 

【譯者簡介】王蘊潔

一腳踏進翻譯的世界將近二十年,每天幸福地和文字作伴,在不斷摸索和學習中,譯書數量已經超越了三圍的總和。

譯有《永遠的0》、《解憂雜貨店》、《空洞的十字架》、《哪啊哪啊神去村》等多部作品。
著有:《譯界天后親授!這樣做,案子永遠接不完》

臉書交流專頁:綿羊的譯心譯意

 

【哪裡買】
bookskingstoneeslitetaaze
kinokuniyasanminireadpchome

 

【延伸閱讀】

 

 

 

【內容試閱】

11

 

我和弟弟兩個人把圖釘釘在照片中討厭的傢伙臉上時,媽媽走進來說:

「發生了可怕的事,很可怕的事……」

我們跟著媽媽來到客廳,看到電視正在播放槍戰的新聞。就在剛才,離這裡很遠的城鎮一所學校內,有超過十名學生遭到了槍殺。凶手竟然是十二歲的少年,和警察槍戰後被當場擊斃。

「亞爾,和你同年紀。」

弟弟格雷.阿修比用自卑而厭世的眼神抬眼看著我。電視上有很多警車、救護車和哭泣的孩子。

「如果發生在我們學校就好了。」格雷說。

接下來的好幾天,電視新聞都在討論這起槍戰。少年槍殺同班同學的手槍是他父親的,少年找到父親藏在衣櫃裡的手槍,決定槍殺霸凌自己的同班同學。

 

天亮之後,我和格雷搭著黃色校車去學校。弟弟黯然的眼中充滿憎恨,他的口頭禪是「王八蛋,最好統統都死光」。弟弟每天去學校,都會被同學淋果汁。每次我都在學校的角落幫他把衣服脫下來擰乾。上次格雷身上脫得只剩一件四角短褲,用自來水洗身體時,一群女生剛好經過,低聲竊笑著走了過去。格雷難為情地漲紅了臉,在低下頭時,仍然不忘用充滿憎恨的眼神瞪著她們。

我當然試圖保護弟弟。欺負格雷的是和他同年級的同學,比我小三歲,所以我可以嚇唬他們。因為他們都比我矮小,即使要打架,我也不會輸他們。所以看到他們用木棒戳格雷時,我衝到他們面前大叫:

「不要再欺負他!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在上課時幹什麼!」

那一陣子,格雷班上很流行在上課時玩反射陽光的遊戲。當老師在黑板上寫字時,他們就拿出鏡子碎片、銀色的鉛筆盒或是亮閃閃的墊板,把陽光反射照在格雷的臉上。當格雷被陽光照得睜不開眼睛時,全班同學都忍著笑。當老師轉過身時,就立刻把手上的反光物藏在課桌下。

「搞什麼啊!衝著我來啊!我陪你玩!怎麼樣?有種就上啊!」

我揍了每個人一拳。因為這些傢伙比我小三歲,所以不費吹灰之力。

「不許再欺負我弟弟!聽到了沒有!」

我對著抱頭逃竄的少年背影大叫。

「如果再有人欺負你,記得告訴我,我是你哥哥。如果他們再敢欺負你,我就好好教訓他們。」

我安慰格雷,格雷咬著嘴唇,點了點頭。

「喂,你就是亞爾.阿修比嗎?」

翌日,我被一群高年級的學生包圍。一群人圍著我,把我帶到學校角落。那是我前一天打的那幾個少年的哥哥。他們抓住我的胸口,把我推倒在地。我嚇壞了,哭著向他們求饒。欺負格雷的那幾個少年把弟弟帶到現場,讓他看我這個哥哥狼狽不堪的樣子。

「喂!你看好了!你哥哥嚇得尿褲子了。」

我終於回過神,發現自己的褲子溼了。因為剛才太害怕了,忍不住尿了出來。一群人起鬨,用手機拍了好幾張照片,然後終於離開了。我蹲在地上,格雷撫摸著我的背。

 

那些人把我出糗的照片傳給了班上所有的同學。那天之後,接連發生很多可惡的事。比方說,我的書包突然不見了,我四處尋找,班上的同學忍著笑對我說:「我在廁所看到你的書包。」我的書包被塞在廁所的馬桶裡。以前經常一起聊卡通和漫畫的同學漸漸避開我,即使我主動向他們打招呼,他們也假裝沒聽到。班上的同學總是看著我竊竊私語,然後不停地笑。我聽到他們說「尿褲子鬼」。老師通知的事項只有我不知道,結果我沒有帶上課要用的用品,挨了老師的罵。

平靜的日子一去不復返。全班同學都在暗中聯手,好像正在策劃什麼陰謀,準備陷害亞爾.阿修比。我被同學排斥,課間休息時無處可去,也找不到聊天的同學,只能躲在學校角落沒有人的地方。

我喜歡一個女生。她是我的同班同學,名叫珍妮佛。不久之前,我們還經常互借遊戲軟體,但最近我在走廊上遇到她,向她打招呼時,她竟然對我說:「你很噁心,不要出現在我周圍半徑十公尺以內的地方。」

不久之後,老師把我找去,問了我以下的問題:

「亞爾.阿修比,有傳聞說,你偷女生的東西,還偷看女生換衣服,這是真的嗎?」

我從來沒做過這種事,老師卻懷疑我。我猜想珍妮佛也相信了那些傳聞,所以才會對我說那些話。我希望至少能夠向她澄清誤會,因為我很喜歡珍妮佛,連做夢都會夢見她。不久之後,我就得知珍妮佛和高年級的男生交往的事。她的男朋友就是圍毆我,把我尿褲子的樣子拍下來的其中一人。每次和珍妮佛在走廊上遇到時,她都冷笑著回頭看我,她嘲笑的表情讓我很受傷。

 

我和格雷在學校的日子都很不好過,但我們努力不讓媽媽擔心。格雷被同學淋果汁的日子,我都會在媽媽下班回家之前,用洗衣機把他的衣服洗乾淨。爸爸死後,媽媽總是以淚洗面,只有我和弟弟說一些學校的趣事時,她才會露出平靜的表情。媽媽並不知道,我和弟弟一邊吃披薩,一邊聊在學校發生的事,都是我們編出來的。

「我討厭所有人,希望所有人都倒大楣。」

這句話成為我和弟弟之間的暗號。每次看到打籃球的男生得到女生的聲援,或是看到珍妮佛和男生在街角一起吃冰淇淋時,就會說這句話。在電視上看到被稱為天才鋼琴家,被人捧在手心的少年時,或是看到演電影賺了大錢的童星時,也會說這句話。

 

有一天晚上,我在半夜醒來去上廁所時,發現格雷的床上沒有人。然後看到爸爸的書房亮著燈,走進去一看,格雷正在衣櫃裡翻找。

「你在幹什麼?」

「我在找東西。」

格雷背對著我,把爸爸留下的遺物拿了出來。

「你知道我在找什麼嗎?」

「在找槍吧?」

之前那個十二歲的少年在小學槍殺了好幾個同學。

聽說成為凶器的手槍是在他爸爸的衣櫃裡找到的。

「我要找的是可以打穿那些王八蛋腦袋的工具。」

「所以是不是槍?你不要用這種方式說話。你以前不是這樣啊。你要找那種東西幹什麼?」

「我要幻想用槍抵著他們的樣子,讓自己開心。」

「時間不早了,今天先睡吧。我勸你別抱希望,這裡根本不可能有槍。」

「不找怎麼知道。」

「我以前早就找過了。」

格雷回頭看著我,他的眼神依舊黯然。

「趕快回床上睡覺,萬一把媽媽吵醒就麻煩了。你也知道,媽媽不希望別人動這個房間裡的任何東西。」

衣櫃裡掛著爸爸的西裝。格雷撫摸著西裝的袖子。爸爸離開的那一天之後,媽媽把爸爸的衣服和所有東西都特別收好。

爸爸被捲入重大意外死了,甚至沒有留下屍體,也成為全世界的頭條新聞。爸爸死了之後,格雷很少說話,臉上的表情也越來越少。他的眼神黯然,和周圍格格不入。媽媽為了養活我們,開始去不正經的店裡上班後,班上的同學都拿這件事調侃他,不久之後,開始用果汁淋在他身上。

「我夢見了爸爸。」

格雷看著衣櫃裡的西裝說道。

「夢裡的爸爸越走越遠,我對著爸爸的背影大叫,但爸爸並沒有聽到,越走越遠了。」

「快去睡覺,我要把門關起來,你讓開一下。」

我把手放在衣櫃的門上說道。

就在這時——

「咦?這是什麼……?」

格雷蹲了下來。

「怎麼了?」

「你看,這裡有一個洞。」

衣櫃的底板下有一個手指可以伸進去的圓洞,不像是老鼠啃的。圓形很完整,切口也很光滑。把手指伸進圓洞,似乎就可以把底板拉起來。

「如果不看看下面有什麼,即使回到床上也睡不著。下面絕對有可以把那些王八蛋的腦袋打穿的工具。」

「你說話不要這麼粗魯。」

我們立刻把木板拿了起來。果然不出所料,衣櫃有兩層底。格雷在我旁邊用力吞著口水,但那裡面並沒有槍,而是一本舊書。雖然很失望,但也稍微鬆了一口氣。我們當然不可能拿槍去嚇唬同學,我們很清楚,一旦這麼做,媽媽會很傷心。

「這是什麼?」

我把書拿在手上打量著。那本書很大,差不多有弟弟的肩膀那麼寬,可能因為頁數不多的關係,所以並不厚。封面已經泛黃,用美術字體印著《亞克諾亞》幾個字。這似乎是書名,我翻了起來。

「是繪本。」

書上的每一頁都左右對稱,上面畫了很多小圖,沒有任何文字。爸爸為什麼把這種東西藏起來?我在燈光下看著插圖。

書上畫的是一棟巨大建築的斷面圖。不,也許是像船一樣的交通工具。我想到了諾亞方舟傳說中的方舟。每一頁上都畫著好像把方舟垂直切開後,從側面看到的樣子。有好幾層大房間和小房間,每個房間都有人和動物生活在裡面。

「這是仿冒版的《威利在哪裡?》。」

探頭看著書的格雷說。畫滿整頁的背景和人物的確很像《威利在哪裡?》,可能也是玩在畫中找特定人物這種遊戲的繪本。

只不過畫中的每個房間都很奇怪,有的房間長滿了植物,有的房間有河流,還有整個房間都是沙,好像沙漠一樣。房間內有城鎮和文明的產物,也有貫穿整個房間的鐵路,有火車在上面行駛,還有一個房間有水從看起來像是木頭古董家具般的瀑布流下來。

「簡直瘋了。」格雷小聲說道。

媽媽的房間傳來動靜,媽媽可能起床了。

「趕快撤退回房間,還是你想挨媽媽的罵?」

「這本書怎麼辦?」

格雷很在意《亞克諾亞》繪本。我也一樣。

爸爸為什麼把它藏在衣櫃底下?

「當然不可能留在這裡啊。」

我把繪本夾在腋下,把底板放回原處,關上衣櫃的門,也關了書房的燈。我們回到自己的房間。

 

12

 

「媽媽,妳有沒有看過這本書?」

早餐時,我一邊吃著麥片,一邊把繪本放在桌上。媽媽看了《亞克諾亞》的封面後搖了搖頭。

「這本書怎麼了?去圖書館借的嗎?我要喝咖啡,你們呢?要喝柳橙汁,還是可可亞?」

我和弟弟互看了一眼,媽媽似乎不知道這本繪本藏在爸爸的衣櫃裡。我們在餐桌底下把頭湊在一起,小聲討論起來。

「果然很奇怪,爸爸也沒有告訴媽媽有這本書。難道這本書裡有什麼秘密嗎?」

「秘密?爸爸的秘密嗎?」

「這就不知道了,一定是很私人的事,不想告訴別人,也不願意提起。」

因為學校放假,所以我們決定去圖書館。只要去圖書館,或許可以查到有關這本繪本的資料。我把《亞克諾亞》放進書包,向媽媽說再見。

「午餐之前要回家!」

「如果沒有被綁架就會回來!」

「那就小心點!我們家沒錢付贖款!」

戶外是一片萬里無雲的藍天,我們在路上買了冰淇淋。圖書館位在市中心,車輛在石板路上來來往往。長滿刺玫瑰的圖書館大門旁有一座獅子像,走進大門,就是螺旋梯,陰涼的空間內排了很多書架,看起來像是大學生的人正在讀書。

我們走去兒童書籍的區域,書架上有許多被小孩子翻得很破爛的童書和繪本,但我們沒有查到任何關於那本繪本的線索。我們想要找同一位作者的作品,只是站在書架前才發現,繪本上並沒有作者名字和出版社的名字。格雷拉著我的衣服,指了指正在櫃檯無聊打呵欠的圖書館職員。

「這好像是自費出版的書。」

圖書館職員的阿姨打量著繪本《亞克諾亞》,操作著櫃檯的電腦,在網路上查書名。

「自費出版?」

「作者基於興趣愛好,自己花錢印製的書,通常在書店買不到,只送給朋友。上面也沒有寫是哪家印刷廠印製的。」

圖書館職員的阿姨看著在網路搜尋到的網頁,一下子說不出話。我和格雷在櫃檯上探出身體,看著電腦螢幕。螢幕上出現了小孩子的照片,密密麻麻,有些都很老舊了。

「這是什麼?」

「尋人啟事的網頁,上面都是失蹤孩子的照片。不知道為什麼,竟然連結到這個網頁。等一下……你們是在哪裡找到這本書的?我勸你們最好不要和這本書有任何牽扯。」

「為什麼?」格雷瞪著她問道。

圖書館阿姨操作著電腦,皺著眉頭說:

「有人在靈異網站上提到了關於《亞克諾亞》這本繪本,雖然我以前沒看過,但關於這本書,似乎有不好的傳聞。」

阿姨的態度很奇怪,她盯著電腦螢幕一動也不動,好像完全忘記了我們的存在。格雷拉著我的衣服,對我咬耳朵說:

「她是不是腦筋有問題?我們最好趕快逃走。」

我偷偷拿起放在櫃檯上的《亞克諾亞》抱在胸前,盡可能躡手躡腳地走去圖書館的出入口。走到一半時,阿姨似乎發現我們離開了,從後面追了上來。

「等一下!你們別走!」

我們拔腿就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是春天

春天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請問Cassandra Clare的骸骨之城系列和前傳會繼續翻譯成中文版嗎?
  • 會唷!

    春天出版 於 2016/07/14 09:2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